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虎云龙》

第06章 绝学有成归故里

作者:雪雁

自此以后,小龙渊与云慧,以鲜果鱼类为食,定居在海底的洞中,习练那四壁所刻的武技与易容之术。

两人同居一室,虽然小龙渊是睡在地毡之上,由于活动空间的窄小,使他俩接触频繁,感情因之更进了一步。

小龙渊身体发育迅速,感情也成熟得特别的快。

他日夕对着美如天仙的云慧,私心中充满了挚爱与遐想,虽然,他尚未涉及到色情之慾,却衷心盼望永远能与慧姐姐同房而居!

云慧虽是异种女子,但自幼在孤独客育养下长大,无论行动思想,均受了极深的熏染,与国人无异。

自从她初见小龙渊开始,便深爱上这个灵慧的小渊儿。

那时的爱,是一种深深的喜爱,犹之于母之对子,姊之对弟。

但,渐渐的,随着小龙渊的长高,她的爱,也跟着变了。

其实,这不能怪她,俗语说:“那个少女不怀春。”云慧既已年届标梅,她何能免俗,不喜爱身边的可爱男性呢?

其实,若小渊儿仍是个矮小的童子,不长得这么快,则无论如何,也不致激起她的“情思”。

但龙渊不仅是个子甚高,智识发育亦早,平时虽偶然有些不知忌禁的小动作显示着他的稚气,多数的时候,却表现着令人难测的智慧。

故此,云慧时常会臆生错觉,认为他是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男人”,而非是“孩子”。

从另一方看来,他那些偶尔爆发的小动作,多属于亲昵之类,云慧感受之余,却分外觉得他纯真与可爱。

云慧的此类思想,在小龙渊十岁之时,已开始萌芽,直到上次历险,被龙渊抱执按摩。海中躶泳,被龙渊看见搂抱等情势发生后,她这种情爱,便达到顶点,而趋于明朗。

那年代,男女之间,礼妨谨严,非是夫妻,不要说肉帛相见,便是随便的握手谈笑,亦非所许。故尔,自经过那次事件,云慧的私心之中,已许下非龙渊不嫁的誓言,决定日后若不得龙渊之爱,则将以丫角终老,绝不再事他人!

不过,无论是云慧,仰或龙渊,这种种念头,都还深锁在心底,并没有表示出来!

小龙渊一方面尚未成熟到求偶阶段,另一方面,他是把云慧视同师、母一般的敬重,因之便时常责备自己的遐思,是一种极大的不敬。

他不敢不能也不愿表示,同时也不会表示。

至于云慧,认为女子是处于被动地位。若主动说出,不但是难以为情,甚或让别人视为婬荡。

因之,她只能静静的等待,等待着龙渊长得够大,等待龙渊向她说出请求的话来!

不过,在行动上,云慧尽量的温柔和蔼,态度上,也较前活泼随便。

对龙渊,她不再像一个母亲或老师,相反的,却像是较他为小的妹妹或妻子。

洞中的岁月,无日无夜,无冬亦无夏。

小龙渊在园中壁上,刻石为记,以计算飞逝的日子,转瞬间,他两人来到洞里,已有二年的时光!

小龙渊聪慧盖世,早已将四壁的武技与易容之术,烂熟胸中。

云慧却比较慢些,武技中尚差好几个式子,还未曾体会透彻。

另外,二年来小龙渊又长高不少,已盖过云慧一个头去。

故此,今后我们不能在他的名字上加一“小”字了。

这一来,云慧反过来不但要向他讨教四壁的武技,暇时,龙渊尚还教她,记载于丹书铁卷中的各种绝学。

至于那四壁所刻,第一种名为易容术。

所谓易容术,并非是变戏法,而是利用衣着道具、色素葯品改变颜容,装扮成另外的人。

石壁上,记载得十分详细,将各种葯品的配方,都一一述明。

龙渊在黑礁屿时,曾研究过“神农医简”,故此对各种葯草的形状性质,十分了解。加以他过目不忘,天资聪慧,用不了几天,那葯品配制之方、已然记熟脑中。

遗憾的是他们无法出去,探撷到所须葯草,练习配制。

但是洞主人玉陋,似乎早晓得这一点,在石柜的顶层,留下了许多用小瓶装着的成葯,留言指示他们,利用练习。

因此,他俩人便时常比赛化装,看谁做得最快最好。扮好了,互相检视,有没有破绽。

龙渊的品貌,绝世无双,故此用不着像洞主玉陋一般,化丑为妍,正相反,他喜欢扮成奇丑的中年,或是弱迈的老人。

云慧因也常扮成婆婆,将一头金黄的秀发,染成银白。

这样子,石室里常常会出现许多人,自小童以至老人,自少女而至老太婆。

不过,他们之中,除却两个人外,其他的却永远没有相聚一起的机会。

当然,不消说这些都是他两个扮的,但奇怪,为什么如此维肖维像,连发音都不同呢?

的确,一年之后,除掉他们的眼睛之外,装扮起来,不但神态大异,便声音也不相同。

这是什么原因呢?

说穿了,则是他们已习会另一种功夫之故!

这功夫也刻在壁上,名曰“幻云伏魔音”。

从名称上看,这乃是一种方法,可以随意的变换声音,像天边变幻莫测的云霞一样。

这幻云伏魔音,只要内功到达火候,了解窍门之后,将真气运至喉部,拉住声带,即可随心意变幻声音。

不过,这只是初步功夫,随着功力加深,练达顶峰,真气随语音发出,送入听话人耳中,不但可以控制住那人神志,更可以破坏他体内五腑,或脑部神经,以使其死亡。

这一来,真可说杀人无形,任何一人,只要站在五丈以内,听见他说句狠话,便会乖乖听命而死。

这功夫岂非骇人听闻,等如是操执了天下万物的生杀大权吗?

不过这功夫,有一宗致命的短处,即是若用以杀人,每用一次,本身的真气,消耗过半,七七四十九天以内,必须寻一清静地方,苦苦修练,上廿四天,始能服原,否则,四十九日之后,内腑伤裂,定会吐血而亡。

同时,在那四十九天之内,不但不能再施一次。甚或连与人过招,激烈打斗,均非其本身体力所许。

因此之故,这功夫非到了万不得已,绝不能轻易任用,否则会使自己陷入可怕的危境。

故此,二年以还,龙渊两人虽自忖已能使用“幻云伏魔音”达到发话伤人的地步,却从不曾加以尝试。

不过,他们却时常使用这初步功夫,使语气声音符合他们所装扮形状的身份!

这样子,使这片小小的天地里,充满了各色人物,也使他俩的生活,充满了情趣,不觉得苦烦无聊。除却吃食太过简单之外,龙渊仅仅在思念起父母家庭之时,才会发出一两声不耐的叹息。

壁上有一种武技,名叫“伏魔剑法”。洞主人玉陋特别留字,指出这剑法乃是道家玄门的秘学,威力宏大,喻意至深,非具绝大悟性,不足以领悟其中的玄妙。

不过,外表看去,那刻法只有五式,出招架势,难有几分别扭与不近情理之处,大体上说来,学会却极容易。

龙渊生具慧根,心灵纯真,悟性又强,学练匝月,方才体会到其中精要。

皆因这剑法看似简单,其实是变化多端,每一招不但有无上威力,且还能跟随着对手敌人,发生变化。

最主要的,这剑法一经施出,使剑人必须要天、神、剑三者合一,心笃意诚,澄神虑志。否则,虚具其形,却无多大用处。

所谓天、神、剑三者合一,乃是以己心体天心,以己剑代天剑。施剑人正心诚意,完全以替天行道为旨,私心中不能存在一丝邪妄念头。

龙渊生性善良,施来深得个中三昧。

云慧因深受孤独客影响,个情执着,心中老是念念不忘为师报仇,再一方面,她对于龙渊关爱日深,故此不能一下子达到这种“有为而无为,无为而有所不为”的道家至高之境。

因之,习起这“伏魔五剑”来,事倍功半,总不能充分彻悟,发挥出至大的威力。

龙渊为她反覆讲解,无奈她总是放不下心底境垒。

一年的时光,终于快过完了。

龙渊在花园的石墙上,刻石为记,这日算算,明日便是整整的三年。

他们俩因此兴奋无比,便开始不眠不休的坐在室内,等待着石壁开放的刹那!

云慧用布匹缝制了三个大袋,两个小袋,采了些果子装在小袋里,大袋子却空着,任啥不装。

小龙渊环顾四周,内心里深深感到,这里的三年岁月,虽然有点儿苦闷,但却还值得留恋。他觉得颇为不舍,尤其是与云慧坐卧相对,日夕不离的日子,总是令人回味无穷。

他知道,目下两人的武功,均有了深厚的火候,只一离开,他们再不能像现在一样,过这种悠闲的生活了。

他想:不久之后,云慧便深入中原,为孤独客报仇;而自己也应该回家看看。

无论如何,家总是最亲最近,与最温暖的,他离家数年,怎能不深深怀念。

云慧的思想,又是另一个。

她对于将来,充满了美丽的憧憬!也充满无比的忧愁!

她认为自己的第一件事,便是为师复仇。在完成之后,她将是如同卸却了责任,落得一身的自由自在。

那时,她既要追随着龙渊,邀游天下名胜,将自己的一切,都交托给他!

不过,为师复仇之事,可能是十分艰巨的,中原的七大掌门,必都是驰誉已久、威名卓著的江湖巨擎。

她自忖功力再深,也不能说可以将他们一举歼灭。

故此,她必须使点小计,逐个击破。

至于使什么计策,她尚未想定。不过,有一点,她却在暗中决定了。

她不愿龙渊牵连在内。这原因:一者由于孤独客只是她一人之师,他的血仇,她不愿假手他人。

第二点,可说是极为重要,她不愿龙渊为她涉险。

龙渊有家,家中的父母伯伯,只有他这条命根子,万一有点损伤,不但对不住龙氏,于己心也是不忍。

再说,中原的七大门派,表面上可能是自命的侠义人物,势力庞大,门徒众多。

若龙渊与他们结怨仇,即使他们拿龙渊个人无法,但却不能不防他们会向龙渊的家庭下手、报复泄愤哪!

因之,云慧不能牵连龙渊,她只能独力去承当。

同时,她也不能让龙渊事先晓得,否则,凭他的平时与她的情份,凭他那过人的深厚天性,龙渊绝不肯坐视不管的。

云慧为这事十分忧愁。

因为,在未完成师傅还命之前,自己不但要与龙渊分离,另外还须去履险报仇,一个不巧仇报不了,命却因而送掉,这岂非是可悲的吗?

他们俩默默对坐,各想着自己的心事。

龙渊不时注意云慧的神色,瞥见她忽喜忽忧,蓝眸中还不时射出棱芒,似乎煞气甚浓。

他不喜欢偏激的残杀,他认为人类,每个人都有活着的权力与自由,别人不应该干涉,更不可能加以危害。

因此,他不喜欢多想云慧为孤独客报仇之事。

但,如今云慧的这种神色,显然已下定决心,要有所行动了。

他,不但受云慧活命育养之恩,更还深爱上这位佳人。

如今,当面临选择时,他应该怎么办呢?

去帮助云慧报仇吗?

置之不理,任云慧自己去搞吗?

他考虑着,这不但有违于他的天性,却也违背当初练武的宗旨。

他想,他该想一个妥善的办法,为云慧化解掉这些怨仇。

时光在瞑想中过得最快,那按时而开的墙壁,忽然竟依时悄悄的打开。

两人深入思想之中,都未曾注意这事。

不一刻,那壁又在缓缓的合拢。

龙渊无意间一瞥石室,发现那门正在闭摆,陡吃一惊,大喝一声,身形飘忽掠至,双臂一伸,两掌已扣住只余下尺许的隙缝。

他吐气“嘿”的一声,运集起十成劲力,双臂猛力一分,只听得“轰隆”连响,两边的石壁,顿时被他的无穷神力,阻住了合拢之势。

云慧被他的喝声惊醒,蓝眸一掠,已知当前的机会,稍纵即逝。

她不敢怠慢,迅速抓起慾携的东西,香肩一晃,倏的一声,侧身自龙渊头顶掠了出去。

龙渊奋力虽一时阻住石壁合拢,但却吃力异常,那两片石壁后面,似装了机括,“轰轰”之声愈来愈大,而压力也愈来愈大,可能只一放手,立即便会合拢。

云慧落地上,将衣物一抛,反身一看,只见那龙渊玉颊涨红,额角汗珠隐隐,显然是十分吃力。

她一掠上前,纤掌推住两边,奋力娇“哼”一声,替下龙渊!

龙渊见状,侧身自云慧顶上纵出,尚未落下,云慧双手一放,“砰”的一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绝学有成归故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虎云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