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虎云龙》

第21章 龙渊片言释干戈

作者:雪雁

龙渊与他那慧姐姐,在江船之中,彼此护通了意见。

云慧深思远虑,自知身为异族,虽则渊弟弟倾心相爱,矢志不二,却怕那一门九老,未必都顺着龙渊心意,安排他自己的终身大事!

因之云慧一见风兰,私心中便决定拉她作伴,并侍龙渊,以求闺房中推诚相见,三人同心!

风兰芳心里早有了心上之人,那人非他,也就是龙渊易容易名的奇丑少年龙凌云!

她一心一意的爱着这奇丑的龙哥哥,不但不为龙渊潇洒英俊,举世无双的真实面目所迷,反因听云慧传言,龙渊如何可如何爱她,又如何得了相思病等等,大起反感!

皆因在风兰心中,龙凌云虽然外貌丑陋,内心却伟大可爱,直非世人可比。

龙渊的相貌风姿,却称得上潘安在世,宋玉复生,潇潇洒洒,无奈却太过风流!

不是嘛?看云慧天仙化人,艳绝人寰,举世难匹,连风兰本人与她相对,都有些自惭弗如。

龙渊得她朝夕与共,云慧对他,更是珍爱有加,而龙渊不但不专心不二,还报佳人知遇,却反而迫使云慧,替他说项,妄想蜀陇兼得,打起风兰自己的主意!

故此,风兰因碍于云慧情面,万般不愿的进舱探“病”,不料想龙渊色胆包天,见面动手动脚,口中不干不净。

这,是孰不可忍,女儿家玉体与名誉,岂能让这种登徒之辈沾染?

因此风兰急怒恼恨,一时拼作,“叭”的一声竟打了龙渊一大耳刮,事后想想又觉不妥,另一方面不愿再留下与龙渊纠缠,出舱后立即要求,与武夷婆婆翩然登岸!

云慧在送她走时,告知她龙氏凌云确已另有心了上人,不过,她表示只要风兰肯退让一步,必助她与之缔结良缘!

风兰一时百念交集,自己也不知怎好,无奈与云慧相约,黄山再见时,由云慧代她找来龙凌云一见!

云慧当即答应,送走两人,回舱一瞧,龙渊颊生掌印,正在生气,见着云慧进来,竟然大发脾气!

云慧待他说完,佯嗔薄怒的,将自己用心,述说一遍,龙渊方知,错怪了好人,连忙道歉。

两人和好,相拥缱绻温存,一时舱中春意横生,忘却了身在何地!

长江江水浩瀚,顺流的船只,疾下犹如飞矢,一泻千里,人在舱中,飘飘渺渺,别有一番滋味!

龙渊云慧正在舱中温存,浑忘一切,突然间猛听得船上舟子,大声惊呼,声音哀绝,似遇着极为可怖之事!

两人霍然而惊,起身推窗一望,正瞥见下游十丈远处,两山对峙,相距约二十几丈。

江面上引际,霍然浮起一条铁索,悬空五尺,粗逾儿臂,前行王敬实从船,猛古丁撞上,收帆转舵不及,“咔嚓”“哗啦啦”连声巨响,船头撞在索上,舱板立即破裂了一大片,滞留索边,缓缓向下沉去!

那船上舟子,一个个大惊失色,有的早被那一震之威,掉入江中,冲出老远,未落水的,也只有急得团团乱转,无所措其手足!

那船中王敬实,与四剑镖局的四剑,想是事出意外,未及防备,一个个跌得衣衫不整,灰头土脸的脆出舱来!

龙渊坐船,与前船相距只十余丈,加以船行如飞,瞬息间,驶近铁索,堪堪也要撞上。

船中舟子,水上生涯已有经验,心知这铁索乃是东西梁山的双梁所设,专为拦阻江船,杀人越货之用。

这舟子不要说无能与梁山双梁相抗,便有这种,也无法将这疾逾奔马的船只煞住!

龙渊在舱里看见这般情况,顾不得化装易容,来不及告诉云慧,“嗖”的一穿窗掠出,身在空中,手指一划,“哗啦啦”一声,将帆索划断,布帆落下。

一式“飞龙回空”,身躯在空中划个半弧,电闪般飘落船首,脚下“立地生根”,运功粘紧船板,双掌平举轻推,“双撞掌”式,发出了两股阴柔的丹铁神功真气,缓缓按在五尺之外,前船的尾部,猛的一推一弹。

那座船的万斤冲力,不但卸于无形,却还将船只,推得溯倾倒行,上溯一丈!

此际云慧,也早已跟踪而出,她一瞥当前情势,飞掠抢至船尾,一把抓住舵柄,向右轻推。

待座船上溯劲道消除,复又顺流下行之时,船头早已转向左方,缓缓向左方近岸的江索驶去。

那船距铁索不过两丈,转眼驶近,龙渊在船头,轻轻一抓,握住了铁索,整个船竟然横靠在铁索上了!

这一串动作,写来极慢,其实只不过片刻时辰。

破船上舟子本来是乱成一团,惑惶无主,一见龙渊将船停在附近,顿时大叫救命起来!

王敬实背着个大包袱,正与四剑面面相觑,无法可想,瞥见龙渊,顿时大喜,唤道:“龙公子救我……”

龙渊连忙答道:“王老板休慌,等在下将船靠过去……”

说着,双手握住铁索,脚下一蹬,那船顿时横移两丈,船尾正好顶在破船弦边。

破船上众人纷纷跳过船来,落水的舟子,也都挣扎游近,攀上龙渊之船。

正在此际,左右两岸山崖之下,倏忽冲出四艘快艇,每艇长逾两丈,八人执桨,一齐动作,船首各坐着四五人不等的劲装大汉,疾如蛟龙穿波,向两船冲来。

尚未临近,其中已有人大声喊道:“那位朋友破坏双梁的买卖,速速报上名来!”

龙渊心中暗怒,这梁山双梁,设此铁索,歹毒之极,不但是劫人帛财,更还将行船的舟子,赖以为生的船只弄破,令人落在江中死无葬身之地!

故此他等众人上船之后,仍然是停船不动,想等那四艇划近,予以教训!

云慧窥知其意,蓝眸一转,道:“渊弟弟,我们快把船靠上岸吧!否则打起来,我们虽不惧他,王老板等人却不会水,万一落下江去,岂不……”

龙渊闻言恍然,连忙点头应“好”,道:“慧姐姐你把好了舵,待我除去铁索……”

说着,两臂一分。双掌握紧铁索,默运丹铁神功,将真力运到十成,猛的大喝一声,双掌猛往怀里一带,但闻得“崩崩”两声。

廿余丈的拦江铁索,竟吃他在左右山崖的根部,齐根拉断,“哗啦啦”落在水里,向下沉去!

那船一去障碍,顺流急下,云慧在后稍,把舵轻驶,单袖轻拂,竟使出真气鼓风之法,箭般向左岸驶去!

那左右驶来的四艘快艇,尚距十多丈远,目睹龙渊神力拉断铁索,云慧以功推舟,皆不由大惊失色,暗中诧异,江湖上何以突然冒出这两个英俊后生男女,身具有如此神奇的盖世绝学啊!

但他等自恃水中功夫高强,诡计多端,虽惊不怯,竟自鼓桨直追!

船上,四剑目睹这一双璧人,施展出这等罕见奇学,又惊又喜,又敬又佩,同时悬心的一块石头,一齐放下了地!

江面上下两游,本有无数船只,因望到双梁放下拦江铁索而转舵停船,远远藏开。

这功夫远远瞥见铁索沉江,虽均看不真切,却不由均大大惊异,这拉断铁索的,是何等仙佛一流人物?

云慧行功推舟,舟行如箭,瞬息间,驶近左岸。

龙渊凝立船头,神目如电,一瞥左岸边怪石嶙峋,崖壁如削,十多丈高处,坡度稍平。

其上集聚着许多喽罗,一个个手执铁弩,平举待射,不由得眉头一皱,大声通知云慧道:“慧姐姐,我们再下去一点!”

说着,待云慧司舵稍转,双袖骤挥,两团无形气功,随袖而出,“砰”地击在水面之上,击起丈许浪花,而座下之船,却快如电闪般,向下游直冲而去!

崖上喽罗见状,一声大哗,众弩齐发,矢如流星,向船上落下。

龙渊怕伤了船上无辜,身形一展,在左弦边一阵游走,双手舞动处,一一将飞矢劈落江中!

船只刹时间越过梁山,梁山下游,右岸绵延,水中石礁颇多。

船中舟子,经过这一阵休息,心悸已停,还过魂来,对船中这一双璧人,既感且佩。

船老大慌忙接过舵来,请示道:“姑娘想拢岸吗?我来吧。”

云慧虽会驶船,却不知水势,闻言螓首微点,放还舵柄,同时也停止行功。

片刻功夫,船老大巧妙的将船靠岸,舟子们七手八脚的搭上跳板。

龙渊转首后眺,只见那四艘快艇,已近在数十丈内,乃道:“各位都上岸去,找个地势隐秘的处所聚在一起,以防贼人暗算,这船中不必留人……”

船中诸人已将他奉为神明,闻言立即鱼贯登岸。

身左平野千里,放目展望,稻田阡陌,如波起伏,远处有村舍林木,鸡犬之声,隐隐传来,一片恬然宁静之状,不由令人心神一怡,那本来蕴藏于胸的气愤,不由为之一消。

舟子与王老板一行十余人,藏入林中,四剑——单剑震皖南方直民,八卦剑王三里,大罗剑张坦,江北一剑西门阳四人,分四角守在林外,以防贼人伤及无辜。

江中四艘快艇中人瞥见龙渊云慧,一个是淡青儒服儒布,颜容俊似天上仙童,年纪轻轻,一付文弱书生的模样,倒负着双手,侧对大江,似乎是在欣赏着滚滚而去的浩瀚巨流。

另一个,金发长垂二尺,白胜雪,娇艳如花,一身似纱衫裙裹体,被江上劲风吹着,翩翩慾舞,直似是片片白雪,拥着个凌波仙子。

虽然云慧身后,斜背着一柄奇形宝剑,剑柄护手大如覆碗,闪光银光,剑穗纯白,随风在她的耳边轻荡。

但,这不但不能增加她的威风,却似更频添了她的柔弱与艳丽。

快艇中人,一时顿忘适才所见的神功威力,竟误以为像这等文弱娇美之人,是可欺的。

故此未等快艇停稳,“嗖嗖”数声,纷纷纵上岸去,将二人团团围住。

其中一个虎眉暴眼中年大汉,敞开霹雳也似的大嗓门,气势汹汹的道:“两位何人门下?缘何伸手架梁?敢是不知我东西梁山的规矩?”

单剑震皖南方直民,艺出九华山广济主持,金面菩萨玄通门下,九华山距离东西梁山很近,方直民与双梁均有过数面之缘。

这时他一见发话之人,正是东梁山寨主“水底虎”梁世杰,立即走上前来。

末待龙渊云慧答言,便即接口道:“世杰兄请了,小弟方直民在此……”

水底虎梁世杰哈哈一笑,上下打量方直民一眼,霍然笑容一收,“哼”道:“原来是四剑镖局方总镖头,失迎失迎……”

单剑震皖南方直民,脸上一红,心中不由暗骂:“好狂的匹夫。”

只是他不愿双方破脸,勉强打个哈哈,打断梁世杰调侃之言,双拳虚拱道:“世杰兄何必客气,小弟借道经此,末到山中拜候吾兄与世雄兄,尚只见谅为幸……”

水底虎梁世杰冷冷一哼,两眼望天,不屑之情,溢于言表,尚未开口。

赤面蛟梁世雄却已然哼哼冷笑,道:“方总镖头如今已然找着人了高人撑腰,怎会把本人兄弟放在眼里?”

方直民脸色一变,强忍下胸中怒火,打断梁世雄无礼之言,道:“巨雄兄不必如此,小弟虽然无能,却也知道江湖中义气为先,小弟在皖南开设四剑镖局,多年来蒙各地好友照顾,到未出过差错,做出什么对不起朋友之事,今日小弟受托,暗保王老板前往金陵,路过贵地,但求二兄赏个薄面,放小弟等过去,小弟日后必有以报。”

赤面蛟梁世雄哈哈大笑道:“这借道原属小事,我兄弟本也无意留难,只是方总镖头不该令贵友毁去我拦江铁索。”

云慧站在龙渊身畔,看着这梁山双梁兄弟,冷然狂妄之态,早已不耐。

此际闻言,梁山双梁故决刁难歪曲事实,芳心薄怒嗔生,忍不住秀眉一扬,娇声责问道:“喂,你们待要怎的?那拦江铁索是我与渊弟弟所毁,有什么事,你们尽管撞着我们俩来好了。”

水底虎梁世杰许久不曾开口,他一直在偷窥着云慧的绝艳颜容,这时瞥见她浅嗔薄怒,娇声仄仄,另具一种迷人美态,不由接口笑道:“姑娘快人快语,令在下钦佩之致,但不知贵姓芳名?那位高人门下?”

云慧瞥见他贼眉贼眼的盯着自己,芳心更怒,叱道:“姑娘姓云名慧,这位是我弟弟龙渊,至于何人门下,凭你这块材料,还不配问。”

龙渊负手闲立,眺望四周江景山色,后闻得云慧报出姓名,慾想阻止,已然无及。

梁山双梁等人闻言,不由都勃然色变,皆因他等均非无名之辈,在江湖中混了十几,几十年不等,都称得上一流人物,何曾受过这等轻视与奚落。

再说,对方若真是成名的侠士一流,还则罢了,无奈适才龙渊云慧表现那一手断索催舟的功力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龙渊片言释干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虎云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