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门》

十 神偷空空门

作者:雪雁

江城子却意外的点点头,道:“的确是这样,他们贴着雪地像风一样旋转。”

朱伯鱼突然停下身道:“小子,你没有看错?”

江城子道:“我是洪荒中长大的,就算雪地上有一片树叶也别想瞒过我。”

朱伯鱼有些意外的道:“小子,天下的事好像没有你不知道的?”

江城子道:“我虽是第一次离开虎山,但找上虎山的江湖人却很多,我也是从他们谈话中知道天山有个武林怪人是孪生兄弟,武功奇高,但身高还不到一尺,是一对标准的侏儒,因此江湖上就叫他们天山双侏。”

朱伯鱼点点头道:“小子,你知道的并不比我少,老夫也是仅闻其名始终没有遇上……”

只听他身后传来一个冷冷声音接口道:“现在遇上了,朱老儿,老夫兄弟听说你名列仙班,早就想会会你了。”

朱伯鱼和江城子都是不动声色的站在原地,但商七等人却吓了一大跳,刚才明明看到两个老人在对面,可是就这一眨眼工夫却不见了。以商七和江九在江湖中的经验,竟不知这两个人是怎么走的,而更令他们吃惊的是朱伯鱼身后闻声却不见人。

朱伯鱼连头也不回,伸手拿下酒葫芦喝了两大口,才哼了一声道:“恐怕要使你们失望,老夫除了喝酒以外,其余的却是一事无成。”

又换一个阴沉声音接口道:“有酒万事足,趁你还能喝就尽量喝个够吧?”

朱伯鱼道:“你们两兄弟不准备陪陪老夫?”

阴沉声音道:“老夫对酒没有兴趣,如果你老头真有种,就在这里站上两个时辰,咱们绝对奉陪到底。”

朱伯鱼哈哈一笑道:“好,就这么说定了,商老板,请你们去找一面大锣来。”

商七道:“老前辈要大锣干什么?”

朱伯鱼道:“老夫现在起准备改行。”

商七不解的道:“朱老是想戒酒?”

朱伯鱼道:“酒是老夫的命怎么可以戒,我就是因为没有钱喝酒才想利用这个机会捞几百两银子。”

商七也是老江湖,他怔了一下就猜知他的用意,遂也哈哈一笑道,道:“原来前辈也是生意经,你带着这样一对侏儒在江湖上卖艺,走到那里都不怕没有银子花……”

他话说完,突然感到有一股强烈的劲风奇寒刺骨,迎胸撞到。

商七暗中一惊,赶忙飞身跃退,谁知那股劲风中竟暗藏着大比吸力,将他身形吸得连半分也无法移动。

商七也是江湖成名人物,他心中虽一惊,却一点也不乱,一提真气举起双掌尚未劈出,身子却又紧跟着震动一下,而他前胸涌来的压力也随之消失。

就在这时,他看到江城子的左手从他背后迅速收了回去。

他知道是江城子帮的忙,但也更使他震惊,因为江城子发出的掌风隔着一个能将双方劲力震散,而自己却又没有受伤,这种工夫真是他闻所未闻……

他还在怔神,已听一声阴笑道:“老夫倒是走了眼,看不出你一个商贾竟具有如此身手。”

朱伯鱼冷声道:“你是瞎了眼,南北二杰的金字招牌岂是浪得虚名?”

阴沉声音道:“什么南北二杰?老夫怎么从未听说过江湖有这号人物?”

“那是你们孤陋寡闻。”朱伯鱼道:“今天你们遇上了,最好乖乖的别动歪脑筋,等一下锣找来了,咱们开始现场表演。”

阴沉声音道:“朱老儿,你别以为仗着那点护身罡气就能挡住老夫的寒冰掌,我是因为双方没有深仇大恨,不愿意伤人而已。”

朱伯鱼冷笑道:“你别想找机会下台,老夫今天不捞一笔,绝不让你们这一对侏儒离去……”

他在说话声中,身形突然晃了一下。

朱伯鱼不由目中精光暴闪,怒哼一声,张口朝背后喷出一片白雾。

这片白雾在出口时只是一道直线,但很快的就把三丈内地面全部笼罩起来。

而雾气中所散发的酒香也越来越浓,一时竟吸引了不少过往行人都停下身来观看。

朱伯鱼居然装模作样的朝四周拱拱手,道:“各位乡亲,江湖朋友,有钱请捧钱场,没有钱请捧人场,老朽远从天山带来一对侏儒,不但能吞云吐雾而且能喷火洒水,绝不是一般江湖卖艺的障眼法。”

经他这一嚷,围观的人果然越来越多,但他们都不敢太靠近那片白雾,因为在雾中隐隐散发出刺骨的奇寒阴风。

也就是这一阵工夫,朱伯鱼的顶门上已隐现汗珠。

白雾中传出狞笑声道:“朱老儿,你如果只有这点能耐,老夫就要送你归天了。”

朱伯鱼喘了口气,正待收回酒壶,但江城子身上突然射出一道微风,像是一枝疾弩般穿进了朱伯鱼的命门穴。

朱伯鱼不由精神一震,所耗去的真力不但立即恢复,还有一种用不尽的感觉。

他忍不住哈哈一笑道:“老夫这一生无儿女正为身后萧条感到难过,有你们这一对孝子肯送我老人家归天,真是求之不得。”

他口中在说话,而身后的白雾却也随着由寒转热,仅仅几句话工夫,地面上已隐隐喷火洒水!

旁观的人群中,这时有一个发出惊叫道:“有两个小矮人真的在雾里面喷火洒水!”

原来是天山双侏的寒冰掌抵不住朱伯鱼酒壶中的三味真火,寒冰终于被火融化,而变成水洒落地面。

因此围观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

朱伯鱼哈哈大笑道:“商老板,现在可以开始收费了,一两银子一个,只是一点小意思,请各位捧场!”

旁观的群众虽然好奇心重,但听说要一两银子都不约而同的转身走了。

朱伯鱼见状赶忙又叫道:“各位,没有钱捧人场,不要走啊!”

他这一叫群众反而跑得更快,朱伯鱼叹了口气,道:“这年头钱真难赚,大家都看白戏,老夫去喝西北风……”

火焰中突然发出两声惨嚎,两条矮小人影冲天而起,一跃数丈,在空中传来凄厉声音道:“朱伯鱼,你等着吧!三年之内老夫必报此仇,今天跟你们在一起的人一个也别想活!”

声音渐渐去远,终不可闻。

朱伯鱼收回酒壶,看看江城子道:“小子,谢谢你啦!老夫还真是低估了他们。”

江城子道:“前辈本来是可将他们烧死的,为何轻易放他们离去?”

朱伯鱼道:“天山双侏名声虽坏,却没有恶迹,尤其是他们受生理影响,愤世嫉俗也在所难免……”

只听一声冷笑,道:“过去没恶迹,将来可就严重了,你老酒鬼用三味真火废去他们七成寒冰功,他们为了报仇,在这三年内至少在服食一千颗人心才能使功力恢复,重新练成一种寒壶功来对抗你的酒壶。”

说话的是一个手持铁拐的老婆婆,她是什么时候来到的却没有人发觉。

朱伯鱼怔了一下才冷笑道:“老贼婆,你怎么也来看热闹?”

老婆婆道:“当然是为了这批珠宝,见者有份,难道不成你老酒鬼想独吞?”

朱伯鱼怒声道:“你倒是会捡现成便宜,可知道这批珠宝咱们都是拼着老命带出来的。”

老婆婆道:“你少在我面前耍花招,我亲耳听到二鬼说过虎山遍地是宝,所以我才日夜不停的往关外赶,没想到在此地遇上你们,倒是省了我不少事。”

朱伯鱼道:“那你为什么不到虎山去,把脑筋动到老夫头上,没有那么容易。”

老婆婆道:“老酒鬼,你几时变得如此小气,老婆子分你们一袋珠宝,并不是自己想独吞,是准备送给我干女儿见面礼。”

朱伯鱼道:“你老贼婆是六亲不认的,几时有了干女儿倒真是奇闻。”

老婆婆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十年前我答应飘萍剑客楚四海收他女儿做干女儿.但后来我却把这件事情忘掉了,直到几天前我路过泰山,发现黑煞余化龙掳了一个女孩子,我暗中一直跟了好几十里,才从三鬼谈话中知道那个女孩子就是楚四海的女儿……”

江城子急忙接口道:“老前辈,三鬼怪可是回大巴山了?小玲没有事吧?”

老婆婆看他一眼,道:“根据他们行走路线判断应该是回大巴山,当时我本待出手救人,可是九指老和尚却暗中传音叫我不要打草惊蛇,他说你们很快就会赶到。”

朱伯鱼怒声道:“这个老秃驴真不是东西,你们两人联手把人救下来,不是省得老夫多跑这一趟。”

老婆婆道:“九指和尚是有点邪门,他是有意把三鬼怪引到关外去的,因为老叫化被困在大巴山五鬼阵中长达一月之外,他几次出手都无法破阵救人。”

朱伯鱼脸色一变,道:“老叫化人呢?现在还被困在五鬼阵中?”

老婆婆道:“九指老和尚把三鬼引走,阵式威力已减去不少,老婆子顺便把老叫化救了出来,他为了找三鬼算帐已先赶到关外去了。”

朱伯鱼冷哼一声道:“这个臭叫化子已经是都快进棺材的人了,毛躁之气依然不减当年,关外这样大,他到那里去找人?”

老婆婆道:“当然去虎山,老婆子以为这着棋也是九指和尚安排的。”

朱伯鱼道:“九指老秃才是天底下大混球一个,如不是他装疯卖傻咱们在虎山早就把三鬼怪给宰了。”

老婆婆道:“那是你们一神二仙的事,老婆子替你做了这么多的事,要一袋珠宝不过分吧?”

扈三娘、商七等都抢着要送给她,但老婆婆却摇头道:“老婆子就是看中了老酒鬼那一袋,你们都站远一点,此地没有你们的事。”

朱伯鱼道:“老夫偏不给你,看你能把我怎样?”

老婆婆道:“老酒鬼,你忘了老婆子是靠什么起家的。别说是一袋珠宝,就是你的吃饭家伙,我想要还不是手到擒来。”众人只觉一阵微风闪过,老婆婆已经失去了踪影。

而朱伯鱼却急得大叫道:“老贼婆,珠宝你可以拿去,但我的酒葫芦可不能带走。”

只听远远传来一声冷笑,道:“你的吃饭家伙挂在商老板背后,老婆子如不是急着赶去天山阻挡双侏害人。今天就跟你没有完。”

闻声而不见人,眼见她已走远了。

商七伸手往背后一摸,果然朱伯鱼的酒葫芦挂在他身上,他不由伸伸舌头,道:“这位老前辈的轻功真如传说中的陆地神仙!”

朱伯鱼接过葫芦,狠狠喝了几大口,道:“屁的陆地神仙!空空门的看家本领就是偷和跑。”

商七神色一动,道:“难道她就是江湖中传说的空空门掌门空心佬佬?”

朱伯鱼点点头,道:“就是这个老贼婆,谁遇上谁倒楣,不过她偷也找对象。”

刘二白道:“此老是有心人,老哥失去一袋珠宝,小江所获得的可能不止这个价值。”

江城子摊开右手,道:“我还以为她有小玲的消息要告诉我,谁知是一招扒窃的手法……”

朱伯鱼大笑道:“小子,你以后说话可要小心一点,如被老贼婆听到,她不相你两个耳光才怪。”

“这本来就是一招扒窍手法,我说的是实话。”

“这一招可是叫信手拈来?”

“不错,除了招式说明还附加使用方法。”

“那是空空门的不传之密,凭着这一招,即使想要天上星星也是信手拈来。”

“前辈太夸了,我从神算子前辈遗著中学过类似的招式,只是没有这一招神奇。”

“能从老夫身上偷走珠宝袋子和酒葫芦当然是神奇了。”

“既是她空空门的不传之密,怎么传给我呢?我又不想去当扒手。”

“小子,你别想歪了,空空门下并不是扒手,也许是老贼婆有意把掌门位置传给你。”

“前辈不要开玩笑了,有关空空门的事迹晚辈多少听过一些,她们掌门可不是随便传的。”

“那可很难说,在当今江湖各门各派中以空心佬佬的作风最为开明。”

“晚辈正考虑要不要接受她的好意。”

“不管是好意还是坏意,你小子既按下来了就非学不可,否则就是跟空空门站在敌对立场。”

江城子皱了皱眉,道:“世间那有这样不讲理的人。”

朱伯鱼道:“空心佬佬比谁都讲理,如果你不想跟空空门打交道,她给你时,你可以拒绝接受,既然接受了就不能再拒绝。”

“我真没想到事情如此复杂。”江城子说道:“我一时好奇,而且把这招信手拈来也学会了。”

“你小子真的学会了!”朱伯鱼惊奇的瞪着他,道:“空空门的武学自成一格,比起一般武学难得多了。”

“因为我学过类似的招式,所以略微用点脑筋就学会了,只是还没有试过。”

“好,你就拿老夫作试验,也照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 神偷空空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宿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