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剑》

第04节

作者:雪雁

卧龙谷三老似乎没有料到鹰愁老人葛万方会突然临阵脱逃。移祸江东,当时不由同时一忖,几乎伤在燕少玉一招“浮云缺月”之下。

卧云龙突然若有所悟的道:“啊。可能是那驼龙现踪了。”

卧海龙、卧山龙闻言登时如梦初醒,齐声道:“咱们犯不着替别人背这黑锅,走了。”

卧龙谷三老虽然惊恐燕少玉的武功,而担心他们自己以后在江湖上名声受到影响,但那夺宝之心,却还胜过这些。

卧云龙阴眼一翻,冷声道:“燕少玉,你可是为了夺那驼龙之丹而来的?”

燕少玉冷漠的一笑道:“得与不得无所谓。”

卧云龙心中暗自忖道:“此时我兄弟担心龙丹被人所得.心难专一,而这娃儿,左掌始终闲着不用,万一双掌齐出,只怕难以抵敌,岂可就此终了葛老儿有借刀杀人之计。”

此人为卧龙谷三老之首,不但武功高绝,为人也极工心计,生性阴沉毒辣,他心念一转,休战之心立起,遂向其他二老一招呼道:“停手!”

话落当先退出三丈开外。

其他二老与燕少玉也跟着停下手来。

燕少玉冷冷地一笑道:“以卧龙三老的身份,当不至畏惧我燕少玉一人,阁下停手却是何用心呢?”

卧云龙道:“哈哈……燕少玉,你不但武功不凡,言辞也确实很惊人,我三人停手,当然不是畏惧于你,而是想等‘鹰愁涧’事了之后,咱们再见个真章如何?”

燕少玉心中也正想往“藏龙潭”看看,有没有自己的仇家,于是冷漠的一笑道:“燕少玉随时待候吧?”

卧龙谷三老彼此互看一眼,一齐拱手道:“燕帮主,我们先走了。后会有期。”

话落飞身向涧头奔去。

燕少玉冷漠一笑,方自要起身.突听一个童音叫道:“师弟,你怎么跟他们打起来了?”

燕少玉回头一看,只见圣婴童子与七煞玉女白燕已奔到身前,不由剑眉一皱,道:“为什么不能跟他们打?”

圣婴童于叹一口气道:“师弟,咱们此刻正复帮之际,实在不宜树太多敌人。”

七煞玉女白燕娇声接口道:“顽童哥哥,你可能看错了,我们自己知道复帮之际,实力不够强,敌人想得比咱们更清楚,倒不如干脆给他们个硬打硬扎,使他们猜不透我们究竟有多大力量。”也许,她心中始终把自己也看作天龙帮的一份子,是以出言不由自主的就脱口说出了“我们”。

燕少玉惊奇这个倔强而又顽皮的姑娘,其见解竞会和自己相同,盼口说道:“姑娘的看法与我相同。”

话落突然脸色一整,又道:“我们走吧!”

圣婴童子一见师弟脸上神色又恢复了冷漠,自是不敢再复多言,只得朝七煞玉女白燕一使眼色跟了上来。

四周高崖叠障,怪石星罗棋布,矮树杂草,散生在乱石之间。

一片宽达丈余的瀑布,高挂于数十丈的绝崖之上,下冲之力,硬生生的把底部石洞,击出一个数十丈方圆,葫芦形的深潭。

由于水深清澈,自上朝下望去,潭水成深蓝色,四周突石,受水气浸婬,青苔密密,令人有滑润的感觉。

这里,就是盛名久著的鹰愁涧、藏龙洞。

燕少玉三人在瀑布左侧二十丈处的一块平整的青石上停身,视线恰可看到潭中一切景象。

圣婴童子向四周一望,只见藏龙潭四周高石之上,站满了不下数百武林人物,个个目光集中在深不见底的潭中。

这些人中,固然有想插手夺宝的,但也不少是来看热闹之人。

鹰愁老人葛万方独自一人站在右上方,约五丈外的一块突石之上,背插古剑,精神很是严肃。

卧龙三老,在鹰潭老人葛万方右上方,约五丈外的一丛矮树下坐着,似想不劳而获,等着拣现成的。

在卧龙三老二十之外,站着一个中年书生,但见他身后并肩站着六个俊美清秀的十二三岁的男女童子。

燕少玉下手五十丈外,是一批红云帮“血鼠堂”中的人,这些人显然是来侦察消息,其它武林人物则四散各处。

他们心中虽然各怀异志,但在未得手之前,却谁也不干预谁,各自心中暗地里盘算着自己的计划。

圣婴童子见这种情形,奇怪的道:“这些人倒很和气啊。”

燕少玉目注潭水,淡漠的道:“等一下再断言不迟。”

这时突然一个清朗的而略显得诡诈的声音笑道:“葛兄,那条孽龙到底是出来了没有,怎么看不见哪!”

说话竟是那前后站有十二个男女童子的中年书生。

燕少玉心中一动,暗自忖道:“此人显然一点武功也不会,怎么言辞之间,如此张狂?”

思忖间抬眼望去,只见那书生,头戴方巾,长眉细眼白而无须,长相倒甚是清雅,只是使人觉得他眉目间有一种令人烦恶的邪气。

鹰愁老人葛万方冷冷一笑道:“方兄视线短小,怎能看见水底之物?”

书生笑道:“这么说来,葛兄定是看见水中之物了?怎么不出手呢?”

卧云龙沉声笑道:“等阁下出手啊!”

书生淡淡一笑道:“兄台说那里话来,方智手无缚鸡之力,况又不谙水性,怎能和力大无穷的驼龙相搏呢?”

卧云龙冷笑道:“天煞六童,地煞六女奇招盖世,一条小小的驼龙那放在方兄心目之中。”

语气十分郑重,似乎并非玩笑之语。

中年书生笑笑道:“多谢兄台夸奖,不过,他们一下去,在下便成了活靶,那时只有挨打的份儿,说不定连眼界都没有开,就已没命了。”

话落一顿,突然沉声道:“不过,在下倒甚愿与葛兄合作。”

卧龙三老霍然起身,状似十分惊讶,同声道:“无为书生,老夫等倒愿成全你们。”

红云帮“血鼠堂”中,这时悄悄的溜走了三个。

无为书生方智冷笑道:“尊驾三人是拣便宜来的,在场的都是明眼人,与你们合作,岂不少了一份油水,三位把那份心收起来吧。”

语气显然是大不客气。

臣龙谷三老并不动怒,卧云龙接口说道:“我们彼此心照不宣,方兄可以向四周看看,你那几个人能不能敌过他们!”

无为书生方智漠然的道:“十二个孩童能有多大能耐,怎么连卧龙三老也不敢惹呢?”

就在这时,崖上突然飞落盲圣、邪哑二人,卧龙三老一见是他们,心中主意立生,卧云龙大声笑道:“圣、邪二位兄台,久违了。”

盲圣阴沉沉的一笑道:“少扯近乎!”

卧云龙并不动怒,正色道:“兄台有目不好视,不知大局,可要我兄弟相告?”

盲圣冷森森的的道:“老夫不愿听你罗嗦,今日这驼龙之丹,我兄弟是要定了。”

无为书生方智冷笑一声,道:“贤昆仲果有如此的自信吗?”

盲圣冷声道:“天煞六童,地煞六女虽然江湖上未遇过敌手,但他们不能离开你身边,我兄弟二人得到驼龙丹之后,自水中脱身,阁下奈何?”

“此言甚是,但是,阁下总要登陆的,那时我们不是都要相遇吗?要治两位盲哑之疾用的内丹分量也用不了很多。我们何不携手合作,那时两位无后顾之忧,岂不两全其美?”此人倒真善辨。

燕少玉心中一动,暗忖道:“原来他俩是为了治病而来的。”

心中对两人产生一些同情之感。

鹰愁老人葛万方,原先尚在考虑,此时一见形势转变。立刻开声道:“姓方的,你讲话算不算数?”

无为书生方智阴笑道:“葛兄,咱们并未定约啊!”

卧云龙抓住机会,忙道:“葛兄,你与我们携手如何?”

鹰愁老人葛万方道:“怎么分法。”

言下之意,好像那驼龙之丹,他已得到似的。

卧云龙阴眼一转,忖道:“等你得到了东西上岸,精疲力尽,还怕你飞上天去。”

转念笑道:“对半如何?”

鹰愁老人葛万方心中忖道:“一得内丹,我就在水中服下,上面的人,由你们敌住,等我恢复疲劳,功力倍增之时,你们岂能奈何我?”

付罢故做勉强之状,道:“好吧,老夫守候了多年,到头来仍被你们分去一半。”

就在这时,潭水突然一阵翻腾,浪花汹涌,如同沸腾之水,四周潭水,立刻上升数尺之高,惊涛拍案,状极骇人。无为书生方智见多识广,大吼:“有人捷足先登了,两位意下如何?”

盲圣心中暗急,暗中把心一横,道:“好吧,我兄弟二人的病,就看阁下之心了。”

无为书生方智得意的笑道:“两位放心,方智不是那种人。”

此时,蓦地——

“哗啦啦!”一阵大响。”

但见一股水柱突冲,竟有七丈之高,随着那冲起的水柱,水底突然浮出一个独角龙头,龙头一现,接着出现一对巨爪,跟着。龙身也完全浮出水面。

只见,此物头大如磨,獠牙外伸,青须根根怒张,口大如盆,眼如鹅蛋,巨爪大如蒲团,长爪呈青灰色、长达半尺有余,森森骇人。

龙背隆起如小丘,土黄色,状如龟甲,颈尾密生巴掌大的青麟,首尾与画中之龙一般无二。

随着,巨龙的显身,水中突然浮出一个白须白发,鱼眼狮鼻巨口和老者,只见他手使一柄森森长剑,浮游水中,轻捷如在陆地上一般,此人右胸口,绣有红云一朵,血鲨一只。

老者一浮身,水中接着又浮出七八个壮汉,个个胸绣红云血鲨,游于水中,轻巧无比,显然都是水性极好的一时之选。

圣婴童子一见老者,不由惊叫道:“银刺金鳌,那老小子是银刺金鳌!”

七煞玉女白燕,不自言的伸出玉手摸摸背上的“七煞剑”道:“他们来这么多人,那驼龙准是要被他们得去了。”

言下甚是焦急,好像她有意得到似的。

燕少玉漠然的一笑道:“只怕他们想得太容易了。”

七煞玉女白燕心中着急,闻言不假思索的道:“燕公子你也要出手?”

燕少玉淡漠的道:“在下并无贪得之心。”

言下之意,对七煞玉女白燕的焦急,似发生了误会。

七煞玉女白燕灵巧无比。闻言那有不明白之理,但是,对燕少玉,她却鼓不起勇气顶撞,只气得小樱口一嘟嘟,道:“人家也不是为了要得什么嘛!只是听人家说,那驼龙双目是两颗很大的明珠,人家想得来送给仪妹过生日,偏偏你就有那么多说的。”

燕少玉俊脸一冷,圣婴童子忙道:“喂,快看,八个汉子已有四个亡命于驼龙爪下了。”

对小师弟的个性、他比谁都了解。此言一出,两人果然都把目光集中在潭中。

只见,潭水红了一片。八个壮汉,果然只剩下四个,那四具尸体。想是刚刚才死不久,所以都沉到潭底没有浮上来。

剩下的四个壮汉.已经心惊胆颤、被驼龙激荡起的如山巨浪,冲得上下起浮不定。先前的凶猛冲刺之势,已不复见。每人都战战兢兢的目注驼龙,四下奔逃。

银刺金鳌猛然大吼一声。道:“有老夫在此,你们怕什么?”

声落手中宝剑一扬.也不知他使的什么身法,整个身子突然飞离水面,招化“碧海屠龙”,剑光一闪,直刺驼龙颈顶。

驼龙似通灵,见招猛然把头向右一偏,突地沉下水底,动作快得惊人。

但是,它行动虽然够快,却依然没有躲过。只听“铮”的一声,项间已被“银刺金鳌”刺脱三片大麟,登时鲜血如注。

四周暴起一阵喝彩声,刹那间,群雄似乎已忘了敌我之分。

圣婴童子头一缩,扮了个鬼脸道:“老小子还有一手呢!”在任何场所里,他那童心是永远难灭的。

燕少玉漠然的道:“只可惜他没有将那驼龙刺死,以致贻害手下。”

七煞玉女白燕道:“怎么知道?”

燕少玉淡然的道:“你姑娘也知道。”

七煞玉女调皮成性,闻言娇“哼”一声,道:“谁像你那么了不起!”

圣婴童子闻言一惊,心中暗叫道:“要糟,这下我怎么岔话呢?”

正在他思忖之际,燕少玉俊险突然一寒道:“姑娘比在下更了不起,何必明知故问?”

七煞玉女白燕确实没有想到驼龙会发凶性,闻言只当是燕少玉讥笑她故意找话跟他说,少女的自尊使她不顾一切的开口抗声道:“哼,你以为本姑娘故意找话跟你谈?”

燕少玉一怔,冷漠的道:“最好不是!”他虽明知误会了,但却不愿解释。

七煞玉女白燕心中一阵委屈,美目中早已落下泪来,莲足一顿。就要离去,“圣婴童子”一把拉住她,扮个鬼脸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死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