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门》

十三 崆峒天三鹰

作者:雪雁

坐在一旁的另外四个老人已迅速的挡住他的去路,道:“小子,你人突围可以,珠宝和银票留下来。”

江城子道:“这成什么话?你们又不是强盗?”

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人道:“你们这些珠宝来路本就有问题,老夫放你们逃命已经不错了。”

江城子道:“我如不将珠宝留下你又待怎样?”

出羊胡子老人道:“很简单!把命也一起留下。”

江城子冷声道:“在下本来无意伤人。你们却不该逼人大甚……”

他口中说着话,飞起一侧将那张大方桌子踢得朝对方撞去。

山羊胡子老人伸手一接,只觉桌子上潜藏着一股强烈猛劲把他的双手震断了,桌面余劲不减,另外两个老人竟被齐腰撞成两截。

原先做庄的老人看得脸色一变,他快如鬼魅般欺近江城子身后,双掌奋足全力劈去。

江城子哼了一声,身形蹦提起左手的珠宝袋子,迎着老人的双掌反撩过去。

他只是随便出手,看起来好像没有用劲,老人心中暗喜,双掌一没变为抓,一手一个将两只珠宝袋子都接在手中。

他正待运力往回夺之际,但珠宝袋子在突然之间却变得像是烧红了钢铁一样,不仅将他十根指头烧燃了,更有一股无形罡气循臂而上,硬将身子震飞,撞在墙壁上又反弹了回来,却昏倒在地上不动了。

江城子等于连一招都没有出,五个老人中已是两死一伤,另一个鼠目老人惊怔在一旁,望着申三省道:“申老三,这小子到底是何来路的?”

申三省也是一脸惊色,摇摇头道:“他们都是袁老化子带来的……”

他说到这里忍不住叫起来,道:“他们都跑了,大家一起上先把这小子放倒。”

鼠目老人道:“这小子很扎手,还是请伍捕头先把人手调齐。”

申三省道:“老朽第一次派出的人出问题了,我已另外派出两批仍向总兵府求援。”

鼠目老人道:“申老三,这是你的地盘,如让这小子逃走,古北口你可混不下去了。”

申三省道:“崔兄,你们各位也是边城有名人物,可不能把事情都推到老朽一个人身上。”

姓崔的道:“事情发生在你的场子里,总不能要老夫出面负责。”

申三省道:“老朽只是想请崔兄帮个忙,先截住这个小子别让他也跑掉。”

姓崔的道:“老夫有自知之明,拦不住他,除非咱们联手。”

申三省道:“就这么说,请老三在一旁监视。”

姓崔的向身旁老人使个眼色,已和申三省一前一后朝江城子靠近。

江城子在踢飞桌子时就已分别传音叫朱伯鱼、商七等人走,他们约定地点是都山,河北省交界处。

因商七、三煞等人脚程略慢,他才留在后面有意拖时间。

姓崔的已走到身前不及一丈,江城子仍然毫无反应,但这一来姓崔的和申三省反而都自动的停下来了。

姓崔的看看他手中珠宝袋子,阴笑道:“小子,你可是京城来的飞贼?”

江城子冷漠的道:“在下是从京城来的,却没听说北京闹飞贼,你是听谁说的?”

姓崔的道:“是京城行文来,要抓你的。”

江城子道:“你知道我是谁?”

姓崔的不由一怔,遂即厉声道:“不管你是谁,反正你是飞贼不会错。”

江城子道:“你是边城五鼠中的空云丢鼠崔百招,在下久闻你们都是鱼肉乡民的小混混。”

崔百招有些意外的道:“你小子怎么会认识老夫?”

江城子道:“我是飞贼,你们是小混混,道行当然比你们高一级,在京城中我能来去自如的,古北口又算得什么?”

崔百招道:“那个老叫化跟你小子是什么关系?”

江城子道:“老叫化袁不韦,江湖中也有人叫他丐仙的,穿皮衣的老头子叫朱伯鱼,他自称酒仙这两个人你听说过吗?”

翟百招一怔道:“你说他们是一神二仙中的二仙?”

江城子道:“大概是吧!因为他们都不务正业嗜赌如命,所以找个好听点名字唬唬了。”

申三省忙道:“你小子简直是胡说八道,那老要饭的是标准骗子,他没有钱赌博就到处冒充是丐仙袁不韦的弟弟。”

江城子冷声道:“你才是个标准的井底之蛙,丐仙的弟弟岂是好冒充的,而且也只有你这种地痞流氓才相信袁不韦还有个弟弟。”

申三省忙接道:“不错,丐仙袁不韦虽不拘小节却也没有人敢冒充他的弟弟,而且他成名江湖一甲子也从没听说他还有个弟弟,这两个人,是酒、丐二仙,大概不会有错。”

崔百招道:“不是最好,万一是他们两人,你这位边塞赌王可得早点找地方隐居了。”

申三省道:“这个小子又会是谁?”

崔百招道:“如果老夫猜测的不错,他应该是从虎山来的无名小子。”

申三省脸色一变道:“小子,是不是从虎山来的?”

江城子道:“我从那里来的你不必知道,你开赌场不和官府勾结,我不会管这种闲事。”

申三省摸摸怀中的玉佩似是放心不少,他想了一下终于咬咬牙,道:“你走吧!此地的事由老夫负责……”

崔百招冷声道:“你如何负责法,老夫的兄弟,两死一伤,你总该有个交代。”

申三省道:“崔兄,人既死了你总不能要老夫替他们偿命?”

崔百招道:“这样说他们该死了?”

申三省双手一摊道,道:“杀人的凶手就在这里,崔兄如有意报仇,老朽当然不便阻拦……”

崔百招大怒道:“老夫就先宰了你姓申的,其余的帐以后再算。”

申三省也冷笑道:“没有以后了,咱们之间有什么帐,你还是摊开来吧!”

崔百招看了静立一旁的江城子一眼,道:“小子,你可是从虎山来的?”

江城子耸耸肩,道:“我已经说过没有必要告诉你,二位既然还有帐要算,在下先告辞了。”

他说着人已穿出厅外,刚刚飞身跃起,但另一个老人突然双手连扬,至少有三十种以上的暗器,疾如闪电般集中朝江城子背后射去。

江城子左手一扬,两袋珠宝刚好挡在背后。把飞来的暗器震得反朝崔百招射去。

紧接着他右手又动了一下道:“千臂鼠崔魂,在下久闻你丈着一手暗器专门在边城一带打劫来去商人,所以我今天只废掉你两只手……”

就在他话声中,崔魂另外掏出两把暗器还没有发出,突然一声大叫,身子跳起一丈多高,回地面时双掌齐腕都已经失去了踪影。

崔百招过来替他敷好葯,低声道:“老三,你既已经知道他是无各小子就不该再动手,咱们得快点离开,我一个人不是申三省对手。”

崔魂道:“恐怕走不掉,申三省已经过来了。”

崔百招道:“我挡他几招,你赶快走……”

申三省阴笑道:“崔老二,不是要找老夫算帐吗?怎么现在就走了?”

崔百招道:“咱们的帐以后再算,总不致于存在着赶尽杀绝的心理吧?”

申三省道:“老朽虽没有这种意思,但二位现在也不能走。”

崔百招道:“咱们凭什么不能走?”

申三省道:“两位令弟尸体留在本宅,而令兄也重伤昏迷,待会官兵来了叫我如何交代?”

崔百招道:“你照实说不就得了,反正你们场子里死人也不止一次。”

申三省道:“话是不错,但你们手足之情总不能不顾,要是你们真的拍拍屁股就走,老夫只好派人把令弟尸体丢到荒郊去了……”

他口中说着,人已跃身疾进,双掌已快如电光石火般朝崔百招顶门劈落双方距离不到一丈,崔百招对他虽有戒意,却也没有想到他口中说得那么好听,竟会暴起发难。

他如果闪开,这两招就要落到崔魂的身上,匆忙中只有奋起全力出掌硬接。\

崔百招功力本来就不如申三省,加上被逼应战,双方掌力着实将他竟震飞两丈多远,落地后口中不停喷出鲜血。

申三省哈哈大笑道:“崔老二轻功既有穿云鼠之称,怎么掌上功夫平平……”

他笑声未完,站在一旁的崔魂双肩轻动,一下子就飞出五、六十种暗器,将申三省前后左右封死了。

申三省怎么也没想到千臂鼠崔魂双手俱残仍能发射那么多暗器,他运足全力双掌拼命拍打,仍有三十种以上的暗器击中他身上。

这些暗器都是淬有剧毒,见血封喉,所以申三省仅是惨哼一声,当时就倒地死去。

崔百招这时却一脸狞色,走到尸体旁边。在他怀中掏出那块佩玉,而后背起崔魂如飞奔走。

但这时在巷道转弯处却走出江城子,他对刚才情形非常清楚,望着崔百招消失背影冷笑一声也转身出城,离开古北口他就放开脚程全力往都山奔去。

大约在初更左右江城子已经踏进都山,由于这一路上的疾奔,他已感到有些累,正待找块石头坐下吃点干粮,他突然发觉左前方草丛中有点不大对劲。

江城子虽然不是常年在外走动的老江湖,可是他在那种人迹罕至的冰天雪地里住了十多年,警觉性比起一般老江湖更高。

他暗中凝神一听,立时期身如闪电般扑了过去,果然发现草地上躺着的是飞腿何七。

他赶忙俯下身去伸手一探,心脉早已停止跳动,从体温上判断死去将近半个时辰。

由此可以看出凶手的轻功绝不在何七之下。

他将何七尸体摆好弄点草盖起来,沿着山路上痕迹继续往前走去。

谁知他走出不到三百丈却发现了两具尸体,竟是阴风三煞的老大石雪璞和老三石雪珲。

不过在他们尸体旁不远处。赫然还有两位和尚和两个道人的死尸。

阴风三煞的武功并不如何七,如果何七是和尚跟道人杀的,那么他们也不是死在石雪璞俩兄弟的手下。

他们这一行人除了朱伯鱼和袁不韦这两位武林二仙人物外,而刘二白的剑也绝不在一神二仙之下,扈三娘也算得上高手中高手。

有这几位同行,即使是十大门派联手也讨不到好,但是这三个人却被人杀了,而且又都死于剑下。

江城子默运神功很仔细将附近搜查一下,却发现在山峰另一边,有轻微的打斗声。

有了这个发现,他立时将轻功运集到十二成,像一阵轻风般身子凌空朝山峰另一面激射过去。

可是他刚越过一条山障,去叹听到一声低微呻吟和一阵怒叱声。

江城子一沉真气人已经飘飘的落上一株大树,正好在大树下面躺着一个人,是三煞老二石雪璞,他全身是血,人已陷入半昏迷状况。

而在他旁边也有两个和尚两个道士,这四个人的身着跟先前死的四个人一样。

只听为首一个和尚阴声道:“说实话佛爷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些,你们阴风三煞不是在隐风山替独孤教主办事吗?怎么会跟这一批人跑到关东来?”

石雪璞咬着牙大骂道:“想你们少林派竟也不是好东西,大概早就和无类教有了勾结。”

老和尚冷笑道:“岂止是少林、武当、峨嵋、青城等都派出大批高手拦截你们。”

石雪璞道:“你们出动人再多也没有用,能搁得关东醉侠洒丐二仙吗?”

老和尚道:“你如肯说实话,佛爷答应让你亲眼看着他们死。”

石雪璞道:“老夫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我说的都是实话。”

另外一个人接口道:“这种小强盗也不会知道太多,一剑解决他就算了。”

和尚点头道:“有劳道友了!”

道人也不说话,振腕一剑迳朝石雪璞前胸刺刺去。

可是他的剑才到中途,像是被人扳手臂一样,转弯剑身笔直的刺进和尚胸膛。

和尚一脸惊色,狞声道:“你……你跟他们是一路的……”

他说着话身子竟自动的跳起三尺,而道人在他胸中的剑却正好给他来个大开膛,他仅瞪了瞪腿人就倒地面死去。

另一个和尚见状,一语不发举起手中铁禅杖,运足全力朝道人后脑击落,红白之物流了一地,他又糊里糊涂的做了个死鬼。

另一个道人也在这同时飞身出剑,他的本意是想架开铁禅杖的,但和尚的动作太快,他心中一急剑身也不知道是怎滑下来的,竟莫名其妙的自和尚后背直刺透前胸,和尚是一语未发立即倒地死去。

这一来把石雪璞也看得呆了,他见只剩下一个道人,正想勉强起身奋力一搏,但他肩上却被一只手轻轻压住了,道:“石兄,你伤势不轻需要及时治疗。”

说话的是江城子,石雪璞一听声音竟兴奋得流下老泪。道:“老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三 崆峒天三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宿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