《生死剑》

第17节

作者:雪雁

由于火光与硝烟冲得太高,幻云谷主邱道全无法看清众的动向,只道众人也葬身火海中了,不由得意的仰天狂笑起来。

一个近身侍卫见状笑道:“谷主,如今大祸已除,我们可以离开了。”

幻云谷主邱道全脸色一整,笑声立敛,沉声道:“忙什么?燕少玉一批,几乎个个水中功夫都堪称武林绝技,在我未亲眼看他们的尸体之前,我就放心不下。”

话落侧身向对面崖上高声喝道:“把油全都倒进谷内、烧的时间长一点。”

对面崖上,立时现出五六十个汉子,推着木箱向谷内倒油,上面的水仍在不停的流下,水面也跟着一寸寸上的升。

再说,燕少玉等人一下水面,只见上面红光透底,由于水位越来越高,浮泥渐少,水已不似先前那么混浊了,谷底景物,也已隐约可见。

燕少玉星目向四周一扫,只见渠水之处距这边尚有二三十丈远,当下不再犹疑,纵身向渠水处游去。

姬凤仪由于不谙武功,再加之入水前没有准备,此时已觉得窒息难忍了,本能的反应,一双玉臂不停地推着燕少玉,挣扎着要浮上水面。

燕少玉见状心中又惊又急,暗悔当时不该把她接到身上,继而一想,在名份上,我已把她看成自己的妻子了,何必再计较什么男女之嫌。

就在心念一转,已没有再迟疑的时间,朱chún一启,紧压在姬凤仪的小嘴上,缓缓把体内的真气渡给她用,剩下的左手与双足,仍不停的向前划动着。

姬凤仪体内气体一旦能够供应,她马上安定下来,但她不敢向外吐气,把呼出的气仍渡还给燕少玉。

二三十丈的距离,虽然不比燕少玉单独行动快捷,但却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便已到达了,只觉水气冲下时带起的巨大旋涡,有一股奇力的吸力,一个处理不当,就有被旋上水面的可能。

燕少玉在水中打了个手势,示意众人抓住崖壁上的一裂缝前进,以抵抗旋涡的吸引力;

身上冷水一冲,燕少五四人当先进了瀑布里面,燕少玉仰头向一望,只见水面并无烈火,心头大放,带着三女浮出水面,把姬凤仪从怀中推开,道:“燕妹,你扶着仪仪。”

姬凤仪此时胆战心惊,那肯离开他,玉臂一圈,紧搂住燕少玉的脖子,娇呼道:“不不,我要跟着你。”

这时,水面上浮出了百凤女,她美目四下一扫,只见此处方圆约有九尺,全在巨大的瀑布覆盖之下,没有一点火,不由惊奇的道:“少玉,你怎么知道这里面火烧不进来?”

这时,水中又浮起东海岛主姬天雄与黑白双卫,白卫玉手拉着玄真羽士云天羽。

燕少玉谈然一笑道:“我只是猜想而已,因为瀑布下冲之力太大,水面上的油渍虽轻,也无法浮在水面,再者,火入水为烧,而此地却被瀑布三面包没,因次我猜想此地可能没有火。”

这时,其他的人已全浮了上来,把七八尺大小的一块地方几乎占满了。

玄真羽士云天羽佩服的道:“帮主临危不乱,观察入微,真个令人心折。”

燕少玉淡淡一笑道:“天羽,这次你可能是有点紧张,所以,未曾注意及此。”

拔山神牛刚嚷道:“这里面不错呢,外面有火烤着,里面又有水冰着,真是洞天福地。”

燕少玉冷声喝道:“牛刚别乱叫。”

东海岛主姬天雄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似,脱口道:“少玉,这里面并非长久之地。”

众人都是一怔,燕少玉却点头道:“不错。等水越涨越高此地必越来越小,终至没有藏身之地,因此,我们必须先设法把上面的人消灭才好。”

白卫闻言突然道:“油在上面只有簿簿的一层,决烧不了很久。”

玄真羽士云天羽却道:“邱道全可能早想到这一点了,不然,我们先后进到这里面来,时间花得并不少,而外面的火势却丝毫末灭。”

燕少玉点头,道:“天羽言之有理,事不宜迟,我这就设法上去。”

话落附耳轻声对姬凤仪道:“仪仪,乖!跟着你白家两个姊姊,我上去看看。”

姬凤仪大眼睛忧郁的眨了眨,道:“少玉,这一次完了以后,你……你就永远不要再跟人打斗了好吗?”

燕少玉怜惜的摇摇头,道:“仪仪,我从来不骗你,也不愿那么做,因此,我不能答应你,仪仪,这就是燕少玉争生存的唯一手段,但是,我答应你,有一天我会完全停止的。”

姬凤仪虽然失望,但仍不由自主的问道:“少玉,那一天还要等多久?”

燕少玉看看上升的火势,怪异的笑了笑道:“仪仪,不会太久了。”

话落轻轻把她交给白燕。

燕少玉扫了众人一眼,道:“你们在这里等着,直到外面的火焰,完全消灭了再出来,我上去看看。”

话落就要顺崖顶爬上去。

九阴女白凤焦急地道:“少玉,他们上面有多少人也不晓得,你一个人上去怎么行,我同你去吧。”

燕少玉道:“你水中功夫不行,这次上去,需从冲下的水流中逆爬而上、一个弄得不好,冲了下来就掉到火海里去了,你不能去。”

三女同声道:“你难道就不怕?”

燕少玉自己又何尝有把握,只是,事到如今,为了众人安安,他不冒险谁个冒险,使众人安心他故做轻轻的笑了笑道:“我水中功夫天下第一。”

东海岛主姬天雄了解他的心情,心中暗自一叹道:“此子外表冷漠,一片舍己为人之心始终深藏不露,武林以侠义自居的人多似过江之鲫,但有几个能及他一半呢?仪儿的眼力真强。”

转念间笑道:“老夫世居海岛,称霸东海,都不敢以水中工夫天下第一自居了,你居然敢在老夫面前夸口,来,咱们较量较量。”

燕少玉并不生气,淡然一笑道:“等到了东海咱们再较量好了,陆上功夫你不及少玉”话落揉身向上攀去。

东海岛主姬天雄豪放的笑了一声,不再答话,紧跟着也向上爬去。

燕少玉这时已升上近五丈了,回头看到姬天雄也在向上爬,不由急道:“岛主,燕少玉方才所说的话,并非相欺之言,你不比燕少玉孑然一身,还望岛主三思而行。”

东海岛主姬天雄闻言,嘻笑之色立收,正容道:“少玉,你总算说出真心话来了,要知道,老夫年事已大,死亦不算天寿,但你的责任却超下老夫许多,你虽然没有家室之累,但却有许多人等着你组织一个大家庭,难道你连一点责任也没有?”

燕少玉冷漠的俊脸微微一变,略一思忖,笑道:“岛主,水位渐涨,时间有限,燕少玉千句话当着一句话说,此举就是在尽我的责任,如果燕少玉此次一去不返,一切听凭岛主指挥,岛主如果把少玉当成自己的后辈看待,就请听信少玉的要求。”

话落不再回顾,揉身直爬上去。

东海岛主姬天雄豪迈的老脸上,激动的抽搐一阵。喃喃自语道:“要求,要求,这许多日的相处,我是第一次听到你说出这两个从未用过的字,这恶劣的环境,也许真使你动容了。”

话落无力的垂落水中,仰险道:“少玉,一切小心。”

三女仰着三张粉脸,关怀的盯着上面,六只泪水模糊的美目,已使她们无法在这蒙蒙的水气中看到那个心恋着的淡黄人影了。

但是,她们脑海之中,却能清晰的映出那张迷人的俊脸。

群雄脸上充满了悲愤之色,但是,他们能做些什么呢?

这时,燕少玉已爬到缺口处了,下冲的水力过于猛,挟着丝丝阴冷的水气,威势之猛,令人见状心寒。

燕少玉微一犹疑,深深吸了口冷气,把玉牙一咬,右臂一伸,插入水中。功行五指,插进锐利如刃的裂石之中,接着把头伸了进去。

汹猛的冲力,撞得他头脑一昏,但那丝报复与救人的意念却末消失,左臂接着向前探来,重新插进石中。

一寸一尺的向前拉扯,这是一段最危险,最艰难的距离,初经炸开,利如刀刃的山石,已划得他满手伤痕,衣服也破裂了数处,臂上的创痕,也因用力过度而挣裂了,鲜血溶入水内,流下谷底火海之中。

但是,他并不觉得痛,他脑海之中,只想着那寸寸升高的水势和众人浙浙接近的危机。

他把身子拖上崖壁,水流的冲力已减少了许多,上面水流清澈见底,落日金色的光芒,正照在水面。

于是,他看到双手流出的鲜血,星目中的杀机也跟着加浓了数倍。

幻云谷在崖上的徒众不下五六十人,但他们谁也没有想到有人会从这里爬上崖来,是以,尽管水流清澈见底,却无人向下面望了眼。

燕少玉避过水流中心,身子贴在石壁之上,向前再走五六丈,流水冲力大减,谷上的情形,已然一目了然。

只见崖上木桶罗列,此时正有许多人拾着木捅,一桶一桶的往谷底丢去。

燕少玉见状大怒,身子一动,才要冲出水面,突见那些抬桶的徒众,此时,一齐把桶放下,举目向对岸望去,好似那边发生什么事情。

突然,众人好象得了什么命令似的,又抬起油桶慾抛。

燕少玉再也忍不住,双足猛然一占地面,哗啦啦!一声大响,从水里冲了起来,但见豪光一闪,一道淡黄的人影已向这些抬桶的弟子扑了过去。

这些幻云谷的弟于,虽然个个武功不弱,但却谁也没想到水中会冒出个煞神来,仓促之间,连怎么回事却还没弄清楚,已有十几个抬水桶的弟子倒了下去,惨号声中,纷纷落下谷底火海之中。

燕少玉人一落地,右掌一挥,把靠近边崖上的油桶扫出七八丈远,左手挥起一剑,把在近边的油桶刺了个大洞,登时油流如注,顺着崖壁流向谷中。

这时,那些幻云谷的弟子之中,已有人认出是燕少玉了。

他们登时大叫道:“啊!是燕少玉!”

接着有人叫道:“我们齐上,把这小子推下谷去,烧死了他。”

燕少主向四周一扫,见那些油桶四面罗列,心中杀机立生,闻声冷笑一声,道:“有种,你们就上。”

众人虽然有些闻名心寒,但此时见他立在崖缘边上,那贪功侥幸之心立生,登时有人大喝道:“兄弟们!别听他叱呼咱们,合力把他推下去。”

“对,推下去!”

一呼百应,立时有十多个人纷纷纵身出掌,向燕少玉拍来。

别看他们只不过是幻云谷的一些徒众而已,这合力推出的掌风,威势却也惊人,但见风声雷动威猛骇人以及。

燕少玉冷冽的阴笑一声,并不立时出掌迎击,也不闪退,直到众人直冲到身前约五尺之处,掌风己近身不到三寸时,才突长笑一声,冲天而起。

众人突觉眼前一花,失去了燕少王踪影,方自一怔,突听身后——阴困冷刺骨的声音冷笑道:“朋友们,你们的报应到了!”

声落一股威猛无伦的掌风早已拍到。

几乎连头也没来得急转过来,十几个人影已如断线的风筝般的落向谷底去了,阵了凄厉的惨叫声,令人心寒。

燕少玉现身仅只两个照面,就有二十几个幻云谷的弟子葬身火海之中,虽然,他们是在无备与贪功的大意的情况之下。

被燕少玉取了巧,但这种先声夺人的杀气,却把其他的人震住了,团团的围住了,谁也不敢再上。

燕少主冷森的扫了四周一眼,突然眼角火光一闪,见先前刺破的木桶旁边,已燃起熊熊烈火,心知流下谷内的油脂已把火引渡上来了。

燕少玉星目中的冷酷的光芒一闪,突然飞身凌空跃起,身子就空一盘,立现莲台九佛,无数的掌风凌空向四周围罗列的油桶拍去。

只听砰砰一阵连响,登时油沫四溅,与火光一触,噗的一声,刹那之间圈着一道火墙,把众人圈在里面。

众人见他一用莲台九佛,早已个个心惊胆寒了,只见他不打人而拍向四周的油桶,正自纳闷之际,不想刹那之间,竟被圈在火内,四周已无出路了。

燕少玉落身火圈之外,阴冷的笑了一声,举目向对面望去,目光到处,不由为之一怔,道:“我到这许久邱道全怎么不来支援,原来那边也在激战,撤不出来人,但不知是那里来的人,竟敢与他作对。”只见,对面岭上,幻云谷主邱道全此时正与一个黑袍白发老者打得难分难解,看情形,两人功力似乎半斤八两,难分上下。

那五十几个幻云谷的弟子,也正与五个老黑衣人混战一处,那一方占优势也难判断得出。

燕少玉见状心头暗自一震,心说,能与邱道全武功不相上下的人,可说当世绝无仅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死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