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门》

十六 紫电击昆仑

作者:雪雁

“是有这一条规定,但唐无情已经投到青城门下,这是他个人行为与唐门无关,你要找也是找青城。”

“葛三绝是青城门下,他可是死在你的七毒梭镖下,你又作何解释?”

唐娟娟怒声道:“老婆子杀人从不作任何解释,因为他该死!”

“这就是你唐门闯江湖的规矩?”

“不错!你小子也可以使用同样手法采取报复。”

“唐门如果因为你一个人的蛮横而从此除名江湖,你不后悔吗?”

“江湖本来就是这么一回事,弱肉强食,没有什么道理可谈的,也没有什么好后悔……”

江城子乘他说话之际,身形突然飞了起来,剑气之中,唐娟娟和她身边的女尼双手都齐腕绞碎。

直到鲜血喷出时,唐娟娟才望着仍停身在原来地方的江城子,厉声道:“小子,你出手比老娘还狠,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江城子道:“唐门中有门规处置你,用不着我杀你,但我为了救人,只好先毁去你的双手,免得到时捣蛋。”

盖三仙这时才接口道:“小子,他们跟余化龙真是一伙的货?”

“大概错不了,这位唐掌门除了要杀葛三绝灭口,主要还是拖延咱们的时间。”

“干脆杀掉他们算了,如果再拖下去,余化龙的五鬼大法练成,可是一件麻烦事。”

“咱们有这么多的仙,难道还怕几个鬼怪?”

“你小子真是少不更事!咱们都是假仙人,人家可是真鬼。”

“鬼就是鬼,他们永远也进不到仙班,唐娟娟身上可能还有不少秘密,暂时将她们交给弘法道长处理,我想他会知道该怎么办的。”

弘法忙道:“贫道押往这几个人是没有问题,但我担心唐门还会有人找来。”

江城子道:“她们找来更好,道长可以把经过情形据实告诉对方,在下听说唐门有几位长老都很明大礼。”

弘法想想道:“贫道当尽力去做,幸好唐无情还没有死,他是一个最好的证人。”

江城子道:“唐无情气功已被我破了,我回来就替他恢复武功。”

弘法道:“贫道等武功不济,也不敢言帮助施主,这右方悬崖下面有个山洞,地点很隐密,咱们就在那里等候各位。”

江城子道:“道长不如失去少林,无尘上人已经飞书通知十大门派,咱们此间事了,还要赶往野人山,因为武当掌门灵虚道长还被囚禁在那里?”

弘法暗中一震,正待开口,江城子已改施传音道:“道长请带着他们马上离开,又有人来了!”

弘法点点头,示意弘修等人带着唐娟娟、唐无情以及几个女尼,很快就飞身离去。

他们前脚刚离开,夜空中就连着飞来五条人影。

这五个人都是八十开外的老温,他们都是手持木拐,一看就知道是唐门中长老。

为首一人看看地上断臂和唐娼娟留下来的木拐,不由脸色一变道:“是谁杀了本派掌门。”

江城子道:“是在下,因为她们使用唐门的七毒梭,杀青城派长老葛三绝,我只是废去她的双手,并没有杀她。”

老姐看了江城子一眼,道:“你能躲过本门三大绝学,又剑伤掌门双手,想必是大有来头了?”

江城子道:“在下出道江湖前后还不到三个月,那有什么来头。”

老温不信道:“不管你是什么来头,既伤了本门掌门,就是有意跟唐门过不去!”

江城子怒声道:“你们唐门怎么没有一个讲理的?就算是我跟你们过不去,又能怎样?”

老温冷笑道:“老子就先砍下你两只手,再带回本门由执法堂处理。”

江城子道:“可以,五位干脆一起上吧,在下还有事没时间跟你们磨菇!”

老媪哼了一声道:“你年纪不大,却颇自负,只要你能接得下咱们联手五招,这笔帐咱们就去找青城算!”

江城子道:“人是我伤的,你们凭什么找青城?”

老媪道:“这是咱们规矩,你只要能接下五招就没有你的事。”

江城子道:“你们的规矩我没有理由接受,假如我在五招之内杀了他们,唐门还会不会找我算帐?”

老媪怔了下道:“那是他们的事,老婆子既然死了就无权过问。”

江城子道:“你说了半天,还不是等于废话,在下久闻唐门公认的高手大概就是你们五位吧?如果你们真的死了,恐怕唐门也没有人能替你们报仇!”

老媪脸色交了一下道:“你如果真能在五招之内杀了咱们,唐门大概不会再有人找你报仇。”

江城子道:“在下并不在乎谁找我报仇,但五位都是一人把年纪的人,我是有点不忍心杀你们!”

老媪厉声道:“我可没有你小子那么好心,能一招杀死你,我绝不用两招。”

她口中在说话,身形已迅如期风般,手中木拐拦腰疾扫而至。

她们五个人好像有一种默契,等一个人出手,其余四个人也同时跟进,而四根拐杖都是并排着从空中硬砸下来,并且把可能的退路都封住了。

江城子此时如果出剑。他削断空中下击的四根拐杖是轻而易举的事,但他并没有出剑却一仰身,贴到拦腰扫来的那根拐杖上去!

由于他用的是吸字诀,所以整个身子像是原来就先吸付在拐杖上一样,老媪奋起全力一连舞动数次都未能将他摔掉。

而后来出手的四个人,拐杖仍然举在空中,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老媪一面疯狂的舞着拐杖,却一面大叫道:“你们快点下手,砸烂这小子……”

她叫声未完,蓦然感到食指一阵刺骨剧疼,赶忙撤身后退,可是拐杖已到了江城子手中。

这时另外四名老媪正好也挥杖击落,江城子双手举杖平推,一招拒虎门外,却把四根拐杖同时都震飞到半空中去……

四人还在怔神,江城子已杖身连挥,同时点中了四人穴道,被夺走拐杖的老婆子食指全被削断,她仰天一声长叹。居然纵身跳下千丈绝谷。

盖三仙走过来接去江城子手中木杖道:“小子,你是怎么知道这巫老婆子拐杖中有名堂?”

江城子道:“晚辈只是猜测,唐门既然是用毒出名,而这五个人又都是此道高手,她们居然使用拐杖找我硬拼内力,显见其中必定有诈。”

盖三仙笑道:“你小子的确了不起,我原来还怕你用剑去消她们的拐杖,正等传音告诉却想不到你竟能想出那种怪身法来对付她们。”

江城子道:“如果晚辈猜的不错,这五根拐杖中一定藏有强烈剧毒。”

盖三仙点点头道:“那是她们唐门三大绝毒之一,五步追魂砂,若要被沾上一点,五步之内即毒发死亡。”

江城子道:“晚辈听说唐门很少和江湖人往来,但从种种迹象看,她们似乎很早就派人渗透进各大门派。”

盖三仙道:“老夫也有这种想法,她们到大巴山来也不会是偶然的。”

江城子道:“跳下深谷的那一个可是她们的老大?”

盖三仙道:“她们五个人是一胎所生,以长幼为序而命名,跳谷的是老大叫巫大娘,最小的老五叫巫五娘,但江湖中也有人在暗地里叫她们五巫婆的。”

江城子道:“晚辈以为巫大娘跳下绝谷并不是为了自杀。”

盖三仙怔了一下,逐即大怒道:“不错!她是三鬼怪的一伙的,对大巴山地形一定很熟,她是借这绝谷掩身,暗中去通知余化龙了。”

江城子看了一下天色,道:“如果前辈消息可靠,余化龙还要三个时辰才能出关,咱们利用这段时间杀人,大概是不成问题。”

盖三仙道:“青城派的杂毛都走了,这四个老婆子如何处理她们?”

江城子道:“我的点穴手法谁也解不开,不到六个时辰她们连半步都别想动。”

盖三仙道:“既然如此,咱们就快点动身,老夫担心余化龙另外还找有帮手。”

江城子道:“前辈如肯多耗两成真力,梅兰春可能会多告诉你一些秘密。”

盖三仙道:“那个騒货口紧得很,老夫已用尽解数,才套出两句话。”

朱伯鱼冷笑道:“你如果陪她上床,大概她会多说一些枕边细语。”

盖三仙道:“你老酒鬼现在说风凉话还太早,希望你别遇上她。”

江城子道:“她已认定了前辈,谁遇上她都没有用。”

盖三仙不信的道:“老夫放她离开时,已先有准备。”

江城子道:“前辈的忘忧散可抵不住嫉妇粉。”

盖三十山一呆道:“小子,你敢整老夫的冤枉!”

江城子道:“因为在咱们这些人中,只有前辈能应付得了这种风流仗阵,我在事先提醒你就不算整你冤枉。”

盖三仙苦笑道:“万一老夫也应付不了呢?你不是成心让我出丑!”

江城子道:“前辈身上不是带有联络信号的云中飞吗?现在就每人分一粒,如果情况紧急,就施放信号求援。”

盖三仙道:“你小子想得可真天真,三鬼怪的五鬼大阵并不是酒馆,你高兴来就来。高兴走就走,如破不了阵,恐怕自身都难保,还想援救别人!”

江城子道:“咱们实际进阵的只去六个人。万一分不开身,还有打前站的人可以出手支援。”

盖三仙道:“你说的是那个顽困不化九指老和尚,老夫敢打赌他不敢进五鬼大阵。”

江城子道:“九指前辈乃佛门有道高僧,一座五鬼阵如何能难得了他!”

盖三仙道:“阵式也许难不住他,但他万一被桃花鬼缠住。以后就是一个风流和尚了。”

江城子道:“九指神僧如果连这一点定力都没有,他也就不敢到大巴山来了。”

盖三仙道:“那是他没有想到事情会弄得如此复杂,尤其是你小子不该自作聪明使用嫉妇粉。”

江城子道:“那只限于前辈个人,对其他的应该不会有影响。”

盖三仙道:“老夫即是靠着葯草维生,总不会把自己坑上,便宜让别人吧!”

江城子道:“前辈不是那种自私的人,我相信你不会连累别人。”

盖三仙道:“老夫从不舍已为人,这馊主意是你小子出的,想拿我去当牺牲品,可没那么容易。”

江城子耸耸肩道:“前辈就此不管也行,把你的云中飞信号,送几粒给咱们总可以吧!”

盖三仙道:“当然可以,而且老夫仍然负责攻打练神还虚风流阵,不过我可没能力去支援你们。”

江城子道:“咱们对阵式都没有研究,所以这一仗也等于是凭各人的运气。”

盖三仙冷气道:“你把余化龙估计太低了,如果凭运气能破阵,老叫化又何致于被困几个月。”

江城子道:“不管如何,咱门总得试试,像这样讨论永远也不会有结果。”

盖三仙还想说什么,袁不韦已接口道:“笨鸟先飞,老要饭的再去会一会中斗活见鬼。”

他话声未落,人已朝一片云雾中飞去。

他一发动,朱伯鱼、刘二白和扈三娘已分别各自找目标。

盖三仙见江城子没有动身的意思,他微微一怔道:“小子,你不是要去救人吗?”

江城子道:“还是前辈先请吧!我想先了解一下地形,咱们订了大半天,为什么三鬼怪没有一点反应。”

盖三仙道:“老夫也觉得事有可疑,尤其是他们训练的那批魔鬼骑兵,高手都未见露面。”

江城子道:“这批人并不足为虑,晚辈担心他们另外还有埋伏。”

“既然如此,你为何阻止老叫比他们进阵?”

“他们先进去试试也好,最多受困一时,想伤他们还没那么容易。”

“老夫也要先走一步,我不能让梅兰春把别人引进练神还虚阵去。”

“前辈如果发觉情况不对,最好发出信号。”

盖三仙怒哼一声道:“这都是你小子惹的祸。老夫如不是担心楚丫头,我一定要拖你下水。”

江城子耸耸肩道:“前辈对梅兰春不是很钟情吗?”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小子还敢找我老人家开心?”

“晚辈是希望你把心情放轻松下点,等下那场风流仗,可不是靠武功能解决的。”

“老夫已想好了对策,但是不能告诉你小子,因为你一肚子坏水。”

他说着人也破空飞走了。

江城子象风一般地飞向五十丈外一株大树上。

这是一株千年古松,树高己超过百丈,江城子连换两次真气才飞到顶端。

但在松枝密茂处,却早已有三个人在等他了。

九指神僧双目微闭,似是正在运功调息,而空心佬佬却怀抱着楚湘玲在替她推穴活血。

楚湘玲不知是中毒还是受伤,躺在空心佬佬怀中一直昏迷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六 紫电击昆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宿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