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虎云龙》

第11章 一剑解危初订交

作者:雪雁

夏日傍晚,原野山林经过二次大雨的冲洗,炎热消尽,大地上湿凉凉地使人感觉到无比的安逸!

普通人家,在一日的熏熟,与繁劳的工作之后,尤其欣悦于此一清凉的黄昏。

多数的人,在晚饭之后,三五成群的散坐在院中,闲散的享受这可人的暮色,彼此交换着日常琐事的趣闻!

但,茅山道观前面的草坪上,虽然聚集了数十名道士,却都无心情领略那翠碧山色。

他们,一个个面色紧张,汗珠滚滚,数十百道目光,也都不约而同的,紧紧盯着一个方向。

那方,此际,正有二个衣袂翩然的人影,交互的扑击着。

团团的银光,泛涌如山,时似经天长江,风雷并发,剑风丝丝,激荡着清凉的空气,发出阵阵刺耳异声。

这两人非是别人,正是初出江湖的龙渊,与茅山一脉掌门——逍遥真人。

龙渊离家南下,初入江湖,虽然受过明教,晓得江湖中风云险诈,但他却抱着诚以处世的态度,去亲身体验。

龙渊认为,若自己以诚待人,以坚毅处世,则无论是多么桀骜的人物,只要他稍存仁心,亦必能予以感化,无论是多么困难的事情,也必能予以克服。

因之,他无意中遇见虎雄,与茅山道人相持,同时,又知道相持的原因十分微小,便不禁挺身而出,意图为之排解。

那知,逍遥真人一生狂傲,向不服人,却惮忌虎雄与风兰背后的师长,未便对两人痛下辣手。

但,事实上,虎雄风兰,不知天高地厚,贸然闯上山来,放火撒野,结终虽并无多大损失,但若是轻易放他俩下山,日后,此事传出江湖,岂不令武林人齿冷,进而弱了茅山的威名吗?

所以,逍遥真人在当时颇有些难以两全的感觉。

幸亏龙渊及时现身,声言双方罢手,互相和解。

这确实是一个台阶,如果龙渊是一位稍有名气的武林知名之士,逍遥真人或许会就此罢论。

但可惜龙渊不但是籍籍无名,且还是个其貌不扬的毛头小子,既便连一点可资增加份量的师门派系,都无法提出。

狂傲高贵如茅山掌门的逍遥真人,焉能接受他这份好意?

只是,逍遥真人倒还另有打算。

他意图使用敲山镇虎的手段,拿这个自找死路的无名小子,打一顿生气,同时,也好让旁观的虎雄风兰,深切的领会到,茅山武学的不凡,与对他们的宽大。

可怜的龙渊,若果是技艺稍差,便早已做了替死鬼了。

幸好,龙渊的武学,虽然没有正式师承,却已到了炉火纯青的阶段,虽然,龙渊温谦和冲夷,与法尘对掌,处处留情,未使全力,但却再不幸的因此引动了逍遥真人的无限杀机。

逍遥真人在北五省中,是首屈一招高手之一,火候精练,经验老到,自然看得出龙渊处处手下留情。

他留心观察,龙渊所使的掌法上,竟全是过去未睹的奇学,而龙渊的身手,潇洒俐落,如行云流水一般的自然,一时之间,竟然看不透,他到底有多少斤量。

另一方面,龙渊虽面容奇丑,身材骨架,却自具有一种百年罕睹的上乘禀赋,举手投足,在在流露出摄人的秀逸风仪。

像这种骨格与气质,正是练武的上上材料,即或目前,尚未臻达到顶峰,假以数年,却必会凌驾湖海众侠之上,成为当世的一代英杰。

逍遥真人,由此思忆到号称天下第一剑的孤独客,他,不就是独霸宇内达卅年吗?

虽然,逍遥真人,一生中仅与孤独客会过一面,但多年来,却时常会担心着,孤独客会悄然驾临!

他,逍遥真人,一生但求逍遥,他不能忍受任何令自己心灵上存有阴影的事迹与人物。

目前。当意识到对面少年足以于将来威胁到他的道号时,他不能忍受了!

因此,逍遥真人杀机骤动,立意要将龙渊,毁在自己的道观之前。

因此,他提议比剑,在龙渊答应之后,在他一招试出,龙渊的内力,竟也不凡之时,便立即施展出拿手神技——天罡剑法,妄想将龙渊劈死剑下。

前文表过,这天罡剑法,乃是按天罡星位化演而成。

这天罡星,又名北斗星,共分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七座。

前一至四为魁,后五至七为柄,合而为斗。

这天罡剑法,是茅山一脉的镇观剑阵,本须七人,按七星方位,联剑合击。

自逍遥真人接掌门户,潜心钻研,仗着特异的轻功,竟而合七为一,由一人施展绝速身法,循序游走,自七处方位,发到进击。

若对手不知底蕴,一时大意,被圈入斗魁之中,则无不等如是自投网罗,任凭功力再高,也极难突出圈外了!

但,龙渊受过明教,深知这天罡剑法威力,识得唯一的破解之法,故此,当逍遥真人,盘身游走,脚踏方位之际。龙渊便立即抱元守一,胸有成竹了。

一旁观战的茅山道士,目睹掌门人慾使镇山剑法,都不由凝神屏息息,又惊又喜。

须知,那茅山道士,大多均习过天罡剑法,但由于火候不足,或天赋所限,多未能深悉精要,今见掌门人用以对敌,一方面惊愕,何以逍遥真人,竟用这威力绝大从不轻用的镇山剑法,对付那年青的小伙,另一方面,也喜得观摩的机会。

另一边,虎雄久闻天罡剑名,一见逍遥真人如此形状,不由也紧张的盯住去瞧这天罡剑法,到底厉害在那里。

风兰可不管这个,她自持家传绝学,根本就没把这群道士看在眼里,不过,她不知为何竟对这奇丑少年产生了好感。

虽然,目前来说这好感尚不足达到某一种程度,却已足令她无端的担心紧张起来!

因此,风兰紧紧挽住掌中的一蓝一剑,睁着双滚圆漆黑的大眼睛,紧盯着场中的动静。

场中,龙渊却与任何人相反。

他一手执剑,剑尖斜斜上指,伫立中央,一付好整以暇,无动于衷的态度,生像并不知自己的生命,已莅临绝境边沿!

但,逍遥真人,心中却暗自骇异,他运集茅山派特异的天罡功力,须发无风自动。掌中剑直指对方心坎,脚下却早已按照天罡步法,迅速的移动,围绕着龙渊,团团打转。

然而,逍遥真人,虽早已活开步眼,却自觉伫立中央的少年,全身竟无丝毫空隙,堪供他攻出一剑。

他越转愈快,刹时间人化一条黑影,夹带一泓精光,在龙渊身外丈许之内,划了无数的圆圈。

此际,若换个对手,必然被他的轻功速度吓住,而贸然出手攻击。

但,只一击手,却等如自己显出空门,指示对方攻击。

因为,逍遥真人到底是轻功不凡,这阵子施展开来,到处都是他的影子。

圈内之人,只一辨识不确,出剑多往往落在空门,如此,则招数用老,岂非等如是自露败隙吗?

龙渊深明此理!便闲立圈内,以逸待劳,静等着逍遥真人,先行出招。

果然,逍遥真人一口气兜了若干个圈子,已有些沉不住气。

只见他陡然大喝一声,立即“唰”的一剑,自天枢位上发了出来。

这一剑,剑夹内力无穷,丝丝刺空作响,直劈向龙渊左肩。

剑尚未曾劈到,透骨劲风,竟已袭体,果然不愧是一派掌门。

龙渊见状,微微一笑,脚下半步不移,健腕一震,剑身蓦的“嗡”自鸣,剑尖同时间震出一朵径尺剑花,向劈来的剑身迎去,正是招极为平常的“金针定海”之式。

逍遥真人早已试出龙渊的内力,深不可测,这一闻“嗡”声,更吃一惊。暗一皱眉,忖道:“这小子内力果深。”不愿硬拼,未等招式用老,右肱一挫,脚下已移至天璇方位。

同时间,剑风乍响,右手剑已然平刺而出,袭向龙渊的左后方,上中两盘,端自辛辣捷疾,间不能容一发。

龙渊深知天罡剑法底细,剑方上指,已随势自左肩向下撩去,时间部位,正好化解掉这招。

逍遥真人,脚下不停,身形游至天玑,掌中剑一吐即收,翻腕叫足真力,“咝”的一响,划脚跟、刺后腿、削后臀、点中腰,四招一式,夹带风雷隐隐,电掣而出。

同时,还心中暗想:“哼,小子看你能有多狂,这一式风雷并发,便你能藏过,也得闹个手忙脚乱,先机尽失不可!”这一招,说来果然厉害。

皆因龙渊不但是以背向对,同时掌中剑落在左方,根本就抽不过来。

若慾化解,非跃身上拔或是扑前不可。

但若如一来,却正落在天罡剑法的重围之中,便再也缓不过气来。

皆因,这天罡剑法,变化万千,若拔身上跃,斗柄一卷,“陨星摇光”,跟踪而起,若是前跃,则不是“天权威怒”,便是“开阳争春”,端令人防之无及,非伤在剑下不可。

本来,龙渊是诚心托大,故意要试试天罡剑法的威力,到底如何。

故此,他并未按照预计,在逍遥真人踏入天璇方位时,抢占天枢主位。

在那时,他若是站住天枢主住,施展无上轻功,时时以面相对,则天罡剑法,非立时失去一半威力不可。

但,他却一直未曾移步,交手三剑,便即身入危境。

旁观的风兰,紧张的玉掌渗污,堪堪未曾惊叫。

其他的道士与虎雄,却都凛然这天罡剑法,在掌门人手中施出,果然不凡。

写时慢,实则在当时却快如电光石火。

刹时间,剑光及体,相差不及半寸,龙渊堪堪便要伤在这“天机莫测”之下。

只见他,生像是被钉在当地一般,仍然是寸步不移,左手衣袖,却陡然向后一拂。“唰唰”风声乍起,妙到毫巅的向剑身卷去。

逍遥真人一闻风声,悚然一凛,已知这少年的内力,达到了借物传力的纯青之境。

若不变位撤剑,伤人不成,剑反被人家卷个正着。

到那时,即便能夺得回来,不致撒手,却也是大大丢人。

故此,他不等龙渊的衣袖卷到,脚下一错,身形飘忽掠至无权,掌中剑一吞再吐,“天权威怒”,夹带劲风,寒光打门,向龙渊右臂削去。

其实,却以逍遥真人的身份,一连三剑未能迫动龙渊移动半步,等如是已落输着。

就功力而论,仅凭龙渊的左袖一拂,便已充分证明,比他只强不差。

但,逍遥真人,却更加杀机骤动,非劈死龙渊,绝不罢手。

他自持天罡剑法,贵在变化繁复,能令人眼花缭乱,自以为只要是施展开来,便堪能赢得胜券。

那知,他这里“天权威怒”,才一出手……

龙渊豪性骤发,蓦的一声清啸,啸声中,骤演绝学,健腕再震,剑鸣声若龙吟,暴洒出一天剑雨,以攻制攻,向逍遥真人当头罩去。

这一招,正是丹心屠龙十九式——“龙神施雨”的一个变式。

但闻得,“呛呛”数响,两剑相撞,逍遥真人的宝剑,立被震弹二尺,空门大露,而龙渊的宝剑,亦径向逍遥真人头部的五处大穴点到。

逍遥真人那见过这等绝学奇招,顿时大惊失色,惶急下,猛然挫腰,“天至”逆位,退入斗柄“开阳”。

这还是龙渊心存仁厚,下手略缓,才得容地逃开,否则,那头部“百汇”、“人中”、“开空”、“俞府”五穴,任被刺中一处,也必得命丧当场,尸横就地。

逍遥真人惊骇之下,顿时暴怒升腾,一声厉吼,左拳呼的击出“乌龙出海”,右剑“开阳迎春”,夹起劲风向龙渊罩去。

龙渊见他怕自己乘势迫袭,竟使出左手拳法,不禁好笑,道:“道长休慌,在下决不会乘人危。”逍遥真人闻言,自觉紧张过度,顿时老脸通红,怒道:“小子体狂!接招!”说着,剑光一闪,以退为进,“陨星摇光”,斗柄一卷,腾身高拔丈半,剑化万点银星,向下罩去。

龙渊一见这一招果然厉害。方圆丈半之内,已尽被罩住,如施身法退避,虽可避出圈外,却实在有些丢人。

因之,他不等逍遥真人扑下,便陡然清啸一声,微一长身,顿时人化神龙空天,拔空而起。

半空中,两条人影交错,“呛呛”数响,龙渊清啸不绝,身躯霍又升空三丈,逍遥真人,却疾捷的翻落了下来。

风兰在一边看见,龙渊的轻功这般佳妙,扇贝皓齿,刹时露出,颊上也立显出两个酒窝。

她仰首上望着,大大的眼睛里,射出喜多于惊的喜意光辉。

龙渊神目如电,功力高绝出神如化,身在空中,却已然看清了风兰的表情。

他不由自主的露齿一笑,肢腰一拗,身化“神龙回空”,盘旋两匝,半空里微微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一剑解危初订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虎云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