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虎云龙》

第25章 深夜钟山会群雄

作者:雪雁

龙渊与云慧闻声一惊,忙将东西整好,随手将匕首插在腰间,出室一瞧,果见老跛丐手上,执着一张红柬,接过一看。

只见上面写道:“字奉:笑面跛丐千面书生 共鉴:千面夫人

久闻阁下等侠名,两江同道,无不钦敬。唯昨夜在三江镖局,连毙于总镖头以下,二十余人。劫去于家珍物,此等行径,狠辣兼具,震动京畿。

余等既为同业,即怀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之惧,复兴愤与偕亡之感。

故特请阁下等,月满之夜,会于钟山之阳,以求教。

下署为金银鞭呼延异及金陵九大镖头同上的签名字样。

龙渊看罢,对这节外生枝的事故大感头痛,默默的望着云慧与笑面跛丐。

却见身畔的云慧,笑颜如花,湛蓝的双眸中,充满了跃然慾动的神气。

笑面跛丐,则挂满一脸笑容,显示着他心中,正有满腔怒气。

龙渊莫可奈何的长叹一声,道:“适才王嘴多来此述说,昨夜三江镖局,来了一伙强人,连伤了十多位镖头,临行还抢了于大太爷的历年积蓄,其中有一柄价值连城的匕首,为当年元太祖所用,于二少爷伸量无力为父报仇,一怒连夜出走,上崆峒山去找他祖师爷他去啦!”

笑面跛丐聆听此言,环眼怒张,暴射精光,却恁地依然是一脸笑容,仰首狂笑,哑声叫:“好”,却不插言。

龙渊晃了晃手中红柬,又道:“故此,今早上,三江镖局的副总镖头——金银鞭呼延异出头作主,一方面为死难的镖头,办理后事,一方面传柬邀请了这金陵九家镖局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共襄寻凶报仇之举。”。

说着,将腰间匕首取出,递给笑面跛丐,继道:“老前辈请看,这便是那把匕首……唉……若昨晚那于珩交还珠宝之时,能检视一下,便不会发生这事了……”

笑面跛丐接过匕首,瞧见它长约一尺二寸,柄上鞘上,嵌着十几颗,各色水钻,最大的足如鸽蛋,最小的也有小指甲盖般大小,金光闪闪,五色杂陈,不用看匕首如何,光只这外表,亦足夸价值连城了!

笑面跛丐把弄着匕首,闻听龙渊自责粗心大意,哈哈一笑,冷然哑声道:“贤侄差矣!俗语示:龙生龙、凤生风、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那于三飞年少为盗,老而不改,那小子禀受贼性,耳濡目染,你怎能盼望他“乌鸦巢里生凤凰子”呢?”

说着,冷语“哼”道:“老跛子如今也恨,恨当时何以未毙了那小子,如今让他掉了这一记花枪,恶计栽赃,利用这金陵镖行同业,同仇敌忾之心,为他出来送死,他自己一走了之,其心之狡猾阴毒,岂非倍于常人吗?”

龙渊恍然若悟,心中既惊且怒,气冲冲说道:“他,他是要让天下人皆误会老伯与愚侄等,俱属心狠手辣的黑道人物!”

笑面跛丐哈哈一笑,道:“岂止如此?若老跛子猜得不错,于珩与什么金银鞭两个小子,更还另有异谋!”

龙渊愕然不解!

云慧玲珑剔透,早已料到于珩这一着栽赃毒计,此际被老跛丐一提,霍然插言,道:“啊!老伯是说,他们俩是想藉我们的力量,为他们铲除异己吗?”

笑面跛丐,一拍手中匕首,道:“对,贤侄女料得不差,那于珩与金银鞭,鼠蛇同窝,沆瀣一气,老跛丐料定他,决然商定这一着棋。”

说着,他瞥见龙渊似有三分不信,便解释道:“试想昨夜那金银鞭身为三江副总镖头,怎会不在现场?就算他不在,那于珩小子,可是亲眼目睹,凭他爹于三飞,身具足以领袖金陵一带同行的技业,尚非我等敌手,这金陵九大镖行里,还能有什么出类拔萃的人物,足以有制胜把握?”

龙渊一想,果然不错,若金陵其他的镖局里,有这等可与自己等三人,分庭抗礼的人物,早已出了大名,还何至于隐奉那三环套月于三飞为首呢?

笑面跛丐望见龙渊点头,认可其言,遂即冷“哼”一声,继道:“凭他三江镖局里,二三十名镖师镖伙,联手暗袭,尚不能奈何我等,这金银鞭呼延异,却仍然纠合九大镖局人众,柬邀我等,岂非是明知其不可为而为?显然其居心不在报仇,而在此一石两鸟,既可为我等背加黑锅,又可藉我等之手,为他们铲除同业中,足以取代于三飞位置之辈,将来事过境迁,那于珩回来,便可以重整旗鼓,再振家声,独霸这金陵镖业了!”

龙渊闻听了老跛丐这番解说,如闻晴天霹雳,不由得心中百感杂陈,众念齐兴。

想起昨夜于三飞,痛哭流涕,跪地哀求,后有所恃,复又翻脸相向的丑态,后于珩卑劣无耻,定下这嫁祸栽赃,一石两鸟的毒计,不禁心头暗疑,世道人心,果皆是这般险诈诡谲吗?

他自问,还不敢十分确定,但起码他那乐观的,认为人人以诚相见的看法,却已然又打了一个折扣!

云慧倩立一旁,瞥见龙渊的面色,忽阴忽晴,转变不定,心知其意,妙目微转,半劝半训的,柔声道:“渊弟弟。这事正给我们一个教训,你也不必过分放在心上,俗语说得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今话你也该改改态度,对付恶人,尤其如于珩之流,阴诈之徒,决不能心慈手软,要知他当时打不过你,卑躬屈膝,苦苦哀求,只不过是一种手段,那会真心悔过!你若一心软,放了他们,他不仅不知感恩言谢,幡然悔悟,定心悔改,一有机会,倒反而倒噬一口,渊弟,你……”

龙渊喟然叹道:“慧姐姐,此言虽则有理,但我等又岂可动辄取人之命?要知‘上天好生’,‘人性本善’,其所以为恶之故,乃是受后天环境之影响,若我等服之以德,晓之以义,予以其活路,当必可使之幡然悔改……”

笑面跛丐,心胸中怒火正盛,闻言颇不顺耳,厉声粗言道:“贤侄何迂腐乃尔?试问你功力本领非小,伸手投足,皆足以致人死命,由劝善为始,至其真心悔改为止,这其间时日非短,变化如何,亦未可料!你,贤侄你能保证不害无辜吗?”

龙渊长叹一声,自思笑面跛丐这节话,亦有道理,忆及于三飞与其子于珩所作所为,不禁黯伤人心险诈诡谲,确非是始料所及。

尤其他想到所为高贵,心存侠义肝胆的王敬实,与皖南四剑遭人暗害之事,不由从心底泛起了哀痛与愤慨,觉得那一以杀止杀”的手段,也未赏不对。

云慧瞥见龙渊阴沉凝思的表情,深知其意,忙岔以他语,道:“月满之后,就是后天,叔叔对这九大镖局的联名邀战,有何打算?”

笑面跛丐“哈哈”一笑,道:“船到桥头自然直,打算什么?贤侄女,咱们走着瞧就是!”

月满之夜皓月如盘,银辉四射!

钟山之阳,风景如画!除虫声之外,余皆一片寂静!

时至三鼓,金陵城内,飞射起三条黑影,成品字形,迅若流星泻野,星飞丸射般,越过三丈有余的巍巍城墙,朝钟山奔来!

笑面跛丐,一马当先,仍是那一身百结鸠农,身形起处,除却猎猎的衣衫带风声响,别无半丝声息!

龙渊与云慧,落后半丈,一着蓝色儒衫,一着鹅黄衫裙,两人分开约有一丈,举步投足,一个是潇洒如行云流水,一个是艳丽闺中贵妇。

若非是速度惊人,貌入中年,别人望见他们,还当他们是一对踏月寻趣的才子佳人呢!

瞬息间,钟山在望,三人目力皆佳,尤其是龙渊云慧,早年受“鲸珠”的灵气沾染,视夜如昼,倍异常人。

故而微一凝眸,便发现山阳一座密茂松林间,隐藏着三十余人。

笑面跛丐一声“哈哈”朗笑,声似晴天闷雷,直震得林木簌簌。

三人翩然落在林前,笑面跛丐当先开口,道:“林中的朋友,为何不出来答话?”

林中一阵騒动,“嗖”“嗖”连窜出廿余人,一个个短衣窄袖,身背兵刃,落地各占方位,将笑面跛丐三人,围在中央。

同时,正对面走出一人,月光下只见他身材十分魁梧,但可惜鼠眼鹰鼻,形容十分猥琐。

他身背一银一金,两支竹节鞭,在龙渊三人丈外站定,抱拳为礼,道:“阁下想是名震武林的笑面跛丐前辈,与千面书生、千面夫人吧!”

笑面跛丐哑声简答:“正是。”

那镖头双眉微皱,又道:“不才金银鞭呼延异,斗胆会同金陵同业,邀请三位来此一会,皆因慾请阁下等,将三江镖局,总镖头以下等廿余人的性命,与镖局总镖头历年积蓄的珠宝,与珍藏的前朝遗宝‘灵蛇匕首’一把等诸事,还我等一个明白?”

笑面跛丐环目暴射精光,直迫在呼延异面上,冷然哑声打断道:“呼延镖头,老跛子今有一事不明,也想请教!”

金银鞭微微一怔,鼠目滚转,问道:“老前辈所问何事?”

笑面跛丐笑颜初绽,沙声询问:“如今那皖南商人王敬实,与皖南四剑,可还在贵局之中?你所谓的,于三飞历年的积蓄,是否便是指王敬实携入贵局,托保的珍宝?”

金银鞭面色微变,呐呐道:“这个……,据在下所知,那王敬实与皖南四剑,早已离开本局,老前辈所言珠宝一事,在下并不知其详情,在下……”

笑面跛丐仰天“哈哈”大笑,声似破锣闷雷,震人耳鼓生痛,笑罢,沙声冷“哼”一声,道:“我笑面跛丐,一生走南闯北,却还未见过似这般狡猾之徒;也从未听过,有贵局这般,谋人镖货,暗害货主之事。你身为三江副总镖头,老跛子就不信,你对于三飞父子,谋害王敬实五人之事,毫不知情……”

此话未完,四周诸镖局中人,立起了阵騒动,纷纷交头接耳,猜议老跛子所说,是真是假!

呼延异面色一变,色厉内荏,嘶声道:“老前辈大名鼎鼎,威镇江湖怎会是这等人物,半夜上门,杀人劫财,到如今不仅不敢承认,反来倒打一耙!哼,真个是见面不如闻名了!”

笑面跛丐见这呼延异歪曲事实,颠倒黑白,出语不逊,不由勃然大怒,杀气陡盛。

只见他双目精光电射。煞气腾升眉际,但奇怪他,chún角一牵,笑意大炽,正待开口……云慧却也忍不住娇叱一声,道:你这人说话检点些,于三飞见财起意,谋害王敬实与皖南四剑五人,似此罔顾武林道义之徒,昧尽天良,不仅死有余辜,且为尔等镖行同业,带来无比耻辱,呼延异你……”

呼延异见她说得这般露骨,怕众人真个信了这话,将他的一番心血,付于流水,故不待云慧说完。

立即“嘿嘿”连声阴笑,打断了云慧之言,道:“娘子,任你莲底翻花,总抹不去前夜连杀廿人的事实,如今多说无益,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罢!”

武林中素来有拿这条不成文的陋规,即是说不清时就打,俗语说:“胜者为侯,败者贼”,反正要是打赢了,不对也变成对了!

外圈九大镖局中人,早受了金银鞭的鼓励,对三人抱有偏见。

此际见龙渊云慧,一个是典型的文弱书生,一个是弱不胜衣的妇人,更加这千面书生,与千面夫人之号,名不见经传,虽则适才见识过他等佳妙的轻功,却总疑他俩没什么真才实学。

笑面跛丐,盛名久传,但如今看上去也只是跛脚的老丑化子,俗语云:“好汉架不住人多”,笑面跛丐他果然了得,却也不见得,挡得住这方面二三十个镖界的精英!

龙渊一直未曾说话,此际闻听呼延异提议,以胜负定曲直,不由不满,正待出言解释。

却不料四周人群中一阵哄闹,霍然跃出个铁塔也似的人物来!

只见他脸如锅底,眼似铜玲,满面虬须,若似是梁山泊名寇——黑旋风李逵,手中倒提着一柄九环破风大砍刀,气虎虎扑进场中,叫道:“呼延二哥你说了半天,俺弼马瘟神陆达只喜欢这一句。”

说着,对龙渊举手连招,又道:“来,来,来,小相公你过来,让俺弼马瘟神砍你两刀,替俺们老太爷报仇!”

这黑壮大汉,仍是武英镖局的镖头,生就的浑噩愣性,平生喜勇好斗,闻听有架可打,无论是什么场合,他总得插上一脚。

不过,傻人也有三分聪明,他自忖盛名之下无虚士,笑面跛丐,必不好斗。

对云慧,这般娇滴滴,扭扭捏捏的妇道人家,他又觉得胜之不武,所以挑来选去,总认为只有龙渊,最是合适。

故此,他一上场便向龙渊,下了战表。

龙渊看出他是个傻瓜,可不想和他动手,便道:“兄台何必性急,且听区区一言如何?”

弼马瘟神陆达,见他不动,怒目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深夜钟山会群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虎云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