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虎云龙》

第24章 化身若鬼惩恶人

作者:雪雁

龙渊云慧不知他这是缓兵之计,笑面跛丐虽猜得出来,自恃自己的弹指神通,已达炉火纯青地步,龙渊云慧无不弱者,故此并不放在心上。

故此反示意龙渊二人,一同坐在椅上,静观于三飞的丑恶表演,只见于三飞满面悔恨之色,道:“三位有所不知,这杀害王敬实与皖南四剑的事,小老儿事前并不知道。全是小老儿不肖犬子于诀与他几个不成材的师兄,因见王老板携来的珠宝,价值连城,一时贪心,乘小老儿与王老板等人欢饮之时,暗下*葯,不但将王老板五人迷倒,连小老儿也即席人事不省,晕睡过去。”

笑面跛丐见他说得煞有介事,其实是一派谎言,尤其是一口一声小老儿、卑躬屈膝毫无骨气,不由气得连连大笑。

龙渊虽有几分相信,但心中尚有数点疑问,同时也深鄙其人,忍不住开口问道:“于三飞,尔于尔徒未得许可,做下这伤天害理之事,当时你虽不知,事后醒来,为何不将正凶惩处?反故意做作,亲自表演大门口深夜送别的一幕呢?”

于三飞狡猾机诈,闻言便知龙渊已被他说动了心。

因之表演越发买力,只见他痛心疾首,捶着自己的胸膛,连连叹息,道:“前辈这话责问得是。小老儿当时醒来,目见王老板与皖南四剑,惧已横尸就地,又惊又怒,问明经过,乃犬子与不肖二徒所为,立即把家法请出,正以极刑,孰料事情传入老妻耳中,她一个妇道人家,不知大义,一闻说小老儿要杀亲子,立即哭得要死要活的,要与小老儿拼命……自己的亲生骨内虽则不肖,但若要亲手至于致之死地,当真也是难事。”

龙渊至性中人,当真又信了几分。

于三飞见他是目光中煞气渐消,心中不禁暗乐,表面上却偏是老泪纵横,干“咳”道:“咳,小老儿虽不是贪财之辈,但却也偏爱亲生骨肉,经老妻这么一闹,当时觉得事已至此,便是真个将犬子处死,对死者亦是无益,所以……所以小老几,当时只将他们痛责一番,一时糊涂,反求与儿辈脱罪,演出了那一幕……咳,这确是小老儿的不是……但小老儿……”

他这里尚未说完,龙渊心中,已经是接连数变,由怀恨转为同情,深为这眼前涕泪纵横的老头儿惋惜。

只是,他尚不能完全决定,是否轻易的放过这已知悔改的老人。

因为无论如何,王敬实与皖南四剑是无辜的,他们的死,难道就一无补偿?

但说到补偿,仅仅杀害了他们的凶手,对死者本身又有什么好处呢?

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如今这老人,流泪痛悔,又不是真凶,难道就不能予他一再生之机?

龙渊心中举棋不定,但云慧却是一种想法。

她心存师仇,幼受孤独客的教诲陶熏,性情不免有些偏激。

尤其对于三飞,心中又先有成见,自闻笑面跛丐的一番追述,认定这于三飞便是害死她师父的仇人之一。

虽则适才于三飞并不承认,便举出许多正凶的名字,但一看他那副做贼心虚的畏惧之态,便知是推托诿罪之词。

故尔,自发始至终,云慧心情一般,压根便不信他一派胡言,尤其是听到最后,微闻房后不时传来极其轻微的脚步之声,更不由料定这老贼用的是缓兵之计。

果不然,于三飞一席话,吞吞吐吐,讲了有二盏茶时,正要结尾认错。

霍然间房外一声暴喝道:“笑面跛丐听着,有种的出来与二少爷在院里比划比划,紧藏在房里,以多为胜,做缩头乌龟算什么英雄侠义?”

笑面跛丐闻眼,蓦地环眼一瞪,,仰天“哈哈”狂笑不止,其声沙哑,响如沉雷狮吼,屋宇为之震动。

于三飞大吃一惊,料不到笑面跛丐,功力这等精纯,神色一变,双手掩耳,退向窗边,口中亦自叫道:“珩儿不得无礼,快些进来……”

云慧见状,心中一动,娇呼道:“老贼想溜!”

龙渊却真个相信他乃是诚意悔过,受不住笑声震荡退到自边,发话制止于珩,并命他进来悔罪。

因此,他一见云慧掠身慾起,伸臂一阻,道:“慧姐姐不要误会……”

云慧被他一阻,只得刹住势子,耳闻此言,芳心不由得暗叹一声,忖道:“渊弟弟竟真个信了老贼这话,真是实心眼儿。”

想着不由一跺脚,道:“你……”

以下尚未出口,于三飞掩耳移近窗口,猛地一纵,“嗖”的掠出窗去,一连两纵,停身在窗外五丈之外,蓦地回身,仰天“哈哈”一笑,大声叱道:“老跛子与那二个不知死活的狗男女,还不出来受死,还我诀儿命来。”

笑面跛丐适才虽在狂笑,耳目却灵,依他的脾气,决不会让那于三飞逃出屋去。

但听见龙渊“不要误会”四字,心中雪亮这功力奇高的小娃娃,心地犹如白纸一般纯良。

他若是立时或擒或毙了于三飞,在龙渊心中岂不因不明于三飞鬼蜮伎俩,而怨他心狠手辣,不予人自新之路?

因此,他假装未见,仍一味狂笑着,任由于三飞兔脱逸出,直到他在外面耀武扬威,才装出错愕之色,霍地住口。

龙渊乍闻于三飞叫骂之言,顿时一怔,他实在想不到,于三飞瞬息之间,转变得这般快捷,

他不由有些不信,忍不住大声问道:“于三飞,适才你痛悔尔罪,为何……”

于三飞似已有恃无恐,不待龙渊说完,已然暴叱一声,道:“喂,小子你休要血口咬人,老夫一生行事,正大光明,谁人不知,你等深更半夜,与老跛子潜入私宅,竟还敢掌毙老夫的爱子,胁迫老夫交钱命,如今已落在老夫的天罗地网之中,还不出来纳命……”

龙渊一听他这番话,几乎气炸了肺,皆因他实未料到,适才那流泪哭诉,请求饶恕的老人,竟是这般的颠倒黑白,姦诈阴险之徒。

不过,这一来,却也是推翻了于三飞适才所言,那王敬实与皖南四剑的性命,必定是丧在他手。

人到气极之时,反而无话可说,龙渊也正是如此。

那经过化装的脸上,虽则显不出颜色的变化,但看他周身发抖,面部肌肉,阵阵抽动,双目喷射怒火,光芒骇人,连灯内灯焰,为之失色。

云慧瞥见龙渊如此形状,了解这意外的刺激,过分伤害了他的善良之心,不由得大生怜惜之意。

她伸出手去,握住了龙渊的胳臂,全身依偎在他的身上,昵声安慰道:“渊弟弟你何必同这种小人生气……”

龙渊闻得这一阵昵语,手臂一紧,搂住云慧纤腰,低头一瞧,只见怀里的人儿,面色姜黄,颔下生须,皱纹纵横,头戴文生布,却偏生脆音如黄莺出谷,双睛瞳孔湛蓝,射出柔波似水,含有无限的真挚情意。

这一来,声貌对照,不伦不类,不由令龙渊哑然失笑,心中的愤怒也因而冲淡不少!

云慧尚不自觉,一见他chún角绽出顽皮的笑意,双目中怒焰顿失,反射出顽皮的光芒,注视自己,芳心一宽,不由撒娇地一扭肢腰,佯嗔道:“渊弟弟你看我怎的,我脸上……”

提到脸上,云慧陡然觉到颔下有须,顿时大悟,将“又没有花”咽回腹中,一阵羞涩,爬上心头,霍然抬头,将满腔羞意,化为嗔怒,全发在窗外于三飞的头上。

她霍然声变粗音,接住于三飞的话头,怒叱道:“于三飞,任凭你舌底翻莲,大爷等今日若让你逃出手去,誓不为人……”“人”字出口,一拉龙渊,双双直如轻烟,倏忽穿窗而出,落在院中,将于三飞围在当中。

于三飞初脱困境,虽然是依仗自己人多,心底仍畏惧笑面跛丐的弹指神通。

这刻他正在院子里骂得高兴,霍闻室内有人答话,紧接着灯光一暗,心知对方意慾出来。

正待后退隐身,指挥部众合力暗袭,眼前一花,一左一右,已然站定了两个人影。

于三飞心中一惊,屈膝躬腰,方要掠上房去,陡然间面前传来一声大喝:“停住!”

二字入耳,面前一丈处,笑面跛丐已然站稳在那里了!

这一来,于三飞立陷三面受敌的困境,顿时大惊失色,心中暗暗打鼓!

皆因,虽则他儿子于珩,率众埋伏四周,却还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眼下笑面跛丐一人,都惹不起,何况有二个莫测深浅的帮手呢?

但如今势成骑虎,当着许多部众镖师,无论如何,他也拉不下脸皮来,像适才一般软声相求。

其实,即便能拉得下,笑面跛丐等三人,已受了他一次欺骗,如何能再受第二次?

无奈之下,于三飞说不得只好硬起头皮来,混充好汉,立即胸膛一挺,“哗啦啦”抖动心中银连环,声色俱厉的喝道:“老跛子,当年你也是成名露脸的英雄人物,怎的老来却这般没出息,以多为胜,好、好、好,老夫虽然无能,却是不惧,你们一齐上来吧!”

这一番言语,若是不明内情的人,当真会觉得他义正词严,是个威武所不能屈的,响当当的英雄人物。

但听在龙渊云慧与笑面跛丐耳中,却是一文不值,反而愈发鄙视其人!

笑面跛丐一声厉笑,敞开如同鸭叫一般的破锣哑嗓,叱道:“于三飞,你别不住往自己脸上贴金啦!原本若不让你受尽‘五鬼搜魂’抽筋剥皮之苦,痛苦半月而死,我就不叫笑面跛丐,但今老跛子特别慈悲,赐你个痛快,还不快快自绝!”

这最后一句,笑面跛丐以丹田真气发出,响如晴空霹雳,一震之威,不由令于三飞,心胆俱寒,全身一簌,差一点连手中的银连环也把握不住,脱手而去!

其实,这不仅众尽俱知,笑面跛丐心狠手辣,言出如山,制治恶人,丝毫不留余地。

那所谓“五鬼搜魂”的手法,更是他独具的截脉之术,往昔笑面跛丐,行走于大江南北,所至之处,凡罪大恶极之辈,撞上他的无不被制的哀号半月,筋缩皮剥,经脉寸断,皮裂肉血气干枯而死!

历此之故,黑道中人,不但畏之如虎,更且恨之入骨。

如今于三飞听他提起,怎能不大吃一惊,周身一战呢?

但如今大话说出,怎能食言而肥?江湖中有句俗话,即是所谓的“人死留名,豹死留皮”,若在无人得见的地方,耍耍滑头,掉掉花枪,甚至打揖屈膝,叫喊爷,装猫变猪都行。

可是当着四周隐藏的几十名镖头镖伙,叫他乖乖的听从吩咐,横刀自绝,可办不到!

于三飞不由大为犹疑,正在不知所措,念头乱转,尚未想定一个万全的主意时。

霍见那自称千面书生之人,缓步移近,厉声开言道:“于三飞,跛丐老前辈既不屑与你动手,而你又不肯自绝,待我千面书生,成全你吧!”

说着,已停在于三飞五尺之外!

一旁笑面跛丐不由得大为惊奇,何以这面慈心软的娃儿,突然会动了杀人的念头。

但云慧却晓得,渊弟弟对这于三飞真是恨到透顶了。

皆因这于三飞不仅杀害了老实无辜的王敬实,同时,更辜负了龙渊私心中一片慈悲心肠,击碎了他的一直认为世上无不可劝化之人的美梦与理想,第一次让他体会到世上诡诈的丑恶的一面。

因此,他恨,恨于三飞,同时也将恨以后的一切恶诈之人!

云慧芳心里有一些快乐,她觉得渊弟弟已然真正的长在成人了。

同时,她也有点儿悲伤,有点儿怨恨,为什么上天偏要让邪恶常存,染污了纯真的心灵呢?

于三飞可不管这些,他一边虽嘀咕着不知对方的深浅,另一方面,也有庆幸。

到底这名不见经传的人物比笑面跛丐好对付些啊?

故此,他不动声色,立按照武林动手过招的规矩,双手执环,往怀内一抱道:“请亮刃!”

千面书生龙渊,双目直盯着他,神态却极安闲,脚不丁八,随意站着,双手自然垂着,也未作势,应道:“不必!”

于三飞心中暗骂:“小子找死!”口头上却道:“有僭!”

字吐手出,银连环振力一抖,“呛啷啷”连声暴响,双臂一展,上步一式“乌云盖顶”,踏中宫,走洪门,径尺的银环,带起“唰”声锐风,直往龙渊的头顶套去!

于三飞这一手三个银环,每圈径有尺半,内外皆是利刃,相铆处各有暗口,抖直之时,各口相扣,立即挺直。用时不仅可点、可劈,更能镇、套、扣、推,兼具刀、钩、戟等数宗兵刃之长。

此际龙渊一见于三飞欺身而近,愣踏中宫,不由勃然变色,皆因,武林之中,对敌的常例,在未知对手的深浅之前,都是走奇门偏锋试招。

这于三飞如此一反常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化身若鬼惩恶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虎云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