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剑》

第07节

作者:雪雁

少宫主心中虽然着急,但却不知为什么着急,而且,她,心中明白,一方面是侵入神宫范围之内的敌人,另一方面的,却是她的父亲,她就是想开声阻止.也不知要怎么出口,一时间,直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此时,天色已呈鱼肚白色,这时已走了近十招了,燕少玉受伤在先,再加之强提残余真力,使了一招莲台九佛,把真力消耗殆尽,虽然仗着一股怒火支持,但此并非实力,只能支持一时,时间一久,便就难以支持下去了。

血,又开始从他的胸间汩汩的向外冒出来了,招式,也完全陷入了被动状态。

少宫主.不安的向前移动脚步,小嘴连连启动着.但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神宫之主此时已然胜卷在握,只要骤然之间,一轮急速攻击,燕少玉必然丧身于他手下,但是,此时他心中对燕少玉生起一丝爱惜之心,不忍骤下毒手,当下冷冷的笑道:“如果老夫真要置你于死地,大概不致于有什么困难吧?”

燕少玉冷然哼一声,沉声笑道:“不知宫主为什么那么做?”

少宫主心下着急.忙插言,道:“我爹爹爱惜你嘛!”

神宫之主心头一动,忙溜眼一扫,只见爱女脸上,充满惶恐忧抑之色,心中不由黯然一叹,忖道:“孽债,孽债,这叫老夫如何下手?”

这时,燕少玉已觉得双目有些昏花,不易看清对方身法,心中一急,忙提真气,慾再使莲台九佛,但是,真气却早已四散,难以提聚,不由黯然一叹道:“真的不行了。”

惊地,远处传来一声娇呼道:“快停手,不许伤他!”声音急促无比。

神宫之主,闻声抬头,只见二十丈外,那十二个童子正是神宫中人,这一来,登时勾起神宫之主的杀机,只听他冷叱道:“燕少玉!老夫放你不过。”声落身子一闪,突然扣住燕少玉右手门脉,猛然抬头大喝道:“那个敢上,老夫立即杀了他!”声如雷鸣,震入耳鼓。

来人闻声,果然全都停在五丈以外,谁也不敢再上,十二个童子一见神官之主,不由自主的全都跪在地上,口称师父,敢情他们的武功,就是神宫之主亲传的。

神宫之主冷哼道:“临危叛主,尔等还有什么好说的?”

十二个童于,脸上全都变色,其中一男童,颤声道:“方师兄慾夺驼龙之丹,暗把本宫最毒的*葯给我等服下,以便指挥,是以……”

神宫之主冷笑道:“是以你们等不到回来报告我,就先投靠了别人是吗?”

燕少玉拾起那张冷漠而苍白的俊脸,冷冷的道:“杀方智的是在下,救治他们的是在下的朋友,在下又没有收留他们。”

神宫之主冷笑道:“你替他们释罪?哼哼!你可曾想到你自己的处境?”

燕少玉冷漠的道:“燕少玉既然落到阁下手中,什么都想到了,不必阁下费心,如果阁下以为杀了十二个无知孩童,能维护你神宫的声望,燕某自无力干预。”

神宫之主冷声道:“他们自有保护不周之罪!”

燕少玉冷笑道:“在下飞剑杀方智之时,十二个童于正在与燕某搏斗。”

“那罪魁祸首只有你一人了。”

燕少玉冷漠的笑了笑,道:“阁下猜对了!”

神宫之主心头一震,忖道:“人说燕少玉冷酷无情,此言只怕有些不符。”

忖罢,冷声对十二个童子道:“罪既不在你们,全都起来。”

十二个童子,谁也没站起来,在那十二张苍白而又充满泪珠的小脸上,正流露出无限忧伤,人都是有感情的,他们虽然都小,但仍能看得出,这个冷漠的大哥哥,在临死前,付给了他们多少关怀,疼爱!

神宫之主见状大怒,冷喝道:“你们敢不听老夫之命,是不是想死了?”

十二个童突然全都抬起小脸,道:“师父如要杀他,就请先杀我们吧!”

脸上肌肉,一阵抽搐,目中透出惊奇与骇然的光芒,一切,也都太出乎他意料之外了,突然间,他狂笑一声,道:“哈哈……好好!老夫成全你们!”

话落一顿,道:“燕少玉,你还有什么说的没有?”

霍然一响,接着一女三男同时一动,围绕在神宫之主四周,七煞玉女白燕,美目中透出无比狠毒的光芒,切齿道:“只要你杀他,你自己也难脱离此地。”

神宫之主狂笑道:“哈哈……凭你们几个吗?”

燕少玉冷漠的扫了四周一眼,摇头道:“师兄,你使我失望,临死前含恨。”

圣婴童子默默垂下头去,两颗豆大的泪珠,已浮上似点漆星目,这是他第一次落泪,七煞玉女娇声道:“是我,是我使你失望,因为,我逼着他来。”

燕少玉沉叹一声.道:“你明知这里是龙潭!”

七煞玉女白燕,挥袖擦去眼中泪珠,紧盯着燕少玉,缓缓的道:“是的,我知道的很清楚,但是,我不能没有你,尽管我们才相识不久,尽管,你从来没有表示过一丝爱我的感情,但是,我不能自以。也许,也许是我前世欠你。”

那凄迷的哭,泣血的声.足以动天地而泣鬼神!……

燕少玉深情的盯着她.良久,良久才摇头,道:“人死,物化.你会得到什么?唉!傻妹妹。”

七煞玉女白燕突然笑道:“嗯!起码我知道你不再叫我姑娘了。”

燕少玉默然的垂下头去.他不想再说什么了,此时.他心中只有一个希望,希望神宫之主,不要再留难他们。

少宫主沉重的走了上来,感伤的道:“爹爹,你真要杀他?”

神宫之主抬起头来,似想转向爱女,但是,他不敢转过来,因为,由那绝望的语气,他脑海中早已映上爱女凄凉的粉脸,他不知道.为什么女儿只与他见一面,便会如此袒护他,他沉重而坚决的道:“是的,爹爹必须杀他,因为,他杀了你大伯的徒儿。”

少宫主幽幽的道:“是的,大伯伯并不好惹。”

神宫之主脸上肌肉一阵抽搐.显然,爱女的话,深深的刺伤了他的心,因为,他是神宫之主啊,然而,他没有发作,那不由于疼爱女儿,而是事实确实如此。

燕少玉无所谓的一笑道:“阁下该动手了。”

神宫之主冷森森道:“燕少玉,老夫本不想杀你。但是……”

“但是后面的压力太大了。”

神宫之主深沉的眸子中,掠过一丝愤怒的光芒,但是,光芒却非向着燕少玉,而是望着遥远的天际.他木然的道:“燕少玉,由我父女一席对话中,你就能猜出大局,你的聪明,着实令老夫佩服,但是,老夫却不能不杀你。”话落缓缓举起右手。

就在此时,惊地,四周传来连声暴叱,道:“慢着!”声落四条人影,一女三男,已围了上来,其快如电。

神宫之主冷冷一笑.身子蓦然一晃,谁也没看清他的身法,一切便在四周闷哼中成了过去。

七煞玉女白燕、盲圣、邪哑与圣婴童子已分别倒在地上,由他们倒地的距离判断,很明显,他们尚未扑出七步,便遭了毒手。

燕少玉扫了四人一眼,淡然笑道:“宫主武功足以盖世了,指顿之间,连制四人,那身后之人.其能耐可想而知了。”话落一顿。道:“因此,在下想神宫决不会在乎这几个不堪一击的人前来报复的。”

神宫之主冷然道:“燕少玉,老夫决不使你失望就是。”话落一掌向燕少玉头上劈去!

少宫主铅脸苍白如纸,软弱的向后倒退了两步,似乎她已支持不住那体重的压力了。

就在此时,突然一个震人心弦的声音大笑道:“哈哈……宫主久违了。”

神宫之主闻声住手,抬眼之间,只见五丈之外,昂然静立—个锦衣人,心中不由一骇,因为那笑声刚发之时,尚在四十丈外。

直到他看清来人,才释然大笑道:“我道是谁,能在一声长笑中前进十多丈,原来是姬岛主,这就不足为奇了。”

语气甚是和缓。

燕少玉心一动,抬眼只见,来者中上身材,长眉风目,直鼻方口,颔下五柳长须,年约四十上下,昂然而立,目光如刃,有一股震人心弦的威严,其气质决不在神宫之主之下,心中不由暗忖道:“此人大概就是那东海六十四岛之主了。”

锦衣人笑道:“宫主过奖了,姬天雄愧不敢当。”话落向少宫主行去。

神宫之主回头沉喝道:“凤儿,还不快见过姬伯伯。”

少宫主木然的向前趟上两步,行礼道:“凤儿叩见伯伯。”

锦衣人伸手将她扶起,顺势拉起她的右手,道:“不敢当,不敢当,免礼。”话落却不松手,那扣住的部位,恰是右手门脉。

神宫之主何等厉害,见状心头一沉,但却未形之于色,泰然笑道:“二十年前泰山一别,久未晤面,今日望姬兄海涵。”

话落一顿道:“凤儿,还快引姬伯伯上山。”

锦衣人知道他此言的目的,旨在让少宫主脱其掌握,不由冷然一笑道:“兄台客气了,说实在的,兄弟一向怠情成性,如无十分重大的事情,很少远离蜗居,此来……”

神宫之主神色一变,忙截住道:“那兄弟更是愧不敢当了,劳吾兄千里来探望。”

锦衣人大笑,道:“兄台,事实上,你早知道兄弟并非来探望你了。”

神宫之主见怀柔之计失效,心中暗自惊骇,脱口说:“不知岛主带来了多少人马?”

锦衣人面色一整,道:“兄弟只是来与兄台商量一件大事,礼貌上,与实际上,都不应该带有手下,因为,东海与神宫之间,从无间隙,需动干戈。”

神宫之主冷笑道:“姬兄豪气惊人,但不知此来为了何事?”

锦衣人坦然笑道:“兄弟想救那燕少玉一命,因为,他曾救过小女。”

神宫之主闻言大怒,狂笑道:“哈哈……姬兄恩怨分明,虽有大丈夫气概,不过,姬兄慾报此恩,当知自己努力才是,如此慷他人之慨,不觉有失你岛主的光彩吗?”

锦衣人大笑道:“哈哈……那里,兄弟岂敢慷宫主之慨,只是想与宫主交换一下而已,哈……”

少宫主心中一动,突然一皱蛾眉,娇声道:“啊……痛死我了……”

锦衣人心中奇道:“我又没用劲,你怎么会痛呢?哈哈!我明白了。”

脸上喜色一现,突然又焦虑起来,忖道:“仪儿一定要来,会不会也与这丫头一样,对他动了心了。”

神宫之主生平仅此一女,疼爱无比,闻她呼痛,心中大惊,冷喝道:“姬天雄,有话好说,何必又在晚辈身上用手段。”

锦衣人忙一定神,笑道:“就是这么办了,方兄意下如何?”

神宫之主一沉吟,少官主忙又叫道:“姬伯伯,别用那么大的力,侄女痛死了!”

神宫之主忙叫道:“好吧,兄弟认帐就是了,你放人吧!”

锦衣人冷笑道:“兄弟相信宫主。”话落把少宫主放开。

神宫之主冷笑一声,放开燕少玉的手,冷冷的道:“燕少玉,事情大概很出乎你的意料之外吧?”

燕少玉冷漠的退下两步,暗自盘算,道:“他既放我,必将我的人全带走,此时我内外俱已受伤,显然非他之敌,硬讨只有自取其辱。”转念间,冷笑道:“宫主既放燕某,这些人当不致于有意外的奇怪出现吧!”

神宫之主冷笑道:“你又猜对了。”

燕少玉漠然一笑,道:“那么在三日之内,将会有出乎宫主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

话落转脸对锦衣人谈然的道:“尊驾大概就是东海六十四岛之主吧?”

锦衣人冷冷的道:“不敢,正是区区,你在浮玉岛救了小女一命,在下相报于此,两相勾消,兄台以为公平吧?”

燕少玉冷然一笑道:“在下救令嫒出于无心,岛主救燕某,出自有意,就此而论,在下多少还占了点便宜。”

东海岛主冷哼道:“在下一向行事,决不亏于人,给你一点便宜,算不了什么,不过,你我恩怨就此勾消,在下劝你今后少猖狂点。”

燕少玉星眸中寒光一闪,阴沉沉的道:“在下可能使尊驾失望,但愿中原道上,你东海的人能少插足其间。”

东海岛主姬天雄闻言大怒,道:“好好好,你我走着看吧!”

燕少玉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道:“在奇怪出现之前,官主当不致于对他们不利吧?”

神宫之主冷笑道:“在你燕少玉归阴之前,老夫决不杀他们。”

燕少玉阴冷的一笑,转身缓步而去,行动是那么从容,良久,良久,才消失于山石之后。

神宫之主向远处几个大汉一挥手,立刻飞上几个,把七煞玉女白燕等人擒了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死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