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剑》

第21节

作者:雪雁

两人闻言凝神一看,不由气得者脸发青,跨海仙阴森的道:“想不到弄巧成拙,反被这些小辈把鲨鱼用来害我们了,可恨可恨!”

此时,海岸上突然走上燕少玉,冷冷的道:“三位此时才想通也许已晚了!”

一见燕少玉,碧岛三仙脸上同时为之色变,不用问;也想得到,他们千辛万苦所训练出来的,而又依为海上长城的弟子,已完全被燕少玉与东海的人瓦解掉了。

其他的人,从未会过燕少玉,见他只是觉得他的话讲得有些狂傲而刺耳而已。

跨海仙阮庆云心念暗自一转忖道:“此处只有燕少玉一个,其他的人尚未赶到,正是个除去他的上好机会,只要此人一除,就再无人与我们三人匹敌的了。”心随念转,冷声对燕少玉道:“阁下独闻碧岛,胆子真是不小,咱们中原一别,我三人早就想再会你一会,难得今日天从人愿。,你竟自己找上碧岛来了。”说着认高石上纵下,落在燕少玉身前一丈之外。

阮庆狱,阮庆宇心中早已洞悉老大的用意,当下也双双跟着纵了下来,左右分立在跨海仙阮庆云两侧。

碧岛三仙身侧的人,一见三仙行动,也跟着纷纷落下。这些人都有自己的计划与目的,自然都想借机在三仙面前逞能表现一番以便将来碧岛三仙统辖东海时,自己也能如愿得到他们梦想的地位。

燕少玉冷漠的扫了众人一眼,轻蔑的道:“这就是三位想借以横扫东海的精华吗?”

碧岛三个不愿拖延时间,凌海仙阮庆狱冷冷的道:“少年人,这与你来碧岛有什么关系?”

燕少玉冷然的道:“如果他们只是来此相访三位,在下会酌情放他们一条生路。要是受邀而来,他们将追随三位于九泉之下,人命关天,怎说没有关系呢?”

这话的意思,等于是说群雄的生与死,已完全掌握在池的手中了,话气之狂妄,使在场诸人,无不气愤。

群雄闻言,个个泛杀机,几乎同时怒吼着道:“我们全是应邀而来的,你待怎样?”

碧岛三仙眼见大船越驶越近,心中急如油煎,怎奈他三人在群雄之前,曾跨过海口,声言天下无人能敌三人,他们谈话时之所以不曾提到燕少玉之名,就是伯等下联手攻击时,放大家耻笑是他们怕了燕少玉,所以才合三人之力攻他一个,此时群雄震怒,三人更不能毫无理由的就出手了。

燕少玉冷森森的道:“那个是前来造访的,马上站过一边去。”

群雄闻言,气得狂笑出声,那有人站过一边去?

燕少玉嘴角上涌上一抹残酷的笑意,冷笑道:“这就要你自己决定命运了。”

跨海仙阮庆云上前一大步,沉声道:“燕少玉,你的话完了吗?”说着暗中行动运气,凝神一待,其他二人,也暗把功力布满全身。

燕少玉心中闻言一凛,冷冷的道:“该完的都完了,未来的需要各仗所能来解决了。”

跨海仙阮庆云向海面扫了一眼,冷喝一声道:“现在时候到了。”随声就要出手。

突然,人影一闪,一个白发狮鼻细眼的老者横在两人之间,他神气活现的扫了燕少玉一眼,道:“三位岛主乃是未来东海的统领,岂能与这无名之辈交手,就由我海狮刘云来收拾他好了吧。”不等碧岛三仙开声,人已转过身来,老气横秋的对燕少玉喝道;“老夫……”

燕少玉不等他说完,不屑的抢口道:“阁下大名,燕某已知,不必多言。”

海狮刘云老脸一红,继而老羞成怒,细眼中凶光一闪,喝道:“小子,你也留下名来。”

燕少玉依旧平静而冷森的道:“假使在下的名字,对各位没有影响的话,那三位东海未来的帝王早就告诉各位了,是吗?三仙?”话声充满了讽刺。

碧岛三仙老脸青红连变,一时不知该怎么辩驳才好。

海狮刘云回头见状,心中更怒,冷道:“小子,你到底有没有名姓?”

燕少玉星目中杀机大炽,不屑的道:“天下那有无名姓之人,只是,在下的名字,你这种老奴才还不配听而已。”

海狮刘云既能被碧岛三仙具名邀请而来,自然也非无名之辈,他一向自视极高,如今却当着这许多同道,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骂着奴才,那能忍受得了,气得只是狂笑一声,道:

“哈哈……老夫倒非听听你小于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名。不可!”说罢双手交互一错,一道罡烈无伦的掌风,已交叉拍出,掌出迅捷,隐含锐啸,此人功力,显然极其深厚。

燕少玉心头稍微一震,侧身斜退半步,冷声道:“在下叫你在第三招上,就踏上黄泉之路。”说着右掌一挥,招出烈日当空,硬生生的把海狮刘云拍到的掌风逼了回去。

燕少玉此招一出,群雄脸上的轻蔑之色立时消失,刹那之间,凝成许多奇奇怪怪的面孔。

海狮刘云身经百战,自己攻出的招被人如此轻易的化解。还是生平第一次,心中暗自一震,轻敌之心立收,于是再度奋身扑出.眨眼之间,连攻了七掌,掌力雄厚无比。

燕少玉由第一招,已看出海狮刘云的功力,见招不由冷冽的一笑,右掌一圈一划,拍出一招“九日当空”,左掌却早已聚满了功力,一面冷喝道:“第二招了。”

海狮刘云七掌才一拍完,突见密麻的掌影中,穿入许多手掌,掌掌都对着全身要害,他万没想到自己密集如网的掌影.会有这许多空隙,大骇之下,那敢再进,右足猛一点地,飘身向后掠去。

就在他腾身后退之际,突听燕少玉冷酷的长笑一声,“哈哈……去吧!”

轰的一声大响,挟着一声凄厉惨号,海狮刘云腾起慾降的身子,突然凌空飞起,连翻数滚,砰!的一声,撞在碧岛三仙与众人立足的大石上,脑浆进流而亡。

群雄紧张的面孔跟着那惨号同时一抽,立时惊住,但是,前时的轻蔑,却被这惊骇取消了。

燕少玉冷漠的扫了碧岛三仙一眼,道:“三位还要等别人来替死吗?”

跨海仙阮庆云羞愤涨红的老险,猛然抽搐一阵,厉声道“燕少玉,你少得意。”

群雄一听燕少玉三字,心头同时一震,有几个沉不住的,竟脱口呼道:“他就是横扫中原的天龙帮主燕少玉?”话声中含有惧意。

搅海仙阮庆宇见群雄斗志受挫,心中暗惊,沉声喝问道:“燕少玉是咱们夺取东海的最大障碍,除他之外,姬天雄的功力,你们见过,不足为奇,姬天雄以上,再无能人,只要你们力敌住他们,我三人自然把燕少玉收拾掉;燕少玉一除,东海便垂手可得了。”话声快捷坚决,充满自信,令人无法怀疑。

群雄互看一眼,心中虽然有些惧怕,但抵不住名利的引诱,一阵沉默过后,有人高声说道,“姬天雄的功力我闹海蛟已曾见过,就由我来对付他好了。”

闹海蚊这么一讲,群雄信心大增,纷纷向海边奔去,准备阻拦大船上的人。

跨海仙阮庆云见状得意的冷笑一声,道:“燕少玉,在你的人未到达这边之前,咱们的战事就解决了,老夫以为你不该如此狂妄,独自登上碧岛。”

燕少玉知道三人是要联手攻击,心中暗自警觉着,但却未形之于色,冷漠的道:“狂妄的是三位,如果三位当时陪同那些手下,同时埋伏海中,那未天龙帮与东海的人,就是不全军覆没,也要伤上几个好手呀!”

凌海仙阮庆狱心中暗自一震,冷笑道:“燕少玉,不知你那些堂主还有几个健在的?”

燕少玉冷笑道:“全部健在,毫发未损。”

碧岛三仙心头大震,搅海仙阮庆宇脱口冷笑道:“姓燕的,天下的大话,全被你说尽了。”

燕少玉冷嘲道:“三位心中恐慌,燕某知道,但是,只要三位在中原武林走过,就知燕某从不以谎言欺人。”

碧岛三仙脸色又是一变,跨海仙阮庆云冷冷的笑道:“燕少玉,你那几个得力的堂主们,确实令老夫等人心慌,但是老夫以为此时亡羊补牢还来得及。”

燕少玉心头一震,暗自把功力运行双掌之上,冷漠的笑道:“亡羊补字,也要争取时间。”

跨海仙阮庆云冷笑道:“燕少玉,你年事虽轻,确有一代宗师的气度,老夫心中的事,你全说对了,虽然,你可知一人难敌我三个。”话落缓缓把双掌提到胸口。

燕少玉也跟着把双掌提到胸口,阴冷的道:“三位此言不假.因为,你们如无那份功力,决不敢妄想收幻云谷主为手下,在下知道他的功力。”

这时,凌海仙阮庆狱与搅海仙阮庆宇也双双运功招掌当胸,跨海仙阮庆云扫了二人一眼道:“燕少玉,老夫等也记得你那招莲台九佛,在我三人手中,只怕你没有用它的机会了。”“了”字出口,人已腾身而起,居空运掌,直劈燕少玉,将上升的路先行截住。

其他二人,一见老大出手,也跟着双双出手,分攻燕少玉左右两侧。

碧岛三仙与东海岛主姬天雄的师父齐名,全都是老一辈的人物,功力修为,俱达炉火纯青之境,任何一人的功力,也在幻云谷主之下。

燕少玉没想到跨海仙阮庆云话声一落,就先封住他上升的去路,心中暗自一震,方想出手上击,突然左右两则,两股令人窒息的如山压力,同时压了过来,只得慌忙撤回右掌突然左右两股压力一阻,左手同时封住上空,飘身向后退去。

碧岛三仙那敢怠慢,同时暴喝一声,凌海仙阮庆岳突然腾飞而起,接替了空中跨海仙阮庆云的地位,凌空击下。

跨海仙阮庆云双足一着地面,与搅海仙阮庆字,同时出手从前攻出。

三人身法快如电,使燕少玉一时难有还手的机会。

燕少玉沉着的冷哼一声,双掌一换,右上左下,再度出手阻敌,人也不由自主地再退了八尺。

碧岛三仙先有了计划,燕少玉一退,他们就紧跟着逼上,使他永无喘息反之力,但他后退时,三人却已阻拦。

每一次的攻击,上空必定有人把守,然后,地下两人才同肘全力出掌猛击,全是拼力的打法。如此,一进一退,到第四次,燕少玉已退到海边了。

就在此时,突听拔山神牛刚大吼道“他娘的,这下俺可爬到陆上来了,看你们这些王八龟孙往那里跑!”声音一落,接着就传来一阵此喝之声。

燕少玉精神一震,双掌提足功力,全力硬拼了几招,只听

轰轰两声大震,空中的搅海仙阮庆宇直飘出两丈多远,落地连退三步,浮沙没足,双掌酸麻,心中骇然忖道:“这小子的功力,果然骇人!”

搅海汕阮庆宇,凌海仙阮庆岳上身连晃数晃,湿沙早已盖没足踝,地上震出一个一丈多宽的深坑。

燕少玉退下五步,湿沙没膝,红润的俊脸略显苍白,胸口气血上涌,双臂也无力的垂了下来,显然是受了内伤。

跨海仙阮庆云冷笑一声道:“燕少玉,你的功力果然骇人但却不是我三人之敌。”

燕少玉趁.他说话之际,迅猛的功行一周,一跃拔出双腿冷笑道:“三位此时得意不觉太早吗?”

搅海仙阮庆宇飞身跃上,冷笑道:“不早了,你已到达海边了。”

燕少玉聪敏异常,闻言心头一动,立即醒悟,不由惊忖道“是了,碧岛三仙,长年居住海岛之上,水中不比陆上,我一人怎能敌得住他三人。”转念至此,俊脸不由一变。

跨海仙阮庆云见状冷笑道:“燕少玉,你想通了吗?”

燕少玉冷漠的笑道:“你们想得确实周到,可惜说得太早。”

跨海仙阮庆云满心为此时胜券在握,闻言冷冷的道:“燕帮主,你不下水也不行,此次也由不得你了。”

恰在这时,突听那闹海蛟惊叫道:“啊!还有九阴女!”声音充满了恐怖!

碧岛三仙闻声大吃一惊,跨海仙阮庆云飞身腾起,直劈燕少玉,其他二人也全力攻了上来!

燕少玉此时刚把气运完,只要三人再慢发动一瞬,他就可以把莲台九佛施展出来了,但却慢了这一着,又被逼得退了几步,这时,他双足已踏进海水中了。

碧岛三仙一见燕少玉抗拒之力减弱了许多,心知他已受了内伤,攻击更加猛烈。

一攻一退,这时,海水已没到燕少玉小腿肚上了,行动起来,更是不便,只要再退下一段距离时,便只有在海底决生死了。

正在此时,蓦地——

一声娇叱道:“玉弟,上面这个交给姐姐好了。”随着话声但见白影一闪,接着上空传来一声轰然大响!

燕少玉一听声音,就知道来的是九阴女白凤,他虽然知道她的功力可能敌不过空中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死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