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门》

十八 歧黄江圣手

作者:雪雁

王蛟道:“五雷神火是先师耗十年精力独创的武学,怎么能说不是凭武功?”

“屁的独创!”朱伯鱼冷笑一声道:“天机恶道姘上了唐门的寡妇,把唐门的暗器拼凑成火葯神雷弹,这件事别人不知道,老夫可清楚得很!”

“你知道又能怎样?反正你们这些人都是死定了?”

“老夫可不想死!野人山还有大批珠宝等我去拿呢!”

“你是说上清和玉清他们?”

“怎样?难道你们这五个败类也是为了那批珠宝?”

“咱们留在云巅就是为了上清,听说他们绕道祁连山。从山路赶来的。”

“你们算是什么东西!连南荒双枭两位徒弟都被上清宰了!”

“那是因为他们两人太自大,如果是暗中伏击,就是有十个上清也非他们之敌。”

“你们不妨去试试,老夫绝不挡你拉的财路。”

王蛟看了刘环一眼,刘环厉声道:“布下五火天雷阵,这几个人一个也不能放走!”

他们口中在说话,每人都从怀里掏出一个牛皮袋,袋中装得鼓鼓的,大概都是火葯暗器。

王蛟道:“咱们有了无名小子做人质,老夫谅你朱老鬼还不敢冒这个险。”

朱伯鱼道:“老夫没有不敢做的事,这小子自作自受,他炸死了活该!”

江城子苦笑道:“前辈,在下生死算不了什么,也不能连累别人,请他们退后一点!”

朱伯鱼道:“老夫的话他们会听吗?这些人都准备给你小子陪葬。”

江城子道:“那又何苦呢?假如各位真存这种想法,还不如等到了野人山再拼命……”

他说着又习惯姓的耸耸肩,但就在耸肩时,谁也没有看清他是怎么出的手,而抵在他命门穴上的尖刀却到了他的手中。

此刻刘二白却配合得更好,只见他快如欺风,剑芒一阵凌空飞绕,五火神君的五只右手腕全都断落地面。

但这五个人也确实够狠,在刘二白的凌厉剑气逼迫下,他们不但没有后退,每个人反而都抬起左脚向断落的右手上狠狠踏下去。

他们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拚命方式,这一脚都是用上了全力,在一般人预料中,必然是一阵爆炸声后,接着是一片血肉模糊。

而首当其冲的当然是江城子和刘二白,其他的人可能也会遭到波及,但却没有一个人后退。

然而事实却没有他们想像中严重,五火神君踏出的一脚确是用上了全力,把他们自己的右手全都踏碎了,但却没有预期的效果,不仅没有爆炸声音,地上反被踏了一个坑。

这一来,不但是他们五个人怔在当场,连朱伯鱼也很意外,不过他很快的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忍不住哈哈大笑道:“你们这批老混球也真够残忍!如果嫌那只右手是多余的,你们躲在山洞中自己剁掉不就得了,何必把罪名加到刘二白身上。”

刘环这时发现神雷弹被人掉了包,他不由厉声道:“朱伯鱼,你照实说,你们之中谁是空空门的……”

江城子双手一摊,掌心却各有五粒神雷弹,他很小心的放进怀里,道:“在下学过一相信手拈来,却不是空空门中人,所以才硬挨你们两掌,换来五粒神雷弹。”

刘环不信的道:“你是故意让咱们击中两掌,难道你没有受伤?”

江城子道:“不受伤血那里来的?我为了逼真,特别咬破了舌头。”

刘环道:“你可以出手杀了咱们,又何必故弄玄虚!”

江城子道:“杀你们简单,我是担心你们身上的神雷弹被隐身暗中的朋友抢走。那时咱们就真的受到威胁了!”

刘环征了一下道:“咱们就是五个人来的,暗中还会有谁?”

“假如他不是你们一伙的,那就一定是南荒双枭派来的人。”

“不可能!凡是经过云巅的人都会先向咱们打招呼。”

“你们才真是夜郎自大,隐身暗中那位朋友比你们高明多了,他跟在你们后面,始终没有离开五十丈。”

“山区风大雨大,有五十丈距离谁也不易发现……”

他话未说完,窗外已飞进一个高大的头陀。

王蛟乍见来人,脸色一变,但仍向前躬身道:“原来是伏虎大师,这批人就是从关外来的,他们都带有大批珠宝。”

伏虎大师冷漠的道:“带有珠宝又能怎样?咱家又不是占山为王的打劫小毛贼!”

王蛟知他是在骂自己,但他仍厚着脸道:“大师难道没有接到指示,沿途截击这批人?”

伏虎大师怒骂道:“放屁!咱家又不是当别人的狗腿子,谁敢指示我!”

王蛟似乎也有些发火的道:“大师对咱们神气有什么用,这些话最好留到野人山去说给二老听!”

伏虎扬手就是一掌,王蛟虽然见机很快躲开了,但刘环等四人却被掌风余威震得身形连晃。

王蛟脸色大变道:“伏虎野秃子,你竟敢帮助外人对咱们兄弟下杀手!”

伏虎大师道:“像你们这种小混混应该凌迟碎剐,咱家这样宰了你们已经是便宜了!”

王较狞声道:“老夫势必报此雪仇!”

“你们永远都没有这个机会,现在快点滚!也许还有半个时辰好活,找块风水好的地方你们自己挖坑吧!”

“有半个时辰,老夫会把消息告诉二者的!”

“用不着你操心,咱家马上就会去找南荒双枭的,他们算什么东西,把咱家名字也列入天统道。”

“那是二老看得起你,你伏虎头陀不过是一个酒肉和尚,能纵身天统道护法之职,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咱家想当教主,你们五个混帐再不滚,咱家就让你们受受大劈八块的滋味!”

王蛟对这个伏虎头陀似乎相当畏惧,他狠狠的看了群雄一眼,即招呼其余四人奔出店外,他们背影很快就在大雨中消失。

江城子这才拱拱手道:“晚辈不知道是伏虎前辈,适才冒犯之处,尚请见谅!”

伏虎头陀怪笑道:“还好!咱家皮粗肉厚,再加上你小子手下留情,所以左臂只麻了一阵现在已经没事了。”

江城子道:“前辈气功远胜隔山打牛功夫,五火神君的内脏全都震碎了,他们好像还没发觉!”

伏虎头陀道:“咱家练的是打虎神功,伤骨而不伤皮,他们那几个混球奔出五里后就差不多了!”

朱伯鱼这才接口道:“野秃子,咱们已经有三十年没见面了,老夫还以为已经归了天,想不到你的隔山打虎功夫却更见精纯。”

伏虎头陀冷声道:“咱家冒雨赶来不是为了找你朱老儿话家常的。”

朱伯鱼道:“你是找老夫打一架?”

伏虎头陀道:“架一定要打,但不是现在,咱们必须在两个时辰内找到盖三仙。”

朱伯鱼道:“盖老儿是走在咱们前面,你找他可是为了珠宝?”

伏虎头陀冷笑道:“咱家如要珠宝,就凭那两臭道士,加上几头畜牲能阻挡得住吗?”

江城子神色一动道:“前辈见过上清道长他们了?”

伏虎头陀道:“咱家在祁连山见过,盖三仙杀了南荒双枭两个徒弟,咱家本想出面找他帮忙的,谁知九指和尚和空心老婆子都在场,我才没好意思出面。”

江城子道:“前辈急着找盖前辈,可是受了暗算,中了什么毒葯?”

伏虎头陀恨声道:“是南荒双枭派人在酒中下毒,每日发作一次,咱家如果答应担任他们天统道护法之职,他就给我解葯。”

“前辈大概没有答应?”

“他们就是把教主让我干,咱家也不会接受威胁。”

“在下对医学略知一点皮毛,前辈双目泛赤,大约再有一两个时辰就会痛苦。”

江城子从怀中掏出好几种葯物,每样选出一粒道:“前辈先把这些葯物服下去,等一下我再替你检查一下血液。”

伏虎头陀毫不犹豫的接过葯,一口就吞了下去。

朱伯鱼道:“野秃子,你不怕那是穿肠毒葯?”

伏虎头陀道:“就真是毒葯,咱家也认了,至少没有被南荒双枭毒死!”

朱伯鱼道:“冲着你野秃子的为人,老夫当年那一掌也算是白挨,这笔帐到此为止。”

伏虎头陀道:“你愿意算老帐,咱家现在还是照样奉陪,我不领你这份情……”

江城子赶忙拦在中问道:“请前辈伸出左手,让我检查一下血液。”

伏虎头陀手刚伸出,江城子的剑已在他食指上划了一道口子,流出有半碗血,江城子才替他敷好伤口,又放进几粒葯丸在血中,过了没多久,那些血竟凝结成一块了。

而且血块变得很结实,江城子又用剑把它切碎,拿了一块在口中嚼嚼,才又掏出几个葯丸道:“果然不错!这是南荒几种剧毒练成的子午催魂丸!”

朱伯鱼急道:“小子,野秃子还有救吗?”

江城子道:“我带来的几种葯正是这种毒的克星。”

他口中在说话,又连拿出好几种葯,双手一阵揉搓,已变成一根葯条,他提过一坛酒道:“前辈可用葯配酒,而后再以真力催发葯性,调息半个时辰,所中的毒就可解除了。”

伏虎头陀接过葯条两口就吞了下去,一口气又喝了一坛酒,即盘坐调息。

朱伯鱼道:“小子,用酒做葯引,你是跟哪个江湖郎中学的医术?”

江城子道:“是我自己发明的,南荒双枭下的毒很烈,就算盖三仙在这里也未必能医好,幸亏我从虎山带来几种偏方。”

“你的偏方能解了南荒双枭所下的毒,那你岂不是江湖神医了!”

“前辈别忘了偏方治大病,气死名医!”

“那也不过是说说而已,不会真有这回事。”

“名医还是靠着经验与葯物配合,所谓偏方就是对症下葯,这是医学上学不到的学问……”

突闻伏虎头陀发出一声长叹道:“好葯好葯!咱家以为我中的毒只有盖三仙能救,想不到老弟也是歧黄圣手,不输一代名家!”

江城子苦笑道:“晚辈只是碰巧带有这几种葯物,前辈如是染患普通感冒,我也束手无策!”

伏虎陀道:“咱家这一生从不知什么叫做感冒,伤风受凉,只要喝上两坛酒,百病皆除。”

江城子道:“这间小店设备虽然简陋,酒还不错,前辈不妨留下来休息两天,咱们还要赶去野人山。”

伏虎头陀道:“这是什么话!咱家找盖三仙解毒,就是为了要去野人山找他们算帐!”

江城子道:“前辈久病初愈,目前最好还是不动闲真力。”

“咱家好得很,我如不能亲找老蛮子算算老帐,死了也不会闭眼睛!”

江城子看看天色道:“雨已停了,前辈既然决意要去,咱们现在就上路程。”

伏虎头陀道:“好!急不如决,此地到野人山上清观,大约要三四天的路程,但老蛮子既然知道你们要来,他暗中一定有准备。”

江城子道:“咱们既然来了就不在乎他们准备,只是晚辈听说上清观已被他们改建,而且有不少机关。”

伏虎头陀道:“咱家也没进去过,我中毒后曾来过不少次,就是找不到机会下手。”

江城子道:“咱们先到上清观再说,希望盖前辈他们不要再有意外才好。”

袁不韦道:“老叫化有个直觉,盖三仙此次好像是专门为了对付三鬼怪才出山的。”

江城子却不知如何接口,幸好朱伯鱼抢着道:“老夫曾听江湖传说,五十年前盖三仙被三鬼怪埋伏袭击,当时本来是死了,不知又怎么借尸还魂。”

袁不韦道:“老要饭的只见过盖三仙一次,据说他和三鬼怪师门还有一段香烟之情。”

朱伯鱼道:“这种私人恩怨大概只有盖三仙和三鬼怪才知道。”

伏虎头陀在他们说话间,已把所有剩酒都喝光了,这才擦擦嘴嘴道:“余化龙并不足惧,咱家担心的是他们遇上南荒双枭,这两个老蛮子的烈阳魔功如运到十成,足可以融钢化金。”

江城子道:“前辈和他们交过手吗?”

伏虎头陀道:“咱家为了要解葯,找到过他们一次,我发出十二成真力,却连他护身罡气都冲不被,我自知不是人家对手,正待撤招退走,他却发出一掌击在一块岩石头融化一个大洞。”

朱伯鱼道:“这算不了什么,老夫的三昧真火同样的可以把石头烧一个洞。”

伏虎头陀道:“咱家五十年前就领教过你的真火,如和一般普通人动手,他们确难抵抗,但遇上南荒双枭的烈阳魔功,恐怕你连人家的衣服都沾不到。”

朱伯鱼道:“老夫生平不信邪,此去野人山就由老夫打头阵。”

伏虎头陀道:“你要是真有这个意思,咱们就一人一个,他们双枭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八 歧黄江圣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宿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