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门》

一 醉侠刘二白

作者:雪雁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黄沙足念古,白骨乱蓬嵩。

这是王昌玲的塞下曲,是感慨古长城之战,并描写塞外风光。

这里虽然也是塞外,但却不是临洮,而是安东的长白山。

这里既没有黄色的尘,也没有古代英雄们留下的古迹,但却发生了一件比白骨乱蓬嵩更悲惨的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十二月,十二月的长白山是属于北国的洪荒世界。

千里冰封,万里云飘;白色的冰衣紧缠在光秃秃的树身上,矗立在朦胧的天光下,有若山魈魅,在凄凉中显得格外恐怖。

十二月的长白山显得阴灰而忧郁,无边的死寂哧跑了所有的生物。

但在一条冰封的山径上,却出现了一个人。

在万里雪飘的唯余莽莽中,这是很难得见到的一个人。

这个人身材很高,他身上穿着皮袍,头上戴的也是皮帽,而他的两颊和嘴巴都被鼻总结成的冰霜罩住了。

因此无法辨认他的脸孔。

他默默的奔驰着,在死寂的冰山中,他的呼吸声音特别粗大,那是被某种压力迫使著他的心灵而发出的喘息声。

他回头往来路看看,见四面八方全都被死寂包围着,这时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渺小了。

因此他也就更加速了疾奔的脚步。

在长白山下有一座小镇叫帽儿镇。

这时虽不是平沙日未的时刻,但镇上大多数的酒店都因为受不住寒冷而关门,只有家小酒店在半掩着门,可是喝酒的人却少得可怜,整个店里只有两张座位上有客人。

靠里面暗角处,一张桌子上坐着一个中年书生,他一脸病容,双目无神,射向那件皮袍子,补过的补钉可能比他活的日子还多。

他坐在那里已经有好几个时辰了,光是上等白干就已喝了十几斤。

店小二一直耽心他付不出银子,但又不好赶他走。

另外一张桌子上,却坐着六个酒客,一个老人,五名大汉。

从他们脸上焦急表情判断,他们可能是在等人。

店小二和掌柜的都在打着呵欠,他们也是在等人,却是在等店里的人往外走。

但就在这种相等的沉寂,而不同的心情下,店门外一条人影已疾奔了进来。

这个正是山道上的出现的那个大个子。

他进店后,中间那张桌子的六个人却站起来五个,只有上首的老人仍然端坐未动。

来人朝站起来的五个点点头,刚走近老人面前,老人却已脸色一沉,道:“不用行礼了,既然只剩下你杜建平一个人回来,大概是刘二白自己到过岭南分坛了?”

杜建平有些惶恐道:“属下带人支援,刚赶到岭南,关东醉侠刘二白也同时到了……”

“刘二白去了多少人?”

“只有刘二白一人。”

老人目中凶光一闪,道:“杜堂主,你带多少人去支援岭南分坛?”

“属下带去二十八名剑手……”

老人不等他说完,已脸色一冷道:“你带去二十八名一流剑手,再加上岭甫分坛人手,总计一百余人,难道连一个刘二白也抓不倒?”

杜建平似是很怕这个老人,他连头也不敢抬道:

“刘二白的武功比咱们估计高出甚多,尤其是他的剑术已达到剑发成气之境,招出如风,快若人电,每出一招必有三五人死亡……”

老人猛然一拍桌子道:“放屁!刘二白既然如此厉害,你怎么还活着回来?”

“属下苟延残生,乃是为了赶回来向护法报告经过!”

“你已经报告完了,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没有!属下虽已尽全力,但仍愿意接受处分!”

他不等老人开口,已拔出腰间长剑往脖子上抹去。

老人屈指轻弹,已将他的剑震飞,摆了摆手道:

“算了!刘二白既能在两天一夜之间,连挑本教十六处分坛。并且没有留下一个活口,你能活着回来,已经算是不错了!”

“谢护法不杀之恩,以属下推想,刘二白在今夜或明晨之间,一定会到帽儿镇……”

他回头朝暗角处那个中年书生看了睛眼,道:“你们先回去安排一下,老夫另外还有点事!”

“护法此番前来是否带有总教的高手?”

“不错!教主接到各分坛被挑的报告,异常震怒,决定不异任何代价全力杀刘二白,除本座外,还另选派十二名剑手。由催命郎中向卜灵总护法亲自率领赶来支援!”

“向总护法他们今夜能到吗?”

“他们比老夫来的还早,布置在分坛四周,暗中监视刘二白。”

“既然有你二老亲自驾临,料他刘二白此次是死定了!”

“岂止是死定了,老夫势必活剥他的皮……”他的话来说完。

坐在暗角处的那个中年书生,突然放下杯子引吭高吟道:

“多情多感仍多病,多景楼中樽酒相逢,乐事回头一笑空。停杯且听飞禽语,怒拉弯弓,醉脸春融,杀个帽儿血染红……”

这是苏东坡的采桑子,但后半阕都被改了,原句是停杯且听琵琶语,被改为且听飞禽语。这一句改得很绝,因为那老人是叫金翅大鹏吕介英,他是无类教的四大护法之一。

吕介英再笨,也听得出词中影射之意,猛然一拍桌子,人已站了起来道:“该死的混帐,你给老夫滚过来……”

可是就在这一阵工夫,那个书生却又伏在桌面上,居然睡着了。

鼾声四起,样子倒不像做作。

杜建平一怔道:“他大概是在发呓语……”

吕介英怒哼一声道:“呓语找到老夫头上,那就是他活得不耐烦!”

他口中说着话,突然把手一扬,连酒带杯子,快得像一道闪电般,朝书生背后飞击过去了。

但那个书生却没有丝毫反应,依然伏桌不动,鼾声照样如旧。

金翅大鹏吕介英在关外也算得上一流好手,以他的一身修为,发出去虽然是一只酒杯子却足以洞石裂碑。

可是击中在一个毫不起眼的书生背上,居然没有任何反应,这就太反常了,而且连吕介英本人也呆在当地不知所措。

杜建平有些不安道:“他会不会是死了……”

吕介英不让他再说下去,已反手一掌掴在他脸上,道:“你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杜建平挨了一掌后,却不敢再开口,神情也更为紧张,他好像睡得不舒服,换了个姿势。

而他的身子一动,围攻的六个人都同时一惊,他们还没来得及有所行动,书生的背心上已倏然发出一声轻响。

响声虽然不大,但却听得吕介英脸色骤变,急忙大喝道:“小心!快点伏贴地面躲开!”

他的警觉虽快,可是杜建平等六人动作仍然慢了一步。

因为紧随着轻响声之后,书生背上已在骤然之间,暴射出六点寒星,接着又是一道匹练。

六点寒星是吕介英那只酒杯子的碎片。倒飞回去的速度比吕介英发出时更快,每一片都击中大汉脑门,无一幸免,而那道匹练却是杯中酒所化成,奔射的对象正是吕介英。

金翅大鹏在无类教的众多高手中,能爬上护法;他当然是识货的,所以对那看起来并不起眼,由一杯酒所聚成的匹练一点也不敢大意,双掌蓄足全力,迎着疾射而至的匹练,硬劈了过去。

掌风击中匹练,又是一声轻爆,匹练由线化面,点点银光在空中打了个转;却又转围着金翅倒飞回去。

这种怪异的变化很像器中的回旋三击手法,但是一个人的内功纵然练到了行气似珠的境界,如说把真力逼进在酒里,随意指挥伤人,仍然令人难言。

可是吕介英就遇上了,当书生以内家真力震碎酒杯与酒的同时,他就知道遇上了高手,但没想到竟高到了这种程度。

他微一怔神,酒珠已经逼到身边,这时再也顾不得什么护法的身份了,急忙就地一翻,施出懒驴打滚身法,虽然躲过要害,但在背心腰眼仍有五六处被酒珠击中,穿透皮袍,深没入肌。

别看那些毫不起眼的酒珠,凭金翅大鹏一身修为,被击中后,居然半天爬不起来。

而那位书生却始终伏桌而卧,自始至终,他连头都没有抬过。

吕介英睁目而视,活动一下受伤的手,因为来得太突然了,不过这时的鼾声已经停止了

吕介英半边皮袍子都被血染红了,他爬起抽出长剑,厉声叫道:“混帐!你用不着再装了,老夫早就知道你是刘二白派来的爪牙……”

书生依然伏桌未动,但店门外却传进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道:“吕老二,你是越混越回头了,难道你忘了关东醉侠刘二白的一气化三清?”

随着话声,店外却陆续的又进来十三个人。

走在最后面的是一个江湖郎中打扮的老人,年龄比吕介英还大,手持报君知,双目半睁半闭。

光看他的招牌就可以知道他是无类教中的总护法催命郎中向卜灵。

十二名剑手年纪都不会超过三十岁,可是他们双目精芒流露,脚步沉稳,一看即知是属于一级杀手。

吕介英似乎有些不信,道:“总座以为这个病鬼会是刘二白?”

向卜灵点点头道:“不是以为,他本来就是刘二白,吕老二,你在关外这几年是怎么混的,连刘二白的一气化三清都不认识?”

吕介英红着脸:“属下听说刘二白的一气化三清是以丹田真气发出酒箭伤人……”

向卜灵哈哈一笑道:“那是属于内功一气化三清,他刚才所施展的是外功一气化三清。”

“据属下所知,好像不是这回事!”

向卜灵脸色一寒道:“这外功一气化三清是我给他起的名字,其实应该叫它做回光返照,因为他的一气化三清从此永远也化不成了!”

吕介英神色一动道:“总座已经得手了?”

“老夫在昨天夜里就派人把帽儿镇的三十一家酒店所有存酒,全部下了千年蟾蜍液。”

向卜灵道:“任他刘二白功力再高,但在十二个时辰之内。也兔不了遭到断肠碎腑的下场……”

这时伏在桌面的那个书生,已突然站了起来,他正是关东醉侠刘二白,脸上病容尽失,望着向卜灵道:“有十二时辰,在下至少还可以杀掉无类教一百名以上高手,算起来这还是一票赚钱生意!”

向卜灵阴沉一笑道:“你能活着离开这家酒店,老夫的催命郎中四字就算是白叫了!”“在下只能说你很不幸,在这里被我遇上了!”刘二白道:“我在临死前,总得找个有点份量的人垫垫老本!”

“如果在两个时辰前,你说出这句话,老夫也许还考虑考虑,可惜你现在已是英雄末路!”

“应该惋惜的是你,因为你现在连考虑的余地都没有了。”刘二白道:“无类教荼毒武林,你出的馊主意最多,而无类教主独脚追风鬼见愁孤独恨天,如果没有你们这批狗头军师从中去蛊惑,他也不敢有并吞中原,称霸武林的野心,所以我开始向无类教展开追杀行动,并非全为了私仇,而第一个要杀的对象也就是你催命郎中,谁知你太怕了,一直龟缩不出,却支使一些三四流的小角色出面送死。”

向卜灵似是一怔,道:“你跟无类教还有私仇?在咱们的黑名单中,你刘二白好像是上无父母,下无兄弟,到现在还是孤寡人一个,那来私仇?”

“你应该还记得飘萍侠客楚四海,他是一个标准的游侠,为了不肯向你们无类教屈服,你竟使出卑鄙的手段,先在酒菜中下毒,后又派出大批杀手围杀他……”

向卜灵哈哈一笑道:“原来你是楚四海的朋友,老夫本来是好心请他入教,谁知他却自命清高,中毒后,仍逞勇杀了本教四十八名高乎,老夫才下令把他乱刀分尸!”

刘二白长叹了口气道:“我楚四哥何等英雄,他岂肯向你们这批鼠辈屈服?”

“老夫承认他是个天才,但他还是死了。”向卜灵冷漠的道:“刘二白,你是想替楚四海报仇?”

“报仇是属于私事,我的目的是消灭无类教!”

“老夫知道你武功不比楚四海差,可是你现在还能发出几剑?”

“在五个时辰前,在下已先到过帽儿分坛了。”刘二白冷冰冰的道:“现在帽儿镇连吕介英在内,你们只有十三个半人,所以我只用一剑法就够了!”

向卜灵狞笑一声道:“千年蟾蜍液乃天下最毒之物。依老夫推想,你刘二白现在最多还剩四成功力。”

“四成已是高估了。”刘二白道“在下为了压制毒性蔓延,目前连三成真力也发不出。”

“你刘二白的剑术,老夫早已有了耳闻,你如真能以三成真力在一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 醉侠刘二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宿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