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虎云龙》

第14章 自私贪得种恶因

作者:雪雁

此际,暴雨已停,空中乌云四散,显出一片皎洁月辉,银月团团,高悬当空,映入湖水,粼片起伏之时,似有无数皓月,粼粼波动。

风兰怕那种腥臭气味,皱眉走开,方行数步,突回头唤呼龙渊。

虎雄正着手剥那蛟头,闻得风兰唤声,未等龙渊回答,便促他道:“龙兄到兰妹那边去吧,这味太臭,确不好闻。”

龙渊本想帮助,闻言不便抢功,答应着走开。

风兰等龙渊过来,问道:“龙哥哥这蛟脑确有洗毛伐髓,轻身益气的功效吗?”

龙渊沉吟一会,有心让虎雄听见,故意大声道:“这蛟脑有何功效,我也不能确知,但根据江湖中传说推断,当也不致有差,不过无论如何,我是不吃,要吃你和虎兄分着吃吧。”

虎雄闻言,大喜过望,一面加紧剥皮取脑,一边扬声道:“龙兄盛情,小弟与兰妹致为心感,只是龙兄你出力斩蛟,论功第一,怎能不一尝异味呢?”

龙渊不知他说的反话,是故意拿话扣地,哈哈一笑道:“虎兄不必客套,这异味不尝也罢。”

风兰可听山虎雄言中之意,同时也愤他语气,将自己与他联在一起,代己道谢,像把自己视作他的什么人一般,樱chún一撅,道:“这么臭的东西,我也不要,要吃你一人吃好了。”

虎雄心中暗骂:“小丫头不知好歹,这天下异物,别人求之不得,你不要,好,一人独享更好,吃下去怕不要立时胜过臭小子几倍?”

虎雄手下不停,用心去剥蛟皮。

风兰见他不答,芳心中更是不悦。回眸一瞥龙渊,周身仍自水湿,一阵怜惜疼爱,温声低语道:“龙哥哥你真好,把宝贝给我,自己却弄了一身水,你看,到现在还没干,怎么办哪!”

龙渊微微一笑,道:“啊,没关系,请你把小囊给我用用?”

风兰解下胸前小囊,疑惑的递给他,只见龙渊,用小囊各处一指,身上的水珠,一一落下,霎眼间衣服竟然全都干了。

她惊奇的瞪大双眸,问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啊?”

龙渊答:“辟水珠。”

风兰“啊”了一声,又问道:“它真能将水中分吗?”龙渊微笑点头。

风兰拍掌一跳,道:“真的吗?那咱们试试好不好?咱们下湖去,找找蛟巢,看有没有蛋或者小蛟,好吗?”

龙渊一想也对,若有小蛟一并除去,岂不省事,点头答诺,扬声道:“虎兄,小弟与兰妹妹下湖看看,一会便回如何?”

虎雄头也不抬,答应声“好”,一心一意,剥取蛟脑,不一刻,用剑小心挖出一块骨壳,呈椭圆形,径约一尺,小心破开一缝,顿时有一股异香散出。

虎雄大喜过望,抬头一看,四周寂寂,并无半点人影,这才想起龙渊与风兰已然入湖。

虎雄心想:“这到好,省得让那小子闻到这香气又想指染,只是兰妹妹,你既也有言在先,我可也顾不得你了。”

想着,虎雄远远的找了块大石坐下,全部打开,只见那骨壳厚有五分,中间脑浆尚有丝丝暖气。

虎雄哈哈一笑,将丹血宝剑插入土中,双手捧脑,一阵大嚼,但觉得脑浆入口即化,又香又甜,像是豆腐一般,不多时吃了个干净,骨壳一抛,提剑再去剥皮。

他一边工作,一边笑声不停,他觉得自己体内,渐渐的再起变化,那蛟脑似乎变化成了一团热气,散到周身四肢。

而周身四肢,霎时间充满无穷劲力,向外膨胀。

虎雄忍不住仰天长啸,啸声凌厉如雷,前未曾有,山峦回响,水波震荡,他伸个懒腰,全身骨节,在这一伸之下,“喀喀”暴响,似在霎时间长高数丈。

虎雄雄心骤发,陡然一拳捣出,拳风呼啸如风,三尺外刚刚去皮的巨大蛟首,顿时直飞开去,“扑通”一声,跌落在四丈外湖水之中。

那蛟头本有磨盘般大,少说也有五百斤重,在以往,虎雄运起全力,双掌声实也不过能打出一丈三四,但如今,信手一掌,劈空能打这远,岂非奇迹!

虎雄仰天长笑,快活之机,笑罢环视四周道:“想不到我虎雄遇此奇缘,功力倍增若斯,天下何人不服,能与我虎大爷想抗百招?龙凌云啊,龙凌云,可笑你今日成全大爷,可知大爷要你好看吗?”

说罢,复又呵呵大笑,边笑边手舞足蹈,将丹血宝剑抛在地上,乱打乱劈,一时间树倒草偃,石飞沙走,方圆数丈之内,真可谓风云变色,星月无光了!

一阵疯狂,虎雄劲力稍浅,静下来只觉得身心舒泰,体似羽,心想:“何不试试轻功,是否有长进。”

“嗖嗖”连纵,向山巅扑去。

在过去,虎雄全力施展轻功,顶多也不过直纵四丈,拔高三丈,此际一试之下,竟各增了半倍。

他大喜若狂,在姥山猛展脚程,一圈兜下,却突的发现异事。

原来,那蛟皮他本只剥了个头,此际回来,却见蛟身蛟尾之皮,亦被剥下,三块蛟皮,连地下的丹血宝剑,都已不知去向。

他当是龙渊与风兰所为,连唤数声,却又无人答应。

虎雄大怒,冷笑道:“好小子,竟敢在虎大爷面前掉花枪,想猛吞蛟皮可没这般容易,你若敢再不出来,虎大爷找着了,不剥下你的皮来才怪!”

那知,他一语方毕,霍闻一阵娇声脆音,冷笑骂道:“呸,渊弟交上你这种心小量窄,忘恩负义的朋友,真算瞎了眼睛。我警告你,你别以为吃了点蛟脑,便可以天下无敌,妄自尊大,说实话你差得太远,若不肯老实,早晚有得好看。”

这一阵脆骂,来得突然,已叫人够惊的了,何况,那语声,似从四面八方涌来,忽东忽西,根本令人测不出发话人身在何处。

起初,虎雄大怒,循声追扑,但是扑到这边,语声不断,方向却变在另外一边,几次之后,虎雄既怯且惊,干脆挺身站定,一动不动,直到语落,方才喝骂道:“何方贱婢,敢戏弄你家大爷,有种的出来与大爷走上百招!分个真章!”

那脆声冷冷一笑,笑声如一把实质利刃,刺入耳鼓生痛。虎雄大惊失色,惶然四顾,却听那娇音叱道:“我警告你,你若再敢出口不逊,姑娘非废了你不可,不过,你现在不用怕,姑娘还不愿和你动手。”

虎雄不由气馁,皆因他此时突然想起,这种从四面八方发话的功夫,乃江湖中失传已久的“虚幻魔音”。

相传此种功夫,不但能随意变换嗓音,且可藉空气或地形地物荡激之力,转折发音,使人摸不清正确发音地点。

更可怕,“虚幻魔音”功力深时,可以音杀人,发话人随意下道命令,即便是令听者自残自杀,听者亦必唯命是从,依言照做不误。

这如果是真,则自己无论有多高功力,又岂能与之对抗。

虎雄面目变色,果然不敢再骂,乃转变话题问道:“请问姑娘,这蛟皮与宝剑,可是被姑娘取去了吗?”

前倨后恭,显然已存怯意,发话人想是年龄尚青,竟“嗤”的一笑,但旋即忍住,故意“咳”了一声,冷声答道:“蛟皮果是一宝,似你这种小人,怎配使用,姑娘当然要取,那宝剑嘛……姑娘不愿夺人所好,暂借一用,烦你对剑主人说,过几天一定还他!”

方才那一声笑,似是未用幻音,乃由山巅一方传下,虎雄猜知,发话人必在山巅,但此处与山巅,相距最少有六七十丈,从这远距离,送话如在耳边,功力若不精深,岂可臻此?

故此,虎雄虽知,心中虽怒,却不敢妄动取祸,而筹思退敌抢回蛟皮之策!

他本是面湖而立,正想发话将那人缠住,突见湖中升起一团银辉,湖中“哗哗”中分,显现一洞,银辉中裹着两条人影,电急上升,急目一瞧,正是龙渊与风兰。

虎雄不及细辨,银光发自何物,陡的转向对山巅道:“姑娘,剑主人来了,借剑之事,你自己与他说吧……这我可作不得主的!”

说吧,复转身对龙渊低声道:“龙兄,你的宝剑与蛟皮,被一位姑娘拿走了,她现在山顶,你快去追回来吧!”

丹血宝剑神物利器,龙渊岂能让人取走,一听之下,不及细问,朗声发话道:“何方朋友取去在下宝剑,请显身一见如何?”

说着,长身一掠,慾扑往山顶,身形方起,山巅密林间,蓦地飞起一道朱虹,电掣射下,接着一阵苍老女声,道:“不知好歹不分善恶的小东西,谁稀罕你的宝剑?拿去!”

龙渊心中骇然:“何人有此功力,掷剑五六十丈?”同时也怀疑,‘汾明语声苍老,虎兄怎还说她是个姑娘!”

想着,赶上前去,信手一抄,抄住剑柄,果是丹血宝剑,收入怀中,顿住身形。

虎雄心痛蛟皮,跟纵而至,急急道:“龙兄快追,蛟皮全被她偷走了!”

风兰也已掠来,直扑山顶,三人拣至,一看那还有人?

风兰虎雄连声惋惜,提议穷搜。龙渊在高处尽目四眺,果发现一条人影,在湖中施展“一苇渡江”绝顶轻功。

他目测距离,心知向巢湖岸上逃去,背上背着一大卷东西,想来便是蛟皮。那人轻功不输自己,此时追下,已然无及。好在他无得失之心,便拦住两人,道:“那人早走远啦!追也无用,算啦!咱们还是去取些紫金珠吧!”

说罢,忽又想起一事,向虎雄道:“虎兄,你可已吃下蛟脑?”

虎雄不知他用意何在,心中却颇怪他多问,微“嗯”一声算作回答,心中却想道:“怎么?你小子想分一杯羹吗?哈哈,可惜晚啦!”

龙渊又问道:“虎兄吃下蛟脑之后,是调息运功,以运导蛟脑之热?还是打了趟拳法,以发散四溢劲力?”

虎雄奇怪,他怎的知道蛟脑功效现象,随口应道:“哈哈,我打了一阵拳脚,这有关系吗?”

龙渊闻言,与风兰对望一眼,方略为沉吟,道:“这其中却有关系,皆因这蛟脑特殊,服后若即时以气运导,再以自身三昧真火加以精练,功效大增,可抵一甲子面壁之功,但若以拳脚散力却只有三分之一的功效了,另外还有一事,便是因这紫金蛟,以天下凶恶之物,若一旦生食其脑,不以自身三味真火,将脑中恶质炼化,则日久性情变更,趋向恶境。”

虎雄闻言大怒,暴声相问,道:“好丑小子,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他并未在意恶质之事,却觉得龙渊知而不言,平白害他损失了这么功效。

龙渊见他出口骂人,并不生气,反劝他道:“虎兄休气,小弟事前实并不知,不信兰妹可以做证,方才所说!均是小弟与兰妹下湖之后,在蛟巢中知道的!”

虎雄怒气稍煞,向风兰道:“兰妹妹,是真的吗?”

风兰见他出口伤人,骂龙渊“丑小子”,已然生气,这时见他竟还不信龙渊之言,心中更气,闻言没好气的答道:“怎么不真,不信你自己不会去看?”

虎雄剑眉一扬,待要发作,但瞥见风兰生气的模样仍是美如仙子,便不能发作出来。

因此,他转向龙渊冷然问道:“那洞现在何处,情形如何?龙兄可肯让小弟去一趟吗?”

龙渊叹息一声,安慰他道:“虎兄休要着急,这是并非无补救法子,说到那洞,适才我与兰妹赶来之时,因见里面有一个大蛟卵,生怕日后成蛟,出洞害人,故此,将卵洞一齐坏去,虎兄此时便去,已经无法入内,也看不到什么了。”

虎雄暗暗冷笑不止,怀疑龙渊所言不实,他以为洞中可能留了什么宝贝,只龙渊不想分罢了。

不过,他并不心急,便不动声色的请问,有何方可以补救,以及二人入洞经过情形。

龙渊在山腰中一方巨山坐下,道:“所谓解救之方,乃是在今后十日之内,虎兄须即寻一清静地方,终日心无杂念。一意苦修内功,如老僧面壁一般,二年一过,不但恶质化除,功力亦可激增三倍。

虎雄心中“嘿嘿”冷笑,让为这全是鬼话连篇,不置可否,复促问两人入洞经过。

龙渊依言一一述出。

原来,龙渊与风兰,借着辟水宝珠之力,逼开湖水后,入湖底。

湖底距水面深有五丈,辟水珠出囊,发散出闪闪银霞,罩在两人身上,丈许内点水无存,全被逼退。

风兰初试宝珠,深以为奇,在珠光中跳跃不停,拍手直喊好玩。

龙渊目力特佳,虽然湖底珠光之外,一团漆黑,在他眼中,却仍与白昼黄昏情景,并无太大区别。

凝四目瞩,姥山山根边岩石嵯峨,石笋林立。细心察视,石笋竟然似经人工布置,列成一方阵式。

只不过,中央两高有五丈的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自私贪得种恶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虎云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