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剑》

第20节

作者:雪雁

燕少玉冷声喝道:“各自应战!”话落已掠到三派掌门身前阻止少林寺的人抢夺,九阴女白凤仍担心燕少玉伤势未好,急忙飞身追在后面。

慧圆起身直扑三派掌门人。恰好遇到燕少玉,两人方要动手,突听远处传来一声震耳大喝着道:“住手!”

燕少玉闻声抬眼,目光到处,心头不由一紧!

原来那发声之人,竟是天山三佛中的佛慧大师,三人飘身连袂落在少林掌门人慧圆大师身后,一丈左在处,六道精眸和善的盯在燕少玉的俊脸上。

三派掌门,一见天山三佛现身,登时喜形于色,在他三人以为,只要天山三佛出面再加上少林两个武僧,罗汉堂的三十六个杰出和尚,燕少玉就有天大的胆也不敢与之抗衡。

慧圆大师闻声而知人,连忙转身,双掌合什,高喧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三位师伯万安啊!”

慧圆大师话声才落,突听那边拔山神牛刚沉喝一声道:“给俺躺下!”话声才落,接着就传来一声惨嚎。

三派掌门闻声脸色齐变,六道目光,不约而同的全集中在天山三佛脸上,在他们以为,天山三佛必然出声喝阻。

佛慧大师转过目光,注定慧圆道:“慧圆,你离少林寺时,老衲怎么对你说的?”

慧圆沉重的叹道:“禀师伯,慧圆斗胆也不敢违背三位师伯法旨,但燕施主今夜所为,却令弟子无法袖手旁观。”

佛慧沉声道:“你以为凭这些人就能与天龙帮护卫较量吗?”

慧圆摇摇头道:“就是把整个少林寺的弟子召来,弟子也自知难与抗衡,但是,弟子明知不能也无法顾及这些了。”

佛智微微一怔,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未等慧圆答话,燕少玉已冷然朗声一笑,抢口道:“事情说来十分简单,天龙帮夺了三派掌门的信符,免死狐悲,慧圆大师何不设法把信符抢回,三派从此将遗羞于武林。”

天山三佛三张平静的老脸同时变色,佛慧沉声道:“小檀越,你做的确实太过份了点。”

燕少玉冷冷的道:“在下却觉得一点也不过份,三位此来,正可为他们助臂之力,鬼殿的一切,咱们恩怨勾消,互不相欠,在此地,不妨一切从头开始。”

佛智摇摇头道:“小檀越如以生命而论,老衲三人可说都是你留下的,以此来论恩怨,那老袖三人欠你太多,但是,小檀越,人生最重要的责任,除了保全自己的生存以外,尚有其他的事要做,小檀越可也曾想到过?”

燕少玉冷漠的一笑道:“该想到的,我燕少玉自然也想过,何劳三位大师再来指点。”

佛智样和的一笑,道:“小檀越智慧过人,老衲相信你已想到了,但是,老钠仍不能不加以说明,因为,老柏三人如果再与小檀越争斗时,就不能算是忘恩负义,因此,我等必须提醒小檀越,人除了爱惜自己本身的性命外,还得要维护下一代继续的长成,因为,下一代是人类的延续啊!”

燕少玉闻言俊脸微变,突然星目中冷芒如电般的爆射而出,他冷冷的笑道:“大师所言,确系金玉良言。但是,徒负空谈,不务实际,又有什么益处?”

佛智道:“施主,这并不是空谈,而是事实,尚望小檀越……”

燕少玉的肌肉冷然抽动出几条奇异的线条,阴冷的道:“大师,我自身就是个实例,请问,燕少玉当年仅四五岁,家姐年仅十二岁,不知罪从何来?天龙帮灭绝于武林已十几年,而帮中弟子流离颠沛,任人宰割,天地虽大,竟无我帮立锥之地,请问大师,他们之罪又何来?家父母其罪又从何来?因此我劝三位大师,还是去指点别人的好,我燕少玉这颗心,是顽石,是钢铁,恐怕永无法软化的了。”

佛智沉重的道:“小檀越,我们不想再走极端了,因为,老衲等自知非你之敌。”

三派掌门人;一闻佛智之言,个个骇然色变,几乎不敢相信,以天山三佛的功力,竟然敌不过燕少玉,但是,天山三佛乃是名重天下的武林至尊。岂有说谎之理,何况,武林中之人,视名誉比生命更重,如无事实。那有自认输人之理,虽说天山三佛淡薄名利,也不致于淡薄于此!

于是,三派掌门人也开始后悔,方才不该逞强。因为,连天山三佛尚非燕少玉之敌,如果,他们战不过,来个临阵脱逃,又有什么丢人的呢?

眼看事情又要闹到干戈相见了,慧圆心中也是有些惶恐起来,原先,他并未听说三佛败迹之事,忍不住开口道:“燕施主,你就真个如此无情吗?”

慧圆大师一提到“无情”二字,佛慧大师心头突然灵光一闪,缓缓向前走上一步,道:“小檀越,请把信符还给他们吧!他们居心虽然不良,但老衲三人会向整个武林剖白真象的。”

燕少玉冷酷的道:“大师,凭什么?就凭这条件吗?哈哈……燕少玉实在告诉你们吧。燕某不在乎武林那些盲目的是非谬论,要讨回信符却也不难,只要燕少玉断了这口气,信符自然归还,否则这三派永无抬头之日。”

佛慧并不生气,仍沉重的笑笑道:“小檀越,老衲是凭友情才劝小檀越行此一善。”

燕少玉心头一震,但却并末形之于色,冷冷二笑道:“友情,大师以为燕少玉稀罕这些?”

佛慧大师平静的道:“难道小檀越一定要用人命交换吗?”

燕少玉冷声道:“这样比较公平。”

佛慧平静的笑笑道:“天山三佛,在武林也还叫得响,小檀越,认为我三人的命,不知尚能抓得几条?”

燕少玉只道他指的是打斗时以他三人的武功,可杀天龙帮多少人,不由冷笑一声道:“这倒很难说。”

“施主就说个最少的数目吧!”

燕少玉默思一阵道:“以你三佛而论,只要分出一人敌住燕少玉,其他两个人,能在指顾之间,也可伤本帮五十条生命。”

佛慧沉重的道:“好吧!那就以这五十条人命来换吧!”话落缓步走出,冷声道:“小檀越就此一言为定好了。”话落突然举掌向自己天灵盖拍去。

佛智、佛愚见状大惊,但却没有出手阻止,迅速的把目光移开,直到佛慧自击天灵盖时,他俩才算完全明白佛慧的意思。

慧圆大师与少林寺众弟子,也都个个骇得目瞪口呆。

燕少玉心头猛然一震,慾单身上前,已是来不及,大急一声,鸣凤追月,死剑脱手而出。

“嘶!”的一声,血光四溅,死剑钉在佛慧大师右肩井穴上,佛慧右臂真气一泄,拍!的一声,在额上打了一掌。

慧圆见状不明真象,登时大怒,喝道:“燕帮主老衲……声未落,人已跃身而出。”

佛愚飞身一把抓住他的脉门,喝道:“慧圆站住!”

这时,只听佛智感叹道:“小檀越,你终于出手了,在场的人,只有你能救他。”

燕少玉涂朱般的嘴chún,此时变的有点苍白,也有些颤抖,冷冷的道:“佛慧大师,你,你真使我失望。”

佛慧大师睁开双目,毫无痛苦之色,诚恳地道:“小檀越,人终究是人,你们也需要我们,也需要我们的友情。”

燕少玉冷笑道:“在下只是要与你三佛公平一斗。”

佛慧大师平静的道:“小檀越,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否则,你不会救老衲一命的。”

燕少玉冷漠的扫了天山三佛一眼,冷冷的道:“大师,把剑还我!”

慧圆心头一动,突然道:“那柄剑对施主一定很重要是吗?言下之意,无异是提醒佛慧可以用此剑作为交换条件。

燕少玉冷然道:“大师猜对了,这柄剑对燕少玉来说,重于一切。”

佛慧大师平静的笑了笑,伸出左手,把右肩的剑拔下来,缓步走到燕少玉身前,倒握剑刃,把剑柄送给燕少玉,他右肩的血缓缓流出,染红了一片。

燕少玉伸手把剑接过,无奈的摇摇头道:“大师你竟令燕少玉狠不下心去!”话落转头喝住牛刚等人,并转对盲圣道:“把三派的信符交给佛慧大师。”

盲圣欣然从怀中掏出信符,走到佛慧面前,双手付给。

燕少玉缓缓仰起俊脸,看看天色,沉声道:“天龙帮的弟兄们,回燕家庄去!”说罢自己也转身向松林走去。

佛慧手持信符,祥和的道:“小檀越这就要离去了么?”

燕少玉止住脚步,却没有回头,冷漠的道:“大师,今夜你天山三佛已完全胜利了,此地已无燕某再留下的必要。”

“唉,小檀越,老衲此时再说千言万语,亦难消除小檀越心中成见,在此一别,也许永无再会之日,但愿小檀越记住老衲之言……”

燕少王不等他说完,枪着补了下句:“少造杀孽。”

佛慧沉重的道:“不是的,小檀越,老衲的意思是,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燕少玉身子一震,霍然转了过来,明亮的星目,在三僧脸上打了一转,不由自已的喃喃重复一遍道:“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遂茫然的笑了笑道:“大师,燕某相信这句话确实是出自肺腑之言,好,到此为止,燕某要告辞了!”话落径自转身,率同天龙帮的弟子进入松林去了。

佛慧精目扫了面有愧色的三派掌门人一眼,沉重的道:“欺人自欺,道友都是出家之人。怎可昧心行事,老衲也不便多言,请三位自省才是!”话落拍活三人被制穴道,把信符交还了三人。

三位掌门人,接过信符,羞愧地叫了声:“师伯!”

佛智沉声道:“老衲三人担当不起,慧圆!你这就领掌门回去吧,我三人也要回天山去了。”

慧圆惶恐的道:“三位师伯何日重莅中原?”

佛慧道:“如不是为了见燕施主,将无重来中原之日。”话落速快而去,眨眼之间,消失于蒙蒙的夜色中。

此地,只留下一些茫然若失的面孔,与几具横三直四的尸体。

燕少玉等人走进松林,恰好遇到玄真羽士云天羽与白卫,燕少玉落漠的俊脸上突然掠过无限失望冷冷之色道:“云天羽,我以为你已经走了。”语气十分阴森。

众人与玄真羽士云天羽相处日久,感情甚深,一闻燕少玉的语气,不由心头一沉,险下都显出焦急之色。

玄真羽士云天羽似乎早巳料到了,闻言谈然一笑道:“假使天羽真个脱帮而去,想是帮主定然不追吧?”

白卫闻言芳心大惊,不由暗自扯了玄真羽士云天羽一把!

燕少玉似乎没想到玄真羽士云天羽会问这种话,当下一怔,冷然道:“但是你却没走。”

玄真羽士云天羽仍然谈然的道:“帮主真的不念天羽多日跟随之倩?”

燕少玉俊脸涌上一抹灰白色彩,沉重的道:“你死之后,燕少玉自会将你坟墓建于我的居屋之旁,以便日夜相伴,而免相思之苦。”

玄真羽士云天羽心头一震,脱口道:“却是为何?”

燕少玉黯然的道:“因为一个人的一生中,难得有几个知己,你既然成为知己,理当如此。”

众人的心,这时几乎全都提到了口腔之内,但却无法插嘴说情,燕少玉既然把云天羽认为是难得的知己,而仍不肯免其死罪,事情的严重,已可想而知。

白卫粉脸一白,含泪道燕公子,你……你狠得下心吗?”

燕少玉深深吸了一口气,沉重的道:“姑娘,燕少玉不得不如此!”

玄真羽士云天羽豪放的笑道:“先公后私,不杀违规之人,难以惩诫他人,天羽知道帮主困境,咱们回吧!”

话落转身先行,白卫紧扯着玄真羽士云天羽的衣袖道:“天羽,你……你真的想死?”

云天羽含蓄的摇摇头,默然领先而行。

拔山神牛刚天性忠厚,见玄真羽士云天羽如今大祸临身,不由大急,走了几步,忍不住的道:“帮主,违规的也并不只……”

玄真羽士云天羽回头对拔山神道:“牛刚,不要说了。”

拨山神牛刚平日虽然常与云天羽斗口,实际上还是很要好的,因为天龙帮一向都很团结,这会云天羽有了事,大家也都着急起来,心中都暗自盘算着,进庄之后,如何向燕少玉解释。盲圣、邪哑与九阴女白凤各人也都在暗自计划着,如何救玄真羽士云天羽。

穿过松林,前面是一条平坦的黄土大道,玄真羽士云天羽坦然而行,那有个什么阵式,众人见状,不由都凉了半截,暗道:“他怎么没有摆阵,这不是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吗?”

村民俱已进入梦乡,这个小村,与松林中一样的寂静,偶尔传来几声犬吠鸣啼,代表的却是安梦。

燕少玉暗自松了口气,心说,幸他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死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