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虎云龙》

第28章 喜见鬼夫变俊人

作者:雪雁

云慧她双眼一闭,哭喊一声,就在她将要跳未跳之际,崖下霍扬起一阵龙吟也似的啸声!

啸声入耳,云慧熟而又熟,不由得大喜过望,疾睁眼,俯首探身,半恭腰,出声相询:“弟弟你没事吧?啊!你……”

原来崖下二丈之外,白云如絮,贴崖而生,白茫茫一片云海,难以见物。

云慧她一闻啸声,正是龙渊所发,知道他绝地逢生,忍不住发话相询。

她本是泪眼迷糊,又加云遮雾掩,乍相望,看不真切,故此在“你没事吗”之后相询“你在那里”。

但等到“啊”声出口,举起手抹去泪痕,运用慧目一瞧,立时穿云透雾,看清了龙渊,依崖高悬,吊在一条长有丈余,似蛇似藤的东西上!

这情景虽已无先前的严重,但亦是相当危险,万一那条细细的东西一断,或者是龙渊稍分心神,手脚略慢,立时还得送命!

故而云慧她一见这等情形,顿时又吓了一身冷汗,将下面的问话咽住,怕分了他的心神!

左更生在一旁一直静观,他天生一对火眼,生具异能,足可透视云中之物,故而龙渊的一举一动,他都瞧得清清楚楚!

因此他大为震惊,他实在想不到,天下竟有如崖下龙渊一般的神功异能!

适才,龙渊在一甩之后,身如飞丸泻地!本已生望绝决!

但在他疾堕两丈之时,电般一闪,猛瞥见石壁之上,攀附游行的四足壁虎!

这一见,猛然触发了他的灵机,心想:“自己身怀几般利刃工具,怎的一时竟忘了使用!”

想着,忙即在怀中囊中,掏出那得自巢湖的紫金蛟之尾。“蛟尾鞭”。

放松四肢,任其加速下堕几丈,暗中乘机提真气,猛然间长啸一声。

啸声中,左臂一抖,蛟尾软鞭,猛的笔直如棍,一下扎进石壁内,深约寸余!

他本距石壁一丈有余,如今经蛟尾鞭一带之下,顿时往壁上撞去!

龙渊见计得成,心中大喜,左手迅速在怀中摸出“丹血宝剑”,轻轻一刺,那短剑神品利器,削金断铁,无坚不摧,区区坚石,怎挡得住。

故而只这么轻轻一下,便自轻而易举的平平刺入,深没及柄!

龙渊藉此,贴身岩壁,调息定神,而崖上云慧,乍然下望,还当他仅凭那蛟尾鞭,悬挂在那里一般。

黄山老农左更生看得真切,心中既惊且慕,暗想:“先放着他手中的神物利器不说,但凭这份急智、功力、身法,便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足以惊震当世,称霸武林的了!”

这一念头,可令左更生大不自在,推开新旧之仇,与误伤多年老友铁杖叟之羞不说,但那屈居人下,自惭弗如的嫉才之念,便足以导致如他一般偏激自负之人,做下丧失人性的可恶兽行。

他火眼电转,在崖下与崖边,龙渊与云慧两人的身上转来转去,一种无耻的卑鄙的念头,渐渐的在他的心中浮起!

不过,他也有顾虑,其一是云慧的神鬼莫测的功力,其二是身后文殊院中的第二代弟子——渡天和尚!

云慧此际,关心着身悬崖壁的龙渊的安危,其焦急与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在此种状态下,耳目失聪,功力更是大打了折扣。

左更生自信,他与她相距不满五尺,乘此时际,暴起发难,攻她个惊慌未定,措手不及,必可一举成功,把她击落崖外。

但此尚不足虑,最可虑者是那渡天和尚,因感激千面书生下崖救人,转而反颜对己,相助千面书生,则自己即使一举将这位千面夫人解决掉则崖下的千面书生,上崖之后,又怎肯与自己善罢甘休?

到那时,自己送了性命,岂非大大的不智?

因此,他考虑着,一方面注意着崖下千面书生的动态,一方面眼角微斜,察看渡天和尚的动静。

渡天和尚自接下地师弟渡地,便自将他放倒在丈外一块岩石之上,为他诊治伤势,以便将他救醒!

但是那渡地和尚,因适才运集绝毒的“黑风七毒掌”,与云慧两人的罡气对撞,掌风宣泄未完,竟被罡气的反震之力,逼迫得毒气回攻,循臂上行。

同时,更受那罡气震荡之力,撞得内腑五脏,移本位。经过这一番折腾,毒气上腾,已至双肩,再片刻攻入肩井要穴,便不送命,双肩亦必报废无异。

渡天和尚与他既属同门,同时也练有此“黑风七毒气”功,深知余毒回攻的厉害。

当然,他也知道解救之法,故而方将那渡地放倒,立时便点了他双臂的主要穴脉,阻住了余毒回功之势!

但,另一处五脏移位之伤,却非他能力所及,就他所知,便是他师父普门大师,亦无此与功力!

这等于是说,渡地和尚,目下已生机渺茫,去死不远,渡天既与他谊属同门,情如手足,怎不悲愤填胸,怒火勃发呢?

他本是桀悍傲物的性子,这功夫怒火一发,顿时把龙渊舍死忘生,相救渡地之情,忘了个干净!

他抬头扫视,瞥见云慧凝立崖边,俯腰引头而望,他暗自忖度,若明里叫阵,自量不是这不知来历的贱婢的对手,何况雪耻复仇,不必什么手段,如其……不如……

他暗把钢牙一挫,抬脚站起,顿时胸臆起伏,重显出适才渡地和尚,运集功力时的一副怪像!

左更生看在眼内,心中暗喜,表面上不动声色,反往外横移五尺,离开云慧更远些!

只是,他那双火眼,可不再放松崖下的千面书生的一举一动了!他心里暗暗的计划着:“只要你这小子,一攀近老夫的莽牛气功的威力圈内,就得你的好看!”

他“吧吧”的抽着水烟袋,火星一闪一闪的,就是不见有丝毫的烟吐出来,这正是运集莽牛气功的象征啊!可惜,云慧不曾注意!

不过他们也不曾注意,在他们身后,在立雪台右侧,飘飘的掠下来一老一少,两名女人!

那老的,白发如银,青衫青裤,穿着朴素,脸上皱纹重叠,显然年过古稀!

只是她那双老眼,不仅未晕未花,更且精光闪闪,朗如夜空之中的寒星。

同时腰也挺得笔直,虽则左臂上挂着黑黝黝的大篮子,里面装满了零碎,右手执着一柄粗如鹅蛋的黑漆拐杖,杖端上坐着一个妙龄女郎,但举步间,非止未显蹒跚,更且一跨丈余,不带半点风声!

那凝坐杖端的女郎,美如天仙,一身纱质的碧绿衣裙,更显得那花容素手,更加光洁如玉。

只是她娇颜之上,却可无一丝欢愉之色,黛眉含颦,秋波蕴愁,粉颈低垂,一双纤纤玉手,有意无意的摸弄着膝上一只小花篮中的鲜艳花朵,连眼皮都不肯抬!

最奇的,她凝坐杖端,身形一动不动,任那老婆婆,托着她迈步如飞,衣袂秀发,以及她身后的绿色剑穗,劲风过处,竟不稍动。

此际若非时未晌午,正是艳阳高照之时!这一老一少,悄无声息的倏忽出现,即使不被疑是鬼魅,也必须疑为是山精木魈的化身!

那老婆婆转入这立雪台上,目见这三立两卧,四男一女,形象不一,身份各殊的景象,不由大奇。

只是她倏忽止步,粗拐轻震,杖端少女,似被她梦中惊醒,伸了个懒腰,缓缓的抬起眼皮!

但当她如一泓秋水也似的眸子,一触台上情景,不由得亦是一怔。

她痴痴的左顾右盼,在默察原因之际,猛听得崖下忽然扬起了龙吟一般的清朗长啸!

她一闻啸声,粉颊上表情倏忽数变,是悲、是喜、是惊、是疑,谁也分不清楚。

只见她全身不动,忽然一掠下地,扑向崖边,同时已然呼出声,告诉那老婆子道:“奶奶,是龙哥哥,是龙哥哥……”

这呼声,如同银铃疾振,动听之极,但骤然间传入台上三人的耳里,却不啻似警钟巨响,令他三人,各个吃了一惊!

左更生亦吃一惊,扭头一瞧,那妙女郎,顿时心知不妙,中止了行凶暗算的主意!

但那渡天和尚,没他聪明,他一见来人一老一少,也不想想,人家是如何欺近台上,而他毫无所觉,竟妄想连这两个不识时务的女人,一起算上!

故此,他乘着云慧,吃惊转头,察看来人是谁之际,悄没声一掠欺前,双掌齐扬,将提足的十成功力,尽力向云慧背上,劈空击去!

刹时间,风起五步,黑云漫空,锐啸疾作,腥臭满溢,直往凝立崖边的云慧,及刚刚掠进崖边的碧衫少女身上罩去!

远立数丈的老婆婆,一瞥和尚打出的两股黑色的掌风,不但大惊失色,更且勃然大怒。

只见她粗拐一顿,丈内坚岩,顿时碎裂成寸,怒叱一声:“孽畜敢尔!”

满头银丝,为之耸立,右臂大篮子猛的一旋,“呜呜”数响,应声发起三朵径寸墨莲!疾如风驰电掣般,成品字形往渡天和尚背上打去!

同时间,暗器才发,人似大鸟掠空而起,直扑当场,口中亦自改骂示警,招呼碧衣少女:“兰儿快躲开,这是黑风七毒掌……”

其实,若等她说句话再躲,已然早送了命。

那少女初闻风声,起自身后,其时她尚未着地。但见她临危不乱,应变神速,就在那间不容发之顷,右手花篮,猛地往后一拂,狂风忽生,将身后袭来劲风,挡得一挡。

玲珑的娇躯,却藉这一拂一挡的反震之力,在空中滴溜溜转个方向,人似飞燕掠波,翩然在立雪台外,划了个曼妙轻灵的半弧,飞落出丈半开外。

同时,就在她翩翩然飞出台外之顷,俯身空中,秋波闪处,已然看见了,壁立的悬崖之下,悬空而立的龙渊。

她骤然瞥见,龙渊身陷绝地,大吃一惊,差一点提不住那口真气。

所幸功力卓绝,并未真个气散神消,否则这一跌下崖去,又将是人命一条!

不过,虽难然如此,当她落在崖边之际,已然再也忍耐不住,樱口骤呼,询问:“龙哥哥你没事吗……”

她一言未竟,云慧在她掠身闪开之顷,已然开始反击。

云慧表面上看似无备,其实她早已将全身的功力运起多时,她不为别的,只为万一崖下的龙渊失手,她下去援救!

故此,在碧衣女郎娇音初乍,她一闻耳音颇熟,回头察看,正看见来者非他,正是她与龙渊相约黄山相会的风兰,而同时又瞥见渡天和尚,暴起发难!

云慧她本来有点偏激,此时瞥见渡天,非但不知感激龙渊下崖救人之德,尚图乘人不备,猛下猝手,不由得勃然大怒。

因之,她凝立不动,一待风兰让开正锋,娇叱一声,双袖一拂,竟然挥出了“天地罡气”的十成功力,向黑气满天的劲风迎击过去。

故而,在风兰语言方响未毕之际,轰然大震一声,双方的掌风袖风,已然撞在一起!

渡天和尚,打好了如意算盘,本慾一鼓作气,将二女统统打下悬崖。

那料到人算不如天算,两女轻功真力,竟皆高得出奇,他一瞥风兰掠空旋转的轻功身法,已心头暗凛,及见云慧举袖拂声,而身后尖风锐响,也电疾袭体而至,便心知马上要糟!

他自忖与渡地和尚,功力伯仲之间,此际虽则全力施为,无奈即便是挡住了前面也逃不过身后袭来的暗器!

因此,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渡天猛的左腕一挫,硬挫回三分功力,紧跟着左腿一蹬。

正赶上掌风接实,轰声作响,果不然如其所料,左掌因临时竭力,受震左强右弱,力道不均身似断线风筝,往右弹震而起!

这一来,背后袭来的暗器,果然缓了一步,被他籍力躲开了致命一击!

不过,这一来渡天虽免一死,活罪却也够受。

皆因云慧她含愤出手,用出了十成功力,区区渡天和尚,怎能挡得下来?前文虽说,由于他左掌力道,临危挫收三成,受震力道不均。

但即使如此,他亦如渡地和尚一般,余毒回攻,两腕顿时一齐折断,“叭哒”一声,四仰八叉的仰跃在坚岩地上,晕绝过去。

黄山老农左更生,一见风兰与一位老婆婆同时出现,已然吃惊不小,兼且又见渡天和尚自不量力,偷鸡不着蚀把米,顿时吓得他面目变色,拔足想溜!

云慧本来眉凝煞气,慾想大开杀戒,将他也折在当地,但尚未行动,却听见崖下龙渊,已然出声发说道:“慧姐兰妹你们怎么啦!放他们去吧……”

原来龙渊藉丹血宝剑之力,停身崖壁之间,运气调息,正准备上来,忽见风兰出现,紧接着就听见对掌之声。

他生性宽仁,不慾多事杀伤性命,故而忙即发话,阻止云慧风兰,再生节外之枝!

云慧一闻此言,煞气顿合,一瞥左更生拔足慾遁,顿时娇叱道:“喂,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喜见鬼夫变俊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虎云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