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剑》

第23节

作者:雪雁

拔山神牛刚五眼中杀机大炽,厉声道:“此话当真?”

九阴女白凤一震,忙道:“牛刚,你想违背少玉之令?”

就在此时,那边突然传来燕少玉一声冷酷,阴毒的长长笑声道:“幻影七魔,你终于拿出看家本领了。”

众人闻声扭头一望,恰见两条人影从地面上腾上空中拔山神牛刚是个直性之人,因此极重感情,盲圣、邪哑之死.在他心中已埋下一种爆炸性复仇杀机,九阴女白凤虽曾提到燕少玉,他却听如未闻,举掌就要劈下去,恰在此时,传来燕少玉一声暴喝。

拔山神牛刚心头猛然一震,慾劈的手掌立时又收了回来,机械的倏然转头向发声处望去。

但见离地约有三十丈的高空上,燕少玉正与幻影七魔遥遥对立着,两人似乎都刚升到顶点,所以,还没有出手。

幻影七魔原存着偷袭之念,动身比燕少玉早,但却没想到.

燕少玉竟能后发先至,同时飞腾起来。

虽然,幻影七魔明知取胜机会很少,但此时势成骑虎,已由不得他了,猛然把牙一咬,提聚真力,大喝一声,道:“燕少主,不是你就是我?”

话声一落,身子突然一晃,绕行空中,幻出七尊张牙舞爪的魔鬼,纵横交错,盘旋空中,虽然不见尘土碎石飞扬,但仅由那个人的锐啸之声,也不难想象得出他掌上的威力。

燕少玉莲台九佛虽然与幻影七魔多出两式,但却丝毫不敢大意,俊脸上神色一凛,双腿猛然的向上一缩,立时幻出九尊坐佛,一双玉掌,已跟着向外拍出,左掌用出鸣凤追月,右掌却使出旭日当空。

只见空中一动一静,一扑一坐,两个人影盘旋如轮。地上众人,只能由衣色隐约辨别得出俩人的大概位置。

幻出的影象一座一座消失,两人身子也由空中渐渐降下,但却没有一点异样的变化。

三女有点担心,也有些迷惑,因为,由过去的经验中,她们想不起有那一次,燕少玉展出莲台九佛之时,能有人拖延这么长的时间,不伤不亡。

由二十丈的高空,已降到离地不满十丈的地方了,这时,幻影七魔的七功幻魔之象已用到最后一幻了,而燕少玉,却还有两幻未用。

幻影七魔猛然吸了口冷气,双掌在最后一幻刚完之际,突然向前推出一招推山填海向燕少玉飘忽的人影撞来,人却骤然向地面降落,急如流星。

燕少玉冷然的笑道:“阁下想得不太天真了吗?”话声起时,又幻出两尊坐佛。

一声痛哼声中,幻影突然消失,但等众人看清时,两人已同时降落地面了。

三女最关心的是燕少玉的安危,她们明知他不会吃亏,但仍不由自主的向落身处望。

他仍如先前那么冷漠,因此,三女放心了,那么痛哼,不用说是对方口中发出来的了。

幻影七魔木然的站在燕少玉前面五丈远处,额上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滴,身前地面上;横着他,一只齐腕折断的右掌,右腕断处,此时仍在滴着鲜血,但他却浑如未觉。

燕少玉阴冷的向前跨上一步,冷酷的道:“幻影七魔,在下还给你留一只左掌,因此,你还有一展绝学的机会。”

幻影七魔精目转动了一下,沉声道:“燕少玉,老夫自知功力不如你,双掌已敌你不住,单掌自然更非你的对手,因此,老夫不想再花那些无味的力气了。”

燕少玉阴冷的一笑道:“阁下不觉得太自贬身价了吗?”

幻影七魔阴冷的一笑道:“连幻云谷主,北海之主都栽在你的手中了,老夫就是自讨饶于你,也没有丢人的,何况,天下武林的人,那个不知我幻影七魔是为了避你不奔西走的。”语声仍如往常那么阴冷,但却含有愤慨的意味。

燕少玉心头微微波动了一下,冷然一笑道:“阁下别忘了,此地不只你我两人而已。”

幻影七魔狂妄的笑声.道:“老夫却晓得天下没有几个老夫能看在眼里的人,因此,此地我觉得只有你我俩个。”言下之意,无异是说,群雄他全都未放在眼里。

东海岛主姬天雄精目中冷光如电一闪,激活了嘴chún,却又强忍了下来。

燕少玉冷冽的笑道:“但众人都将看阁下血流满地,身钉木板之上,也将听到阁下的呻吟之声。”

也许,燕少玉的声音太过冷森,阴沉,而使幻影七魔油然产生了一种被人判决的感觉,脸色一变,脱口道:“燕少玉,当年老夫记得对你燕家的人没用过什么惨忍的刑……”话未说完,突然又忍了下来。

燕少玉冷冷的嘲道:“阁下知道畏惧?”

幻影七度脸色一整,恢复了常态,狂笑一声,道:“哈哈……燕少玉,你以为可能吗?”

燕少玉冷冷的道:“阁下一向以枭雄自居,因此燕某心中怀疑而问你。”

幻影七魔向前跨上一步,道:“这就是了,所以,老夫想知道理由。”

燕少玉星目中冷冽的光芒闪烁如电,低缓而阴沉的道:“天龙一帮.被你一手瓦解,帮中弟子死亡殆尽,也许,他们每个人死亡前的痛苦并不太多,但是,漫长的岁月,是由短暂的时光降聚集而成的,你该懂得燕某的意思。”

幻影七魔心头一震,精目中阴光一掠,突然大笑一声,道:“现在老夫明白了,哈哈……很公平,但是,老夫却不甘心。”

话声一落.双足猛然用力一点地面,左掌拍出一招“横断巫山”闪击燕少玉胸口。整个身子,也跟着急撞过来。

燕少玉心头激微一震,几乎连念头也没转,已横身斜纵出三尺.右手闪电般切了下来。

嚓!的一声轻响,幻影七魔一只左掌也跟着坠落尘埃,身子向前冲出七八尺远才煞住。

燕少玉阴冷的笑道:“阁下如果识时务的,就不该自讨苫吃。”

幻影七魔霍然转身过来,双目之中豪气尽失,奇异的目光盯着燕少玉,道:“老夫料到你我相差这么远,五丈之内老夫突起发难,竟未死于你掌下。”

燕少玉冷冷的道:“燕某觉得你不该那么死!”

幻影七魔大笑一声道:“这死法太出乎老夫意料之外。”

燕少玉冷酷的道:“但却未出燕某意料之外。”话落扭头对圣婴童子道:“师兄,把那两方木板拿过来,风姊,把余煌交给牛刚。”举步向幻影七魔走去。

幻影七魔脸色一变,突然冷声喝道:“燕少玉老夫双足未死,自己可走。”话落霍然转身,向圣童子拿过来的两方木板走去。

燕少玉阴冷的道:“燕某跟在你后面。”

幻影七魔冷冷的道:“老夫知道。”话落人已到木板之前举起右足。把一方木板提起来,恰好靠在一块大石上面,然后转过身来。目注燕少玉道:“燕少玉老夫当年既然敢做;今日也该有份胆量承担,你放心,老夫如想自尽只怕早已得手了。”

燕少玉心头又震动了一下,脱口道:“燕某相信你此言不假。”

幻影七魔冷冷一笑,举步缓缓向后退去,他自始至终,谈吐声调虽然一直末变,但此时他脸色却显得苍白无血,那双缓缓退着的双脚也在微微抖动着,生与死,终究不是一桩轻易就能决定的事啊!

在一片死一般的沉默中,幻影七魔的背贴上了木板,他抬起那双无神的眸子,道:“燕少玉,可以下手了。”

燕少玉复身从地上拾起那三柄长剑,冷漠的举步向前走去,道:“阁下的行为,堪称一个枭雄的。”

幻影七魔冷然大笑道:“哈哈……因此老夫末断气之前,不愿倒在地上,燕少玉,你的心要硬一点,老夫闭眼!”

燕少玉缓步走上前来,停在他身前两尺处,阴冷森的道:“阁下放心。”话落右手突然一扬,但见银光一闪,血光立现一柄长剑已没入幻影七魔左胸口肩井穴,下方三寸之处。

金肩玉狸余煌苍白的俊脸立时变成了青灰色,全身颤抖不定,双脚一软,几乎跪到地上。

拔山神牛刚冷声道:“不用急着躺下,马上就轮到你这小子了。”

东海岛主姬天雄心头震动了一下,三女却不能自主的把目光转向别处去了。

幻影七魔全身颤抖了一阵,双腿扔挺立不弯,目光虽然比前时更加无神,但却仍盯在燕少玉冷如玄冰的俊脸上。

俊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燕少玉从左手中拿起另一柄长剑缓缓举了起来,一丝不易察觉的线条,掠过他冷冷的俊险。

银光一闪,幻影七魔左胸口同样的位置上,插上了第二柄长剑,他双脚开始无力的颤抖起来,但却一声未哼!

燕少玉右手接过了第三柄长剑,再度举了起来。

微弱而无力的,幻影七魔激活了那双干燥的嘴chún,道:“燕少玉,老夫还可以在这世间活上几天。”

燕少玉右手抖动了一下。冷冷的道:“最少还有三天。”

幻影七魔苦涩的一笑。道:“哈!多宝贵的三……天……啊!”话落缓缓闭上了双目。

燕少玉的右手开始抖动了,剑尖缓缓移动着,由脚指向小腹,再由他小腹指到他胸口上。银牙微微咬了咬,右腕突然向前递了出去,这一剑,正插在幻影七魔胸口上。

幻影七魔轻哼了一声,霍然睁开了双目,惨然笑了笑道:“燕少玉,你心软了。”

燕少玉冷冷的道:“在下不知为什么改变自己的初衷,你该觉得幸运。”

幻影七魔摇了摇了头,剎那之间,他似乎变得苍老了许多,吐出一口鲜血,吃力的摇头道:“幸运的是老夫少受了三天痛苦,不幸的,老夫却丢了一条命,假……假使……唉!燕……燕少玉,人,只要失……失足……一次,便……”话末说完,已缓缓闭上的眼睛,踏进他人生最后的归宿去了。

东海岛主姬天雄摇摇头,感慨的自语道:“盗之将死,其言。

也善,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燕少玉缓缓转过身来,俊脸上除了冷漠之外,似乎还带有些许茫然与惆怅。

拔山神牛刚此时突然叫道:“帮主,这个家伙怎么处理?”

金扇玉狸余狸惶恐的叫道:“燕帮主我,我余煌与你可没有仇恨,没有,一点也没有。”

燕少玉冷酷的道:“余煌,盲圣、邪哑却亡身你的炸葯之下.你与幻影七魔同来,但你却比他差得太多。”

金扇玉狸余煌惊惧的叫道:“在下虽然带采了炸葯.但两人却不是我杀的,纵然有罪,也罪不至死,燕帮主,你就真的如此狠心吗?”

燕少玉俊脸微微一变,冷漠的一笑道:“武林中人人都知道燕某心狠,此言你不是多说了吗?牛刚,把他按放在木板上:他不配站着。”

拔山神牛刚早巳等不耐烦了,闻言暴应一声.右手紧扣死金扇玉狸余煌的门脉上,向侧一带,把他按到木板上。

金扇玉狸余煌登时面色如土,绝望之中,他突然想到了七煞玉女白燕,转动星目盯着她,乞求的叫道:“白燕姑娘,我余煌干里迢迢赶来东海,为的就是你,在下之心,你爱不爱与是另一回事,但余煌这片痴情,姑娘就真个毫无感受吗?”

七煞玉女白燕粉脸微微一变,目光敏捷的在燕少玉冷漠的俊险上打了个转,冷冷的道:“本姑娘并没有叫你来。”

金扇玉狸余煌急叫道:“但在下却为你来了,白姑娘,现在,只有,只有你能救我了。”声音充满了哀求,令人闻声心软。

七煞玉女白燕不安的看了燕少玉一眼,美目缓缓移向别处,她,没有勇气说出心中想说的话来。

姬风仪娇却的轻声唤道:“少玉……”

燕少玉冷漠的转脸道:“你们要我放他?”

拔山神牛刚闻言心中暗自生怒,伸手抓起一柄长剑,环眼之中,杀机如电,他心中似乎已有了主张。

姬风仪不敢与他冷森的目光接触,惶恐的低下头去,娇声道:“他已家破人亡了。”

燕少玉冷冷的道:“我不会忘记天龙帮有两个堂主是怎么死的,但是,你们却只看到眼前的,而忘了过去的,虽然,那只是昨天的事。”

姬风仪芳心一震,脱口道:“少主,他不是主凶。”

燕少玉俊脸缓缓仰向天空,天色仍是那么昏暗,隐约之中,他好象又看到生前的盲圣、邪哑,冷漠的笑了笑,他道:“你们以为我该放他吗?”

拔山神牛刚闻言大急,左手长剑猛然举起,在金扇玉狸余煌惊叫与惨号中,一柄长剑已没入他胸口。

众人闻声同时转过头来,拔山神牛刚环眼尽赤,一跃而起,沉声叫道:“帮主,牛刚愿领任何违命之罪。”

燕少玉一怔,跟着漠然的笑了笑道:“你以为我会处治你。”

拔山神牛刚脱口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节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