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门》

十一 赌场望月楼

作者:雪雁

朱伯鱼道:“老夫可不是存心欺侮你,我说尽了好话,你连头都不点,我才请江老九帮忙,谁知他此刻也被小梅撩得*火高涨,才想到在你在身上发泄。”

小玉道:“难道你们还想轮姦……”

江九道:“这也说不上轮姦,反正你们是卖的,多接一个客人就多一份收入,而且我跟这位余老爷子已商量好了,事完之后咱们加倍给你偿金。”

小玉道:“我不要,你们谁也别想碰我一下,我只要一叫,这附近随时都有高手接应。”

江九道:“假如你不肯配合,在下可以让你叫不出声来,面且那些高手绝对躲不过我的飞刀。”

他说着真的摸出两把飞刀在手中,还比了一下道:“你试试看,是你的声音快,还是我的飞刀快?”

江九的快刀是出了名的,而且人就站在她面前,小玉也不得由傻了眼。

她想了一下,道:“余老爷子,你们真的会杀我?”

朱伯鱼道:“老头子这一生也没杀过漂亮女人,但江老九的个性我可靠不准。”

小玉道:“假如我答应给你一个人呢?”

朱伯鱼道:“你现在答应迟了,万一弄不好老头子还得把命赔上。”

小玉道:“江九会杀你?”

朱伯鱼叹了口气道:“快刀江九在江湖黑道中是出名的亡命徒,为了达到目的,谁他都会杀,何况老夫在他面前翻云覆雨,换谁也忍不下这口气。”

小玉道,“他如果真是这样的人,我就答应让你们都得到,但是谁先来还由你们自己去商量吧!”

她说完伸手一扯,全身衣服悉数脱落,顺势往地上躺,张开双腿道:“你们谁先来都可以,却不要闹出人命,不然我真要变成祸水了。”

这一手反把朱伯鱼和江九弄呆了,他们两个人都不是好色之徒,尽管小玉胴体毕露,而对他们却连一点诱惑力也没有。

二人互看一眼,只有相视苦笑。

朱伯鱼轻轻咳了一声,道:“小玉,快点来把衣服穿好,江老九已答应放你一马。”

小玉闭着眼,双腿依然张开道:“江大侠肯放我一马,你老爷子问题还没有解决。”

朱伯鱼道:“这种事老夫在朋友面前也不能独享,你还是起来吧!这样子躺着反而容易使人倒胃口。”

小玉道:“你们轮姦难道不倒胃口,我这种贱像也是你老爷子逼出来的。”

朱伯鱼道:“老夫是跟你闹着玩的。你又何必太认真!”

小玉道:“快刀江九爷的飞刀可从没听说过跟谁闹着玩的。那可是要命的玩艺。”

朱伯鱼道:“咱们已经商量好了,先忍耐一下,到了望月楼再玩真的。”

小玉道:“你们两位都看过了,我可没有一处是假的,而且是出于我自愿的,不会有人说你们强姦。”

朱伯鱼冷声道:“有人说我强姦,老夫也不在乎,既然是出自你的志愿,老夫再付你两万两银票。”

他手又掏出四张银票,每张面额都是五千两,丢在小玉眼前。

小玉看了一下道:“老爷子,你是准备替我赎身?”

朱伯鱼道:“再加上十倍的价钱恐怕申三省也不会让你跟我走,这其中一万两是我替江老九代垫的。”

小玉怔了一下,但她却收起银票道:“这是一笔大交易,虽然接下你们两位老手很吃力,但要看在银子上,我也只好认了。”

朱伯鱼道:“你既然认了,就该听老夫的。”

小玉道:“你老爷子喜欢什么姿势,只要吩咐一声保证能使你满意。”

朱伯鱼一伸手将她拉起来道:“你先把衣服穿好,老夫再告诉你什么姿势好看。”

小玉本来还想不依,但江九却把她的衣服硬套上,道:“玉姑娘,在下虽然是强盗出身,对这种事却很讲究情调,像你这个样子我连万花楼也不想去了。”

小玉道:“我那个样子可是你拿刀子逼出来的,反正咱是卖的,又何必跟自己小命过不去。”

江九道:“就算是在下不对,余老的两万银票赔礼,你的面子也足够了。”

小玉这才笑笑道:“我可不是为了面子,我是怕你手上的毒刀,挨了一下那可是无葯可救的。”

江九道:“在下虽然也是强盗,但多少讲点义气,可不像申三省那种地痞流氓,为了银子连他的老娘也会卖掉。”

小王道:“你过去认识申老板?”

江九道:“不认识,但我见了他那付德性就知道他不是好东西,为了银子什么事他都可以做。”

小玉道:“这是各人处世原则问题,有人是为了银子,也有人为了女人,更有人是为了出名,但真正行侠仗义的江湖豪客却也不多见。”

朱伯鱼道:“你不能曲解侠客的定义,因为侠客也是人。他也需要女人和银子,只是他们不用强取豪夺的手法。”

小玉道:“老爷子,像你们刚才那种方式,算不算是强取豪夺。”

朱伯鱼道:“老夫如果强取豪夺你有现在轻松吗?咱们从打一开始就没认真过,只是说说而已,可没有人碰过你一下。是你自己愿意表演那种怪样子。”

小玉几乎跳起来,道:“江九爷的刀正对着我,我还有别的路可以选择吗?”

朱伯鱼道:“那是你对江老九的认识不够,他是黑道上铁铮铮的汉子,怎会为了强姦一个少女而杀人?”

小玉道:“你现在讲这些话不是放马后炮吗,当时你们一唱一和,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朱伯鱼哈哈一笑,道:“老夫当时是真想强姦你,但江老九来的不是时候,我才打消这个念头。”

江九道:“余老如果火气未消,请玉姑娘陪陪你也是一样。”

朱伯鱼道:“算了,等到了望月楼再说,要是没出色货。这个小玉我已决定把她买回去了。”

小王微笑还嗔的道:“要是那里的姊妹都比我漂亮呢?老爷子可也把他们全买回去?”

朱伯鱼道:“要那么多干嘛!老夫又不想开留香院,如果留下自己用,我这把老骨头很快就被拆了。”

小玉道:“望月楼是招待贵宾用的,申老板叫我带你们来。证明他没把你当外人。”

朱伯鱼道:“不知道在申三省心目中什么样人才算是贵宾,大概是以金子来分等级吧?”

小玉道:“不一定,有时也是以武功或江湖辈份。”

朱伯鱼道,“用这种方法招待江湖前辈,老夫倒是头一遭听说,如果是少林掌门来,也愿意接受这种招待?”

小玉道:“越是出家人越喜欢这个调调,前几天来了一个老和尚,到现在还住在雨花台没有走。”

朱伯鱼神色一动,道:“你知不知道这个和尚叫什么名字?”

小玉道:“申老板都叫他白眉仙翁,可能就是凶的名字。他看起来年龄好象比您老爷子还大,可是耐力却特别强,住进雨花台四天,没被赶下来的他还是头一个。”

朱伯鱼道:“他是申三省的贵宾还是花钱来的?”

小玉道:“他从来都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那来银子?临走时不向申老板要旅费已经不错了。”

朱伯鱼道:“这个白眉和尚常来吧?每次是不是都由你带他来的?”

小玉道:“我才不敢带他,有一次小梅陪着他,才走到一半就被他强姦了,听说他使出佛门金刚功,小梅被他整得过了半个月还流血!”

朱伯鱼道:“去他妈的大头鬼!佛门虽然有一种金刚功,但可不是用在这种地方。”

小玉道:“申老板可不是这样说,他说那个和尚已有半仙之体,能被他看中就是有缘。”

朱伯鱼道:“这样说你们雨花台的女孩子,不是都跟那个和尚有缘吗?”

小玉道:“雨花台也只有两位大姊,她们早已和那位仙翁结成一体了。”

朱伯鱼道:“这样说雨花台是被白眉老秃子包下了,如果老夫也看中了那两位姑娘怎么办?”

小玉道:“不行,雨花台大姊叫花解语,二姊叫语解花。她们已向申老板招呼过了,除了白盾仙翁任何人都不准踏上雨花台。”

朱伯鱼道:“这两位姑娘原来就认识白眉老秃子?”

小玉道:“好象不认识,他们第一次见面听说差一点打起来,以后又好了,仙翁一来整天门都是关着,我真佩服他们双方精力都那么旺盛。”

朱伯鱼一怔道:“你说他们整天都关在屋里干那种事?”

小玉道:“原先我还以为他们在练功,但有一次望月姊妹利用他们不在时,在墙壁上挖了一个小孔直通雨花台,可以把他们那边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朱伯鱼道:“他们三个人都躶着身子拥抱在一起,这叫一箭双雕,老夫也常玩这一手。”

小玉目闪奇光道:“老爷子,你说的可是实话?”

朱伯鱼道:“这又不是光荣的事,我为何要骗你?”

小玉道:“你假如真是此道老手,上了望月楼有你享受不尽的好处。”

朱伯鱼道:“难道望月楼上那两个丫头也喜欢这个调调儿?”

小玉道:“她们可不是丫头,对这种事她们比谁都懂得得多,望月姊妹和飞雪姊她们看到精彩之处,常把咱们都赶下来,只有她们两人关在屋里。”

朱伯鱼道:“这也不算什么,很多春闺难耐的贵妇都知道用这种方式。”

小玉有些不信的道:“老爷子你说说看,是怎样一种方法?”

朱伯鱼冷声道:“有关性的问题,不管是异性交合或同性相恋,江湖中恐怕没有人比我懂得更多。”

小玉道:“老爷子,你还没有说出是那一种方法。”

朱伯鱼道:“这种方法叫上下乐,说得文雅一点就叫同乐。”

小玉听忍不住媚笑道:“老爷子,你真是此道高手,怎的什么都懂?”

朱伯鱼道:“老头懂得还多着呢!只是有些地方不以言语所能形容的,如现身表演恐怕你这个小騒货会舍不得离开我。”

小玉道:“假如你真行,到了望月楼你的身价会比那个白眉仙翁更高。”

朱伯鱼冷声道:“白眉老秃子是什么东西!他跟老夫比还差得远,我先看看他们的路子,再找你那两位大姊。”

小玉道:“那可不行,未经许可,连望月和飞雪他们都不能随便上雨花台。”

朱伯鱼心中又是一动,道:“要谁许可,是不是申三省?”

小玉道:“申老板当然也要知道,但还是要先征得雨花台主人同意。”

朱伯鱼道:“雨花台还有主人,是花解语还是语花解?”

小玉道:“都不是,是另外一个主人,我也没见过,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望月楼和雨花台都归他所管。”

朱伯鱼有些意外的道:“这样说此人身分比申三省还要高了,他是男还是女,你总该知道?”

小玉道:“也不知道,因为他从未公开现身过,都是在暗中指挥。”

朱伯鱼道:“如果没有他发号施令,申三省这个场子大概也开不成?”

小玉道:“场子里的事,那人好象不管,除非涉及女人,所以凡是被允许到后面来的,事先都是经过调查的。”

朱伯鱼暗中震道:“他可会查出老夫的身分?”

小玉低声道:“你们武林二仙是沾了南北二杰的光,所以身份没有曝光。”

朱伯鱼几乎跳起来,道:“小玉,你在说什么?谁是二仙三仙?”

小玉声音更低的道:“老爷子,在我面前你也用不着再装了,你一进门我就认出了,原先我还以为丐仙袁不韦有个弟弟,我见到你之后,才知道他本人就丐仙,如果你需要我效劳的地方,尽管吩咐。”

朱伯鱼怔了半晌才道:“小玉,你是谁?到此地来的目的是什么?”

小玉道:“我就叫小玉,你不要问我来此目的,但咱们之间绝对没有冲突。”

朱伯鱼道:“你的年龄不大,在那里见过老夫的?”

小玉道:“我见到你时才只有十三岁,已经七八年了,你还是那一付色迷迷的老样子。”

朱伯鱼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老夫一生只有女人和酒的嗜好,想改也改不掉。”

小玉道:“我的身份你老爷子已经知道了,现在咱们谈正经的,你们是误打误撞来到此地呢?还是另有目的?你先说明了我才好决定是否带你去望月楼。”

朱伯鱼道:“申三省在江湖中不过是个三流小混蛋,老夫是为了赌来的。”

小玉道:“我知道你不会把申老板放在眼里,但一神二仙也不可能是好赌或好色之徒,你们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才赶来的?”

朱伯鱼道:“老叫化是否发现什么老夫不清楚,我是按他所留指示找来的。”

小玉想了一下,道:“我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一 赌场望月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宿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