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门》

十五 盖仙戏江湖

作者:雪雁

“老夫本来就已名列仙班,已经一甲子不食人间烟火,专以百草为生。”

“鬼话连篇,老娘刚才亲眼看到你大鱼大肉吃得比谁都多,难道都喂到狗肚子里去了!”

“酒肉穿肠过,仙在我心中,老夫修的是野狐禅,不但是大鱼大肉,连吃喝嫖赌样样皆精。”

“老娘倒想领教一下,你精到怎样程度!”

“欢迎欢迎,老夫这次重临红尘,就是因为红尘,为了女人我可以不做仙。”

梅兰春媚笑道:“老家伙,你还行吗?我看你是外强中干。”

“行不行一试就知,老夫是医生,精干用葯,也擅长采补,冲锋陷阵,绝不临阵退缩!”

“原来你老鬼是靠着葯物强硬一时!”

“彼此彼此,你桃花鬼脸上擦的粉暗掺媚葯,老夫虽然是沙场老将,闻了也不免不心猿意马。”

“你老鬼如果只有这点道行,还是免谈!”

“老夫又何尝想谈,只是你那一对桃花勾魂眼使我有些情不自禁。”

“放屁,你这老鬼是个标准的盖仙!”

“老夫本来就是盖仙,不过你比我更懂得盖。”

梅兰春“格格”一笑道:“真的,这样说咱们可不是盖成一团了!”

她这一笑,震动得脸上所擦的粉像下雷般,一层一层的四处飘飞。

盖仙还皱起鼻子闻道:“好香好香,只是可惜……”

梅兰春道:“可惜什么,你要是舍不得,老娘靠近一点,让你闻过够……”

盖三仙不等她走近,已急忙伸手乱摸道:“老夫说的可惜的是指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梅兰春怔了一下道:“这是什么意思?”

盖三仙道:“意思很明显,这么好的肥脂粉擦在这种鬼女人身上,又騒又香,岂不是白白糟了……”

梅兰春不等他说完,纵身一跃,扬掌就待劈落。

可是她的身形才跃起来,竟然直挺挺的又从空中摔落地面。

盖三仙一伸手,已将她接在怀中,道:“人老了还偏喜欢蹦蹦跳跳的,万一摔岔了气怎么好?”

他一面说,一面还不停的伸出右手在她身上到处揉搓。

然而就在此时,突闻刘二白发出一声清啸,在剑气暴涨中,围攻他的那些怪人,已有二十个以上脑袋都被砍落滚向一边。

但这些人个个都悍不畏死,他们将那些无头尸身踢到旁边后,依然持刀抢攻。

刘二白杀得兴起,路身空中,摇剑反扑,随着朵朵剑花洒落,又有十多个人伏尸当场。

梅兰春第二次调来的五十名魔鬼骑兵。此时只剩下七个人,他们似乎被刘二白的凌厉剑势所震慑,怔在当地,既没有逃走的意思,也不再作攻击企图。

江城子扬腕击出七粒石子,封住他们穴道后,这才发现盖三仙和梅兰春都不见了。

他不由一呆,以盖三仙的为人,似乎不可能做出那种事,但梅兰春是被他抱着的,人又到那里去了?

他正自不解之际。已听门外传来盖三仙的冷笑声道:“对什么人用什么手段,这是老夫一向准则.如果桃花鬼愿意陪我睡觉,我也不会拒绝。”

朱伯鱼道:“她既然已经落在你手里,你又何必再放了她,下次你再想捉住她,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盖三仙道:“依你意思,我是该杀了她?”

朱伯鱼道:“难道你真的爱上那个老鬼女?”

盖三仙道:“很难说,她虽然老了一点,但一身细肉却又白又嫩。”

朱伯鱼怒道:“你简直不可理喻,桃花鬼梅兰春三鬼中,她是杀人最多的一个,不但是天生婬荡,而且也擅于采补,你真要被贴上了,老夫倒替你这把老骨头担心!”

“你是吃不到羊肉才觉得騒,梅兰春此刻如果是躺在你老酒鬼怀里,我保证你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

“老夫倒真想找机会试试,可惜我不解风情,只怕双手摸错了位置。”

“她却是此中老手,你老酒鬼如真不好意思,老夫倒可以替你搭线。”

“你不担心老夫割了你的靴子?”

“老夫担心的怕你脑袋保不住,梅兰春杀人可不会手软的。”

朱伯鱼还想说什么时,他背后却传却传来江城子的声音道:“老前辈,咱们今夜就赶去大巴山如何?”

朱伯鱼不好意思的喝了几口酒,道:“兵贵神速,梅兰春既然跑了,咱们跟踪下去是对的。”

“梅兰春不会跑得太远,她伤势很重。”

“可是咱们这位神医替她治好了。”

江城子笑笑,还没来得及答话,但耳畔已传来盖三仙传音道:“小子,不能说话,这附近早已预伏了四名高手。”

江城子也传音道:“晚辈早已发现了,左边两个,右边两个。”

“小子,你真行,老夫故意蘑菇了半天,都没能查出正确位置,你一来就找到了。”

“他们武功不在梅兰春之下,而且又学过龟息法,晚辈是以天听大法察出的。”

“你对付右边两个,左面的交给老夫,但千万不能让他们跑掉。”

“就这么办,咱们必须找个机会一起动手。”

“老夫已想到借口,但对方武功太高,如不能捉活的就宰了他们。”

江城子点点头,但当他从江九身边走过时,谁都没有发觉,他已摸了四把月牙刀在手中。而就在这时,盖三仙已大叫道:“梅兰春,你这个騒女人,怎么还不走,老酒鬼正要杀你……”

他口中说着,身形已像电一般冲了出去。

可是江城子却比他更快身形才动,人已到了六十丈外,竟像江湖传说中的佛门缩地千里法。

盖三仙自从在都山现身到现在,群雄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真功夫,他整个身子几乎是凌空飞行的,他本来是往正面飞的,可是到了五十丈左右,他突然凌空左折,速度也变得更疾更快,距离地面还有四五丈高,他又猛然一个翻旋,双掌已迅如电光石火般,往左首一块巨石后面扑落。

而在他身形下扑同时,巨石后面也冲起两条人影,他们居然迎着盖三仙的掌力硬撞过去。

盖三仙冷哼一声,拍出的双掌突然一合一分,看似没有用出多少真力,但飞起来的两个竟被他震得四仰八叉的又跌回地面。

盖三仙落到地面,见躺在地上的竟是两名道人,他微一怔神,却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原来是你们这两个老杂毛,青城派怎么也跟三鬼怪混到一块去了!”

两名道人满口都是血汁,他们挣扎着站起来道:“盖三仙,你是越混越团去了,居然学会了偷袭!”

盖三仙怒声道:“放屁,老夫是正大光明走过来的,你们两个杂毛又不是瞎子!”

为首的一个道人道:“贫道承认你武功高咱们一筹,但如在一招之内重创咱们,还没那么容易!”

盖三仙不由一怔,因为这两名道人都是青城派现任掌门弘法的师弟,也是青城派造诣最高的剑手。

说话的叫弘修,另一个叫弘真,以剑来说,他们绝不在武当七子之下,五十年前盖三仙硬闯青城禁地采葯,双方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弘法、弘真、弘修师兄弟三人联手,打了一千多招,盖三仙才以一招之胜震飞三人长剑,但这件事盖三仙在江湖上从没提过,所以除了当事人以外,江湖上谁也不知道这件事。

而青城派也因为盖三仙没有泄他们的底,五十年来从没打算报仇之举,同时盖三仙在江湖上也消失了踪影。

想不到五十年后,他们在巴东又遇上了,盖三仙本人也不相信,自己一招之内能创弘修和弘真。

他想了一下,已猜出可能是江城子在暗中动的手脚,遂又走向前两步道:“你们应该相信老夫的为人,这暗器绝不是我发的,你们可否让我看看伤口?”

弘修道:“咱们技不如人,还有什么好看的,刀是江九的,但以他那点能耐,再练三十年也伤不到咱们!”

盖三仙道:“快刀江九并不是无名之辈,而且他的刀分两种,一种是普通的刀,一种却是淬有剧毒的刀,你们两人中的不知是那一种刀?”

弘修道:“那一刀你自己心里有数,又何必多此一问!”

盖三仙怒声道:“你们真以为刀是老夫发的!”

弘修也冷声道:“在场的人除了你姓盖的有这种功力外,谁也没有这种腕力,八十丈外刀出伤人,既不失准头,又不带破空风声。”

盖三仙道:“老夫不想多解释,你们可否让我看伤势?”

弘修道:“这上面有点毒咱们还挺得住,用不着费心!”

他说完扶着弘真就想转身离去,但暗处飞快的又闪出一个人,并挡住了他们去路。

这个是江城子,他双手还分别提着两名被点了穴道的人,而在那两个道人身上也分别插着两把月牙刀。

弘修脸色一变道:“你快点放下他们!”

江城子耸肩道:“那可不行,一放下他们就会断气,但提在我手中却死不了。”

弘修看了他一眼道:“你就是那个无名小子?”

“不错,飞刀是我发出的,你们冤枉了盖前辈。”

“贫道虽听过你名字,却不相信你有这种功力,八十丈外飞刀伤人,连盖三仙也很勉强!”

“盖前辈大部份时间都在埋首研究医学,他对这种玩艺却没有兴趣。”

“你小子倒是暗器名家了!”

“名家还谈不上,不过略有心得,你们如果不服气,我可以再作一次实验。”

“贫道很想开开眼界。”

“你们既想开眼界,就得忍耐点,不过死不了,盖前辈是有名的神医。”

弘修还没来得及答话,突然感到腰间一阵剧痛,他没有到见江城子动身,但插在他身上的月牙刀已到了江城子的手中,接着是一抹淡淡的青光,在夜空中疾飞。

弘修脸色又是一变,他张口想呼叫时,但穴道上却适时被人点了一指,就坐在地上不动了。

江城子发出的飞刀刚从夜色中消失,左首的大树上就传来一声惨嚎,接着又是一条人影从树了摔了下来。

这时群雄也都来到了现场,石老二一晃身,已奔过去将那人提了回来。

受伤的人又是一个道人,飞刀是击中他的气海与麻穴之间,刚好使他用不上力气。

而盖三仙却冷哼一声道:“弘法,青城派大约是由掌门领队,集体投效了三鬼怪!”

原来这个道人就是青城的掌门弘法,他双目紧闭,一语不发。

江城子已将手中另两个道人交给盖三仙,他们也是青城派的顶尖高手。

朱伯鱼道:“他们大概也是为珠宝而来的。”

袁不韦摇头道:“这里是三鬼怪的地盘,有珠宝也轮不到青城杂毛来捡便宜。”

朱伯鱼道:“那还不简单,把弘法杂毛的伤医好,问问他来此的目的。”

袁不韦冷声道:“如真有这么简单,弘法老杂就不会羞于见人了!”

朱伯鱼道:“你老叫化以为他与桃花鬼梅兰春之间也有一手不成?”

袁不韦挤挤眼道:“很难说,弘法在未出家之前,听说还是位花花大少。”

朱伯鱼大笑:“这可好,盖老儿有情人,也有情敌,这种三角关系,就是搬上青城派总坛也扯不清。”

他们一唱一答,但弘法始终闭着双目,没有开口。

袁不韦又道:“到底是出家人修养好,如果是老叫化被人横刀夺爱,我势必要找他大战三千招……”

江城子接口道:“两位不必浪费力气了,他已经运用三清入定的功夫,封闭视听,一般式谈话他绝听不到。”

袁不韦道:“这样更加证明,弘法老杂毛是做了亏心事。他当着门下不好意思开口。”

江城子道:“晚辈有个办法,可以叫他自动开口,而且他的嗓门比谁都大。”

朱伯鱼道:“那你小子还待什么,叫他睁开眼,竖起耳朵,看看他们青城派的下场。”

江城子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咱们到了大巴山,进入五鬼大阵,晚辈准备将青城派这几位有道之士先送进练神远虚风流阵。”

他说话场音很低,但群雄听入耳中却有如被闷雷震了一下难过。

弘法终于忍不住一掌震退石老二,跃身落地道:“小施主,你能破了青城派三清绝学,贫道佩服。”

江城子道:“天下武学都差不多,没有真正绝学,只能按各人的天赋和修为而定。”

弘法道:“施主以为贫道修为不够了?”

江城子道:“至少定力不足,道长身为青城掌门,三清弟子和鬼怪打交道,总不太好吧!”

弘法叹口气道:“施主可以杀了贫道,但你绝不能将我送进练神远虚风流阵。”

江城子道:“道长既和鬼怪是好朋友,他应该不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五 盖仙戏江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宿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