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虎云龙》

第09章 义救佳人种孽因

作者:雪雁

夜色深沉,大地一片漆黑!

街道上行人绝迹,只有更夫巡夜,敲打出更声!

更声连响三下,正是三更时分,这时刻人们多半已深入梦乡,活动的,只是武林中的夜行人,在龙渊落脚的小镇甸,东西两面,各出现了一条黑影。

那西边的一条黑影,行动如风,随即隐没在屋脊的暗影里,失去踪迹!

东边那条人影,疾逾奔电,却不隐蔽身形,在房上踏脊渡屋,如履平地,并还不时停下身来,在尚有灯光透出的房檐之下,自窗隙中向内窥视!

此际,龙渊处身暗室,正伏吻着那位即将断气的姑娘的樱chún,运功度气!

这运功度气之法,乃是将自己的真气,自口中吐入另一人肺腑,鼓动他的肺叶与心脉,继续活动。

若那人生机未断,五脏完好,仅因是一时闭气,此法确实有效!

但那位姑娘,实因是真阴大亏,气血两滞!此法虽能暂保一时,但若是不用葯物,效果仍归徒然!

龙渊深明医理,却一时找不到滋补的任何葯物。

他导气有顷,那姑娘鼻息惭重,龙渊心头大喜,无意触着衣袋,突然暗骂自己该死,怎的将赤龙丸忘了。

那赤龙丸,虽然有些葯不对症,但却对人体极有裨益。若让这位姑娘服下一颗,再立即为她打通穴脉,消化葯力,则不仅可以令她复原,甚或洗毛伐髓,为她筑下练武的基础呢!

龙渊想着,早将盛丸的小瓷瓶取出,倒出一颗,捏开腊皮,先放在自己口中咀碎,提运滋液,度入那姑娘腹中。

丸葯人腹,龙渊只听得一阵咕咕乱响,立时便见那姑娘面颊由苍白转成赤红,呼吸也跟着加重起来!

龙渊知道葯力发作,狠心咬牙,心想反正一不作二不休,救人救彻。今既度气在前,说不得按抚摩搓于后。

想着,手下不停上二打两下,又重将姑娘衣衫尽除,只留下一条小裤,这一阵担搁,那姑娘玉体,周身上下,已泛赤红,热气蒸腾,汗珠隐隐。

同时,她口中发出微呻,似乎已恢复不少知觉。

龙渊深知这赤龙丸奇热无比,若不速予通脉舒导,必致将人热毙!

因之,他不敢待迟,慌即盘坐榻里,凝神一志,运起丹铁神功将真气迫至双掌掌心,右掌抚住那姑娘小腹“气海”,左掌却在心胸脉络之间人从事抚动。

同时之间,他体内真气,早已自掌心传入姑娘体内。

那右掌传入一股,先将赤龙丸所化热气,团团迫住,而左掌的一股,却随那手掌移动,引导着赤龙丸所化热流,窜行经脉。

这一来,热流不能乱窜,而只有一路可通,故此力量极猛,再经龙渊因势利导,通关过穴,真可说如同破竹一般!

故此,不大功夫,那姑娘周身穴道,除却生死玄关,任,督两脉之外,均被打通,而姑娘也惭惭恢复自觉。

龙渊此际,凝神运气,心无半丝杂念,虽然掌到处,是女儿家最珍贵的凝脂玉体,他却是半点也不动心!他这时,只觉得自己的真气,运行在姑娘体内,不但毫无枯竭现象,更反而澎澎勃勃,生生不已。

因之他一方面惊喜于自己的功力精进,同时也为姑娘的经脉易通而感到欣慰与讶异!

皆因普通人经脉,滞凝不畅,贯通极难,若生具俗骨,纵有仙丹异葯,也难于一时间内令其通达。

因此,显然这姑娘骨格不俗,生具练武人清奇之体。

龙渊心中一动,心想何不好人做彻,一口气为她打通那练武人最难串通的生死玄关呢?

若此关一旦通达,日后姑娘若是练武,自不用说,必会事半功倍,进境奇速,便是不练,则亦必等如是洗毛伐髓,寿永可期!

龙渊想着,正慾用真气窜攻那任脉,突闻得房上衣袂破风之声。

龙渊滞了一滞,猜知必有夜行人,打此经过。他想,或许是老师太找来了吧!那么,我将她交予老师太处理岂不省却若干麻烦吗?

那知,这念头方在心头闪过,榻上掌抚下的姑娘,陡然醒转,一声尖叫,连哭带打带骂道:

“好贼子,姑娘与你拼了!”骂着,早已经爬起身来,向龙渊扑去!

龙渊不防她会有这一手,顿时大吃一惊,手足失措。急忙想向她解释。但那姑娘一看自己赤身躶体,慌忙用被单裹住躶体,立即放声大叫,大喊救命,根本就不曾听清龙渊讲的什么!

龙渊怕惊动店中客人,前来查问,那时,若姑娘再一口咬定他是坏人,则真个百口莫辩。

他一见姑娘不可理喻,心里一急,顿时住口,掠近榻畔,骈指慾点姑娘睡穴。

在他以为,好歹先把姑娘制住,再慢慢解释。

那知,他方一抬手,陡然闻到窗外一声断喝,声方入耳,“丝丝”数响,已射进一大篷闪泛蓝光的暗器。

龙渊功力出神入化,闻声心中一惊,不顾再点姑娘穴道,右手长袖一拂,“呼”的一声,将那蓬暗器,全数扫射向右手墙上,叮叮数声,尽都没入墙中。

室外那人,想来武功不弱耳闻暗器无功,早又一声怒骂:“婬贼出来纳命!”龙渊所居窗前,“咔嚓”一声,全被击成粉碎。

龙渊这当口,真是又气又笑,又恨又悔。

心想怎么事情会这般巧法,偏偏在这时来了“侠客”?

但,他可不能背这黑锅,无论如何,也得解释清楚,否则,传将出来,日后行走在江湖之上,这“婬贼”之名,如何能见得了人!

这念头电闪而过,龙渊早已点中了姑娘晕穴,今她熟睡了过去。

同时间,一晃身形,自破窗中掠出窗外,尚未站稳,猛听得头顶一声叱骂,劲风呼呼,袭体而至。

龙渊听风辨位,知那人自檐下袭来,使两只锐利兵刃,击向自己后腰上两大死穴。

他心中骇然一凛,且展出无上轻功,不等脚落实在,双脚交互微微一动,身躯霍然贴地而掠,电闪般划个半弧,停立在二丈之外。

暗袭那人,料不到龙渊有如此高绝的身手,口中微“咦”疾收下扑之势,腰干一挺,身躯一溜一转,滑近一丈,停住向龙渊上下打量。

龙渊双目有异,视夜如昼,此时早将来人看清,而生出惺惺相借之情!皆因那人,似年二旬之下,相貌俊秀,人品标致,一身月白色紧身夜行衣衫,更衬得他是猿臂蜂腰,拔秀超群。手执两柄灿银虎爪,月光下,银光闪闪,英挺威武之极。

龙渊本是个俊逸无匹的人物,自不禁对来人生了好感!何况那人还是侠义道呢!

他如今既已算入了江湖,江湖中尚还未交一友,似这等与己相若的人品,龙渊如何能不想,与他订交呢!

但那人却无同感。

皆因,此时龙渊已然易容,脸色不但是色如黄腊,最可怕尚有一块黑疤。

月光下,虽然那那付妙夺天工的身材,极为华贵的文士装扮,予人以飘飘如仙的不凡感觉,但,他的面色,却也同样的予人可怖可厌的恶感!

龙渊可一时忘记了自己的像貌。

他双手微拱,微微一笑,道:“兄台休要误会。在下龙凌云,实非婬……”他一语未竟,却似提醒了那位少年。

只见他剑眉一耸,煞气满面,断喝道:“万恶贼子,尚图狡辩,大爷可不听这些花言巧语,废话少说,拿命来吧!”语声未终,灿银虎爪往上一举,踏中宫,走洪门,欺身掠进,上击天庭,“五雷击顶”,下撩下阴,“五爪摘瓜”,夹带着透骨劲风,速捷无伦的,向龙渊击来。

龙渊见状,心中大急,双手一摇,方叫声:“兄台且慢!”劲风呼呼的虎爪,已自攻到!

龙渊顾不得再做解释,足尖轻弹,微一提气,藉着那袭体风力,飘后二尺,让过了一招两式。那少年一击不中,暴喝一声,揉身跟踪而进。

两虎爪同时间左右一分一抡。呼的一下,疾如闪电般,抓向龙渊两肩“肩井”大穴。

龙渊藉势后飘,脚未落地,少年已跟进再袭,若换个别人,真气不能提运自如,在此又无兵器招架的境状之下,若不还招拆解,便非得伤在对方爪下不可!

但龙渊到底不同,所学丹铁神功,举世无伦。

只见他身上不动,双足悬空,却陡然人化一股清烟,只一晃,便闪到那少年身后去了!

那少年自以一击必然中的,那知堪堪抓中,不知怎的,眼前忽失去那个奇丑的人影。他顿时心头大骇,不及多想,右腕猛一叫劲,煞住爪势,立即盘身绕步,右臂一屈,不等身躯完全转正,早已“呼”的一下,以腕肘之力,将虎爪向后撩去!

虎爪撩出,同时里,人已转过,闪目处,虎爪撩空,脸上也不由跟着阵阵泛红!。

原来龙渊转到那少年身后,仍然不曾出手还击。

他若还击,其实在那时只一伸手,必然会点中少年背后任何一穴。

但,他既已存心想与人家交个朋友,同时又知那少年虽然稍微性急了些,却也是由于嫉恶误会之故。

故此,他闪到后面,只停身在半丈之外,并未出手。等少年回过身来,他反而微微一笑,道:“兄台休要急燥,在下……”那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听了这说,只当他存心讽刺,那肯忍住,不等龙渊说完,立即怒哼一声,亮爪再进。

这一次,那少年晓得龙渊的轻功佳绝,已然臻达妙境。虽未见龙渊出手,却知他其他功夫,必也不俗。

这,自然不敢大意,而尽除了轻敌之心。

因之,那少年抱原守一,凝神滤志,将两柄灿银虎爪,施展开来。

月光下,但见两团银光,裹住两条一淡一浓的黑影,翻翻滚滚,劲风呼呼,撕风破空之声时作,情势煞是惊人。

这时刻,店家与客人,早已全被惊醒,只是深知江湖中争强斗狠,仇杀残死之事,任谁也不敢出面劝阻,自招来杀身之祸!

故此,他们只藏在房内,自窗隙中偷窥看这一场龙争虎斗,同时,也暗暗捏着把毫无来由的冷汗,骇异的等待着争战的结果!

但,场中的龙渊,施展出丹铁神功所载绝学——“无机步”,在漫天爪影之中,从容进退,却并不曾还手。

在他的意思是想让对方知难而退,停下来让他解释误会。

那知,那少年不但未能体会,反认为龙渊有心戏弄,气恼之下,怒火更炽,狠心咬牙,运出十成功力,将两柄灿银虎爪,舞得风雨难透,锐不可当。

龙渊不由得暗暗皱眉,深觉这少年太以不识进退,正慾出手,闪目一瞥,正看见尼庵中那位老师太,手执着一柄云拂,伫立在屋脊之上,向这边观望!

龙渊他虽还不知老师太是父亲龙致勇的师姐,但却早已看出,不是常人。

他既然在她庵中,会过一面,则那老师太,必不致像那少年一般,误识自己是个婬贼。

因之,他一见师太寻至,心中大喜,陡然使个身法,让过两柄袭来的虎爪,双脚一弹,疾扑屋面,掠向师太面前,恭身一礼道:“老师太您来的正巧,唐姑娘已被在下救回。这位朋友

老师太铁拂法缘,本是打听得唐家小姐,被贼人劫来此镇,三更赶来,正在遂一搜索,突然闻得激斗之声。

她暗自皱眉,何来这等不知江湖忌禁的人物,在人烟稠密处激战相搏。同时,也早已悄悄掠至,慾探究竟。她初初瞥见,激战的情形,不由暗目惊心,仔细一瞧,那手使两柄虎的青年,招式诡异,正是华山派家数。

华山一脉,乃武林正宗大派,掌门天机真人,卅年前,仗掌中一柄飞虎剑,独创“飞虎十三剑”,享誉江湖,雄踞华中,堪称是一流高手名家。

老师太当年,与天机真人,曾有过一面之缘,故此一瞥那少年爪式。便即辨出,他乃是华山一脉。

不过,华山派以剑术为主,向不用外门兵刃,这少年若属华山弟子,何以会弃剑不用呢?老师太为此,颇是惊疑!

同时,另一令她更惊异的,却是另一位怪丑少年所用的身法步法。

那步法,不但玄妙无匹,施展开来,迅捷之极,若似羚羊挂角,令人无迹可寻。

老师太闯荡江湖,凡数十年,身经大小数千百战,见识不谓不广,此际却怎么也看不透龙渊的步法来历。因之,她忍不住显身出来,细加体察,却不料,方一现身,龙渊竟陡然向她扑来!

急切间、老师太霍吃一惊,引身后退,右手铁拂运功一抖,细细的钢丝,立被抖成笔直。

幸好,她自忖身份,不曾贸然出招,及听清龙渊所言,心方讶疑,这人语中之意,何故似曾相识之时,后面的那位华山弟子,却已然迫蹑而至,怒声中,复又向龙渊击去。

龙渊语未终,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义救佳人种孽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虎云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