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虎云龙》

第02章 鲸胃礁屿祸变福

作者:雪雁

小渊儿紧紧抓住桌子,不敢放手,直觉得被那一撞之力,掼出去老高老远,“扑通”一声,连人带桌,跌入海内,向下沉去。

他“哎呀”一叫,一张嘴,立即灌了两口海水。

好半晌,下沉之力减轻,渐渐的又浮出海面。头一出水,小渊儿张眼一瞧,只见那四周,是一望无涯的大海。

前方不远处,有一座廿余高下的黑礁石,附近四周,有散碎的木板,也有突立于海面之上的小块礁石。

他攀上桌子,坐在中央,回头一看,可不得了啦!

那后面十丈之外,浮现了一条小山也似的大鱼,高喷水柱,闪着两只浴盆大的眼睛,向他盯着,不时的张口作势,慾冲上前来。

但显然那鱼生得太大,附近的海面下,礁石密布,又多又利,使那鱼空自作势,却游不进来。

小渊儿猜不透原因,只吓得面目变色,心头惴惴,慌忙俯身在水里捞了块木板,双手执着,当浆使用,一劲在水里乱划,向前方一块广有丈许的黑礁石划去。

但是他年龄既幼,又无划船经验,既真个有船有浆,他也未必会使,何况又全是代用品呢?

故此,他划了半晌,直急得满头大汗,却仍只在原地打转,进不得一步。

小渊儿方在着急,猛声得水中“咔嚓”一声,所坐的桌子,一阵颤动,前进丈许,却险些将他倾覆在海里。

他吓得赶紧用小手攀住桌子,俯身向水下一看,只见那周遭的水面下,不知何时,已聚集一群大鱼。

而适才那一声响,便是大鱼把桌子腿咬断的声音。

小渊儿十分着慌,怕大鱼将桌子顶翻,自己落海,淹死倒好,说不定还会被大鱼嚼吃了呢?

但,怕什么偏有什么!群鱼嗅着了血肉之味,齐聚水底,等待着渊儿落水,有些个凶恶剑鱼更不及等待,动口咬嚼起桌子来了。

转眼间,四条桌子腿全被咬断,小渊儿在桌面上危如覆卵,心知再不想法离开,不大会功夫,连桌面都保不住了。

他惶急四眺,见前方那一块大礁石,距离已然较近,顶多也不过六尺。只是那礁石高出水面约有五尺,想上去确是不易。

他方在犹疑,陡闻得“咔”的一声,桌面已被水中的剑鱼特具的长喙刺穿一洞,差一点便刺在渊儿的臀上。

他大吃一惊,不遑多想,陡然间站起身来,猛力向那方瞧石扑去。

以他想象,只要能扑近礁石,抓着点边儿,就好攀上。

那知,如今他已非吴下阿蒙,这一施力猛跳,“嗖”的一声,全身射入空际,约有五丈多高,势尽下落,已越过那礁石多得多了。

他又惊且骇,复因不懂得武功之故,不晓得提气轻身,空中化式,堪堪便落在水里。

危急中,往往会发挥人类潜在的本领,小渊儿年纪虽小,不但潜在的能力强,却还无意中得遇了千载奇缘。

故此,他一见要落下水,猛的便臂腿齐舞,挣扎着往前方一尺外一块较小的黑礁石落去。

他虽然不知武功是为何物,这一手舞足蹈,却暗合了轻功中空中停身化势的式子。

因之,那即将落水的小身躯陡然间前移一尺,结结实实的跌了个“五体投地”。不过,这一来不但比落水好些,且还使得他有了点自信。

他怔怔的爬起来,抚摸着微微作痛的额头、双膝与手心,怀疑的询问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来嘛!在以往他常喜欢蹦跳,最高也不过能跳五尺。如今,不但跳得高,飞得也更远,这不是奇迹吗?

他想了半晌,当然想不出原因,便把心事放下,而觉得寂寞无聊起来。

他于是想跳到那一方较大的石头上。

有了上次经验,也有了初步的自信。他小心的忖度两下的距离,双脚并拢,两腿微屈,双手握拳后伸,做好了跳跃的姿态,猛的长身一登,“唰”的一声,跳出去两丈多远,正好落在那大礁石上。

不过,虽然落上了,却站不稳当,落地之后,前冲了两步,仍然一屁股跌坐在石上。

他虽然跌得龇牙咧嘴,双手直揉搓屁股,心里却非常高兴。

因为那礁石上不但宽大且还平坦,石头边还摆着个铁箱子,十分眼熟。

渊儿细看那铁箱子,正是他在那怪洞里钓起之物,想是小船撞碎之际,摔到这上面来的。

小渊儿将铁箱拖到石头中央,当作坐位,坐在上头,用双手支着下颔,打量四周。

前面的那条小山一般的大鱼,仍然未走,在三十余丈外,游来游去,直向这面怒窥。

海面下,一群群丈余巨鱼,万头攒挤着,来回游动。

天空中,太阳已然偏西,看样子顶多再过一个时辰,便要天黑了!

渊儿不由得想道:“我怎么办呢!那个大黑礁上,有人家吗?附近怎么也没有船呀?唉!……若是能看见船,我一定得喊“救命”,求他们把我送回家去!我糊里糊涂的离开家,妈妈一定会想死我的?还有爹爹及伯伯们,他们不都很爱我吗?”

他胡思乱想,一会又想道:“不,我不要回家,在家里伯伯把我管得那么严,没有一点自由。我若是看见船,求他们救我,却不说出我家的地址来,那么,他们不知道地方,一这会把我留在船上,那多好玩呀!终日里东飘西荡,有多么自由自在啊?”

他这么漫无目的想着,看儿那大鱼老是不走,不由又奇怪的忖道:“这是什么鱼呀?这么大!他为什么不走呢?他为什么老盯着我呢?唉!你快走吧,要不,别的船看见你,虽然有心救我,也不敢过来呀!”想着,觉得有点儿饥渴,在怀内掏出个红珠来吃。

那红珠映着日光,霞光流转,份外明亮,海中那大鱼一见,巨口连张,发出“呜呜”之声,似是怒极,所喷的水柱,向渊儿射来。

但,一人一鱼相隔过远,那水柱虽凭地打不着渊儿,却激起无数浪头,四下翻滚,水中的鱼群,当者立被压毙。

小渊儿见水柱打不着他,心中大定,目睹这巨浪山涌的奇景,不但不怕,反而拍手叫。

天色渐渐的暗淡了下来。东方的月姐儿,缓缓升起,天空中星辰也渐都显出。

但奇怪得很,小渊儿竟不觉有半点天黑的迹象,在他的眼里,四周仍然是亮如白昼,除了看不见太阳之外,一切与白天并无二致!

他诧异的以为自己是来到一个奇妙的世界,却不知这正是因为他食下红珠,双眼里粘上过珠液的缘故呀。

其实,那红珠乃是世界千万年难得一见“鲸珠”,正是在他前方巡行不去的大鱼之精血所化。

原来,小渊儿在熟睡之际,他坐的那只船,突然遇上那条巨鲸。

那巨鲸已然生长有几千余年,体积之大,无与伦比,它当时正在寻食戏水,一吞之下,竟将那独桅已折的梭形小船,吞入肚中。

小渊儿醒来所见的秘洞,便是那巨鲸之胃。

那巨鲸每将鱼群吞入胃里,必自胃壁里渗透出带有腐蚀作用胃液来,将食物肉类化成粘水,灌入大肠,由肠壁吸收。

小渊儿所见后方的较小圆洞,便是大肠的入口。

那胃液既具有腐蚀作用,小渊儿沾上一滴,怎能不小臂蚀烂,痛彻心腑呢?

这还是幸亏他居于舱里,胃液蚀不透木板,才令小渊儿得免于难。

至于那红色珠子,乃是那巨鲸之精血的结晶,每千年始能生长一个。

若一条鲸鱼,能生长万年,结成十个“鲸珠”,而再过千年,鲸珠硬化,变成内丹,则那条鲸鱼,便能够化身变龙,白日飞升。

那条巨鲸,已具有九个“鲸珠”,论年纪已有九千余年.再过一千多年,鲸珠硬化,便可以兴云作雨,化龙飞腾。

却不料,小渊儿机缘妨合,误打误撞,前往连食下鲸珠五枚,体质大起变化,体内秽浊之气尽行化去,周身三百七十九处大小穴道,全被打通不算,而珠液所化之热流,潜凝于体内,日后小渊儿若得明师指点练武,不但能闻一知十,身轻体健,其真气运用,更可化无形而为有形,事半而功则倍之。

除此之外,那珠液更具有明目特效,常人若能将珠液滴在眼中,只须少许,便可视黑夜如同白昼,若练武之人,精通玄功,稍一凝目注视,还可以透视云雾,视百十里外之景物,如有目前一般的清晰!

小渊儿迷迷糊糊履尽奇险,获此奇缘,虽说是机缘巧合,却也是福缘深厚,否则只稍一不慎,小命儿早已送掉多时了。

那巨鲸吞下小船,却不但不能将之消化,而得不偿失,虽已怒极,却因那鲸在目前只能以胃壁之蠕动,弹动运动鲸珠,以助消化,却尚不能够以意驾御,故此无法收回。

到后来,小渊儿无意之中寻出一柄鱼叉,想试试洞壁何物所成,而对准洞顶全力投掷,深没一半,使巨鲸胃部,惨遭重创。

巨鲸在伤痛之下,猛然间将小船呕了出来,而直向礁石撞去。致使船身破碎,木片纷飞。

小渊儿若非紧抓住桌子,虽可免惨遭鲨鱼之吃,却也必被淹毙不可!

那巨鲸,虽不能以意驾鲸珠,却因那鲸珠是他本身的精血所化,总有些气机相通,故此知道尚有五枚在渊儿身上。

这一来,他既不舍得抛下鲸珠不要,再想要吞嚼掉小渊儿,以报食珠之恨,怎肯就走?

但,可恨那地方正是渔人船商视若畏途的黑礁屿水域,海面下锐礁密布,别说是它那庞大的身子游不进去,便比它再小一倍,也是无望。

故此,那巨鲸在外围空自急怒,却只好看着小渊儿,津津有味的吃着他的鲸珠。

小渊儿可是不知道,他自己曾经历过多大危险。他坐在瞧石上,唯一盼望着海上赶快出现条海船,来将他救走。

海风渐渐的大了,巨浪被海风吹着,不停的打击礁岩,发出阵阵雷鸣般声音!

天空中月姐儿已走到了头顶上,若如今是黑夜来算时辰,目下说正是午夜了呢?

小渊儿无聊的坐着,虽不觉寒冷,却十分讨厌大风,因为,那风力似乎要把他吹走一般,若不是他用手紧抓住下面的铁箱援手,整个的人,一定会飘起来的。

因之,他不敢松懈、不敢闭上眼睡觉,怕会重落在水里。

他一径睁大了眼睛,向四周远处眺望,盼着能在某一方发现只渔船。

忽然,呀!那高大广圆的黑礁石右方,不正出现了一片帆影吗?

小渊儿一见那片帆影,也不管两下到底距有多远,便蓦的站起来,手乱挥,大声叫嚷道:“救命呀!救命呀……”他自服食鲸珠之后,中气充沛已极,这一发喊,声音竟盖过了风浪之声,远传十数里外。

但那船距离他立身之处,不但远超过七八倍,根本听不见叫声,便真能听见,也不会驰进这视为鬼域的黑礁屿一带来啊!

小渊儿连喊了数十声救命,那船却仍然朝前直驶,并未曾改变方向向他驶来,故此,一会功夫,便消失了踪迹!

小渊儿大失所望,刚刚颓丧的坐下,却陡地听到自那方高约二十余丈,宽有十几亩大的坚礁石巅,飘下来一阵脆润的声音问他道:“喂,什么人在下面乱叫啊!你是落难的吗?”小渊儿惊喜交加仰头一看,只见那犬牙交错的黑岩石顶上,站着个衣白胜雪的姑娘。

那姑娘凝立岩巅,衣衫被海风吹着,飞舞飘荡,宛似是凌空仙子,好看已极,奇怪的,那姑娘生长有一头金黄色秀发,用一方白绢缚住,自右肩垂向胸前,直达腹际。

小渊儿见状,纳闷想道:“这姑娘不是人吗?头发怎会是黄色的呢?”那姑娘问了一句不见回答,又问道:“喂,你怎么不说话啊?你在那儿吗?”小渊儿闻言,暗忖:“这姑娘是瞎子吗?怎么我能看见他,他却看不见我呢?”想着,便舞起手臂,叫说:“大姐姐,我在这儿,你看不见我吗?”那姑娘似是“咦”了一声,说:“你能看见我吗?我真的看不见你在那里呢?”小渊儿一听,心想:“敢情这姑娘近视,不是瞎子啊?”便掏出两枚鲸珠来,握在手中摇动着,说:“大姐姐,我在这儿,你救我上去好吗?”那鲸珠一被掏出,黑暗中立即腾起了两团红光,将方圆丈余内,映照通明。

这一来,礁石上的姑娘,似乎看清了渊儿,“哎啊”一声说:“你还是个小孩子嘛!怎么会飘流到这里呢?你别怕,我下去救你上来,乖乖的等着,别掉下水啊!”那姑娘和善的叮咛着,语音一落,便自失去踪迹,想是去设法来救他了!

小渊儿十分感激姑娘的热心,便静静的坐下,来等那姑娘来救。

另外,海中的那条亘鲸,瞥见小渊儿取出鲸珠,立即巨吻连张,发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鲸胃礁屿祸变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虎云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