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虎云龙》

第38章 有心解仇

作者:雪雁

且说云慧一手提着晕迷的玄法和尚,展出学自“丹书铁卷”之中的“天机步”轻功绝学——“伏地追风”,当先掠上谷顶。

及至笑面跛丐及王玫二人,追至谷上的斜坡,却已只瞧了云慧的身影,一闪之下,便自没入了一座松林之内不见。

他二人望影疾驰,但无奈,一者云慧的身法,出乎意料之外的神速,二者王玫到底是年小力弱,火候不够,虽则拼力越进,仍然不济。

笑面跛丐,为了怕她被少林的和尚搜着发生危险,故此也不得不稍改脚步,与她并行。

他二人入林之后,只见那松林之中,枝叶繁茂,树干亦极为粗大,大约均有百年以上的年龄,因这光线很暗,视界也极其窄小。

二人心想,她定是急着我一个隐密之地,好问玄法和尚,故此他师徒,便不多费时间,而一直往林深之处淌去。

其实云慧果如他二人所想,乃是急于要避开少林僧众,好由那玄法和尚的口中,套问出师父被害的真正原因。

她竟然忘记了笑面跛丐二人的脚程,赶不上她。

她忘情的疾驰飞掠,其快逾闪电流星,穿林而入之后,向右一折,片刻间,越出林外,奔上了一座小峰。

那峰并不甚高,估地亦不为广,但奇怪的,形势峻拔,怪石林立,望去都是危险之极。

云慧她却不会放在心上,一连四个纵跃,已然到了顶巅。

她狠狠的将玄法掷在石地上,玄法和尚,穴道受制,身子虽是一动也不能动,却因知觉未失,而痛得直皱眉头,“哼”出声来。

云慧面寒似冰,一双蓝眼,罩上了一层愤恨仇视的冷焰,凶霸霸盯着玄法,大异于昔日温柔和蔼的模样。

她惊觉的查看四周,只见身边,有许多高过半腰的怪石,层层罗列,正好似一个天然的围墙。

她俯下娇躯,歪坐在一方石头上,用脚狠狠的一踢,直踢在玄法的腰眼之上。

玄法在地上,连翻了两滚,只痛得“哎啊”痛呼出声。

他忘情的一叫出声,适知自己的穴道已然解开,他一时惊魂未定,第一个动作与思想,便是赶紧逃开。

那知,他腰干方自一挺,待慾施展“鲤鱼翻身”的功夫,立起身来,却见云慧,仅只是翠袖轻拂,怒叱一声,道:“乖乖的躺着别动,夫人有话尚未问呢!”

玄法就在她语声出口之际,陡然感觉到,随她那一拂之势,压来了一片柔韧的潜力,将自己周身束住,再也动弹不得。

这一来不由使玄法大吃一惊,虽然那暗劲一沾即收,却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须因,云慧这一拂之际,所发暗劲,神妙不可方物,玄法不要说自己不会,便是连名称也不晓得。

这怎能不吓得他直冒汗,再也不敢打算逃走?而暗疑她会什么邪法呢?

其实,云慧所施,并非邪术,乃是道道地地的正宗武学,得传自孤独客的“天地罡气”。

那孤独客的穷其终身,将佛道两家之正宗调息功夫,综合为一,先以“静坐调息”为基,而后将真气发之于体外,吸收天地之精英,据为己有,化无形而为有形,再化有形而为无形,臻至绝顶,气与天地相合,神至意随,意至气随,当真是妙不可言。

只是,那孤独客自己却因锻炼的时间过浅,未及练成便自受重创,含恨而殁。

云慧得传,复得万年鲸珠之助,贯通了任、督两脉,数年间,奇迹屡现,此际早已练有形为无形,臻达绝顶。

只是,自出江湖以来,由于遇上的敌手,功力均极浅薄,故而尚不曾用过一次,那玄法和尚那会烧得。

此际,她为了想由玄法和尚的口中,套问出师父孤独客的受害主因与真情,方才不得不施出来,以收敲山镇虎之效。

如今,她瞥见玄法和尚,仰躺在地上,面色如土,冷汗直冒,均纷纷在光头面颊间,结成了冰球,心知他已知厉害,不敢再打鬼主意了。

因道:“本夫人的来历,和尚你已经晓得了,不过你可以放心,夫人我只要你有问必答,无虚无假,便绝不会伤你性命,但,反过来,若是你妄图狡辩,夫人我必然遍点你五险重穴,让你哀号七日,受尽万苦而死……”

她蓝眸炯炯射出冷焰,一瞬不瞬的盯着玄法,直似是一付玉雕人像,又美丽,又冷艳,不由那玄法不信。

玄法不由为之打了个冷战,心中暗忖,虽然怎么都是个死,但好死总比受尽那无穷的折磨强些!

看她的凶霸霸,仇焰怒炽的样子,谁也不敢保险,她说了不做,所以,他一想,暗一咬牙,道:“好,今日我玄法和尚,栽到你千面夫人的手上,没话说,认啦!你有什么话,问吧!只要我玄法晓得,必叫你称心满意就是!”

云慧仍然紧盯着他,神色如故,冷冷的道:“好,我来问你,先师他一生行事,虽然孤僻,但总无不正之处,你们为什么挑一拨各门各派,联手暗算于他?……”

玄法一听此言,心说:“完啦!怎么她晓得的这么清楚?按说这事只有少数人知道的,怎么会传进她……”。

他想着,却不由悚然而悟,暗自又道:“是啦!她不是把于三飞杀了吗?这八成是姓于的告诉她的,他妈的,这王八临死还要拉个垫背的,真他妈的不够义气……”

其实,云慧何尝知道什么内幕?她所以如此说,不过是诈他一诈而已!

那知,这一着竟用对!

玄法他做贼心虚,如此一想,顿时也横了心,暗道:“既然姓于的死鬼已吐了实,我要是再不实说,岂不是自讨苦吃?好吧,反正已有人不够义气在先,我又何必多受活罪?……”

云慧见他一个劲沉吟不语,翠袖又自一拂,“天地罡气”气随意动,罩住了五尺之外的玄法,猛地一收一放,玄法他顿时只觉见得周身上下,似乎猛然被万斤的潜力,往里猛的一拐。

立时全身骨骼,“咔咔”做声,五脏六腑,齐为之翻腾,痛得他汗出如浆,忍不住惨叫了起来,道:“夫人你且慢动手,我说就是……”

叫着,挣扎着坐起来,大大的喘了几口,又道:“夫人你既然什么都晓得了,我玄法也不必瞒你,对令师发动攻击联手暗袭之事,实在是原因很多!……”

云慧秀眉一轩,脆叱道:“别说费话,你……”

玄法见她发怒,忙又喘了几下,改口又道:“在我少林派中,由于师门清规甚严,故此我和几位师兄弟,都有点不耐山中的孤寂岁月,因此,在山外,我们五六个人,合力经营了一座寺院,咳……其中当然有一些见不得人的地方。有一次,是我巧巧出外,搜找女人,不意令师,无意之间,发现了那寺中的秘密,一怒之下,竟将我几个师兄弟,尽数杀死,而后又放了一把火,将那寺院烧成了平地……”

云慧冷冷的“哼”了一声,心中十分不齿玄法的卑鄙婬行,觉得这伙人,实在该杀!

玄法吓了一跳,以为她不满自己说得太慢,忙又加快速度,急道:“我因数年心血,被令师一手摧毁,心中大为愤恨,回山之后立即编造了一套谎言,向师父圣土大师禀告,就说我和师兄数人,在外行道,无意间撞破了令师的好事,惹得孤独客羞恼成怒,一气之下,杀了我的四位师兄,一位师弟!”

他本是垂头而言,说到这里,抬起头来,望望云慧,见她并无不耐之色,又道:“我师父圣土大师,当年也是五大护法之一,他听闻此讯,顿时勃然大怒,立誓与令师周旋到底,我们师徒,均在令师上山解救笑面跛丐之际,见识过他的武功,深知以己之力,绝对敌不过今师的双掌一剑,故此,由那时起,师父负责激发师叔及掌门等同仇敌代之心,而我则下山,负责联络其他各派!”

云慧插言道:“你到那里去啦?……”

玄法抬起光头,瞧了瞧她,又道:“我下山之后,先往武当,一路上盘算着如何措词,那知尚未抵达,便遇上了武当的两个全真——飞云与驰月。”

云慧过去听于三飞提到过这两个名字,知他说得不假,张chún慾问,却又忍了回去!。

玄法垂着头,没看见她的表情,仍在继续着道:“两人乃是武当掌门的两位末从,平素亦素得掌门的宠爱,我一见二人形容狼狈,一问之下,经过情形,竟与我和尚大同小异,于是我不由代他们出了个主意!”

云慧不由直气得眼中冒火,恨不得一掌把他劈死,只是一方面尚须明了下丈,另一方面,也因自己有言在先,而不便即刻下手!

玄法望见她那付煞气密布的娇容,长叹一声,垂头又道:“于是,我和驰月却不曾上山,而只叫飞云回去,依计向他师傅一五一十的报告。”

他又长叹了一声,似是惋惜往日的荒唐,又似是惋惜目前的生命。云慧见他顿住了口,催促道:“说啊!”

玄法和尚,举手摸了摸光头,道:“我和驰月略一商量,由他奔崆峒,去找于三飞,我则往山东,去找逍遥真人门下的一位交好的弟子,那知到了茅山一问之下,那人也早已被令师杀了!因此我便向逍遥真人,将我们编好的故事说给他听。”

“其后,又跑了一趟点苍,去找谢家少掌门人,点苍剑客谢家骅,后来,大约过了半年多,崆峒的五柳道人,秘密的发出了武林帖,传至七大门派,除历述令师罪外,并邀各派掌门人,与今师相约比斗!”

“当时,我因双方真的见了面,揭穿了真像,便自向掌门人请令,往寻今师,下那战书!”

“那知,又找了半年多,方始在劳山,探得了令师隐居落日崖的消息,当然,我不能真将战书送达,立即折返,禀告掌门人,就说令师,接到战书之后,非仅不予理睬,反声言,七大掌门,若是有种,就不妨上那落日崖去,与他一较身手……”

“这一着果然有效,七大掌门人,分别得讯之后,立即率领了门下弟子,浩浩荡荡的上了落日崖,其初,一连三场,令师掌毙了我那师父,及崆峒的数名弟子,后来七大掌门,惊觉令师功力实在太高,才采取了联合进袭之事……”

他顿了一顿,又适:“至于后来的事,我们第二代弟子,均早已奉命先行下山,故而不知结果……”

云慧此际,再也忍耐不住了,她气得纤手一扬,左右交挥,“叭叭”两下,已打了玄法两记耳光,骂道:“无耻的狗贼,你……”

你字出口,却见那玄法和尚,一颗秃头,随着她挥手之势,左右一摇,“咔嚓”一声轻响,已然扭断了脖子,“吧嗒”“怦通”,头落尸倒,洒了一地的鲜血!

这一来,云慧不由得为之惊怔!

她立时顿住了口,眨了眨眼,这才醒悟,原来是自己愤恨之下,无意间发出了“天地罡气”之故!

她有点怅然,也有点惨然。

她望着地上血冷冻僵的玄法,呆了半晌,方才回过神来,悲悲切切的流下了泪来!

她这一边哭着,一边姗姗起身,面北而跪,叩头暗祷,祈祷那死去的师父,英灵有知,如今她替他找着了主谋真凶,报了二分之一的血仇!

拜罢祷毕,云慧这才突然间想起,怎的这半天,还不见笑面跛丐与王玫二人来到?

她闪身间,娇躯掠上一方最高的巨石之巅,展目一望,顿见四下里到处都有身着皂白与浅灰两色的和尚,足有两三百人分头并进,在执行搜察的任务!

她凝目寻思,“笑面叔叔与玫妹,除非是已然下山,否则,山上这么多和尚,岂能不被找着?”

但,她又想道:“他们一定看见过我往这边来的踪迹或身影,如此,则决不会舍下我不管,而有自行下山之理!”

只是,凭她的目力与耳力,如今居高临下,足可以察听数十里,为什么又发现不到他们的半点踪影呢?

她纳闷的想着,却见小峰之下,一个身披皂白袈裟的和尚,突然发现了她,而扬声高呼,道:“千面夫人,请你下来,鄙寺掌门,请你一会!”

云慧一怔,暗想:“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他们的掌门,寺中设了陷阱,在等我入网不成?……”

那僧人中气十足,喊声洪亮,山谷为之回响。

一干僧人,被这声音所引,齐齐停脚观看,顿时也发现了高高在上的千面夫人!

只是,他们并不赶奔围拢,反而一个个,纷纷返身,往那少林寺院所在的主峰奔来!

云慧见状大感奇怪,暗道:“怕什么?凭我还能被你们困住?骗倒?哼,我到要下去瞧瞧,你们少林寺,到底有多少鬼蜮伎俩?……”

心中想着,脚下早已迈动,几个起落,已然停身在那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章 有心解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虎云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