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虎云龙》

第04章 沧海屠鲸临绝境

作者:雪雁

古语有云:“岁月不足,时节如流。”不知不觉之间,小渊儿已经十三岁了。

他如今不但与云慧长得有一般高矮,形容举止,更有了很大的变迁。

外表上小渊儿不像是个童子,他质文貌秀,日常受典籍的熏染,学止吐谈都因之变得温文儒雅,活像是一位小书生。

“丹书铁卷”里的绝学,他已经全都学会,只差的火候与历练。

如果他是在大陆上,或是有个师父来测验他的功夫,则必会满意的放他下山去江湖闯练,增加经验。

但不幸他什么都没有,只有慧姊姊,亦师亦友亦母的照料着他,关爱着他。

虽然云慧也知道,小渊儿的功力,已可以独当一面,但却以他年龄幼稚的理由,不放他独自出山。

云慧自己,已然是年届双十,外表观之,却似乎小了好多,像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

不过,她总算已经成熟,出落如花似玉,秀色可餐,一付秾纤合度的身材,一对大而蓝的眼睛,一头长长的金黄秀发,再配上肌肤若玉,衣白胜雪,任何人见着,都不由发出惊叹与羡慕来!

至于她练的“天地罡气”,已达到九成火候,目下唯一所不能做到的,便是未能使真气转化无形。

故此,每当她修习这一种功力时,娇躯必然被浓密的真气所化的云雾,罩笼起来,远远看去,若隐若现,似置身于云端一般。

这年初夏,屿内的日用品,发生了断绝现象。

云慧因功夫正在吃紧关头,荒废不得,便只好着令过去曾随其师购买东西的老农李七,担任这一趟采买的任务。

李七领命带着他的儿子小黑子李树,于一个夜晚,乘水洞开放之际,将一条特制的海船驰出屿外。

所谓特制的海船,实在是有点特别,那船具长二丈,宽却只有八尺,另外船底用铁木制成,坚实异常,不怕撞冲。

为着便于出入水洞,船上的桅竿,可以活动放倒。

那李七时常驶船,对外间水域礁石,十分熟悉,虽在夜间,亦不虑会撞着礁石,把船撞碎。但那知方航出那一带礁石水域,突然间闻得“哗啦啦”一声水响,船身突然的升起在空中,左弦倾覆下去。

李七一见这等情形,只吓得大叫一声,拉起李树,向船外跳去。

他两人方才跳去,那只船“扑通”一声,整个的扣在水内,来了个船底朝天。

李七一落在水里,深知这一带虎鲨、剑鱼特多,又大又凶,咬上一口,非臂断腿折,死于非命不可。

故此他来不及察看覆舟的原因,立即拉着他儿子,向最近的一块大礁石游去。

那知,方游了不及一半,猛又闻身后一声震天水响,两人同时都觉得身上一紧,身不由己,随着海水向后倒流。

李七忍不住回头去看,月光下只见三丈外,忽然升起了一条小山般大的鲸鱼,张着如同一座小房子一般的大嘴,向里面灌水,而自己也正是被那海水带动,正向那巨石里流去。

这一下,可惊得三魂出窍,冷汗暴流,忍不住大声呼号挣扎起来!

从事实上,这又于事何补?任凭是叫破喉咙,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也无能改变丧命的情势呀!

但,也不尽然!不是嘛?就在这危及一发之顷,陡然间猛间得一声脆叱,一道红色虹光,陡的涌现,似一道长虹,疾如飞疾般,一下子便射入那巨鲸的眼睛里去了。

那巨鲸陡遭重创,不由得把大嘴一下闭拢,“咔”的一声大响,巨头一沉,倏忽便没入海底。李七两人,正在亡魂丧胆之际,当然未看清发生之事,他两人只是陡觉得身外吸力一轻,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猛的便手足并用,亡命向前方礁石游去。

一爬上礁石,猛地瞥见石巅上站着条人影。

他俩人大吃一惊,只当是这一带冤死的亡魂,慌不择地跪叩头,祝告了起来!

那人影一见两人如此。忙即上前将二人拉起,开口发话道:“李大叔,你怎么啦!我是小渊儿啊!方才……”他一句未毕,身后突然间劲风悠悠,一条白影,盘空而降,尚未落地,已然娇声道:“渊弟弟,你没事吧!”小渊儿闻言,改口答说:“慧姊姊,你来了吗?我没事,倒是李大叔他们,吓着了呢!”来者果是云慧,飘落在小渊儿身边,凑近他打量一下才看清楚果然无事,方似放下了心,转对李七说:“李大叔受惊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七两人,瞥见这二位陡然间自天而降,只惊得目瞪口呆,到把方才的惊险忘了。闻言想起,不禁打个哆嗦,吃吃的将经过,大略向云慧说了一番!

云慧十分惊诧,微皱起秀眉,还没开口,便听小渊儿“哼”了一声,说道:“这条鲸鱼,真是可恶,六七年来,老是在附近兜圈子,如今,又把我的丹血剑带走了,我非得想法杀了它,取回宝剑不可!”

云慧“唉”声叹了口气,急急的说:“你要到那去找他呢?现在天这么黑,它若是自水底逃去该怎么办呢?”小渊儿一直以为此处是不黑天的,闻言奇怪的问说:“慧姊姊!现在天亮的很呢?怎么!怎么?你看不见吗?”云慧闻言亦觉得十分奇怪,说:“什么?谁说不黑天啊!十丈以外,我什么也看不见,还说亮哪”。

小渊儿拍着自己的脑袋,说道:“天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在我眼里,黑天与白天都没有两样呢!”这话一出,连李七父子,都吃了一惊,面孔上均流露着疑惑之色,盯着小渊儿瞧。

小渊儿聪慧敏捷,过去因从未与他人谈起这事,故此一直是以为此处并无黑天,但现在知道过去的想法不对,仔细参照着“神农医简”中所载许多异葯的功用一想,猛然醒悟,自己所以现黑夜亦如白昼的原因,正是那“红珠”汁液,揉入眼中之故。

他正慾告之云慧,忽见前方百丈外巨鲸突然浮出,巨头乱摇,搅得它四周的巨浪汹涌如山,活像是天翻地覆,声势煞是吓人!

云慧等三人,虽看不见,却听得清楚,尤其是李七父子,更吓得面目变色,全身发抖!

小渊儿一见那巨鲸眼中尚插着丹血宝剑,心中十分紧张,怕那剑万一真被那巨鲸摇落,沉入海底,则捞取起来不但困难,成功的希望也是极小。

他晃身作势,慾投入水中,不料却被云慧一把捉住,娇嗔的责备地道:“你又要胡闹啦!上那去啊?”小渊儿知道她不愿自己涉险,闻言只得停下,一面注视着那鲸鱼的动静,一面说道:“慧姊姊,你先回去好吗?你回去弄条船来,把李大叔、李大哥先接回去,我在这儿想法把那条大船翻转过来,也好让李大叔出去买东西啊!”

云慧知他想将自己支开,也不说破,故意回头,对来路望望,复又摇着头,道:“现在实在太黑了,我一点也看不准落脚的地点,一个不巧,跌在水里才不划算呢!我看还是等天亮再说好啦!”

小渊儿皱着眉头,拿她无可奈何,心中却不由想道:“来时你怎么能看得准的?真怪,回去却又会看不准了……”其实,云慧所言,却也有一半实情,方才所以能来,实因太过关心小渊儿安危,放才一鼓作气,急疾的追了下来!

如今,不但那原因消失,且还知道,只要她一离开,小渊开必会下海,追杀鲸鱼,这叫她怎能放心得下,而又要冒险离开呢?

原来,小渊儿与云慧,每夜子时均一齐在房后崖顶上练习内功。

今夜,小渊儿方一练完,正飞身到礁石顶点上眺望海晨,突然间瞥见水面下有一条巨鲸,偷偷的潜近李七所驾帆船。

他看出鲸鱼不怀好意,心中顿时又急又怒。此时,他的轻功“飞龙九式”身法已窥堂奥,虽未曾在这高有廿余丈壁立的礁石上做过练习,心中却已然不再重视这等高度了。

故此,他这一发现,心急救人要紧,回头勿匆对云慧说了句“我去救人。”立即施展出“飞龙迥空”身法,捷如奔雷惊电,状似灵龙盘空,自那黑礁屿崖壁之巅,回旋而降。

小渊儿眼光锐利,早已看准了落足之点,故此,降至海面,在露出水面的礁石上微一蹙脚,立即腾空再起,施展出“随伏逐流”的轻功绝技,一跃廿余丈,不消两个起落,人便赶到了出事地点。

但他的动作虽快,那鲸鱼却也不慢,就在他一起一落之间,已然张开了巨口,准备吞人!

小渊儿一见,心中大怒,未等落下,便自在空中抽出丹血宝剑,抖手用出“丹血屠龙”剑法的最后一式,“画龙点睛”,将宝剑脱手掷出,直刺入鲸鱼巨目。

这一式“画龙点睛”,本是以“丹铁神功”来控制剑路,能发亦能收,但此时小渊儿,一来是功力不足,二来是距离过远,内力不及,故此宝剑方被那鲸鱼带走,沉入海中去了!

云慧见小渊儿突然自岩上跃下海去,大吃一惊,想阻止已来不及。

她凝立崖上,看不清十丈以外的夜景,也从未尝试过上下那高礁岩,同时,更不知他到底要去救谁,但因为心念小渊儿安危,竟然也毫不犹疑,拥身向下跃去。

不过,她降落极缓,半空中已运起“天地罡气”,包设身外,以防万一掉在水里。

幸亏那一带海面上,礁岩极多,云慧缓缓降下,在空中略一停顿,便已找着一块可资落脚的岩石。

只是在落地之后,她不敢像小渊儿一般,纵得太远,先得看清了面前的景物,方才腾身纵跃,向那虹光一闪处追去。

因之,这一来她便慢了一步,等赶到之时,已然看不见那条巨鲸的影子了!

至于巨鲸,实是过去小渊儿在它胃里呆了三天的那条。

它因不甘心就此放弃掉数千年苦炼而成的鲸珠,几年来一直不肯离开。

它察觉得出,小渊儿尚保留着两颗鲸珠,因之一方面它也想乘机收回。

那知,几年来,屿内的小渊儿,终日浸沉于武学文事之中,根本就未离开过水洞一步!

它体型太大,甚至无法接近到黑礁屿边,空自急得发疯,也毫无法子。

那鲸鱼年久通灵,今夜见李七自屿内驶船而出,便故意将船只弄翻,好引那小渊儿出来。

果然,小渊儿是被它引出来了,但不幸却因之中了一剑。

它因之又痛又怒,恨不得将他们一行四人,统统吞掉!小渊儿可不能明白这些,他一心想取回自己的丹血宝剑,把那条害人的大鲸鱼杀却,但云慧不慾他轻易涉险,故意不肯离开,不准小渊下水。

一时里,四人僵在那不及一丈的岩石上,等待着天亮与转机!

李七父子,一身水湿,被海风一吹,直冷得发抖。

小渊儿与云慧见状,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突然间,海浪山涌而起,一波波巨浪,向岩上扑来。

小渊儿看得清楚,是那条巨鲸,游了过来的关系,只是他并不出声,准备等巨鲸更接近时,骤起发难。

云慧虽看不见,却察觉有异,立即吩附小渊儿,将李七父子,向较里的大礁石上移动。

小渊儿心中虽不愿意,可不敢表示出来,他掀着嘴,伸臂换起李七父子,轻登巧纵,向里面一座巨大的礁石纵去。

他身法极快,尤其在黑暗的掩护下,一晃便失去了踪迹。

云慧起步轻迟,小心翼翼的注意着脚下,虽然所行的方向与小渊儿相同,却到得极迟。

小渊儿见有机可乘,立即迂回绕过云慧,悄悄的重新回转原先那一方礁石上。

鲸鱼虽只剩下了一只独眼,视觉仍自不凡,此际瞥见小渊儿去而复返,立即气红了眼睛。

它狂喷着水柱猛的冲向前去,口中同时更含满了一嘴海水,准备在接近时,一下将小渊儿喷下海去。

小渊儿凝立石上,早已运足了“丹铁神功”,他脚下不丁不八,脚后跟紧紧钉牢在礁石上,一动不动,双掌下垂,凝集起千斤内力,准备着对鲸鱼迎头痛击。

堪堪接近不足五丈,陡然间,小渊儿一声清啸,右手五指微屈,对鲸鱼虚空一抓,同时间,左掌挫腕,对另一只鱼目,尽力击去。

就在此际,那鲸鱼也陡然发动,把口一张,“哗啦啦”喷出来万斗海水,对小渊儿兜头盖去。两下里发动都快。小渊儿右掌抓出,五缕尖风,透空而出,顿时将那柄没入鱼目的宝剑虚空摄出,而右掌劈出的一圈劲风,却与那万斗海水,迎了个正着。

那巨鲸宛似小山,劲力之大,可想而知,这含怒喷水,劲道何止万斛?尽管小渊儿天纵奇才,所练的神功不同凡俗,若真被喷着,也是难逃活命!

小渊儿有自知之明,见状速即撤回左掌走出的力道,陡的一纵,人化飞矢,薮烟一缕,平空上拔十丈,恰将那万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沧海屠鲸临绝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虎云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