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门》

十七 渔夫破五行

作者:雪雁

一点红终是伤势太重,勉强接下十八掌,却被她最后一掌震飞入绝谷。

梅兰春杀了一点红,胸中的怒气仍然未消。她面向左首暗影处,冷森森的道:“阁下既已练到飞纸成刃的上乘内功,怎么老是缩头缩尾的不敢露面……”

她话未说完,*峰和屁股上却被人不轻不重的连扭了两下。

她不由大惊。自己停身之处仍在阵式中枢,虽然风流阵已破,但这附近数丈内绝无隐身之处。来人能在她这两处扭了两下,可以想到,来人武功之高,否则刚才随便出手均将自己置于死地。

想到这里,她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她定了定神。而向右前方拱手道:“阁下到底是何方高人,可否请出一见!”

就在此时,她身后却传来一阵冷幽幽的声音道:“老夫从不跟光着屁股的女人打交道,还是算了吧!”

梅兰春赶快转过身时,却又什么也没看见。

三鬼怪在江湖什么场面没有见过,但今天夜里的确是栽到了家。

她以为对付武林二仙和盖三仙,在这座炼神还虚风流阵中,不仅布置了各种葯物,而且还精选了一批魔鬼骑兵埋伏在阵外。别看这批鬼兵被杀,死得那么容易,他们如不是中了葯物失去理性,疯狂的追求生理的满足,才轻易的着了人家的道。

如果是在阵外动手相博,光是这批鬼兵,盖三仙想通过,还得付出不少代价。

但这位盖三仙的行动真的令人高深莫测,谁也想不到他采用这种方式,很轻易的就把一座炼神还虚阵给破了,还弄得桃花鬼梅兰春折兵失身。

一直到现在,梅兰春还没想到隐身暗中的这位高人就是盖三仙。

她这时已经知道来人的功力太高,如没有阵式之阻。自己绝不是人家的对手。

她先把衣服穿好。再去检视那些少女穴道时,才发现她们都已死去多时。

那是因为她们承受不了鬼兵的轮番上阵,脱阴而死。

此时还剩下六名未死的鬼兵,他们居然仍爬在少女的尸体上。

梅兰春也忍不住暗中叹了口气,但她身形如电般,几个起伏,就将那六名鬼兵击毙。

但她仍然不甘心,又转身朝暗影处发话道:“阁下既不肯现身相见,可否留下大名?”

暗影中传来一阵冷笑道:“知道老夫真实姓名的人,没有一个还能活着。”

梅春兰怒声道:“老娘俩不信邪!我今夜非要弄清楚你是何方神圣!”

暗中人道:“我要从你们三鬼怪的身上找出你们的主子,所以老夫现在还不想杀人!”

梅兰春暗中一震,她几乎跳起来道:“三鬼怪从来就是独来独往,从不与任何门派打交道,你这话从何说起?”

暗中人道:“你自己心里有数,十大门派当然不会看在三鬼怪眼里,所以老夫才断定你们另外有一个主子。”

梅兰春道:“没有的事,一神二仙三鬼怪在江湖中谁也不会跟谁。”

暗中人阴沉沉的道:“你少装蒜!老夫指你们的主子可与一神二仙扯不上关系!”

梅兰春道:“咱们三鬼怪可是江湖公认和一神二仙齐名人物……”

暗中人冷声道:“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三鬼怪联手还接不下一个无名小子一招,你还有脸朝一神二仙他们那边靠,真是恬不知耻。”

梅兰春循着声音,身形像鬼魅般飞了过去。

她人还在空中,双掌已运足全力对准发话处劈落。

可是她身形虽快,仍然是扑了个空,双掌击在山石上,震起一阵“嗡嗡”声,却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梅兰春飘身落地,怔了半晌才厉声道:“见不得人的鼠辈,你有种就不要光是躲着,出来跟老娘硬拼上三百招!”

暗中人道:“老夫如真出来,你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还是乖乖的去找你的余老大,他也许还能帮忙你挡几招!”

这一次的声音却是起自她有后方,似乎就在附近不远处。

梅兰春一再遭受戏弄,心中确实怒到了极点,但她表面上一点也不露声色,反而格格一笑道:“你可是想请我带路去找余老大?”

暗中人道:“余化龙比你聪明多了,他此刻最少已逃出五十里外。”

梅兰春不信的道:“放屁!我都没有接获讯号通知,你怎么会知道?”

暗中人道:“老夫亲眼看到他带着唐门巫婆离阵,那时你和一点红正缠得慾死慾仙,余化龙本来想杀掉你们这一对狗男女,还是那四个老巫婆讲的情。”

梅兰春脸色激变的道:“我和一点红之间的行为是属于私事,余老大不会吃这种醋的。”

暗中人道:“余比龙有四个毒婆陪着,当然不会再吃你的醋,可是这一座炼神还虚的风流阵是你们三鬼怪最后拒敌据点,却被一点红轻易破坏了,光凭这一点,余化龙也不会放过你!”

梅兰春果然不再说话了,她低着头也不知她心中在想什么。

但暗中人却又冷笑道:“小婬妇,你要是怕余化龙杀你,就随着老夫私奔也行!”

梅兰春道:“可以,我跟你私奔,总该先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

暗中人怪笑道:“你放心!老夫的东西绝不会比一点红差!”

梅兰春道:“光说不算!除非你掏出来亮亮相,最好咱们先较量一下。”

暗中人道:“老夫现在可没有这个兴趣,此处遍地尸骨,万一他们冤魂不散,找你一算生前的老帐,可有好戏看了。我受得了吗?”

梅兰春道:“老娘平时杀的人可用车斗量,我却从未见过有冤魂的。”

暗中人道:“那是因为他们没有集中在一起,戾气自然的分散了,现在情形不同,这些人生前已受尽你的百般折磨,死后戾气也就无形中结合起来。”

梅兰春仍是冷笑道:“老娘才不信这个邪,他们活着都不能把我怎么样,死后还不是黄土一堆。”

暗中人道:“信不信是你的事,反正他们不会找老夫,你看!有两具尸体已经在动了。”

梅兰春不由头皮一麻,因为真的有两具尸体已自地上慢慢的站了起来。

这两具尸体都是魔鬼骑兵,他们的脑袋已被一点红飞剑削落,不知滚到那里去了,但无头尸身却一跳一跳的直扑梅兰春。

双方还相隔有丈余远,梅兰春就感到有一股阴森森之气,使她连打几个寒颤。

尽管她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可是面对这种情况,她却不知如何处理。

因为她连续劈出好几掌,但对那两具无头尸体却毫无影响。而且跳得更快。

梅兰春暗暗吃惊,正待飞身后退之际,可是她身后这时突然响起一阵“吵吵”之声。

梅兰春不自觉的回头看了一下,却几乎惊叫出声.因为她身后此时正好有好几十具男女尸体成了个半圆形,向她包围过来。

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人已死去多时,而尸体居然能找她报仇。

梅兰春定了定神,暗将双掌真力运集到十二成,跃起三丈多高,凌空连续发出二十多掌。

三鬼怪到底是武林成名人物,这些尸体虽受暗中人发出特殊武功指挥行动,终因散开的面积太广,加上梅兰春出手太快,所以这一阵猛攻,竟被她击倒了十多具尸体。

剩下一部分也都受到掌风震动影响,都自动的停止前进。

梅兰春飘身落回地面道:“老鬼!你出来吧!老娘已经知道你是谁了……”

她话声未完,居然挨了最先发动的那两具无头尸体,狠狠击中两拳。

这两拳打得很绝,竟是击在她的双*上,虽没有受重伤,却把她的眼泪都痛了出来。

梅兰春飞起两脚将无头尸体踢飞后,依然大骂道:“盖三仙,你太卑鄙了!只在暗中搞鬼,却躲着不敢见人!”

可是她连骂数通都没有人回答,满地残肢断臂,更显得格外凄凉。

梅兰春向四周默察一遍,知道已经没有一个活人,她暗暗叹息一声,遂即飞身疾奔而去。

这是盖三仙在炼神还虚风流阵中所导演的一幕,群雄当然不知道。

他们经过一阵商量后,江城子道:“反正咱们要去野人山,不如就此上路。”

朱伯鱼道:“老夫担心三鬼怪在大巴山还留下有陷阱。咱们分头搜查一下。”

扈三娘道:“最好放上一把火以绝后患。”

“那可不行!”朱伯鱼表情突然严肃起来道:“山中一旦发生火灾,将会造成不可收拾的结局,首先受害的还是山中农户,三鬼怪虽是邪恶人物,但他们还没伤害到无辜的农户,咱们这一把火等于断送山中居户的生路……”

他刚说到这里,商七突然惊叹一声道:“咱们的珠宝怎么只剩下两袋了?”

朱伯鱼不由大骂道:“八成是盖老儿躲在附近,趁咱们不注意时偷走了!”

“前辈不能冤枉好人!”江城子道:“珠宝是空心佬佬拿去救灾了,最近几年,西湖和云贵都发生了严重的旱灾。”

“大概是你小子暗地做人情了。”朱伯鱼道:“害得老夫白忙一场,连赌本都泡汤了!”

江城子道:“前辈身上还有数千万两银票,大概一时还输不光。”

“老夫终得留下点棺材本,跟你这小子在一起混,早晚会把老命赔上。”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晚辈亲手替你做一副棺材。”

“你小子能保住自己的小命就不错了,你以为南荒双枭是好惹的!”

“事情已经缠上了,不好惹也得惹,咱们还是快点赶路程,双枭如果真在野人山,上清道长他们将要吃大亏。”

“那两个杂毛也不是好东西,应该让他们吃点亏。”

“前辈忘了他们所带的珠宝!”

“对!看在那一大批珠宝的份上,老夫倒该跑快一点。”

他说走就走,双臂轻抖,人已奔出好几十丈。

江城子等人也紧跟着他后面,一行人都是全力奔行,在天亮之前,他们已走出大巴山。

但在经过一道山谷时,走在前面的朱伯鱼突然停下身道:“小子,老夫觉得这里有点不大对劲。”

江城子默运神功观察一会,才放低声音道:“山谷里面有不少人,也像是余化龙手下的魔鬼骑兵?”

“这里也许就是余老怪的训练基地,待老夫下去看看。”

“晚辈陪着前辈一起去,他们好像在和人发生搏斗。”

“会不会是盖老儿被三鬼怪引到此地来中了埋伏?”

“现在还难说,按常理推断,余化龙不敢留在大巴山。”

“管他是谁!反正咱们下去就知道了。”

朱伯鱼说着纵身一跃,人已朝谷底扑落,江城子一提真气,也紧随着他身旁下落。

这条山谷并不很深,工人降落到三十多丈后,江城子就已发觉有种异味,他忙暗施传音:“前辈赶紧屏止呼吸,这山谷下面有毒!”

他说着已迅速掏出两粒葯丸,自己服一粒,另一粒弹给朱伯鱼。

朱伯鱼服下葯丸后,也施传音道:“小子,这座山谷既然有毒,来人仍能和那批鬼怪动手,这个人八成是盖三仙那老儿。”

江城子道:“不是!盖前辈早已走远了,被转困的是青城派弘法道长他们。”

朱伯鱼一怔道:“弘法那老杂毛不是带着人手早走了吗?怎么会被困在这条山谷中。”

江城子道:“此事晚辈也不大清楚。也许他们在途中出了什么意外。”

咱们得快点下去,如果是青城派那几个杂毛,他们绝不是那批鬼兵怪物之敌。

他们二人轻功何等快速,就在这几句话工夫,已降落到谷底。

江城子的听觉一点也没错,被围困的正是青城掌门弘法道长等一班人,而且已经有两名道士和唐无情、唐娟娟等人都被那些怪物击碎脑袋,当场死了。

而余比龙手下的魔鬼骑兵也死了有近百人,但最令江城子不解的是桃花鬼梅兰春,也被人用重手法击毙,死在谷底。

另外一个意外,就是跳下绝谷自杀的巫大娘也卧毙在梅兰春旁边。

江城子知道凭弘法和他两个师弟,绝对杀不了梅兰春和巫大娘,那么能一拳杀死这两个人的只有盖三仙具有此功力,而盖三仙既然来到此谷,为什么不将这些人一起杀了,那就是他临时又有意外发现,追踪余化龙和桂天禄,先赶往野人山。

他把事情略加分析,认为大致不会差得太远。

而弘法、弘修、弘真这三个青城派仅存高手,此时虽然都施出他们镇山绝学青花剑术,但由于那批魔鬼骑兵人数太多,而这些野人武功都有相当基础,所以弘法等人此时都已步法凌乱,招式缓慢,身上更有好多处刀伤,虽不是要害,他们功力也受到了影响。

朱伯鱼传音道:“小子,你还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七 渔夫破五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宿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