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剑》

第22节

作者:雪雁

大船与小艇对开,距离缩短得极快,不大工夫,小艇已停在大船前面五尺左右的海面上,那小艇上只有八个水手,船头上岸然挺立着一个二十五六岁,满脸英俊的少年人,他朝这船上的人一抱拳,朗声道:“请问船上那位是燕少玉?”

燕少玉冷漠的道:“在下就是。朋友,你找我干什么?”

少年上下打量了燕少玉一阵,道:“百凤岛主说你是中原霸主.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极其特殊的人物呢,却没想到你竟如此文弱。”

燕少玉一怔,冷漠的道:“你那岛主叫什么名字?可能他从来未见过我。”

少年昂然道:“百凤岛主来自中原。是个前辈奇人,岂有谎言欺骗一个晚辈之礼,只可惜我太过于敬佩他了,不愿违他之命,否则……”

燕少玉冷漠的接道:“否则你想与燕某一较高下是吗?”

少年傲然的点头道:“在下正有此意,只是……”

燕少玉俊脸上掠过一丝惊异的色彩,淡然笑道:“你是我见过的年轻人中最有骨气的一个人,我相信你那敬佩之人,必然是个才智双全的豪杰。否则,他不会如此赏识你。”

听了燕少玉这番话,少年脸上掠过一丝惊讶,他心中不由自主的暗自忖道:“他怎会知道百凤岛主看得起我呢?难道此人才智,真如岛主所说,冠绝天下么?”他心中疑念一转,禁不住脱口道:“阁下怎知岛主赏识我?又怎知岛主才智双全?莫非仅凭猜测不成?”

燕少玉淡然一笑道:“要不是你那敬佩的才智双全,决难受你这等傲气,因为,你只一个晚辈,但你此来,却负有很重要的使命,如果那人不是赏识了你,那么岛上决不至于连一个老练而有经验的人都没有,但他却选中了你。”

少年英挺的黑脸一变,冷声道:“阁下可否再说清楚一点。”

燕少玉冷然一笑道:“燕某今天说的话已太多了,其它的你可以自己体会,百凤岛主交付了你什么使命,现在你该传达了。”

少年冷笑一声道:“在下以为你说得不够明白。”

燕少玉冷冷的道:“燕某是说,如果你自信功力够的话,你可以击燕某─掌试试,燕少玉决不伤你。”

少年目中冷芒一闪,冷然道:“在下如果怕死也就不来了,燕少玉,眼前在下有命在身,等上了百凤岛,你我再分个生死存亡好了。”说着探手入怀掏出一封信,神手向燕少玉拋来。

白色的信封在空中一阵急转,直线向燕少玉咽喉飞来,其快如电。

燕少玉冷漠的星目中寒芒一闪,但仅一闪,便又消失了。

他右手向前平伸,那急射而来的信封突然垂直落在他手中。

没有再看那一脸惊容的少年,燕少玉拆开了信封,目光在信封上飞快的转了一圈,俊脸上稍现惊讶之色,淡然的笑了笑,抬头对少年道:“你回去告诉百凤岛主,叫他们准备了,燕某随后就到。”态度极其镇静。

少年深吸了一口冷气,仍然冷冷的道:“燕少玉,你这算是故示大方吗?”

燕少玉星目中冷芒如电,盯着少年的黑脸冷冷的道:“你的豪气救了你,回去吧,燕少玉手中放过的人并不多。”

“仅只为了豪气吗?”

燕少玉冷声道:“也是为了故人之倩,朋友,假使你真的敬佩那人,我希望你能识相点,别为他在第一个照面上丢人现眼。”

黑险少年略一思忖,点头冷笑道:“阁下之言有理,我希望在第二次见面时。你我再来较量!”说罢转头对船夫道:“开船回岛。”

望着那转头如飞而去的小艇,燕少玉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一直没有开声的东海岛主姬天雄闻声一怔,关心的问道:“少玉,下书的是那一个?”

燕少玉望着翻腾的海浪,惆怅的道:“乾坤遗叟陈义成!”

几乎是同时,行人齐声惊呼道:“怎么?乾坤遗叟陈义成他还没有死?”

燕少玉奇异的笑笑道:“是的,他没有死。”

东海岛主姬天雄道:“因此你后悔当时没有杀死他是吗?”

燕少玉茫然的摇摇头道:“我只后悔当时没有废除他的武功。”

东海岛主姬天雄闻言心头一震,暗道:“好狠的心肠。”转念间,不由脱口道:“练武的人,视武功重如生命,你与他既然交上了手,杀了他也就算了。”

燕少玉摇头道:“姬伯伯,你错了,正如陈义成本人所说的,人只要不死,就得挣命,如果那时我废了他的武功或杀了他,他将永远再无被别人利用的优值,以他的才智,他可以安稳的度过晚年了,也就不必受寄人篱下之苦。”

这些话,出自一向被人视为冷酷嗜杀的燕少玉口中,比什么都令人心惊,所有的目光,全都迷惑的盯在他那冷漠而平淡的俊脸上,下意识的,他们似乎都想从他脸上找出他突然转变的原因来,但却不可能。

发自心底的喜悦,渐渐浮涌在姬凤仪迷人的娇面上,大眼一眨,娇声道:“少玉,你变了,变得出乎我意料之外,不管陈义成的存在对我们有多大障碍,我仍然……”

燕少玉回头看看她迷人的娇面,摇摇头道:“仪仪,我不会变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人世间能几个人能改变自己呢?我仍是过去的我。”

七煞玉女白燕道:“假使是过去的你,那是不会同情陈义成的处境咧!”

燕少玉摇头道:“燕妹,你知道我与陈义成并无深仇大恨,假使我与他都不会武功,而他又没有独霸武林的野心,我们很可能会成为朋友,只因为立场的不同,所以我们不得不以兵刃相见,也许,这是人生,也许这就是佛教所谓的劫数。”

东海岛主姬天雄心头一震,道:“少玉你还年轻,展在你前面的万里前程,你是无法一眼就看到末端。”

燕少玉抬眼遥望着百凤岛,奇异的笑道:“陈义成如同我的一面镜子,相当年,他该有得意的时期,就因为他没有看到末端,因为走上今天的路。”稍停他突又沉声道:“我们该开船了。”

东海岛主姬天雄膝下无儿,只有一女,因此,他心中对燕少玉寄有莫大的期望,东海六十四岛都是代代相传,虽然到了他这一代无儿继承,但如能由女婿继承,却也可以略减他对祖上的愧心,因此,燕少玉的消沉,令他十分焦急,现在,他只希望能再有更多的杀伐,来激励起燕少玉的雄心,闻言沉闻喝道:“开船!”

姬凤仪轻声道:“少玉,你不打算留在东海?”

燕少玉笑道:“但我并没有打算回去。”

三女闻言,粉脸上齐现喜色.这时。百凤女在旁欣慰地笑道:“少玉,我希望你那所谓江湖道路的末端,就在东海!更希望这东海就是你永远的安居乐土。”说着向三女扫了一眼转身去找东海岛主姬天雄去了!三艘大船,驶到距百凤岛不远处.突听岛上幻影七魔的声音怒道:“陈兄,鲸海叟怎么吩咐你的。”

乾坤遗叟陈义成大笑道:“哈哈……你算什么人,也来与老夫称兄道弟?”

幻影七魔道:“你我此时在位平行,称你陈兄,并无不是之处。”

乾坤遗叟陈义成未等幻影七魔把话说完,截口冷声道:“你还不配!”

幻影七魔毫不让步的怒喝道:“陈义成,有骨气就该死在中原,既然到了东海,哼!说一句不好听的,你我都是寄人篱下……”

乾坤遗叟陈义成凄厉的狂笑道:“哈哈……既然你我都受命于人,命运相同,谁也不比谁大,谁也不比谁小,好,那就不必谦虚的了。”

幻影七魔冷笑道:“很好,陈义成,我们废话少说,燕少玉的船已到近前,难道你想要他们安全登岸吗?”

乾坤遗叟陈义成冷笑道:“他们安全登岸,不安全登岸,不用你管,只是老夫唯一的心愿尚未了。”

幻影七魔冷冷的道:“那么你是想再与燕少玉一较高下?”

乾坤遗叟陈义成讽刺的冷笑道:“这就是你我唯一不同的地方。”

这句话,深深的刺伤了幻影七魔,然而,事实如此,他又否认不得,冷然大笑一声道:“陈义成,在这里你说了算数吗?”

乾坤遗叟冷笑道:“此岛由我掌管,该比你说了算数。”

这时三艘大船已更接近了百凤岛,幻影七魔心中大急,挥手朝身后的人喝道:“下海。”

乾坤遗叟陈义成目注那些手握刀剑,转身慾去的人,喝道:“站住!”

幻影七魔厉声道:“陈义成,他们是我的部下,你有什么资格指挥?”说罢转身对红云帮的弟子道:“你们下去!”

乾坤遗叟陈义成冷声道:“庆云!你去率人挡住海岸,那个违令下水者,一律格杀勿论。”

只听他身侧那个先前送信的黑脸少年沉应一声,领着百多人,直向海岸扑去!

乾坤遗叟陈义成冷冷的道:“识相的,体现在该滚了,别惹陈某动了肝火。”

看看那三艘已近在眼前的大船,幻影七魔倒真有些心寒,阴冷的注视着乾坤遗叟陈义成道:“陈义成,在下希望你能活着回到碧峦岛。”说着也不敢停留,高声的对着那些进退两难的红云帮手下道:“下船,先回碧峦岛!”说罢,径自向一艘快艇上奔去。

燕少玉此来最大的期望,就是能碰上幻影七魔,了却此仇,见状冷然一声,喝道:“幻影七魔,你还想走吗?”声落腾身激射而起,越过十几丈的海面,落在百凤岛上,方慾起身追赶,突见人影人闪,他们前面落下了乾坤遗叟陈义成。只听他朗笑一声,道:“燕少玉,你既有心踏平东海六十四岛.还伯他飞上天去吗?同样的,如果你出不了百凤岛,其它的还有什么可说?”语气平静面有力。

这时,幻影七魔已登上快艇,离岛而去了。

燕少玉心知有乾坤遗叟陈义成阻路,自己决难脱身,只得暂把一腔恨火压下,抬眼又见乾坤遗叟陈义成,冷笑道:“阁下发散须乱,形如乞丐,不难想象得出,这几个月的时光,阁下是怎么过的。”

乾坤遗叟陈义成精眸深处掠过一丝英雄末路的光芒,但只一闪即逝,惨淡的一笑,道:“此处位于海外,故友极少,老夫不用招呼客人,日久心懒,也就养成这种不仪容的习惯,倒叫尊驾见笑了。”

燕少玉冷漠的道:“这里倒是座世外桃源了?”

乾坤遗叟精眸中冷芒一闪道:“燕少玉,老夫已说过,人,只要他不死,就得挣命。”

燕少玉冷笑道:“真正的理由,只怕不单在这里吧?”

乾坤遗叟陈义成突然朗笑道:“哈哈……知音难求,燕帮主,你可得知道老夫留在此地的真正理由?”

这时,三艘船上的人,已然登岸,那个黑脸少年,把率领的人撤到乾坤遗叟陈义成身后,形成一个对峙之势。

燕少玉冷淡的道:“一个时时刻刻不忘称霸天下的枭雄,岂肯因贪生而寄人篱下,鲸海叟要利用你,因为你武功高强,而你之所以听命于他,却是为了他拥有东海六十四岛的雄浑实力,只是这里的力量,并不在你北海派之上。”

乾坤遗叟陈义成冷然道:“但你已霸了整个中原。”

燕少玉冷笑道:“所以你要重会燕某,而不准幻影七魔在海上截击。”

乾坤遗叟陈义成精目中奇光一闪,阴沉的道:“燕少玉,如果你我都不是武林中人,天下可能疑为你是老夫的知己。”

燕少玉冷笑道:“武不争文争,你相信我俩能并存吗?”

乾坤遗叟陈义成一怔,突然大笑道:“哈哈……一山不容二虎,一朝难容二君,燕少玉,你想到的比老夫还多,那么,咱们就长话短说了吧!”

燕少玉星目突然神光闪射的盯在乾坤遗叟陈义成清瘦的脸上,道:“假若,你我是一文一武.想必就无争执了。”

乾坤遗里陈义成脸色一变,道:“那也未必,昔日战国时代,有位将军叫廉颇的,和一位文臣叫蔺相如的,便是一个例子,他们两个平时是好朋友.但一旦有事还在赵王面前争宠呢!”

燕少玉冷冷的道:“但你我并不需要在任何人面前争宠呀!”

乾坤遗叟陈义成面色又是一变.继而大笑道:“文胜于武,那时老夫就做个武夫吧!”

燕少玉淡然的冷笑道:“但愿你能如愿以尝。”

乾坤遗叟陈义成沉声道:“燕少玉.今日之局,咱们怎么解决,老夫先把话说在前头,幻云谷外.老夫已得了一次教训,这次,老夫将要全力以赴,直到结束。”

众人都知道乾坤遗叟陈义成功力在燕少玉之上,闻言不禁同时为之一震,九阴女白凤急上两步,与燕少玉并肩而立,轻唤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死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