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剑》

第03节

作者:雪雁

就在这时,蓦地狂风一闪。峰边站定两个身着黑衣白发披散,形如厉鬼的狰狞老人!

两人现身其快捷如同骤风一阵,明眼人,一目就可看出二人功力端的非同小可,只见,左边一人,面色青渗渗的,犹如一张青纸,凸目塌鼻,血口獠牙,再配上白发乱须,真如地狱中的恶鬼一般。

右边那人,陷目鹰鼻,尖嘴缩肋,似乎有点心计。

两人登上峰头,举目向四周一打量,面上不由同时浮现怒色,青面老者同伴阴声道:“一年之中.难得有这么一次假期,想不到雁荡三老胆敢如此放肆,竟然敢违背我俩的命令,哼哼!”

尖嘴老者冷笑道:“想是三个老鬼在红云帮中请了什么高手在等待我们了,你没看到那里有一通报的小子吗?”话落一指燕少玉。

燕少玉没有一丝反应,仍然昂然地立在那里,安闲中,显出不无轻蔑之色。

青面老者狞声道:“谅他红云帮还不敢得罪咱卧龙谷中出来的人,我正在想用什么方法处治这小子,让他们先看看违令之人所得的报应呢!”

尖嘴老者阴惨惨的一笑道:“对!待我问问那小子,燕家庄上来了些什么人。”

话落朝燕少玉一招手,冷声道:“喂!小子,你过来!”没有动,也没有回声,好像自豆古以来,燕少玉就如此站在雁荡峰上,未曾移动过分毫。

尖嘴老者万没料到一个年轻如此的少年人敢违抗他的命,令,只当是燕少玉生就重听之耳.听不到他的声音,他走上两步,对准燕少玉的视线,一招手,道:“过来!”

仍没反应。这一次应该不是不知道了。

尖嘴老者登时勃然大怒.大吼一声,道:“你是干什么来的?”

燕少玉嘴角上浮上了那丝无所谓的之意,淡淡的道:“取你俩狗命来的。”

声音是那么平静而不带丝毫火气。但却使人觉得有一种阴森刺骨冷气。

两个老者心中没来由的同时一沉,似乎难以相信的同声道:“你说什么?”

燕少玉漠然的向两人跨上了两步,淡然的道:“在下说是取你俩狗命而来的。”

这一次,不可能再听错了,两个老者先是一怔,突然同时仰天狂笑起来,笑声震怒中,充满了轻视。

燕少玉剑眉突然一扬,杀机立现,右掌扬处,招化“烈日中天”,闪电拍向二人,冷声道:“住口!”

掌风如排山巨浪,直扫二人胸口。

两个老者平日狂妄成性。根本就没有把这个看来不起眼的少年人放在心上,所以,狂笑之际,根本就没有留心戒备。

掌风一闪而至,等两人察觉情形不对时,已到胸口不满半尺处了。笑声中途而止,同时倒地,滚出三丈多远,反应快捷,直如电光石火,卧龙谷中的人,确实不凡。

燕少玉心中微微一动;冷漠的俊脸上却神色如旧,他淡漠的冷笑道:“朋友们,放明白点,燕少玉面前,不容许任何人如此放肆。”

两个怪老人,自以为今天是阴沟里翻了船,大意至此,双双从地上一跃而来,青面老者怒冲冲的吼道:“好小辈,胆敢乘人之危,大爷今天如不活劈了你,誓不为人。”

燕少玉嘴角上突然浮出那丝习惯的笑意,淡漠的道:“朋友,在下早已说过,燕某人面前,不容许任何人如此放肆,放明白点,在你们面前说几句正经话。”

话落一顿,脸色突然一变阴森的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这话声使人有一仲无法抗拒的力量、庄重、森严、摄人魂魄,在两个奇人听来,直如他们主子的命令一般无二,尖嘴老者不能自主的脱口道:“他叫‘残心兽’杨游岳,老夫‘啖尸雕’戚海蛟是也。”

燕少玉冷漠的道:“是谁叫你们来的?”

残心兽杨游岳冷笑道:“你管得着?”

燕少玉冷森森的道:“朋友,在燕家庄七百里之内,在下不但管得着两位,连两位的性命,也操在燕某手中,两位知道吗?”

“啖尸雕”戚海蛟,似乎突然清醒过来,羞怒的狂笑一声道:“哈哈……小子,你是什么人?”

燕少玉剑眉一扬.冷笑的道:“燕家七庄天龙幼主,燕少玉。”

两人一听这名字江湖上从来没有听过。心中刚生的一丝畏惧之意,登时消失,同声道:“没听过,没听过,可能是出生之前,阎王老儿那里没登记吧!”

一丝漠不关心,又似无所谓的笑意.第三度浮上燕少玉嘴角,星目中,突然暴射出骇人的寒色与煞气,冷冷的笑道:“两位马上就可以查到了。”

“到那里去查?”

燕少玉右掌缓缓举到胸口,冷漠的道:“阎王殿中。”

声落右掌突然拍出.一阵罡风,直取两人胸口,仍是刚才那一招,但其威力,却比之刚才大了许多。

两人先前一招失机,这次再见燕少玉举掌,心中早已有了准备,燕少玉招才一出,“残心兽”杨游岳猛然大喝一声,道:“让我来教训他!”

声落突出一招,“龙卧长谷”硬接上来。

招出风生雷动,声势骇人,真有排山倒海之功,山崩地裂之能。

燕少玉心中暗自冷笑一声,内陷的掌心,突然外登,时间恰是在两掌交接之际。

“轰然!”一声天崩地裂的大震。

接着沙飞石走,树拆草飞,弥漫的沙尘上飞达十数丈之间。

燕少玉心中暗自赞了一声:“好功力。”

残心兽杨游岳却为之骇然变色,因为,他被震退了四步之多。

啖尸雕戚海蛟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语道:“这会是事实吗?不可能,他这么年轻,不可……”

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却不容人否认。

就在啖尸雕戚海蛟沉思自语之际,突听残心兽杨游岳喝一声道:“好小子,接你杨大爷几招试试”,声落飞身就是七掌。

燕少玉登峰之际,已起了杀此二獠之心,一见残心兽杨游岳进招,手下那会留情,右掌挥处,“朝阳”,已源源拍出,招招式式,后发先制,使残心兽杨游岳连一点进手的机会都没有。

啖尸雕戚海蛟越看越惊,脸色由轻松到紧张,最后竟然开始恐惧起来,因为,十招一过,残心兽杨游岳已完全陷入招架的地位了。

突然,啖尸雕海蛟看出了燕少玉的招法,不由大惊道:“啊!朝阳掌!”

他不出声还好,这一出声,顿时触动了燕少玉的杀机,右掌突然闪电一挥,冷声道:“朋友!你招架不了了吧!”

声落招出,“九日当空”已然拍到。

残心兽杨游岳本已陷入困境,如今燕少玉再突然一下杀手,他如何能招架得住,脸色登时一变色!几乎呼叫出声来。

啖尸雕戚海蛟见状再也按捺不住,大吼一声,道:“小子,还有你戚大爷呢?”声落一式“雕横慕野”,凌空向燕少玉扑到,招出如剪,功力决不在残心兽之下。

燕少玉星目中杀机大炽,冷漠的一笑道:“杨朋友,你死期到了。”

话落一顿,左手突然挥出,大喝道:“鸣风展翼”。同一时间之内,右掌的九日当空也劈向啖尸雕戚海蛟拍来的右掌门脉之上。

招式的转变更换,仅在眨眼的一刹那之间,啖尸雕戚诲蛟与残心兽杨游岳虽然一向同出同入,同游同休,但却还没有到达所谓交称莫逆同生同死的地步。

燕少玉的武功,早已令他惊骇万分了,但他原先却自信合二人之力,虽不一定胜过燕少玉,但起码也可以解救“残心兽”杨游岳的危机,那知,燕少玉竟然还会“鸣凤老人”的武功。

大惊之下,“啖尸雕”戚海蛟脱口叫道:“啊!鸣凤……”

声音未落,他耳边已传来残心兽杨游岳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号,燕少玉右掌已切到脉上不满五分处了。

收掌已不可能,招式也已用老,此掌如此被废,他心中却有些不甘,突然,他精目中毒光一闪烁,全身功力,骤然向掌端灌入。

一声痛哼,挟着燕少玉惊讶的一声轻呼,一切便结束了。

残心兽杨游岳的尸体,横陈在五丈以外,七孔流血,早已气绝尸冷多时了。

啖尸雕戚海蛟右掌齐腕而折,鲜血狂流而注,脸色显得苍白如纸,显然,这只是剧痛所致,而是,他对生命尚有所留恋。

燕少玉伸手抓下左陶上啖尸雕戚海蛟贯注功力击到的断掌,由于啖尸雕用力过猛,这一掌竟然陷入他肉内达五分之深。

掌出血由五孔流出,刹时间染湿了他半边身子。

啖尸雕戚海蛟,略一定神,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奇念,双足猛一用力,腾身闪电向峰下飘去。

燕少玉冷笑一声.道:“朋友,这就要走了吗?”

声落人已飞出,以快得令人咋舌的速度,阻在啖尸雕戚海蛟身前。

啖尸雕戚海蛟骇然连退数步,苍白如纸的脸色,登时变成了死灰之色,生与死,他知道已完全操在人家手中了。

燕少玉冷冷的一笑道:“姓戚的,燕少玉手下,很少有活着的人。”

啖尸雕戚海蛟白须一阵颤动,色厉内茬的道:“燕少玉,只要你有此本领,戚某的头你可以取去。”

燕少玉冷漠的笑道:“姓戚的,你不用在燕某面前称硬汉,你内心的恐惧,已在你脸上与声音中表示了出来,燕某如真要取你的狗命,只不过是举手投足间的事情而已,你自己心里有数。”

为了生命,他已忘了什么是丢人。更忽略了自己往日的骄狂,似乎生怕燕少玉改口,连忙道:“你敢放是?”

燕少玉冷森的一笑道:“放你乃是不可能的事,不过,在下想先把你的命寄在你身上,借你之口传给你主子几句话。”

话落一顿,道:“六年来,燕家七庄已有一十六个少女。在你们手中丧失了她们锦绣的前程,而寄其破碎的人心于人世间,这段山恨海仇,并非仅只你二人的贼命所能补偿,我要借你之口寄语卧龙三老,燕家七庄一十六个少女的清白,燕少玉要卧龙谷一百八十条人命来洗刷。”

话落左手突然挥出五缕阴柔劲风,点了啖尸雕戚海蛟身上五处大穴。

啖尸雕戚海蛟正在庆幸自己保全了性命,那会防到这一手,连打几个寒噤.心中登时恐慌起来了。

燕少玉淡漠的一笑道:“带着他的尸体滚吧,记住。一个月内,你如不来见燕某,你将同样的追随他去阴府。”

啖尸雕戚海蛟知自己得全活命,但仅仅一个月,赖活却不如早死,不由把心一横。怒骂道:“燕小儿,老夫会来找你的,而且,不只一人。”

燕少玉突然的道:“最好带着一百八十个。”

话落缓步向峰中央的巨石走去。

啖尸雕戚海蛟心知多言无益,飞身抱起残心兽杨游岳的尸体,纵身离峰而去,但其来去之间的心情,却有着天渊之别。

远处传来一阵轻微的马蹄奔走之声,在沉寂的山野中,是那么清晰刺耳。

燕少玉抬头凝望着天上团圆的明月,玉手抚视着坐下巨石,状似在依恋着什么?

陶口的血,仍在汩汩的流着,他竟然毫无所觉,这短短的一刹那,他似乎已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了,更忘了肉体的痛苦。

由那俊脸上映出的重重忧郁,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他并非在留念着这较洁宁静的中秋夜色,而是,在回忆着一件伤心的往事。

马蹄声更近,更清晰了,由那乱缓的蹄声,可以判断得出,那骑马之人,并非一个善骑之士,几乎完全是任马自己奔走,他只能控制方向而已。

燕少玉剑眉微微一皱,似乎厌烦杂乱的蹄声,扰乱了他的思绪。

一片飘动的浮云,盖住了皎洁的月夜,燕少玉黯然的垂下了头,口内自语道:“阴晴圆缺,悲欢离合,我燕少玉却只有悲而没有欢,只有离而永远没有合,好写诗之人的际遇,本已够凄凉的了,但与我燕少玉相比,他该比我好得多了。”

浮云再度飘离明月,峰上突然出现一匹白马,马嘴中白沫飞扬,一路的奔腾,它似乎已有些不胜负荷了。

燕少玉抬头看了一眼,心中突然一动,暗忖道:“月色之下,她更美了,唉!快乐的人儿,你原是天之骄子,为什么一定要与我这失欢乐的接近呢?”

他不敢正眼看那令人心醉的粉脸儿,缓缓的又把头低了下去。

来的正是那天真娇美的姬凤仪,由燕家七庄到这里,路虽然不远,但对柔弱的她来说是相当吃力了,要非过度的紧张与牵挂支持着她,只伯她早已半途丢马了。

只见颗颗汗珠,由她粉脸上滚滚而下,那张本已红润娇媚的脸蛋,此时更是娇艳慾滴,使任何人看了,都会心生怜念。

她秋水明眸,幽幽的望了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死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