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虎云龙》

第19章 仁心侠胆岂有种

作者:雪雁

武夷婆婆与她的爱孙风兰,在一处荒丘之下,遇着龙渊与云慧。

但龙渊云慧已然脱去了易容葯,还他本来面目,风兰不识,反而当着两人,表示出她对龙渊所扮的龙凌云,念念不忘之情。

云慧本来就喜欢风兰俏丽可人,这时见她对一个奇陋的男子,用情如是之专,芳心中顿起佩服成全之意,不由接住她,附耳告诉道:“妹妹你要找的可是龙凌云吗?”

风兰闻言,似在黑夜中突然望见了一盏明灯,又惊又喜,顿时忘其所以,霍然抬起头来,道:“你,你怎么知道呀?姐姐。”

云慧神秘的眨眨眼,反问道:“我问你是不是啊?”

风兰这时虽有些羞意,但还是抵不住迫切的希望,闻言稍垂眼帘,幽幽的点点头,霍又抬头望着云慧,口虽不言,双眸中却射着冀求的光彩。

云慧注视着她,也不言语,芳心中正有几种情绪,互相的挣扎冲突着,迫得她不知到底该不该据实相告。

龙渊坐在二丈以外,表面上垂头在欣赏潺潺流水,内心确比这流水奔荡更急。

只是他不敢形之于色,怕被云慧与风兰看见,而生疑念。

风兰与云慧对视片刻,羞意转浓,怯生生避开云慧那一双澄蓝秀目,嘤声道:“姐姐,你……”

云慧内心交战不休,此际望见她那羞怯之态,转觉不该过分的予人难堪,舒皓腕握住她的纤手,绽颜而笑道:“妹妹,你找的那人,我知道他的去处,只要妹妹愿意与姐姐同行,姐姐保你能遇着他就是。”

风兰张开樱chún,慾想问个清楚,但话到口边,却又被女性的自尊与羞意,挡了回去。

皆因,风兰暗想她既然这等说法,可见与龙哥哥有点关系,若再催问,岂不更表明自己的用心,而惹人窃笑了吗?

故此,风兰又想道:“反正自己也是毫无把握的瞎闯,与她同行,旅途中既有佳伴,又有希望,真是何乐而不为呢。”

风兰还不好意思率尔答应,推说要请示奶奶,便走回到武夷婆婆身边。龙渊适才已听见云慧之言,心中早在吃惊,皆因她言中虽未指明,但若与事实两相对照,岂不又昭然若揭?

风兰一走,龙渊立即跑过去,悄声责问云慧适:“姐姐,你搞什么鬼啊……?”

云慧“咯咯”娇笑,声音颇高,道:“弟弟,我邀兰妹妹一块往游黄山,你高兴吗?”

武夷婆婆与风兰,被她这笑音语声,吸引得转向这边瞧来。

龙渊气在心里,只好勉强打个哈哈,道:“真的嘛,我当然也高兴啦。”

嘴里说着高兴,眼中却送给云慧,恨恨的一瞥。

云慧睹状,心中笃定个郎专情对己,不愿招惹麻烦,一丝甜意,瞬息间如电传遍全身,使得她更加“咯咯”娇笑起来。

龙渊无可奈何,心中更十分不解,云慧何以不仅无妒嫉厌恶之意,却似还存着拉拢成全之心。

龙渊不敢询问,抱定不问不闻之态,道:“好啦,咱们该走了吧?”

云慧见天已然不早,便即附和,去请示武夷婆婆。

四人合在一齐,云慧将两个大包行囊,缚在风兰马后,一同起程,武夷婆婆目睹龙渊云慧一双璧人,举止落落大方,风姿雍容端庄,私心中对云慧这一个异国华化的美人,异常喜爱,对龙渊则存有着异样望冀之念。

四人顺路往南,一路上风兰与云慧牵马步行,依偎一起窃窃私语,低声谈笑。

龙渊向来待人诚敬,则有问必答,这一来武夷婆婆虽尚不知龙渊的武功,深厚玄奇,却已经对他的渊博才华,万分惊奇了。

这日中午,四人到达“仓头”打尖休息。

这“仓头”已距长江不远,镇西有一河弯,为贯通长江与巢湖的水路。

往日巢湖出蛟,这道水路因而废止数月,船只不敢通航,如今听说恶蛟已死,河上镇上突然又恢复了昔日旧观。

龙渊四人,找了家于净的饭店落座,正在用饭,霍见门口步履轻踏,接着走进四位大汉,与一位商人。

龙渊瞥见那四名大汉,身材高大,体着劲装,身后各背着雪亮的兵刃,不由多看了几眼。

那知一看之下,却发现那后进的一位商人,正是自己在巢湖附近,“夏阁”镇上重托其救济灾民的王敬实。

龙渊自从将自己的一袋珍物交托于王敬实,便不曾再加问闻,但这时一见,心中一动,不由忖道:“不知这王老板,是否按过去所计划,去救济灾民?”

想着,霍见王敬实突然离开那四位大汉,向这边走来。

龙渊心头一惊,以为他识出自己,下意识的摸摸面颊,这才想起,自己的化装已然洗去。

此际,那风兰却已站了起来,微颦柳眉,浅浅一笑,樱chún微微张,尚未开言,却见那王敬实,一揖到地,道:“姑娘可好,龙少侠不曾来吗?”

风兰柳眉紧紧一皱,道:“王老板少礼。龙少侠另有要事到别处去了,王老板有什么事吗?”

说罢,又介绍王敬实与武夷婆婆众人相见。

龙渊装作不识,寒暄着请他落座,武夷婆婆与云慧,均知当日龙渊慨然赠金之事,故想知道他是否已用于救灾,便都客气的让他坐下。

王敬实略一逊谢,落座道:“龙少侠侠风盖世,小人衷心感谢!近半月来,小人东奔西走,便是为着变卖少侠所遗的珍宝,购买粮米用器,以济巢湖灾民……”

接着便将处理方法,述说一番。

原来,龙渊果然是慧眼识人,王敬实虽则一介商民,却具有侠义肝胆。

他自得龙渊一袋珍物,第二日取出二三件来,先偿还了债务,同时将那夏阁镇数家粮行,所存料粮,一齐买下来,又加雇账房伙计,按过去的方法,只要是附近灾民,来行具结,即可按人口多寡,领取若干粮米。

王敬实自己,则携了其他的珍宝,连夜兼程,赶往合肥,估价变卖。

但龙渊那一袋宝物,价值百万以上,无一件不是价值万贯,合肥虽是皖省的省会,却也无一家珠宝行,能够一起买去。

王敬实无可奈何,只卖了少许,共值二十几万,换了数千斤米粮,雇人运回巢湖,余钱则在湖滨四周的镇上,另购下十多家米栈粮行,前往金陵加以变买。

经过这数宗巨大的买卖及放账,王敬实顿时成了巢湖附近的名人财主,万家生佛,成了无人不知的人物。

王敬实私下深觉受之有惭,皆因这银钱多是龙渊所赐,并非自己所有,如今不料想自己得享此誉,而龙少侠却不知所踪。

他不敢自满,更且居安思危的想到,目下巢湖,天下黑白两道之雄,云集未散,若此举传入黑道绿林耳中,多半会引起垂涎,而必思图劫执。

故此,王敬实不敢过分招摇,悄悄的雇了合肥最大一家“四剑镖局”的四位镖师,充当保镖,循水路前往金陵,今日正是路过此地。

武夷婆婆听罢,喟然叹息,道:“王老板诚实无欺,诚属难得之极,以老身推断,此次金陵之行,前途必有阻碍。皆因老身在巢湖之际,亦曾闻及途说之言,王老板身携重宝,买卖救灾之事。此举侠义门中,或为王老板忠义感召,不敢做下招人非议之事。但绿林黑道,素操无本生涯,像王老板这等肥羊,岂肯放过,这数日来,王老板所以平安无事,以老身想,可能因近日正当群雄云集之际,使黑道只不敢下手之故,但若再往前,就不敢一定了。”

王敬实闻言大惊色变,道:“若老人家所言属实,小人性命虽不足惜,但岂不有负龙少侠所托,损及巢湖一带数千百口性命吗?”

风兰亦急了起来,道:“奶奶,这事我们可不能不管哪……”

龙渊心中颇觉惭对王敬实,皆因他只要有了银钱,便能顺理成章的将事办妥,却未虑及财能招祸胎,这句古训。故此只将珠宝留下给他,却不想给他留下个杀身的祸胎!

龙渊故不等风兰语毕,便自反常的抢着道:“王老板但请宽心,俗语说‘吉人天相’,王老板上体天心,侠义可风,想来便有那毛贼之流,妄图渔利,亦必不能得逞的。”

他这说十分涵蓄,在座数人只有云慧明白他已决心要在暗中保护这王老板了。

武夷婆婆既不明白他弦外之音,闻言瞥了他一眼,心中却以为他乃是读书人之见,不务实际。

故此,武夷婆婆喟然长叹一声,说:“年轻人那知江湖多诈,世事险恶,如今虽值太平年月,黑道绿林,却仍然多如牛毛,平常日子,因各有地盘,私定勒索陋规,商民善亦多按规缴费,故未曾出大乱子,如今王老板身挟重宝,价值不赀,以老身推断,毛贼们决不会仅取常规索费,便能满足的。”

王敬实闻言,更加惊骇,呐呐尚未开口,武夷婆婆却又接口道:“不过老身既然遇上,说不得只好重作凭妇,与毛贼们周旋一番了。”

王敬实一生为商,并不了解江湖掌故,也根本不晓得武夷婆婆乃何许人?故此,惊慌并未消除。

武夷婆婆看在眼里,心中雪亮,便道:“王老板,你将那四位镖师请过来谈谈好吗?”

王敬实连忙应好,过去一说,不一刻带那四人过来,其中之一,方面大耳,年约四旬,双目盼顾有神,发须偾起老高,步履间沉稳异常,似颇有一番功力。

他率先趋近,双手抱拳,对武夷婆婆,恭敬一揖,道:“在下方直民,得见婆婆仙颜,实属终身之幸,今承宠召,不知有何见教?”

原来这方直民,正是合肥“四剑镖局”的总镖头,人称“单剑震皖南”。

他籍属合肥,家资甚富,性情豪迈,喜结江湖异人,与华山一系,渊源颇深。

幼从九华山“广济寺”主持金面菩萨玄通习艺,出师归里,与所结义弟,“八卦剑”王三里,“大罗剑”张坦,“江北一剑”西门阳,开设了四剑镖局。

十数年来,四剑镖局走北闯南,因未曾接过大镖,倒也未出过乱子。

这一次王敬实在合肥城中,因见四剑镖局的宅第连云,十分宽大,这才聘为保镖,单剑震皖南方直民,虽然接了下来,内心里却比王敬实还要紧张。

故此,四剑连襟齐出,陪同王敬实同往金陵。

保镖这一行,讲究的消息精通,慧眼识人,故而方直民虽未参于白石山争蛟大会,却晓得会中异风突起,出现了风兰其人。

方才进店之时,这四位镖师已留了意,虽未与风兰等人会过,从言谈之中,已然猜了个八九。

王敬实过去一提,方直民顿时大悟,这看老态龙钟的老太婆,敢情是当今天下顶尖人物之一的武夷婆婆。

人都喜欢被别人尊敬,武夷婆婆虽已年迈,却也不能例外。

她闻听方直民之言,对她即敬且赞,顿时色笑颜开,道:“方镖头休要客气,快请与诸位坐下述话。”

单剑震皖南逊谢再三,介绍另三位义弟,一一参见过武夷婆婆,方才落座。

武夷婆婆乃问起局中可有情报,是否有人意图劫镖。

方直民沉吟一阵,方道:“不瞒老前辈说,这次在下承保王老板,责任重大,早在未动身前,已然广布眼线,探听信息,不过到目前为止,在下尚未接获任何情报。据在下推测,巢湖孤山寨,因寨主浪里蛟王占元突然身死,寨中群龙无首,不会有什么大作为,再说如今已过了巢湖地面,想来他们是不可能追来的了。在长江中,固定的只有梁山双梁——梁世杰、梁世雄兄弟的两处对峙山寨,但在下艺出九华,与二梁山距离弥近,多少有些交情。以补白石山图劳之失,果真如此,则在下四剑,即不敢保证万无一失了。”

风兰半天未曾说话,这刻接口道:“方镖头但请放心,这一路南下,奶奶与我等四人,一来顺路,二来看在这钱财用于灾民的份上,若真有不开眼的毛贼,妄图劫镖,我等决不会袖手不管的。”

四人闻言,顿时宽心不少,一同站起身来,拱手称谢,方志民道:“在下等四人,若得婆婆与姑娘暗中相助,必可平安抵达,他日……”

武夷婆挥手阻住了他的客气话,站起身来,道:“我辈武林中人,何必客气,我等先行一步,就此别过。”

说罢,当先走去。

王敬实在一旁看见合肥四剑,对武夷婆婆这等尊敬,心知必是异人,放心不少,一见众人要走,抢前代为惠帐,又复转到风兰身畔,诚恳的说道:“姑娘日后若见着龙少侠,千万要代小人转表,小人的思念与感戴之心,同时,请少侠他暇时到小人的店中看看,也好让小人,代巢湖数千百姓,表示一点意思。”

风兰闻言心中暗叹,想道:“你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仁心侠胆岂有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虎云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