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虎云龙》

第05章 海底天地无日月

作者:雪雁

龙渊在巨鲸腹内,将鲸鱼心脉切断,自肋骨处逃出鱼腹。

那鲸鱼死前,曾经过一番猛烈的挣扎,在海中死命游行,死后鱼腹翻白,漂浮海上!龙渊出腹后,发现处身于一片汪洋,四周碧波千顷,无岸无涯,不要说回不了黑礁屿,附近一带,连个孤帆的影子,也望不见,他无奈之下,暂抑住焦急,先为云慧医痊伤势。

经过一天的劳累,龙渊在慧姐姐慰抚之下,不觉沉沉入梦,枕着慧姐姐玉腿,在巨鲸腹上,大睡了起来!

云慧年华双十,情窦已开,过去对这个小弟弟,关怀备至,却未涉遐思!

但经过这一天的不凡遭遇,被龙渊抱持医伤,不由自主芳心大动,深深爱上了比她小六七岁,身量却与她一样高矮的渊弟弟。

少女的情怀,亦如天边多变的云霞,多愁善感,更似那乍雨骤晴的初夏天空!

云慧注视着熟睡的龙渊,芳心里充满忧喜爱怜的各种情绪。

她觉得龙渊无一处不足以令人动心,值得令人倾心相爱,自己若能与他终生厮守,确是再好没有!

但两人的年龄悬殊,小龙渊现在是一片纯真,虽然身体发育接近成熟,思想上心理上却仍然停留在儿童时代!

他不能体会自己的深意,也不可能对自己发生其他的超越姐弟关系的思想。

自己虽已成熟,这事儿却不但不能教导于他,甚至,由于那少女的矜持,也不能主动的做何表示。

若等他长成,等他懂事之后,他是否会认为自己太大,是否会在江湖中,寻找其他的理想对合呢?

关于这一点,是云慧最不敢想象,也是最令她伤心的问题!

因之,她不由得为那尚不确知为未来伤感。

在她的玉面上,因此流露黯然之色,似乎这事已成定局一般!

但这种感觉,也只有片刻的时光在她的心底逗留。

片刻之后,她会设想出种种方法,去试图应付龙渊的变心。

因之,在她认为某一个方法足以挽回龙渊之际,她又不由得展露出得意的笑容,像是真个胜利了一般!

她这般瞑想着,时而焦灼,时而微笑,将身外的一切,与那飞逝的时光,都整个的忘怀了。

直到小龙渊一记“梦拳”打在她的酥胸之上,方将她惊醒过来!

她茫然闪目流盼触目处太阳已落,大海中波涛汹涌始才回复到现实之境!

她不禁发愁想不出法子,离开活动的‘陆地’回到黑礁屿去!

同时,她注意到自己的衣衫已尽为鲸血染红,那鲸血虽早被阳光晒干,却仍然有一股腥气,刺鼻难闻。

她想乘小龙渊熟睡之际,去洗洗身子,洗净这一身血迹!

小龙渊被刺目的夕阳耀醒,睁眼不见了慧姐姐,他以为慧姐姐遭到意外,惶急之下不暇多想,便放声大呼不止。

云慧此际,正在水中戏泳,听得小龙渊叫声中充满焦急之意,芳心一惊,骤尔浮出水面,施展“鱼跃龙门”身法,在水中纤腰一弓,纤足一蹬,顿时人如脱弦之箭,向鲸背扑掠。

那知,方一出水,海风吹过,云慧猛惊觉周身未着片缕,衣服尚泡在水内。

这一下,可令她羞急大作,惊声一呼,体内真气因之一滞,“噗通”一下,重又掉下水去。

小龙渊正站在水边,方才骤然见慧姐姐赤身出水,已在诧异,这时,瞥见她骤又落水,不知她乃因羞愧之故,只当她发生意外,伤还未痊。

因之,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立施出“苍龙入海”式,“嗤”的一声,投入云慧落水之处把将云慧抱个结实!

事出突然,云慧只惊得花容变色,但身在水中,想慾解说,又不能开口,无可奈何只好让龙渊搂住,向上升起。

两人头部,方浮上水面,云慧赶快附在小龙渊耳边,道:“渊弟弟快放开我,我没穿衣服呀!你……怎么啦?快转过脸去,不许看!”原来,小龙渊听她说未着衣裳,低头向怀内一看,果见慧姐姐玉体晶莹如玉、一丝未挂,自己的双手正搂着她的腰部,她的娇躯亦正紧紧地贴在自己怀里。

更奇妙的是他也有了感应,只觉得怀抱娇躯美好如温玉软香,触手处润滑光洁,一时竟使他呆了一呆,忘记放(于手!

云慧见他不肯放手,忍不住抬头一瞧,瞥见他两道出神的异样目光,心头一跳,芳心暗喜,但由于少女的矜持与娇羞,却不得不故意装出佯嗔,命令他转过脸去!

但是小龙渊,却因之惊觉自己太过失礼,自觉犯渎了慧姐姐似友实“师”的地位!

他惭愧得满面通红,迅速地放松双手,猛的转身,一头潜入水中,回前游去!

前面四五丈外,便是那巨鲸庞大的尸体,小龙渊游到旁边,方想上去。

陡觉那鲸鱼微微一荡,水底下突然冒上一股红流,转瞬间散布开来,将海水染成紫红。

龙渊心想,一定是鲸尸被鱼类咬破,才冒出这多血液。

但是何鱼类,有此利齿,能嚼破坚实的鲸皮?

好奇心之一动,小龙渊便想看个究竟。

因之,他不上反下,疾使个“千斤坠”身法,身躯陡往下沉。

此际,天色已然入夜,海水中更是漆黑!

小龙渊眼力奇佳,视黑夜如同白昼,在水里睁目而视,仍可以远及十丈。

十丈下,海水压力奇重,令人十分难受,但游鱼穿梭而行,却显得颇为自在。

龙渊运起丹铁神功,充沛四肢,顿觉压力骤减,视力也觉着明亮了许多,他环视四周,见那载沉载浮的鲸鱼边,环绕着无数虎鲨剑鱼等凶残鱼类,纷纷嚼咬鲸尸,却很少能将那坚实的鲸皮咬穿了的!

他悄悄的再往下沉,忽见上方堕下一团血红晶光,晶光中里裹着绝色佳丽!

仔细一看,却正是云慧!

原来,云慧着衣之后,不见了小龙渊,同时也发现水下冒起的鲜血。

她深知小龙渊童心未泯,必是好奇潜下去。

她颇不放心,想入水寻,但苦于目力不佳,入水后更是短视。

幸亏她想起囊内带着颗骊珠,光华特强,堪能以之照明。

遂即取出,托在掌心里,向海底潜去!

小龙渊见慧姐姐也跟了下来,忙停身相待,等云慧沉至身畔,相与会合。

两人会在一起,云慧一把抓住小龙渊,慾往上升。小龙渊却连作手势,表示要察看究竟。

云慧无奈,只好拉他继续下沉。

那一群鱼类,各认为是口中美食,纷纷追来,但追近骊珠光耀之处,均不敢欺近,只围着两人团团乱转,似对那骊珠,深怀戒惧之心!

下沉再有五丈,已达鲸尸脊部,小龙渊神目若电,早已看清,那上面钉着个巨龟。

那巨龟背做金色,团团是足有丈许,甲背之下,生至六足,此时正钉附鲸脊之上,将一颗长颈,伸入鲸尸肉内,似正在吸取鲸血,故而未瞥见两人。

两人距那龟远有七丈,云慧因之并无所见。

小龙渊童心尚重,见那龟出得奇特,一时好玩,也未征得云慧同意,蓦单手运掌推出排山倒海的劲力,激起一股洪大的水流,向巨龟背上打去。

那龟正吃得性起,那会料到会有人对它暗算?

故而,这一下打个正着,水中闻不见声音,却眼见水花翻涌进巨鲸尸体,都在微微晃动。

但说也不信,那巨龟受些一击,甲背并未碎裂,只是将一颗巨头缩了回来!

小龙渊心中骇异,龟背之坚,出乎意料之外,所运起丹铁神功,劲力刚猛,何止千斤?却竟不能伤那巨龟分毫!

心中想着,可并不惧怕、双脚一蹬,拉着云慧,向巨龟欺近!

那巨龟身受重击,虽未受伤,疼痛却不能免,故此,巨头一缩回来,六足一放,立即脱离鲸身,庞大的身躯,一翻一滚,对小龙渊方向迎来。

两下正面相对,在水中旬行均速,刹时间接近数丈。

云慧适因相距过远,看不清楚,此时猛的瞥见巨龟,周身金霞闪闪,斗大的巨头上,并排着四只巨眼,亦一般闪射精光,凶光毫露,疾冲而至,顿时吓了一跳!

小龙渊当然也看见巨龟之形状,怪异凶狠,心中亦觉微凛。

与云慧不约而同,手牵手,上身微挺,斜向上方浮升。

巨龟看清两人,手托骊珠向上升逃,它认为正是口中美食,焉肯放过,六足齐划,追踪而浮。

小龙渊两人见状,猛提丹田真气,手足齐动,向上浮升,快似飞天,巨龟虽然通灵,是水中生物,却碍于体积过大,速度不及两人,及升至水面,他两人已然跳到鲸尸上去了!

此际,时已入夜,天空中寒星闪烁,月姐而隐在乌云里,一些也显不出光辉来,但云慧掌中骊珠,并未收起,仍然执在掌中。

她与小龙渊,并肩携手,水淋淋凝立在鲸腹边沿,注视水中动静。

那巨*头一出水,昂首“呜呜”一叫,声似闷雷,震人耳鼓,陡然把口一张,喷出老大一团金光,向两人打去。

这团金光,快似闪电,划空带起丝丝异声,直奔云慧所执骊珠。

云慧芳心暗惊,急切间纤手微扬,作势慾将骊珠弹出,迎击金光,陡听小龙渊大喝一声,双臂齐挥,十指微曲,做擒拿之状,向金光抓去。

云慧知道,小龙渊所施乃丹铁掌中的一招“双龙抢珠”,以丹铁神功贯于十指,虚空抓物最远可及十丈。

小龙渊功力不足,二丈之内,仍可易如反掌。

果然,那金光飞入二丈之内,陡的方向略偏,向小龙渊两掌中间投来!

小龙渊见状,面色格外凝重,双目盯住金光,一眨不眨,等飞近手边五尺,陡又清喝,足下微动,身躯倏忽向右方退移一丈。

那金光已被控制,喝声中在空中微微一顿,疾势稍缓,冉冉划一半弧,投入小龙渊双掌之中那巨龟至此,发觉内丹被人制住,气得“呜”声大鸣,张chún鼓腮,似收回。

小龙渊双手按住金光,发现竟是颗金霞流转的龙眼大珠。他此时熟读典籍,知这珠必是巨龟内丹。

大凡龟类,炼成此种内丹,必有数千年道行,睹此龟,奇形异状,六足四目又善吐珠,不正是“南越志”中所载的朱鳖吗?

但朱鳖以名测之,外壳颜色,必作血红,这鳖何以是通体金色?

小龙渊似悟尚疑,正右思索,猛觉手中金珠,跃跃慾遁,双手一紧,抓个结实,闪目一看,正看见那鳖鼓腮作势,状颇焦急。

小龙渊见状,心下不忍,正慾放手,让他收回,不料那鳖情急火发,陡然间巨口连张,又喷出五颗金珠,向两人电般打来。云慧凝立水边,运功戒备多时,见两颗对她射到,迅速将骊珠放入囊内,纤掌齐挥,打出两团劲风,向两珠迎去!

谁知,那龟道行数千年,力大无穷,这含怒一喷,劲力更大。

云慧的掌力,与那两团金光一接,但闻得“波波”两响,娇躯反被反震之力,震飞出二丈多远,而那两珠,却仅是滞了一滞,而齐向小龙渊打去。

云慧身在空中,睹状更是一惊,努力打个千斤坠,翻落下来,想慾上前救援,那知踉跄两步,一跤跃坐鲸腹之上,只觉得双臂酸麻得难以举起,胸中也有些血气翻沸!

她无奈只得一方面调气镇压血气,一方面睁着两只蓝眼睛,发急的看着小龙渊!

小龙渊本立在云慧后方,瞥见那巨龟霍又喷珠,心中大怒,先随手将金珠扣在囊内,空出双手举起十成丹铁神功,凝神以待。

及至云慧被金珠震飞,他不及抢救,另三颗首尾相衔,电般打到。

小龙渊不知慧姐姐是否受伤,心中却是更气,一等三颗打近,左手四指齐弹,用柔劲打出四股丹铁罡气,削弱三珠的来势,右掌紧跟着虚空连抓,同时里引身后退,后掠丈半,让出两下的缓冲空间,陡又双手齐抓,立将三颗金珠,抓入掌中。

另两颗金珠,因被云慧挡了一挡,飞势已缓,小龙渊向后一飘,已将它让开。

但那二颗似有灵性,一击不中,在空中划一圆弧,霍又投入巨鳖口中。

小龙渊将三珠放入囊内,扣紧囊口,掠至云慧身边,焦急的正慾动问,云慧已挺腰站起,对他微微一笑,略显扭捏,道:“渊弟弟,我不要紧!方才我太大意,小瞧了巨鳖之力贸然以刚力迎击,真差点震伤内腑!”

这话不错,以云慧目前功力,比小龙渊只强不差,但一则因她未习过虚空抓物,不能像小渊儿般攫取金珠,二则她妄以刚劲相迎之故。

要知,武功一道,最忌以硬撞硬,固若是双方的功力火候,稍有差别,胜负之数立即判出。但既或两者相等,这样子交接对阵,亦最耗双方真气体力。

因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海底天地无日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虎云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