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虎云龙》

第49章 一家庆团圆

作者:雪雁

云慧与笑面跛丐,一闻惊叫声,双双疾掠出房,目光到处,便见那适才的甬道,此际已被阻塞得水泄不通了!

这一来,宅主的用心,不问自明,是蓄意要陷害他们。只是,他三人却怎的也想不起来,宅主是谁,在那里与她们结过梁子!

笑面跛丐性如烈火,嫉恶如仇,近年虽知收束自制,不像过去那般,轻举妄动,动辄伤人。但如今无端受人暗算,关在这地窖之中,怎不暴怒呢?

只见哈哈一阵长笑,声似巨锣破鼓。直震得王玫面目为之变色。而他却在那一拐一跛之下掠到了适才的入口,双掌叫劲,“呼呼”掏出了二拳!

那拳风一下子撞在阻塞住出路的石壁上,发生了“砰砰”两声巨响,但可怕,除了剥落下一片寸许的碎石之外,整个的石门,竟而丝毫不移!

笑面跛丐不由得大吃一惊,暗忖:“自己适才这两拳,含忿出手,已提足了九成真力,少说点也有数千斤之力道,今竟仍不能破除此壁,这石壁之厚度、坚度,岂非惊人之致?”

云慧与王玫远远望见这种情形,亦不由吓了一跳,云慧返身入室,正准备找开包裹,将从未用过的奇形宝剑,取出一用。却听那上面,忽然传来一阵惨历而得意笑声,十分的耳熟!

她三人不由都是一怔,齐齐仰头,只见那体高二丈,广约五丈的顶部,除了五盏彩色宫灯外,并无余隙,足以传透声音

但事实上,那声音就像在三人的头顶上一般,厉而且洪,直似是厉鬼怒啸,震得这一洞之中,回声冲激,嗡嗡之声交作,刺人耳鼓!

王玫为之掩耳。笑面跛丐却也敞开了破锣也似的大嗓门,仰天厉笑,暴声喝问,道:“什么人?敢用这鬼蜮伎俩,暗算你家爷爷?”

上面的笑声,倏忽而止,接着便传下来一阵洪亮的语声道:“老跛子你死期已在眼前,还敢大言不惭,你家爷爷坐不改姓,行不改名,正是少林护法,圣火大师便是!”

此言一出,被困的三人,不由大吃一惊!

云慧她秀眉微皱,柔声问道:“大师你既然是少林护法,怎的又在这王家沟,落户安居?……”

圣火大师狂笑一声,道:“反正你等死在眼前,告诉你等让你等做个明白鬼,佛爷也不怕你们会泄露机密……”

说着,又是一阵得意的狂笑,半晌始道:“这王家沟乃是佛爷的故园,佛爷在少林寺出家之机,便交由佛爷的手足兄弟王大有支持……”

笑面跛丐凛然一惊,问道:“秃和尚,你兄弟可是那号称毒叟的吗?”

圣火大师并未答覆,却另有一个陌生而阴险的声音,道“毒叟二字,乃是江湖朋友,奉送区区的一个雅号,区区姓王名大有,正是王家沟的主人财主……”

说罢,一阵阴笑,饱含着得意与姦诈之情。

笑面跛丐心中暗暗打鼓,面上却半点也不露出,仰首道:“尔等但凭这土窖泥洞,便妄想困住我老人家吗?”

圣火大师得意的笑着,道;“老跛子你有多少份量,佛爷清楚得很,你别看这土窖泥洞,却是我兄弟历年心血筑成,只要你能突出此围,佛爷便以项上人头奉送……”

笑面跛丐,站在适才甬道旁边,口中虽这么说,心里却不这么想,故此在圣火大师发话之际,已暗用弹指神功,屈指运起全力,猛的向一旁泥壁之上一弹。

“嘶”声到处,墙上顿时被他弹出了一个小洞。

但凝眸细瞧,那小洞深入仅有二寸,再往后却是花冈石

这一来,笑面跛丐不由冷了半截,心想:“这秃和尚既然这般说法,则分明有恃无恐。而今此处如此,其他四周的墙壁,八成也一样石坚如铁,难以攻穿!”

他这种动作的表情,上面的人,虽然看不见,却瞒不过云慧的双眼,她瞥见笑面跛丐一脸焦急颓丧,霍的芳心一动,秀眉一轩,面显煞气,竟施展出传音入密的功夫,樱chún连动,仰首对面,道:“圣火,你身为少林寺护法之一,地位何等尊贵,为何这等自甘下流,做出这般见不得武林同道的丑事?”

上面,乃是个方圆丈许的石室,陈设布置。异常极美,圣火大师本与他兄弟王大有,本是对面席地而坐,在他俩中间,有四道石隙,正可以望见下面的情形!

那圣火大师本来是一脸得意与狞笑,但话未说完,闻得云慧这一阵千里传音,竟而住口,显出惭色!

王大有不明所以,见状心中纳闷,叫道:“大哥,你怎么啦?要不要挪动机关,将这三个家伙处死?……”

云慧从下面施展潜听之法,闻得此言,芳心一惊,银牙一咬,暗道:“这才怪不得我云慧心狠手辣……”

想着,立即又用千里传音之术,对王大有道:“好吧!你快点开动机关,但,不是害死他们,我是要将门打开,让他们上来?”

王大有听在耳中,并不觉那话出于他人之口,反而当成了圣火大师的声音。

他初闻让他开动机关,先是一喜,晃身慾起,身形未动,却听后面那句话,是要下面三人上来,不由得为之一怔。

云慧学着圣火大师的声音,说完这句,又急忙对圣火大师,道:“圣火你身为佛门弟子,不知一心向佛,终日称强斗狠,妄杀无辜,已积下满身恶孽,如今西去不远,难道不怕再堕落地狱,受那十八般苦楚毒刑?如今从速改过向善,令王大有放这三人出来,尚还有自新之路,否则,恶果恶因,来生势必有报了……”

圣火大师盘坐在地上,脸色神色数变,但狞恶愤恨之色,仍然是凝于眉间,不能化去,故此,虽听清云慧的传音相告,却不愿依言而行。

云慧虽则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因不闻反应,便已知道他恶根已深,难以控制!

故此,立即又发话,对王大有道:“你还不去放他们出来吗?速去!休得迟疑。”

王大有回头瞥见,兄长圣火大师,盘坐地上,垂眉合目,一脸的痛苦矛盾的表情,心中犹疑,慾问无言,乃听见这话,其音甚微,心头一惊,只当圣火受了什么暗算,正用这传音之法,向他讲话!

慾云:“骨肉之情”,兄弟手足,一母所生,自然彼此都十分关心,王大有心中一惊一乱,神志顿时更加迷糊。

他想道:“大哥八成是受了下面三人的暗算,才叫我去放他们出来,好求他们医治,唉!好吧……”

想着,耳中又闻催促之声,因此他一跺脚,疾步走到右手边,拉下一付山水墨画,画后面一共有十多个凹入壁中的钢环,他伸手拉住一个,猛向后拉!

只听得一阵“轧轧”之声,响起耳边,左壁角下,已然现出了一个方圆二尺的圆洞!

下面的王玫与笑面跛丐,忽然不闻有人发话,起初颇为戒俱,及见云慧一脸煞气,口chún连动,仰首往上,虽则听不见她说的是些什么,但暗猜必然有点缘故。

故此,他师徒二人,都默默的不出一声,悄悄的移近云慧站在了她的身边!

此际,忽闻机关声响,二人都吃一惊,仰头瞧时,却见一条青影,电射而起,已然先行钻入了方洞之中!

同时,耳中也同时听到了云慧的脆声细语,那是:“快拿东西上来!”

笑面跛丐与王玫,吓了一跳,扭头一瞧身边,那还有云慧的半丝影子?

这一来两人方始会意,忙不迭钻进房去,拿取行囊。

云慧在石洞方现之际,飞速的施展出“神龙升天”的轻功,冲天而起,掠入小洞,穿入圣火大师与王大有所在的石宅!

那圣火大师,身为少林护法,平素在寺中吃斋念佛,心志定力,较常人坚定数倍!

故此,适才云慧施展出学自海底,从未轻用的“幻云伏魔音”,企图迷惑他的心志,指挥他的行动之时,他虽则亦有感受,却是总不肯俯首就制!

如今,云慧的“幻云伏魔音”,早已顿住,而“轧轧”的机关声,一传入圣火之耳,顿时将他惊醒了过来!

他张目一瞥,王大有已然拉动了铜环,放开出路门户,凛然一惊,倏然长身而起,疾扑过去。

同时口中大叫,道:“二弟不可!快快放手……”

说着,人已到了王大有的身畔,伸出了巨灵之掌,待拉那右起第二环!

此环衔接处,以是毒气之室,只一拉动,下面洞中,顿时由四面壁角上,放出无比的奇毒之气!

而下面所有的人畜,无论是功力多高,时候一到,必然会中毒倒毙,化成一堆枯骨不可!

云慧闪电般,了无声息的掠了上来,蓝目一瞥圣火大师这等情急之状,情知他所拉之环,必然有意想不到的恶毒手段出现!

如今,笑面跛丐与王玫尚在下面,没有上来,这怎能容他得逞了凶威?

叱声出口,煞气才现,但见她单掌一立,平平猛的一推,顿时由她那晶玉一般的手掌之中,闪电般飞出一团核桃般大的白色气团,露光流转,风驰电掣,如流星,似殒石,眨眼间,已飞到了圣火大师的背后,一闪而没。

圣火大师与王大有,闻到了脆叱,已知不妙,王大有手一松,“轧轧”声起,洞开的石洞,已迅速的合拢起来!

圣火大师未觉身后有什么异动,仍想先拉了环儿再做道理!

那知!手还不曾摸着铜环,背后一阵奇烈巨痛,穿心而入,忍不住五官的一挤,张口“哇”的喷了一口鲜血,向前一扑,撞倒在王大有的背上,两眼翻白,一命归西。

云慧一闻轧轧之声,俯首一看,石洞已渐合拢,芳心不由大急。

于是,三不管,纤足运起十成功劲,对准那两块厚约一尺的石板,猛的连跺了两下,“卟卟”两响,顿时将那石板跺裂,停住不动!

王大有一放铜环,一闻大吼与脆叱,一阵清醒,惊觉过来尚未转动,便觉得,脖颈上一热,被圣火喷了一头鲜血。

忍不住扭头一看,却正见圣火大师,面容狞厉的扑倒在他的背上。

紧接着,念头都未容转,背后亦传入一阵澈心的巨痛!五脏六腑,顿时被云慧所发的“天地罡气”的余力,击成了粉碎,声音未出,亦喷了两口鲜血扑在了墙上,死于非命!

云慧她凤目微转,瞥见这两兄弟,惨死之状,心头亦为之凄然。

但她此时,悔已无及,纤脚抬起,那方洞的石板,顿时碎裂,跌落了下去!

同时,她也跟着发话,招呼下面的两人上来!

笑面跛丐与王玫先后扑上石室,一瞥两人惨死之状,王玫一怔,笑面跛丐开声哈哈大笑,道:“痛快!痛快!贤侄女,真有你的……”

王玫一怔之后,想起适才云慧樱chún连动之状,神色一变,诧异问道:“慧姐姐,刚才你用什么方法?使他们开放了这个。小洞呀!”

云慧低声蹙眉道:“我乃是以千里传音之法,杂以‘幻云伏魔音’,制住了王大有,令他开启门户……”

说到此处,忽觉得身上颇不自在,忙即盘膝坐下:“我适才真力消耗过多,急需调息……”

一语未毕,便已垂帘迫不急待运起功来!

王玫仍是疑惑不解,她望望云慧,又对笑面跛丐道:“师父,什么是‘幻云伏魔音’啊?”

笑面跛丐笑容倏收,沉思有顷,方道:“大约是一种类似天竺瑜伽术一类的功夫吧?不过我老跛子,见识虽广,却也不曾听说过这种名字!”

说罢,而上笑容又现,并且愈转愈浓,语气一转,又道:“玫儿你呆在此地,为你慧姐姐护法,我老跛子出去瞧瞧,还有魔崽子没有?”

言毕,也不待王玫回话,便自大踏步,推开出去。

王玫虽是生长在武林世家,却从未亲见过死人,如今师父一走,房中剩下她一个人,不由得心中颇慌。

但她素知“护法”的重要,没奈何,只好抽出剑来,面门而立,静等着云慧下丹醒来!

石室中,一时陷入寂静,而且静得出奇,王玫她不但能听见自己鼻吸,同时也听见了“怦怦”的心跳之声!

片刻之后,门外面,又隐隐传来了惨叫之声,虽似相距颇遥,但传入王玫的耳朵里,却总是使她心惊肉跳,忍不住时时的回头,去察看那两个尸体,有无异动!

还好,那二尸乃是俯地而死,看不见面目,但那汩汩流出的鲜血,却无声无息的,在地上伸展了开去!

地,是rǔ白色花冈石铺成的,因此,血液流在上面,更是鲜红刺眼!

王玫她从没有看见这么多血,此时见了这种情形,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时间也似乎停顿了!它似乎与云慧的入定,一同顿住,云慧像一个玉雕的像,一动也不动,甚至看不出她是否还在呼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章 一家庆团圆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