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虎云龙》

第20章 闺中之乐几家同

作者:雪雁

其实若论功力经验,那九人纵横江湖,起码都在十年以上,称得上经丰识广,虽则比不上云慧风兰得天独厚的绝学武功,合七人之力,多少也能支撑一二十合。

只是他等一上来偷袭未成,被笑面跛丐,举手制住二人,便不由各各大惊。

及至岸上传来叱声,更加认定对方早有埋伏,一时心颤胆破,不由自乱了阵角!

云慧风兰,恨群贼心肠毒辣,口是心非,一上来便展绝学,倩影飘忽,指东击西,故此不及数招,便已将群贼击伤落水!

风兰娇躯未停,凤目微瞥,已认出被笑面跛丐制住的两人,竟然是“文昌诸葛”龚人杰,与阴面判官韦永成二人。

这二人风兰在巢湖曾经见过,那时他们乃是应巢湖孤山寨寨主,浪里蛟王占元的邀请,共谋入湖斩蛟。

但后来,风兰与龙渊双双离开,途与衡山浮沙子,正在倾谈,突闻湖畔传来惨叫之声,赶去一瞧,湖边惨死了七人,孤山寨主王占元,霍然便在其中。

自那以后,风兰便未再看见这文昌诸葛等人,想来是被黄山铁杖叟打了,不敢露头,那知他竟然鬼鬼祟祟的带人前来打劫!

风兰顿时娇嗔大发,认为这贼子太过狡猾毒辣,纤掌一举,正慾将他击下河去,让他淹死,为民除一大害,突闻头顶桅杆上一声“且住”,霍地又落下一条人影!

风兰一听这破锣也似的声音,知是笑面跛丐,纤手应声收回,晃身后退至船左弦边!

原来那笑面跛丐,一招隔空点穴,制住两人,纵身又复拔上杆头。

他瞥见两位姑娘,大展雌威,瞬息间将群贼击落河中,却只见有人下沉,不见有人浮上。

这刻见风兰还慾将两个穴道受制的人也击下去,心头颇不以为然,故此才出声扰阻!

笑面跛丐落在舱面之上,跛丐一拐,挥掌在两人背后连拍两下,那文昌诸葛与阴面判官的穴道,顿时被他解开!

文昌诸葛平素里机诈百出,但如今面临生死边沿,却早已吓得呆了!

此际他血气方活,亦不考虑,转头便想逃跑,孰料方一转身,便听那笑面跛丐大喝道:“站住,想走可没来时这般容易……”

文昌诸葛龚人杰,闻声惊醒,周心一转,忙即乖乖的停住不动,冲着笑面跛丐耸肩一笑,道:“老前辈开恩……”

笑面跛丐冷笑一声,道:“别说好听的了,还不快去救你的狐群狗党,真忍心让他们替你送人命来着!”

想归想,却不敢怠慢片刻,只见他双笔一插,“扑通”跳下河去!

阴面判官韦永成,心中更急,皆因他弟弟阳面判官韦永功,也在河底,俗语说“手足连心”,他虽则对别人心黑手辣,对弟弟却甚关切。

故而,不待招呼,登时也随后跃入河中。

不多时,他两人将沉在河底之人一一拉上小船,但见那适才生龙活虎一般的精壮大汉,此际都一样腹涨如鼓,两眼翻白了!

笑面跛丐竟似不忍,跛足一动,便想过去助他二人救助,云慧娇躯一掠,抢到跛丐身前,将他拦住,道:“这种人自作自受,前辈何必多事,让他们自生自灭去吧!”

笑面跛丐盼她一眼,竟果然停步不前,转身踱到另一边去了!

风兰心中煞是奇怪,皆因若非云慧与那笑面跛丐有何渊源,早先相识?以听闻笑面跛丐的怪异性情,岂能听信云慧的劝告?

但看她二人神色,却又不像认识,则岂非奇怪死人!

小艇上文昌诸葛与阴面判官,忙得团团乱转,一会为这个推拿挤水,一会为那个上葯裹伤,忙得满头大汗,连自己身上的水湿也顾不得了!

不多一会,小艇中呕吐与呻吟之声大作,落水的七人一一回醒过来!

笑面跛丐闻声跛足一拐,掠至船弦之右,对三只小船上众人发语说道:“以你等行径,本应一一斩除,以敬效尤,但我跛子今个儿念在上天好生之德份上,暂且饶过这遭,下次再若遇上尔等怙恶不悛,可没这等便宜事了!”

说罢,微微一顿,喝道:“还不快滚!”

文昌诸葛龚人杰等人,闻言不由暗自庆辛,这煞星突发慈悲,转变了情性,不待话罢,早都强忍着身上伤痛,挣扎坐起。

笑面跛丐的“滚”音未落,已各各执起桨来,将船划退,往来路江中驶去!

笑面跛丐回头瞧瞧两位姑娘,微微点头,跛脚一点,身形顿起,扑向四丈之外的河岸树巅!

风兰原先以为他阻止自己,是有话要向文昌诸葛询问,故而退到一旁。

孰料他不但解去那龚人杰二人穴道,还将群贼一齐放走,顿时十分生气,忖道:“这跛子虽是成名前辈,却也用不着这般强横啊?姑娘你又不是未曾见过,怎的连一句呼唤都不打呢!”

及见跛丐傲然拔身慾走,风兰再也忍耐不住,晃肩追踪上岸,娇呼道:“跛丐留步!”

笑面跛丐停身树巅嫩枝之上,回头见是风兰,微微一怔,张开大口,发出破锣般刺耳声音,笑道:“姑娘有何见教!”

风兰见他立身枝头,浑身轻飘飘随风摆荡不休,以为他意在卖弄轻功身法,心头更是气上加气,不甘示弱,纤腰一拧,半空娇躯霍又上拔五尺,一敛真气,缓缓落在跛丐面前五尺处一枝细枝尖上,娇躯颤巍巍不住颤动,衣袂随风翩飞,若似天仙下凡一般!

这一手轻功,果然不同凡俗,确实是轻功之最,名曰“风颤绿荷”。

只是,风兰虽非昔比,功力大进,但如今施展一手绝顶轻功,体内真气,敛如细珠,串体游走,却不能分心两用,开口说话。

笑面跛丐目睹她娉婷美姿,哈哈敞声一笑赞道:“好身法,果然妙绝人寰,不愧名家之后!”

这句话,本是他衷心赞叹之词,无奈出自他破锣一般的喉咙,听在风兰耳中,反当他有心讽刺!

风兰只气得粉面一红,无奈却开口不得,正在僵着,突听树下响起阵苍老语声,道:“兰儿下来,跛老儿你也下来会我老婆子吧!”

风兰藉机下台,狠狠瞪了笑面跛丐一眼,娇躯一翻,翩飞如蝶,一掠下树而去。

笑面跛丐一瞥风兰的目光有异,又闻得树下武夷婆婆的口气不善,顿时暗叫一声“糟糕”。

无奈一时又不便示弱,只好应声翻下树去!

树下果然是武夷婆婆,只见她双目如炬,打量着跛丐,半晌方道:“跛丐可识得我老婆子吗?”

笑面跛丐双手一拱,笑道:“武夷婆婆的大名,如雷灌耳,老跛子心臆已久,今得识荆,实属三生之幸……”

武夷婆婆霜眉一扬,挥手打断了他的话,道:“跛子你不必卖狂,老婆子也不善虚套之词,你既然自以为很了不起,老婆子自不量力,倒想讨教一番!”

原来武夷婆婆,初见笑面跛丐出现之时,已因自己竟未能察出他的行踪,十分懊恼,及至见他对兰儿态度傲慢,出语讥讽,顿时勃发怒火,显身挑战。

按说,那笑面跛丐既已久垂声誉,自不肯示弱,不接受武夷婆婆的找碴。

谁知世事不可预料,那笑面跛丐,竟只哈哈一笑,道:“武夷婆婆名垂江湖,家传剑篮绝招,堪执武林绝学牛耳,我老跛子那能当得起婆婆这讨教二字!”

说罢,目光一扫惊愕迷茫,现于颜色的风兰姑娘,又一拱手,道:“老跛子尚有要事待理,婆婆若无其他教诲,老跛子就此拜别如何!”

武夷婆婆,见笑面跛丐竟不应战,言词委婉,心中之气渐渐消除。

同时,她适才见识老跛子几手轻功,以及弹指神通,无一不是绝学密技,若真个打起来,她并无必胜把握。

故而,笑面跛丐话音一落,武夷婆婆神色稍缓,道:“老婆子只是心臆名家,并无要事……”

笑面跛丐闻言,双手抱拳一拱,抢先道:“即如此跛子告退,行再相见……”

话声里,单脚点地,去若飘风,瞬即消失入树叶暗影去了!

风兰本来盼望着奶奶出手,教训那跛子一顿,但偏偏跛子溜滑,不肯接战,尚未容得她出言相激,已跑得无影无踪。

故此,风兰气无可出,恨恨地一跺小蛮靴儿,娇声阵骂道:“这跛子欺软怕硬,真是可恶,下次再遇上姑娘,非好好训他一顿不可!”

武夷婆婆瞥见小孙女娇憨之态,老怀骤开,伸手抚着她的柔发,笑着劝道:“乖儿,你休要小瞧了这位跛子,真打起来,奶奶也不见得有把握赢过他呢!”

风兰娇躯一歪,揉在武夷婆婆胸前,“哼”道:“我不信跛子会有这大本事,我不怕他,上次在白石山,龙哥哥也施展弹指神通,当场就把这跛子给镇住了……”

风兰起初是兴高采烈,但话到后来,却不由有点儿语音发颤!

武夷婆婆知她又想起那个丑小子来了,心中喟叹,忙岔开道:“好啦!快回去睡吧,折腾了半夜,奶奶可有些累了!”

风兰知道奶奶的用意,便也不再多说,站直娇躯,随在武夷婆婆身后,掠上坐船!

云慧早已回船闻声悄步出舱,将二人迎入,笑道:“今晚真怪,这老跛丐跑来大吵大嚷的大闹了一阵子,虽然把贼都打跑了,可是竟还未把睡着的人吵醒呢!”

武夷婆婆祖孙闻言,顿时也觉奇怪,皆因这一阵吵闹,在此四野静寂之时,真可说声传十里,怎的龙渊非但未见出面,便连那王敬实所雇的四位镖师,也不曾出来看看哪!

武夷婆婆心头一惊,叫声:“糟糕!”起身便往外走。

云慧见,一把将她拦住,道:“奶奶别去啦,那船上适才慧儿看过了,并无什么异样,王老板与他的镖头,还有渊弟弟。都睡得很熟,好像多少天没有睡过的样子!”

武夷婆婆这才放心,却百思不解其故,皆因那四个镖师,无论功夫多差,一则是职责悠关,二者也必然应有一丝机警感觉。

像这般酣睡老死,岂非可怪?

云慧见状,知她想的什么,便提示道:“据慧儿想,可能是笑面跛丐做了手脚吧!”

这是唯一可以解得通的,武夷婆婆与风兰,在无可奈何之下,便也信了。

其实,若细细一想,笑面跛丐为保护王敬实人珠无恙,不愿将他等牵入旋涡,故而点了他们的睡穴,却有可能,但他为何也点了龙渊的呢?

即便假设他有理由,则他如此出入武夷婆婆的隔室窗门,而武夷婆婆竟然会一无所觉吗?

也幸亏武夷婆婆未往深一层想,否则她不被气死才怪i

次日一早,众人醒来,武夷婆婆瞥见前船已在起锚,便也吩咐船家,准备开航!

云慧梳洗已毕,拿着梳子悄步走到后舱门外,轻轻敲门外,龙渊在里面闻得声音,便道:“谁啊!请进来!”

云慧哑然推门而人,一瞥龙渊尚拥被高卧床中,粉面一红,却不退走,随手关起舱门,娇笑悄声道:“还不起来,太阳快晒着屁股啦!真懒!”

说着,碎步挪到榻边,将窗门打开,纤指一指,道:“你看,船都开啦!”

龙渊痴痴凝望着她,但觉得这刻,朝霞自窗中映照在她的脸上,倍增娇媚可爱,忍不住伸手拉起纤纤玉手,呶chún抱怨,道:“姐姐怎的一大早便骂人家,昨晚人家差不多彻夜未睡,现在补一觉都不行吗?”

云慧回首瞥见他那付委屈样儿,不脱童稚之气,芳心中又是爱惜又是甜蜜,一歪身坐在他的身畔,纤手轻拍他的身上,娇柔无限的道:“乖弟弟,姐姐错怪你啦!别哭,好好再睡一觉吧!”

龙渊“嗤”的一笑,轻轻将她拉躺在身边,一臂拥住她的纤腰,说:“那姐姐也陪着我睡一会吧!”

云慧挣扎着要坐起来,无奈被他搂得死紧,芳心中又羞又甜,却又怕被别人看见,急道:“快放手,窗户开这么大,怕兰妹妹看不见吗?”

龙渊一惊,却不肯放,道:“那么把窗户再关上好了!”

云慧无奈的叹道:“唉!真磨人,好,你放手,让我去关上窗户!”

龙渊信以为真,将手放开,云慧却不关窗,反而开门出去,站在门外,得意眨眨眼睛,说:“快起来啦!奶奶在等你吃饭呢!”

龙渊被骗大气,将头一蒙,在被中嚷:“我不吃啦!你告诉她们我头痛!”

云慧瞥见他使出小孩性子,正感无可奈何,突然间灵机一动,转眸一笑,也不理他,径自为他带上房门,回归前舱!

前舱大桌上果已摆上早餐,武夷婆婆与风兰坐在桌边,正等着她俩用饭!

云慧挪至椅边,武夷婆婆不见龙渊,讶然问故。

云慧柳眉微颦,道:“奶奶请先用吧!龙弟弟有点头痛,还未起床呢!”

武夷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闺中之乐几家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虎云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