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门》

十四 武林盖三仙

作者:雪雁

江城子道:“我身上的肉连蚊子咬一口都受不了,当然挡不住他们解体大法,但我这件棉袄却是一件宝衣。”

长爪鹰不信的道:“这种又脏又破的东西,丢了也没有人捡,老夫却看不出它何处有宝。”

江城子道:“丑媳妇、犀地、破棉袄是世间三宝,你这个简单道理都不懂,越是别人不捡的东西,越是可靠。”

长爪鹰喘着气怒骂道:“你小子油腔滑调,一肚子坏水,老夫才不相信你鬼话。”

江城子道:“信不信是另外一回事,你们崆峒三鹰死在我手中却是事实,只是你们死得太窝囊。”

长爪鹰道:“技不如人,又有什么好窝囊的。”

江城子道:“你们所练的邪功虽然还没有达到大成,但一招未战就这样死了,你不觉得很意外。”

长爪鹰想了一下,忍不住大叫道:“小子,你学过星宿指的功夫!”

江城子道:“可惜你现在想到太晚了,你们急急忙忙的要找上清和玉清道长,我就猜到你怕他们练成星宿指,为了证实我的猜想,所以在动手时,我在你们身上点了一下。”

长爪鹰气得哇哇大叫,喷出大滩鲜血,蹬蹬腿也在那里不动了。

石雪璞走过来,叹口气道:“崆峒三鹰在武林中可是顶尖高手,想不到你在举手投足之间就将他们放倒了,还死得那么惨!”

江城子道:“他们所练的解体大法的确算得上武林一绝。在下能如此顺利得手,是靠那几块鹅卵石帮忙。”

石雪璞有些不解的看看他,江城子又笑道:“我装了这几袋石子,本来是为了骗申三省的,没想到他们先闹窝里反,死的死伤的伤,而我也忘了丢掉,刚才想到暗器,才抓出几把石子,却正好派上用场。”

石雪璞一怔道:“崆峒三鹰不是中了老弟星宿指?”

江城子苦笑;“在下所学星宿指连三成功力都不到,根本就伤不了崆峒三鹰,因为他们还没有现身我就发现了,所以预先发出几粒石子,在空中等着他们。”

石雪璞道:“以崆峒三鹰武功,他们难道也察觉不出老弟所发石子?”

江城子道:“这种暗器手法也是神算子前辈遗留,发出时用空字诀,它可以在空中停留两个时辰,而且能随意指挥,即使有人在石头下面,也照样逃不过一死。”

石雪璞还想什么时,但在他左后方巨石下面,竟连续奔起三条人影。

他们轻功都算得上是一流的。现身后脚点石成面,遂又升空三丈多高。

可惜他们遇上了江城子,身形刚刚飞起,三个人又同时才从空中栽下来。

这又是三个道人,年龄都不大,最老的一个也不会超过五十。

江城子看了看三个的打扮,冷哼一声道:“武当派居然也来了,就派你们这三个小道士?”

为首那个道人道:“道爷叫清风,我七位师叔正在收拾老叫化和老酒鬼。”

江城子神色一动道:“你说的可是武当七子?”

清风傲然的道:“不错,这一次二仙保证归位,你小子来得正好,可以给他们陪葬。”

江城子道:“在下倒不在乎替他们陪葬,但三位却忘了一件事。”

清风道:“你还有什么后事要交代的?”

江城子道:“你是个出家人,说话不留口德,我要交代的就是先割下你的舌头,石兄,请你帮个忙。”

石雪璞的哥哥和弟弟都死在这些道人和尚手中,他恨不得杀光了这些人,虽然他担心自己武功不济,但他对江城子却充满了信心,振腕出剑,一阵银芒飞洒中,居然很轻易的就把三个道人舌头绞碎了。

石雪璞似乎余怒未熄,收剑平拖,又把他们胸脉主要血管也挑断了。

江城子道:“这三个人功力尽失,石兄就放他们一马吧,料他们以后再也不敢为害了。”

石雪璞怔了一下,这才发现三个道人早已被石子击穿,他有些不好意思道:“老弟暗器手法只怕天下无出其右,难怪他们不敢躲在石洞中。”

江城子道:“他们是被我哧出来的,如果真躲在石洞中不动,咱们没有这么容易得手。”

石雪璞道:“老弟不是说你发的暗器可以随心所慾,无所不至?”

江城子道:“那是唬人的,我是怕他们躲着不肯出来,浪费咱们的时间。”

石雪璞道:“酒仙和丐仙他们真的会有危险吗?”

江城子道:“可能有点小麻烦,但不会有大问题,武当七子的剑阵虽算武林一绝,但想困住他们两位还没有那么容易。”

石雪璞道:“十大门派出动的人手不少,咱们还是赶去支援一下。”

江城子点点头,即当先朝打斗处去,石雪璞紧随在身后,一路所经之处,每逢三五步就有几具尸体,但死的都是和尚或者道人,而且全都是被剑所杀。

江城子知道在这几个人中,用剑的只有刘二白和扈三娘。看来他们是大开杀戒了。

他暗暗叹息一声,并不是为死者同情,却是替十大门派惋惜。

他知道以刘二白快剑,就算十大门派掌门亲自出马,恐怕也讨不了好。

他很快的就接近到打斗处五十丈左右,但他却拉住石雪璞飞身上了一株古松。

松树高插入云,枝干上都已吐出嫩芽,二人隐身其间,很不容易被人发现,只是居高临下,他们却能把四周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这时斗场中正分成三批在奋战,朱伯鱼和袁不韦双战武当七子,武当派剑阵变化虽然诡异,但遇上这两位武林顶尖人物,有很多精招似乎都被逼得发挥不出来。

扈三娘、南北二杰和快刀江九四人全为了保护珠宝,分成四个方位,力敌二十四名道人。

其中以扈三娘最为吃力,在攻击她的六名道人中,为首一个竟是五毒道人。

五毒杂毛不仅是功力比其他人高,更加上一身是毒,扈三娘等人如不是在离开虎山前,江城子给他们每人服下一粒葯丸,此时早已就中毒不支。

尤其是和她动手的六个道人,武功都比其他道人高。他们似乎已看准了,只要能放倒扈三娘,其他的人已不足为虑。

另一边的刘二白也不轻松,他居然被十二名女尼姑困住了。

这十二名女尼年龄都在六十以上,她们都是用的长剑,其中一名年岁略大的老尼,似是十二尼之首,她的一支剑更是神出鬼没,不仅招式凌厉,剑身上还发出丝丝罡气,显然她已练成先天剑气。

刘二白力战十二名女尼虽然有点吃力,但他自保还不成问题,因为他的驭剑术和一气化三清始终还没有用出来。

但扈三娘的情况却越来越危险,面对六名高手,她既不敢施用驭剑术,有很多精招也施展不开,她有几次如不是仗着身法快,她就险些伤在五毒道人剑下。

江城子一来就已看出,不但是扈三娘情况危急,连商七、贾八、江九等,每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受了几处轻伤。

商七的铁算珠子及江九的快刀,已经放倒了五名道人,但对方人数太多,死了马上补充始终维持二十四人的包围圈子。

江城子起初还没注意,慢慢慢的他己看出,这也是一种合击的阵式,如不是扈三娘一支剑守得紧,他们四人此刻当真不知是什么结局。

可是有一点使他感到不解,在这种打斗最激烈的地方,只有道人和尼姑,却没有发现一个少林和尚。

因此,他担心少林派来的高手保留实力,准备在群雄奋战力竭之时,他们再发动一次狙攻。

想到这里他更不敢怠慢,传音交代石老二几句,引吭发出一声长啸。

他的啸声是奋足全力而发,不但使战场中故我双方都感到一怔,整个山峰都响起了此起彼落的回音。

而就在众人‘旺神之际,’一道淡淡的紫芒却快如闪电般绕场飞行了一周。

首先解决的,是围攻扈三娘的那二十四个道人,其中除五毒道人外,有二十三个人都很安详的躺在地上,他们似乎没有一点痛苦,脑门上有一个血洞,流的血并不多,但已咽下最后一口气。

江城子这时已站在扈三娘旁边,周围还有三十多名道人,他们已在慢慢的向前移动,好像是准备补那些死去道人的缺,不过他们始终还不明白这些道人是怎么死去的。

江城子却不管他们是采取什么行动,他暗中发动剑气。先把五毒道人几处要穴封死了,才转向扈三娘道:“三姊,你还得注意一下五毒道人,不能让他被人杀了,我还要带他回野人山。”

扈三娘不解的道:“咱们这一路还有很多事情,带着这么一个残废人不成了累赘?”

江城子道:“等下小弟去把武当七子捉一个活的来,就交给他背着。”

扈三娘笑道:“这倒是个好办法,能抓个武当七子当佣人,那可是一件惊动武林的壮举。”

江城子道:“依我看武当七子不过是二三流角色,他们剑术远不如那几个尼姑,小弟还是先去助二哥一臂之力,回头再捉武当七子。”

朱伯鱼赶忙大叫道:“小子,你说得倒轻松,这个老杂毛邪得很,老头子使出看家本领,还是冲不破他们的剑阵。”

江城子道:“那是前辈手下留情的关系,天下最难的阵式也困不住武林二仙,尤其是前辈的三味真火,可以说无坚不摧!”

朱伯鱼笑道:“你小子不说老夫倒忘了。我现在就试试看。”

他说着话,又连灌了好几口酒,袁不韦急忙阻止道:“老酒鬼,使不得,咱们杀了武当七子,以后如何向那灵虚老杂毛交代?”

朱伯鱼冷声道:“这批小混球,如果杀了你老叫化,又由谁交代。”

袁不韦道:“这件事灵虚老杂毛八成不知道。咱们必须留下人质,送到武当派当面问清楚。”

朱伯鱼道:“老夫没有那种工夫,要问你老叫化自己去问,灵虚杂毛身为一派掌门,他的徒子徒孙出来当强盗,如说他不知道谁会信!”

袁不韦道:“武当派已经被杀了不少人,老要饭的实在不忍心。”

朱伯鱼道:“你问问他们忍不忍心杀你……”

他正说着,为首的一名老道已运足剑气,笔直的朝他冲了过去。

武当派本以剑术见长,而武当七子更是武当中有名高手。尤其是他们的先天剑气,都有相当造诣,这全力一冲,是一般武林高手,恐怕很难逃过腰斩之厄,但朱伯鱼却哈哈一笑,道:“老杂毛,你的狐狸尾巴果然露出来了吧!老夫对这个花花世界还有很多留恋,现在可不想死……”

他一矮身,已贴着地面翻滚出去,接着就是一口酒气,已迎着老道反喷过去。

朱伯鱼的酒气为武林一绝,是凝聚三味真火喷出的,出口即燃。

不料这一回竟毫无用处,点点酒精洒在道人身上,不仅没有燃烧,反而沾衣即干。

朱伯鱼不由一震,但袁不韦的打狗棒已在电光石火之间连点出十九招,老道虽然避开十二招,但身上仍有七处穴道被点中。

由于他出手太快,其他的六个道士想抢救都来不及。

袁不韦手拿打狗棒,满脸都是杀机道:“云中子,你给老要饭的说实话,你的武当圣水是那来的?你们掌门灵虚老杂毛是不是遭了你们毒手?”

这个老道是武当七子之首,叫云中于,他见袁不韦一眼就看出他身上怀有圣水,不由脸色变了一下道:“你胡说什么?武当圣水只有掌门人才知道收藏处,一般的人连见都没有见过。”

袁不韦道:“你在老要饭的面前少耍花样,朱老儿运集三味真火喷出的酒气,连钢铁都可以溶化,除了武当派镇山之宝圣水,谁也挡不住他的酒气。”

云中子道:“贫道根本就没见过圣水……”

袁不韦冷声道:“灵虚掌门现在怎样了?”

云中子道:“他很好,目前正闭关期间,咱们也是奉掌门之命来捉拿珠宝大盗的。”

袁不韦道:“武当派是几时吃上官粮的,你们竟当上了鹰爪子。”

另外一个道人乘他说话之际,全力运剑抢攻过来,而云中子也大叫道:“峨嵋派各位师太,快点发动天罡大阵,宰了刘二白,助咱们一臂之力!”

蛾嵋派的为首一个老尼正要答话,而江城子已连人带剑化成一条线冲了过去。

江城子身法何等快捷,眼年这个老尼就要身首异处,暗中突然传来两声低喝道:“小子,不可伤人!施主手下留情……”

喝声中,两条人影一左一右的硬挡他去路。

江城子已从现身两人语气中,听出对方没有恶意,但他见这十二名尼姑都是剑道高手,而她们所站的位置又是十二天罡剑阵比武当七子剑阵威力高出数倍,他担心刘二白有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四 武林盖三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宿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