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虎云龙》

第18章 风云际会逗神龙

作者:雪雁

绿蛇叟大吃一惊,不敢怠慢,“啾”声厉吼,身躯未落实地,陡然间横移三尺,让过云慧一指。

云慧并不追出,身形半转,与他正面相对,右手一抬,掌中剑银光霍闪。

绿蛇叟见多经广,早晓得她这柄宝剑,不是凡器,自己虽然一身横练僵尸硬功,不畏刀枪,却还是怕有点挡不住它。

这一见剑光打闪,本能的双爪一错,霍然后掠三尺。

那知身未着地,已闻得云慧脆笑出声,道:“喂,老鬼怕什么啊,对付你还得用剑吗?”

绿蛇叟闪目一瞥,果见云慧已然将宝剑收入袖底。

这一来,他不由羞恼交集,自觉方才那一退,十分丢人,只是心中却突然一喜,暗驾一声:“老乞婆,这真是你命应如此,有宝刃不用,卖弄清高,等一会不要你狗命算我绿蛇叟的功夫是白练了。”

想着,猛一运气,僵尸功倒转三匝,也不答话,双目直勾勾注视在云慧脸上。全身不动,一蹦一蹦的,活像是僵尸重生般,向云慧面前跳去。

云慧见状,知他在施展拿手的僵尸功,心中一动,霍然脆叱声:“打!”

掌随声出,身随掌动,恍眼间,掌影千重,如波似浪,自四面八方,向绿蛇叟攻去。

龙渊在旁,见慧姐姐施展出“孤独掌法”,功力似较前又有长进,顿时宽心不少。

皆因,他素知这孤独掌法,虽仅有一十二式,却是天下第一剑客,综合各派绝艺,创研而成的精奥奇学,故此一招一式,变化繁复,威力罕世难匹,攻守兼备,劲掌凌历之极,一经施出,除非是对方功力超过太多,否则便非得等他打完这十二掌以后,方始能寻出还手的机会。

但事实上,这十二掌式,威力无穷,江湖中却少有能接得下的,即使能够接下,不为所伤,十二掌一气串贯,周而复始,只要是真气不泄,便可再反复使用十二或二十四掌,甚至无穷的巡回下去。

绿蛇叟起始不知利害,一见云慧双掌攻来,双爪如封似闭,翻腕便想擒住云慧的双腕脉门。

孰料,云慧这式“天覆地战”,及是虚招,未等用实,一吐乍舌,身形飘忽,移近绿蛇叟右方,看也不看,右臂一抖,摆指如啄,向他的右肋下肋骨啄去。

绿蛇叟双臂伸出,未没收回,肋下劲风已至,心中暗凛:“老乞婆好快的身手!”双足一蹦左移三尺,将这招让了过去。

那知云慧这招还是虚着,右臂未尽,左手已出,微头沧海,指影如山,指风似剑,眨眼间,疾捷的袭向绿蛇叟背上数处大穴。

绿蛇叟尚未站稳,猛觉背后指风压穴,微泛酸麻,顿时大吃一惊,猛提真气,倏然向前扑去。

云慧见状,娇笑“咯咯”笑声中人如青鹤盘空,一跃而起,一双蛮靴尖,直蹴向绿蛇叟后脑“对口”“殷天”要穴,身躯在空中纤腰突折,左单后隐,右掌疾出“天雷击顶”猛的向绿蛇叟身前二尺处空挡拍击。

绿蛇叟听风辨位晓得后脑两大穴又遭敌袭,正慾低头让开,那知绿目一转,对方这一掌竟施得妙不可言,正封死了这一退路。

心中顿时又是一惊,危急中,厉吼一声,溢去僵尸气功,双膝一屈,霍然矮下半尺,双掌一抬,“乱推彩云”,猛的打出两圈惊风,向云慧小腹击去。

这一着确够辛辣,换了别人,难以在空中变式,必定会伤在他的掌下。

但云慧胸有成竹,丝毫不惧,未等他双掌推抬,娇躯在空中霍然打一个滚,滚前五尺,娇躯复展,不但将此招让于无形之中,更还捷如迅雷般,双臂向绿蛇叟下盘双腿打去。

这一招若分解开来,则任何一个练武人,都不难使用,故此并不稀奇。

但此际云慧,不仅是一气呵成,轻灵曼妙,更且制敌机先,时间中位,都拿捏得巧是时候,故才令绿蛇叟觉得处处受制,手足失措,无力再施还击!

绿蛇叟心中可大为懊恼,钢牙乱咬,猛然后撤五尺,使云慧这时展开身手,如行云流水般,疾捷而自然的如影附形,跟踪而上。

玉掌起处,“手挥五弦”,不容绿蛇叟喘一口气,指尖已指向绿蛇叟胸前“七坎”,期门”两处大穴。

龙渊藏在一旁,观战多时,他瞥见慧姐姐占尽上风,姿态曼妙,心中既高兴,又兴奋,不知不觉的站起身来。

此际,他眼看绿蛇叟狼狈之态,堪堪要伤在云慧指下,心中一乐,顿时鼓掌喝彩起来!

绿蛇叟被迫得,已然是强弩之末,眼看不保,正在焦急万分!

云慧不料想此处尚藏有人,闻声未及细辨,神思一顿,手下不由慢了半分。

绿蛇叟功力极高,那肯放过这分寸之机,猛的一叱,错腰拧身,硬提最后一口剩余真气,横移三尺,口中却也乘机喝道:“且慢。”

云慧在龙渊初显身时,眼角微微,已看清来者是谁。

故此芳心中喜欢得砰砰乱跳,即使不是绿蛇叟叫停,她也不会继续打了。

绿蛇叟这一声“且慢”叫停,并非因破庙中突现人迹,须得察问,实则是他的缓兵之计。

皆因,云慧掌法神奇,功力高绝迫得他只能招架,不能还攻,且还形势殆危,堪堪不保之故!

龙渊瞥见云慧住手不打,生怕她误会未释,又要遁走。疾捷一掠,扑上前去,叫道:“慧姐姐,你不要误会我啊!我……”

语声未完,人已飘近了云慧身边,双目一触到云慧那一双澄蓝凤目,回头凝睇,目光充满了欣喜与柔情,心头一宽,不由改口道:“慧姐姐,你已原谅了我吗?……”

云慧瞥见他一付童颜鹤发的装扮,却偏一说这孩子气特重的话,芳心中又是好笑,又是甜蜜。

她那颗白发苍苍的螓首,微微一点,嫣然而笑,方待回答。

龙渊在空中陡然大喝一声;“鼠贼尔敢”。

右手一挥,撒出一道金光,向云慧身前卷去!

云慧在同一时内,亦觉劲风袭体而至,未暇辨别,来自何地,身形一动,本能的后掠去!

半空中回头一瞧,巧好瞥见,龙渊手中的那道金光,缠住了绿蛇叟手中的一条绿蛇!

那绿蛇好生怕人,长足四尺,粗如儿臂,蛇头红信喷吐,倍增其狞恶之态。

女孩儿家那能不怕这等东西,云慧虽然胆勇过人,慾也吓得她惊叫出声。

龙渊神目若电,空中窥见绿蛇叟,目光闪烁,已知他暗怀鬼计,及见他震袖一挥,自袖中电般射出条绿蛇,暴射云慧之际,顿时大怒,挥手撤出蛟尾鞭,一下便将那绿蛇缠了个结实!

绿蛇叟见状,大吃一惊,心知是弄巧成拙,却又不忍舍弃这赖以成名,训练调教了四十余年的铁线蛇。

这毒蛇不仅周身蕴蓄奇毒,且还坚似金铁,除非是那七寸子要害,寻常刀剑,绝对弄不伤它。

故此,绿蛇叟心中虽惊,却持仗着上述特点,不但未予撒手、反而挫腕运功,叫足真力,猛然吐气间,向后带去。

在他想来,无论龙渊的功力是否在他之上,但因身未落地,必然要打折扣。

这一带,就是不足把龙渊抛飞出去,最起码也可将他的兵刃或毒蛇抢了过来。

那知龙渊功力之高,出人意料,尤其所执蛟尾鞭,正是蛇类的天然克星。

他一觉对方加力拉拽,真气下注,身形如飞坠落地上。

在他这时,尚未存有杀心,他一向仁慈,主张尊重别人的权益。

故此,他虽知眼前这人,多半是先前暗算他的,却仍存善言开导,和平解决争端之心。

所以他虽落在地上,手上可并未加力,准备让他毒蛇收回。

那知,云慧在他身后,霍传来一声惊呼。

龙渊心头一震,以为她也像自己方才那样,受了暗算,未及回头细察,心头勃然大怒,忖道:“这人真不讲理,为何鬼计这多,专门与人作对呢?即或你有难言之隐,不愿别人踏入这块废园,也该事先在外明示啊!”

想着,手腕早已渐渐加重了力气。

他两人相距六尺。运力各拉住一端,不动不摇,活像是举行拔河比赛!

龙渊飘然而立,且不使用猛劲,双目炯炯如电,注视着绿蛇叟,宛似毫不在意!

但绿蛇叟却是青筋暴气,切齿咬牙的运出了十成劲力。双目充满毒恨怒火,看样子恨不得要将龙渊生吃活剥了一般。

龙渊见状,心中暗凛,道:“这人以相法之,生性凶残嗜杀,不宜与人相处;以气观之,则额现晦纹,主有凶杀之祸,想来怕气数将终,活不多久了!”

云慧站得远远的,观看他俩较劲,见龙渊不急不徐的和他磨菇,便道:“喂,老头儿!那蛇怪怕人的,快弄死算啦!”

这一声“老头儿”,叫得又脆又轻,龙渊心头一甜,顿时宽心大放。

皆因往年在海底石洞中时,两人为练习易容之术,常化装成各种人物,这“老头儿”三字,便是当时云慧对他的昵称。

今日此地,云慧又叫了出来,岂非也已然误会冰释,不再计较了吗?

故而龙渊在高兴之下,也未曾虑及,若果弄死那蛇,是否会加深了绿蛇叟对他仇视之心,而只想着讨取玉人欢心,顿时答应声:“好!”

手腕一震,只听得“嘭”的一声,蛇头自七寸处,一断为二。

绿蛇叟运力后拉正急,这一拉断,立时“登,登,登”连退三步,方才站稳!

不过绿蛇叟却也气红了眼睛,“啾”声厉叫,将死蛇猛的一摔,在怀内掏出一柄尺长短剑,“呛啷”一响,抽剑出鞘,废园中立时多出来道闪闪红霞!

云慧一见那剑,剑芒伸缩不定,顿时“咦”道:“这不是你丹血剑吗?”

龙渊见宝剑落在绿蛇叟手中,心中更气,开言且不答话,骤然掠身进扑,道:“还我剑来!”

四字出口,人尚未达,绿蛇叟腕一震,剑芒霍吐半尺,向龙渊刺去,同时也接说:“还你!”

龙渊见状,霜眉微皱,双臂隔空齐扬,虚空一抓,说道:“拿来!”

指上丹铁神功发动,暴射出十成真功,分别扣提住剑身剑鞘,猛的一收。

绿蛇叟起始见龙渊双手作势抓剑,心中冷笑一声,这老不死的真不知天高地厚,这等锋利的宝刃,岂是能抓得的。

故此不避不让,反往龙渊手中加疾推出。

孰料相距尚有一尺,不但剑身,连左手中的剑鞘,也似被无形之物抓着,猛的向外挣去。

绿蛇叟大吃一惊,但还未容转念,剑身剑鞘,已然被挣脱掌握,落在了来人手中。

绿蛇叟骇极一怔,忘却走避,吃龙渊飞起一脚,踢中左跨,顿时被踢得啾然大叫,向三丈外的萎草中飞去!

龙渊这一脚,乃是为防他抢攻而发,并未真打算踢着他。

谁知绿蛇叟骇然忘其所以,不知走避,踢个正着,到反把龙渊吓了一跳。

绿蛇叟一身横练的疆尸气功,刀剑不伤,这一脚龙渊未展全力,虽然飞出老远,却未损骨皮。

绿蛇叟一落地上,强忍痛楚,爬起身来,略一定神,心知眼前这两人,一个比一个功夫高,自己空练了三十年,却还和人家走不出十招去,不由得又是灰心,又是恼恨。

不过他素性狡猾毒辣,眸珠一转,鬼声叫道:“老儿一脚之赐,绿蛇叟谨铭心肺,不知两位如何称呼,若肯见告,以后定必加倍报还。”

龙渊闻言,暗叹一声,心在这场仇恨是结定了,只是大丈夫立身处地,敢为敢当,既然种因,便得使他结果,只要屈不在己,怕他何来,因道:“区区龙凌云,虽有冒犯之处,但若阁下反躬自省,必不致厚责区区……”

绿蛇叟不耐烦听他唠叨,转头瞅着云慧,尖声鬼叫般,道:“老乞婆,你呢?”

云慧见他不可理喻,出言粗鄙,怒叱道:“老妖物神气什么,我龙云慧行道江湖,专门铲除你这等蠢蠢妖物,你不服气,再比划比划。”

绿蛇叟恻恻冷笑一声,道:“老乞婆休要得意,终有一天,叫你知道我绿蛇叟的厉害。”

说罢,也不等两人答话,转身疾掠,向山顶逃去。

云慧气他不过,晃身慾追。

龙渊忙劝阻道:“慧姐姐,算了吧,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与他一般见识呢?”

云慧闻言,顿住身形,心中慾不肯苟同的想道:“唉,他这付软心肠虽然可贵,却不宜对付恶人呀。”

不过她并未表示出来,默默的低头站在那里,并不言语。

龙渊本来已满心欢喜,尤其是当她也自称姓龙之时,他暗自得意。

“慧姐姐也愿意跟我姓呀!”

但这时见状,却不知云慧正为此事害羞,即疑惑了起来。

他缓缓踱到云慧身畔,沉声说道:“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风云际会逗神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虎云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