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虎云龙》

第26章 江上双燕议分飞

作者:雪雁

龙渊对镖界一干人等,双手一拱,朗声将王敬实等人,携带珠宝进京,变换粮米,救济巢湖灾民。

皖南四剑因恐实力不够,请托三江镖局局主于飞承保,于飞见财起意,暗杀五人,私自吞没珠宝!

自己等三人,暗中得讯,激于义愤,方才夜入于飞私宅,责以大义,勒令吐出珠宝,由自己等人,另外托人办理善后。

于飞起初,表面答应,暗令其子于珩,招待镖伙,意图以多为胜,而终被自己等为世除害。

那于珩见势不敌,乞求饶恕,那料他献出珠宝之时,竟暗中又作了手脚,将一柄珍贵的匕首,放入袋中,意图栽赃,留书出走!

呼延异乘机愚惑镖界同业,为他等报仇,其意在借他三人之手,将镖界高手一一除去等事情,一一述出。

众人闻得此言,顿时勃然变色,怒骂之声纷纷而起。

同时,其中忽然走出一位老者,对笑面跛丐三人,长揖为礼,道:“在下入云雕华化,力掌南城华雄镖局,今闻前辈与阁下一席相教,目睹这狼心狗肺的东西,所作所为,实自愧有眼无珠,妄活了五十余岁……”

他一言未竟,人群中九大镖局中,另八位局主,齐齐越众而出,齐声道:“华兄之言,亦出自我等肺腑,造才蒙三人大度包容于前,指破姦计于后,衷心实感……”

龙渊见众人,均能勇于认过,心中十分高兴,他微笑着望了云慧一眼,正待开口。

人群中霍又走出一人,扬声道;“阁下所说,虽然言之成理,但一无人证,二无物证,却实难令人口服心服……”

众人一见,这人亦是三江镖局的一位镖头,人称赛仲连鲁智,平日为人,不但是正直无私,再喜好为人排解纠纷,济人之难,应人之急。

虽则一身武学,不见高明,却在金陵城内,十分受人尊敬!

俗云:“先入为主”,适才龙渊的一番话,众皆信独他疑惑,这质询之言,发出自他人之口,或能引起别人的误会,以为是呼延异一堂。

但如今赛仲连鲁智如此说出,却不由令人将信又疑!

笑面跛丐不认得他,但见他生得方面大耳,一脸正气,众人闻言,又皆面显异色,立知道此人,颇得人望。

他面色一寒,“哼”声,道:“阁下何方人物,可告见示老跛子知道!”

赛仲连鲁智望见笑面跛丐,突然间笑容收尽,不由心中发毛,但是他自忖并无错处,便朗朗声应道:“在下忝为三江镖局的镖头,姓鲁名智。”

笑面跛丐一听他亦是三江镖局中人,霍的大笑,双目电光暴射,正待发话。

龙渊在旁,亦看出鲁智似非邪恶一流,怕笑面跛丐,不问皂白,骤然动手,忙接口道:“阁下近日可在镖局之内?是否曾参与前晚一战?”

赛仲连鲁智摇了摇头,表示不在,笑面跛丐道:“你既不在,何以便断定此事不真?”

鲁智方待辩白!笑面跛丐又道:“好,你既不信,待我老跛子让你们呼延镖头,亲口告诉于你!”

说着,俯身抓住呼延异已散的头发,将他拉起:“叭”的一掌,拍在他的背上,震开了他的穴道,厉声问道:“阁下居心,老跛子洞若观火,今日还有你贵局的伙友不信,麻烦你亲口对他说说,如何?”

金银鞭躺在地上,虽不能言动,耳朵却是挺灵,早将来众之言,听了个一清二楚,心知今日是在劫难逃,任凭他用尽心思,也想不出解救之策。

此际穴被解,却突起侥幸之念,顿时胸膛一挺,道:“老前辈可不要血口喷人,某家……”

一语未竟,笑面跛丐“哈哈”一声,电般举起右手,“叭叭”两响,在呼延异颊上,一正一反,打了两记耳光。

直打得呼延异齿落血流,后退五步。

赛仲连鲁智见状,长眉一轩,正待开口……

笑面跛丐,上前一把抓住呼延异下腕,暗运神功,紧紧捏住,笑声喝道:“小子你倒敬酒不吃吃罚酒,老跛子可要警告你,若是再不讲实话,就别怪老跛子层用‘五鬼搜魂’之法,来对付你了!”

呼延异右腕被他捏着,半身酸麻,腕骨如折,直疼得他额上冷汗淋漓,面色铁青,及听到“五鬼搜魂”一语,更不由吓了一身冷汗!

须知这“五鬼搜魂”之法,乃是武林最最阴毒的毒刑,手法奇特,会的人极少。

笑面跛丐这心狠手辣之名,也多半由善用此法而来。

赛仲连鲁智闻言亦同时吓了一跳,但是他生性威武不屈,明知自己挡不住笑面跛丐的一根指头,却仍然大又凛然的抱打不平,道:“老前辈使用这阴损手法,其若非人力所能忍受,何愁不能令人招承……”

他言中之意,十分明白,所指的便是,今别人受不住苦,自然会屈打成招。

龙渊心中暗赞,这鲁智果然是条汉子。

笑面跛丐却环眼一瞪,叱道:“小子你罗嗦什么,还不与我站远一点。”

说着,举手作势待点,问呼延异,道:“你说是不说?”

呼延异直吓得全身发抖,无奈右腕受制,全身力道尽失,连闪让都无力气,只得点头顿呼:“真的,真的,你说的都真!”

鲁智冷“哼”一声,拂袖转身慾走。

龙渊却已然接口询问:“那王敬实等五人的尸体,现在何处?”

笑面跛丐右腕一紧,催他道:“说实话!”

呼延异既身受挟骨之痛,又受那“五鬼搜魂”的威迫,那还敢再倔强,忙颤声回答,道:“在!在后花园假山地道之中,我……”

笑面跛丐哈哈大笑逼问一句:“可真!”

呼延异连忙点头,说:“小的岂敢欺骗你老……”

此活方完,笑面跛丐不容他再说下句,道一声“好”。

左手一指,点在呼延异七坎穴上,右手一松,呼延异身子一软,便即萎顿于地,死绝过去!

那鲁智在龙渊问及王敬实尸体之际,霍又止步,此际见状,直皱眉头,却不再说什么!

笑面跛丐点死了呼延异,举步间掠到两丈外刘广泰身畔,一拉将他抓起,摔在张广武身畔,骈指虚空连点,顿时也点了两人的死穴,面色霍寒,转对镖局来人,道:“此即是恶人下场,盼诸位以此为诫,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为幸!”

龙渊抬头望天色,东方已现鱼腹白色,强压住心头若有所失的怅然之感,亦对众人道:“此事至此,虽似告一段落,但在下却以为诸位之中,或有人不能致信,放在下特请鲁兄与八位镖局局主,同往三江镖局,起出王敬实等人骨骸查验。”

说着,微微一顿,又适:“此外王敬实来京,壮志未成,珠宝仍存在下处,在下在此,人地生疏,有心无力,却慾请笑面前辈,主持大局,另请诸位局主与鲁朋友,鼎力相助,早日将珠宝变成钱粮,连同王老板等人骨骸运返巢湖,以济贫民,未知诸位,肯助成此义举否?”

此言一出,连赛仲连鲁智,亦大大相信了适才龙渊所说的一切,皆为真实,众人心中,顿时改怨为敬,齐口正容相问。

鲁智率先朗声道:“阁下侠心义举,鲁智不察,恶颜相向,想来着实惭愧,今阁下雅量相容,鲁智不才,誓尊吩咐,以继成王敬实诸人遗志……”’

华雄镖局局主,入云雕华化,亦接口道:“阁下义胆侠骨,胜而不傲,功高盖世,华某不才,愿尊阁下吩咐……”

弼马瘟神陆达,亦嚷嚷道:“喂,喂,喂,算俺老陆一份……”

云慧这半天俏立在龙渊身后,未曾插嘴,这刻儿见陆达头裹白布,面黑如铁,手指脚跺地穷嚷,不由“嗤”地娇笑一声,脆应道:“好,少不了你就是!”

陆达的铜铃大眼,一扫云慧娇颊,后面的话,竟霍地咽了回去,半晌才呐呐的,小声埋怨:“俺不和娘们说话,你,你答什么腔嘛!”

他语声虽已放小,众人的耳朵,却都受过严格训练,无一不灵,故此除了笑面跛丐,脸寒如故外,其余的无不哄笑起来!

龙渊见天色不早,便道:“此间未了之事,敬请诸位料理一下,午前在下等与笑面前辈,在‘福隆’恭候诸位大驾,如何?”

赛仲连鲁智与众人一齐拱手,道:“阁下清便,鲁智与诸位局主,届时准到!”

龙渊拱手还礼,应:“好”,扭头以目征询笑面跛丐的意见。

笑面跛丐微一摔手,喝一声“走”,当先施展轻功,往山下上掠去。

龙渊与云慧并肩而行,看动作舒徐有致。其速度却是惊人之极,眨眼间已然到了山下,转瞬间便自不见。

镖局诸人望见些等轻功身法,不由得自心底泛起了惊讶与叹服,同时也泛起了许多感慨。好半晌方才回过神来,诸位局主商量着为几个死人,办理后事?

此际旭日东升,金光万丈,照澈了大地!

大钟山这时,在山上站着的诸位镖头的心里,黑夜过去,气象俱皆为之一新!

中午时分!

三江镖局的隔邻——“福隆”客栈里,突然光临了大批的镖界巨子。

店伙王嘴多,嘴多眼皮子也杂,那能不识,赶紧撅着屁股,笑面相迎往里让,却听那为首的华雄局的局主,人云雕华化,道:“伙计,笑面前辈在那个房间?快去禀告一声,说老夫等九人,前来拜候!”

王嘴多一怔,咕嚷道:“老爷子,你找什么人?笑面前辈,小的店里可没有啊?”

众人知他弄错了意思,想来他亦不知“笑面跛丐”的名号,但,要是加以解说,却又都觉得有些碍口。

正有进退不得为难的当口,却听身后,突然起响了一阵大嗓门,道:“喂,小伙计,有一位老化子和一个小相公可在你们店里……”

众人回头一瞧,进来的正是铁塔也似的弼马瘟神陆达!

陆达老远就跟上了,进门望见八位局主,站在店里,不由奇怪的问道:“各位局主怎不进去,莫非那老化子不在这儿吗?”

王嘴多听他提起“老化子”扭头瞧瞧身后,见无别人,悄声笑道:“各位爷可是要找那又跛又拐的老乞儿吗?他在!他就住在后院里!”

说着回身带路,三转两弯,已进入了后面一所僻静的偏院!

偏院堂屋里,闻声迎出个跛脚的乞丐,正是那大名顶顶笑面跛丐。

诸位局主纷纷抱拳行礼,除了弼马瘟神陆达,英武镖局局主,赛仲连鲁智,与华化之外,其他六人,各皆自报了姓名,算是正式的见面。

笑面跛丐让众人让到屋中,纷纷落座,方道:“诸位光临,老跛子不胜高兴,前议之事,龙公子夫妇,交托于老跛子。老跛子在京,人地不熟,故尚请诸位多费点心力才好!”

说着,将桌上两只包裹打开,“哗啦”一阵乱响,倒出来无数珠宝,一时光射五彩,满室生辉,窗外日光,为之一暗。

王嘴多在一旁伺候茶水,瞥见这满桌的珠宝,不由惊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方才回过神来,暗道:“哎啊!我的妈,这老化子当真怪得可以,有这么多宝贝,留着不用,偏偏要穿着一身化子衣,真他妈的有福不会享,天生的守财奴!要是给了我,哎呀,妈啊……”

诸家局主,半生开设镖局,保过多少红白之货,但却也未见过这多的珠玉奇珍,不由也惊得一怔。

弼马瘟神,心直口快,脱口出呼道:“乖乖,这宝贝可真值钱,喂,那么相公和娘们呢!”

笑面跛丐瞪了他一眼,取了一张纸来,放在桌上,方才缓缓道:“这些但请诸位分成九分,携去变卖,按此清单,换购衣食用器,用船运往皖中,至于王敬实等五位骨骸,请鲁老弟多费点心,设法起出,装入棺木,等候启行,同赴皖中……”

说完这话,方才转头答覆陆达的问题,道:“龙公子与夫人,因有他事,已然去了黄山,他二人托我老跛子,代向诸位致候,请看在巢湖千万灾民的份上,多费点心,至于托保运费,龙公子亦有交代,说是任凭各位的喜爱,在这堆东西里,任取一物……”

赛仲连鲁智,生性正直无私,不待笑面跛丐说完,便抢先道:“前辈与龙公子,生具豪性义胆,鲁智不才,却也不敢过于自菲,前辈何必提这托保之费?想以前辈声望,威震两江,但有前辈一人坐镇,宵小何敢妄图染指?我辈即使随行,亦不过稍出毫力而已,怎能谈得上承保二字,因此也再收不得什么托保费了……”

众人见鲁智这般说法,亦营随声附和。

但笑面跛丐却道:“实告诸位,这干东西,乃是龙公子在巢湖交托于王敬实,代办救灾事宜所用,龙公子家财万贯,幼逢奇遇,所得宝藏,珍宝无数,故此这一点意思,其意不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江上双燕议分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虎云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