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虎云龙》

第16章 云现龙飞虎噬风

作者:雪雁

陆一清此言一出,不啻是证实那蛟宝果然已失,台下群雄,闻言一阵鼓噪声,齐喝问,窃取蛟宝之人!

虎雄方得胜利,初试自己功力,大非昔比,傲意复炽,他见台上台下,众人啸叫喧哗,乱成一片,顿时不耐,仰天蓦地长啸。啸毕提足了用心之气,朗声说道:“蛟宝正是我等三人合力取走,何人不服,尽管上来就是!”

龙渊见虎雄这般说法,自也无可奈何!

风兰芳心却仍跃跃慾试,想再找个硬手斗斗!

陆一清闻得虎雄自承之言,将适才所见,虎雄风兰功力之高,出人意料之事,相互对证,顿时猜知,两人必已服下了蛟脑!

他自忖功力,与铁杖叟相较,尚差半筹,如今风兰既败了铁杖叟,则自己翻脸相向,亦是白搭!

再退一步说,即便是胜得三人,蛟脑已失,徒自树下强敌,又有何益?

故此,陆一清权衡轻重,立生退意。

只是,他却不甘心就此放过,略一沉吟,乘台下叫嚣之声稍刹,立即大声说道:“你三人私取蛟宝,大背武林道义,不顾天下同道利益,本山主虽无得失之念,但台下群雄,岂能放过三位?”

台下一闻此言,顿时群雄念激,喊“打”之声,此起彼落。

虎雄大怒,虎目圆睁,大吼一声。“住口,何人胆敢不服,尽管上台来让虎雄教训你等,光在台下鬼叫,有啥用处!”

这一声吼,恍似平地焦雷,台下果被震住。

但他这语气,却太过狂傲,即便是许多正义之士,亦被激怒多半!

龙渊神目若电,早已看清左右看台上,许多白发皓首的武林名宿,神色不舒,心知不妙,忙接口说道:“区区三人,所以在先期斩蛟,实因不愿看今日比武劫杀的场面,想我等均武林一脉,势当相扶相承,若为一蛟,伤了和气,岂非是大大不值?再者,若蛟宝万一不幸,落入恶人魔手,借蛟脑之助,练成绝艺而无人制,岂非今天下生灵涂炭吗?故此,区区才于先期下手,其中虽有不是之处,想来诸位武林名宿前辈,当能见谅!”

这番话,龙渊不但说得诚恳,而且还用出了无上神功,台上台下,不但每个人均一般入耳清晰,且均也做觉耳鼓震动,心神微微不安!

众人都是行家,闻声都不由暗凛,这名不经传的老人,内功分明已达化境,因之,一些知名的正道侠士,一者深觉龙渊言之有理,二者则他既有这深功力,如若是上台交手,也没有准赢的把握。

如此,倒不如不上台,既可保全令誉,又表示自己的潇洒大度!

其实,龙渊也暗藏警示之意。

此际,他瞥见左右看台上,正道人物,面色皆趋缓和,心下大定,正准备交待几句,结束此会。

突然间,台下有人发出破罗也似的嗓音,叫道:“喂,相好的,看你的样子,倒是年高德劭的,只不知功夫如何?何不显一手让大家看看呢!”

此言一出,台下嗡然附和,大声要求,龙渊显显功夫!

龙渊三人循声一望,只见发话那人,一身青布化子打扮,衣着虽破,却干净异常。

面孔团团的,润红之极,长眉暴目,狮鼻海口,颔下无须,年约五旬,笑嘻嘻的,与声音极不相称!

龙渊三人,皆不识这人是谁。

但台上的大娄山主陆一清,却认得他。

故此,忙打个哈哈,拱手招呼道:“跛兄光临,真是难得,快请上来如何?”

那乞丐也似的人物,闻言并不卖帐,鼻中“哼”了一声,暴眼一翻,威凌四射,双肩微晃,轻飘飘落在台口。

龙渊知道,今天若不显露一手,决不能善了。

只是,他一时却想不出显点什么?

故城,他一见那人上台,微一拱拳,道:“请问……”

这请问二字,方才出口,大娄山主却已大声开口,打断了龙渊话头,对台下道:“这位是江湖中隐迹已久的笑面跛丐。诸位即便未会过面,也定有个耳闻,今日跛丐倏见侠踪,为武林主持公道,请云老先生显显绝学,诚然是……”

陆一清显然是要拖跛丐下水,众人均非混人,那能不但?

尤其,他们均知,这笑面跛丐,远在三十年前,以“弹指神通”,成名江湖,为人守正不阿,除暴扶弱,正是宵小之类的头痛克星。

十年前方才隐去,不知所向,盛名尤自未衰,这十年后,倏现踪迹,岂是无因?

故此,众人一闻其名,不由得议论纷纷,好事者更恨不得他,真解与那自称云鹤的老人,大打一场,将自己开开眼界,见识一下那弹指绝学。

笑面跛丐,听出陆一清音中有物,霍然间面上笑容大盛,双目却奇怪的瞪得更大,注视着陆一清,那神色与笑容煞不相配。

陆一清深知跛丐为人习性,见状心中一寒,顿时将下面活,咽了回去!

风兰虎雄均听长辈说起过笑面跛丐,一见他上台神色,虽不惧怕,却不免有些担心了!

风兰悄步挪到龙渊身边,俯耳告诉他小心跛丐的“弹指神通”,并简道出跛丐为人!

龙渊闻言,心中一动,乘陆一清话声自停,对笑面跛丐,微微拱手,笑道:“区区久仰侠名,今日一见,诚属三生之幸,且既承下顾,俗语说‘恭敬不如从命’,区区不才,自当献丑!”

说着,微微一顿,又道:“只是区区已年迈老衰,诚不宜舞拳弄腿,区区之意,不若弄点小玩笑,以搏跛侠与诸位英雄一笑,如何?”

笑面跛丐,面上的笑意渐收,点首,道声:“请便!”便自举步挪开。

他这一举步,果然走路有点跛脚,一点一点的,摇摆不停。

龙渊低声嘱咐身畔的风兰几句。

风兰欣然点首,径自在台畔,取过一面小铜锣。

且在那小锣上,用黛笔划了十几个指头大的小圈圈。

笑面跛丐与诸人皆不知龙渊弄什么鬼,都瞪大了眼注视着两人动作,只见风兰将剑蓝收起,举手提锣,站在龙渊三丈之外,以龙渊为轴,飞身满台游走了起来!

他愈走愈疾,瞬间化成一条淡影,而不辨人面了!

但龙渊却凝立中心,一动不动,等风兰掠到疾处,霍然十指齐弹,口中轻叱声“打”!“叮”“叮”……一片脆响,应声而起。

风兰身形倏停,再翩然倒飞,有如仙女临凡,右手铜锣,仍未丢失,一点异状却无,台上台下都不由起疑,猜不出龙渊闹何玄虚。

风兰嫣然一笑,将小锣送到跛丐面前,娇声道:“请老前辈过目!”

笑面跛丐,一视的初起莫名其妙,但当他茫然的接过小锣,闪目处,不自得勃然变色,笑容尽收!

皆因,锣面上凡被黛眉划上小圈的里面,竟皆被龙渊的一弹之力,弹裂了一小块。

那一小块,最奇的均一般大小,圆圆的,向后陷下,慾坠未坠,只留下最后的半分嵌住!

这是何等的功力啊!

须知笑面跛丐,素以“弹指神通”闻名于世,近年来,潜迹深山,苦练不辍,但此时,却不由他自惭,不但无能在此距离上,与龙渊一较身手。便是再迈上一丈,也无法十指发,像龙渊一般,将真气控制得遂心如意,轻重随心之境!

这怎么能不令他勃然变色?

龙渊察颜观色,知道这一手,既收到效果,不为己甚,见好即收,微微一笑,道:“雕虫小技,不堪入方家之目,请跛侠多多指教!”

笑面跛丐,这时可再也笑不出来,他心中微觉难过,抬起头来,自光一触到龙渊的慈祥面目,心中却霍地一宽,忖道:“这老人身藏绝学,渊如大海,却这般慈祥和蔼,真叫既惭且佩!”

想着,竟而恭敬的打了一揖,正色回答道:“老前辈真人不露相,真令我跛子佩服之极!”

说着,复转向外,对大众朗声宣告道:“云老年高德劭,神功绝世,我跛子不但甘拜下风,自认他正是承受蛟宝的最佳人选,台下各位,若有异议,但请撞着我跛子来好了!”

龙渊风兰,由于笑面跛丐这一句话,不由对他大起好感,认为他确是个行侠仗义的直性好友!

但虎雄却有点看他不起,认为他有点欺软怕硬,故意讨好。

台下诸人,素知道笑面跛丐的性子,说一不二,宁折不弯。

虽皆未了解,龙渊方才到底显的是什么功夫。

但由于跛丐这一句,不由都在打退堂之鼓了!

衡山一脉,浮尘子四人,素与笑面跛丐,有过交情往还。

今见他既出此言,尤其其中尚有风兰在内,立即起身,远远的对跛丐抱拳招呼,由浮尘子代表,发话道:“跛子你既这般说法,我衡山一派,绝不再问,就此别过!”

说罢,“嗖”“嗖”数声,向山下驰去!

场中有衡山派下弟子,一见师长率先离去,顿时也跟纵下山!接着,华山派南支诸人,由一位道人,跟着交待几句,全数撤走。

其后,各黑道人物,心中虽存着不忿,但如今不但木已成舟,且还有人支持撑腰。

量力而度,却也讨不得半点便宜,也只有一走了之!

一时,场中诸人,纷纷下山,十成之中,已然走了八成!

龙渊向笑面跛丐道谢,支持之义,风兰无意向台下一望。

发现人群中,有一名白发如银的老婆婆,坐在左看台柱脚之下,闭目不动,似在养神,这身影一入风兰目中,不由得芳心骤增,又惊又喜,来不及招呼龙渊,娇喊了一声:“奶奶!”

在台上蛮靴一顿,人化一道轻烟,向那老婆婆,疾扑而去!

虎雄见状,跟踪而下。

龙渊扭头一看,正瞥见风兰,已扑到那老婆婆身前,伸双臂要抱她的腰身,口中似撒娇,似怪嗔的说:“奶奶,你老人家怎么也下山啦!……”

但,奇怪的,那老婆婆就在刹那之间,身不动,腿未抬,连人带椅,倏忽后移五尺。

人却睁开了眼睛,道:“姑娘,你认错了人吧!”

风兰原瞥见那老婆婆的外貌,像煞她祖母武夷婆婆,那知,当那老婆婆睁眼发话,不但是声音不对,连眼睛的颜色,竟也有异!

她怔怔的盯着那老太婆,芳心里的惊喜,瞬被那尴尬与诧异代替。

因,在细审之下,那老太婆虽然是发如银丝,脸上的肤色,却不仅又白又润,连一丝皱纹也找不出来!

这情景,最大的可能,是由于她精于驻颜之术,故此虽年届老稀,却似能保持住“童颜”。

只是,为什么她偏着上老婆婆的衣服呢?

凭那颜容面貌,比那半老徐娘,并不逊色,她为何不“入时”一点儿呢?

这不但奇怪,更令人费解的,却是她的眼睛,竟也大异于常,而作深蓝之色!

此际,方一启目,立即有两道深蓝光芒,一闪而没,显示着她,必可能练过什么特异的奇功!

虎雄跟在风兰的后面,瞥见风兰的模样,知道她果是认错了人。

他一者傲性复炽,再者想讨好风兰,竟然骤尔发话,责问老婆婆,道:“喂,你是什么人?坐在这儿干什么?”

虎雄是觉得,若果老婆婆,非是装模作样的坐在这儿,则风兰看不到她,便不会发生这尴尬场面!

老婆婆蓝眸一番,chún角一撇,一脸轻视的瞪了虎雄一眼,并不答话,却对风兰问道:“姑娘要找令祖母吗?我见过她……”

虎雄大怒,俊眉一扬,厉声打断老婆婆,叱道:“老婆子,你是什么东西,再不回虎爷的问话,可别怪虎爷要欺负老弱了!”

风兰听老婆婆说,见过她的祖母,正想询问她在那见过,不料虎雄,却无端发起威风,芳心大嗔,方慾阻止。

老婆婆霍然起身,错眼间已移至虎雄身畔,眸含嗔色,正容相责,道:“你这臭小子真是顽劣,我若非看在你朋友份上,早已废了你了!……”

风兰见老婆婆身法奇速无比,自己站在她的对面,只觉着眼前一花,她已然横移开去。

此际,闻声见她与虎雄对面而立,相距不及二尺,恶言责骂,虎雄却怎的竟而一动不动,甘心受责?

心中奇怪,仔细一瞧,只是虎雄俊面泛青,冷汗直流,虎目中惧意毕现,如见鬼魅一般!

当时心中恍然,敢情是被人制住穴道,动不得啦!

风兰顿时暗惊,这老婆婆果真具奇能,同时也暗自奇怪,她言中的虎雄之友,到底是何人?

龙渊在台上闻得相骂之声,对笑面跛丐微一示意,晃身掠下台来!

那老婆婆瞥见龙渊赶来,霍然住口,冷“哼”一声,返身飞掠,下山而去!

龙渊当时并未在意,风兰一见龙渊,忙即叫道:“龙哥哥,你看,那老婆婆将他的穴道点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云现龙飞虎噬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虎云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