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门》

十九 魂崖失伏虎

作者:雪雁

刘二白陪着上清,他们这一行人有大白带路,在森林中行走倒不担心会迷失方向。

江城子已运足轻功,不到片刻工夫已走出林外,但虎头鹰却迳朝一座山峰后面飞去。

这座山不算高,却很陡,从山峰到地面,不过一两百丈,可是却像刀削般笔直,轻功最好的人也不可能一口气飞跃上去。

江城子停下身察看两旁是否另有出路,但虎头鹰却又极快的飞了回来,落在江城子肩上低低的轻叫一阵。

江城子拍拍它道:“我知道了,你是到空中去监视,不可飞得太低,免得中了敌人暗算。”

虎头鹰“咭”的一声,又飞走了,江城子猛然一提真气,快如脱弦的疾弩,笔直朝山腰里飞去。

他登上一块岩石时,果然如虎头鹰所说,后面有很大一块平坦草坪,被那一块巨石挡住,所以在下面不容易发现。

草坪上有二三十人,不但朱伯鱼、袁不韦等人在内,连九指神僧、空心佬佬、楚湘玲等人也都在场。

此时伏虎头陀正和一个苗装老人打得十分紧张,伏虎头陀运足全力,一掌接着一掌猛推,但仍被那个苗装老人逼得步步后退。

伏虎头陀的隔山打虎神功江城子是见过的,但他的掌风击在苗装老人身上,似乎不起一点作用,反而被对方身上发出的潜劲,逼得不停后退。

江城子心中一动,暗忖道:“难道这个怪老人竟是南荒二枭之一……”

他忖思间,伏虎头陀突然大吼一声,飞身跃起数丈,全身都涨得象一个大气球,凌空往苗装老人撞去。

江城子暗道一声:“糟!”他身随念动,人已快得像一缕青烟般,紧随伏虎头陀身后扑落。

但他并没有直接攻击那个怪老人,只是在伏虎头陀与那怪老人四掌接触刹那,他的双掌却在伏虎头陀背上轻轻拍了一下,而后又翻身落到三丈外。

紧跟着就听一声闷雷似的巨震,伏虎头陀当场跌坐在地上,而苗装老人却一路翻滚出五六丈远才稳住身形。

他一脸诧色道:“野秃子,原来你还藏有一手!”

伏虎头陀心中明白,如不是有人在暗中帮忙,这条命早已报销了,但在匆忙中他还不知这暗中帮助他的人是江城子,以为是朱伯鱼。

他坐在地上还没有爬起来,苗装老人又已步步向前通了过去。

朱伯鱼忍不住宅大喝道:“苗二怪,你别神气,待老夫接你几招魔功。”

这怪老人正是南荒双枭老二,叫地隐枭苗兆地,他很少涉足江湖,根本不认识武林二仙。

他看了朱伯鱼一眼道:“你是什么东西,老夫只要两个指头就可以拆散了你那几根骨头。”

朱伯鱼大怒道:“老夫是你祖宗,我这几根老骨头就交给你好了……”

他口中说着,已奋足全力喷出一口酒。

苗兆地虽有一身烈阳魔功,但他根本就没想到这个糟老头竟是武林二仙之一,而且他刚才被江城子使用隔物传功击了一掌,内腑已受轻伤,他是见伏虎头陀坐在地上没爬起来,想借机除去他,朱伯鱼出面,他还以为他跟自己一样.也是想捡便宜,因此对朱伯鱼喷出酒毫未在意,右手轻拂,迎面就是一掌。

朱伯鱼成了精的老江湖,他将三昧真火隐在酒中,表面看起来只是一道酒箭,苗兆地拍出一掌,正等于炸葯遇上火,“轰”的一声,强烈的火焰少说也波及两丈范围。

苗兆地虽是靠火起家,因为他的烈阳魔功仅用出五成不到,当然抵不住朱伯鱼的三昧真火,竟被烧得衣服不整,连头发、眉毛都被烧去大半。

幸亏他警觉得快,及时发出魔功将火焰逼退,人才未受重伤。

朱伯鱼冷声道:“原来你老怪物只有这么一点能耐,也想在南荒称王!”

苗兆地阴森的道:“你就是朱伯鱼?那个叫化子大概是袁不韦,你们来得正好!”

朱伯鱼道:“是来得巧,咱们在此地遇上,却省得多跑一趟上清观。”

苗兆地道:“老夫以为你们来得不巧,此处叫做七魂崖,也是咱们新开辟的杀人刑场,凡是来到此地的人,只有死亡一条路可以走。”

朱伯鱼道:“老夫已经活了九十八岁,死了并不算夭折,但大苗子怎么没有来?”

苗兆地道:“他就在这下面山洞中替余化龙行功,你们那一个如有兴趣,可以下去陪陪他。”

朱伯鱼道:“陪他的人早已下去了,老夫宰了你,我相信他会主动出来。”

苗兆地道:“你说得一点也不错,咱们功夫早已达到心灵相通,我原先还以为伏虎野秃子私藏绝学,刚才老大才以心灵感应告诉我,是无名小子在暗中捣鬼。”

朱伯鱼地冷笑道:“你才是鬼话连篇,假如苗大怪真有这个能耐,你也不会烧得灰头土脸了!”

苗兆地道:“那是老夫一时大意,下次动手,我就是要用火把你活活烧死,最好你和袁不韦一起上,免得黄泉路上太寂寞。”

朱伯鱼哈哈一笑道:“老夫也正有这个意思,我和老叫化是焦不离孟,谁都知道的。”

苗兆地有些意外的道:“武林二仙和人动手,原来是以双打成名的。”

袁不韦打狗棒一提道:“对你恶贼来说,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叫打。不仅是我要加入,也许还有人要参阵。”

苗兆地看了在场人一眼,道:“老夫最喜欢热闹,你们最好还是一起上吧!”

伏虎头陀从地一站起来道:“咱家也算上一个,要是你苗二怪说咱们以多欺少,不妨也找几个帮手。”

和苗兆地一起来的有十多个江湖人,其中还有几个是十大门派中人,可是他们却没有一个站出来往前站。

朱伯鱼见了这种情形,却故意叹气道:“这个年头谁也不愿意先送死,老苗子一切还是靠自己吧!”

苗兆地大怒道:“混帐,你们既然如此怕死,老子就先送你们上路。”

他口中说着,双掌已抬了起来,掌心中隐现出炎炎赤焰,人还在数尺外,就已感到闷热难忍。

一个身背鬼头刀汉子赶忙走近他身前道:“二教主,他们不是怕死,而是怕夹在中间帮不上忙,反而影响您老发挥神功。”

苗兆地道:“这是他们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背刀汉子怔了怔道:“是大家意思……”

苗兆地不等他说完,左掌已按上那汉子脑门,阴沉的道:“既是大家意思,你就做他们一个榜样吧!”

他左掌猛然一压,那汉子只闷哼一声,高大的身子的竟在片刻间变成了一堆灰烬。

其余的人见了不由个个面呈死色,再也没有一个人敢开口了。

苗兆地一脸狞色道:“你们如果真不怕死,就替我宰了武林二仙!”

朱伯鱼冷笑道:“他们如果真有那种能耐,也就不会来投奔你老苗子了。”

苗兆地道:“老夫早就知道,这批家伙都是贪生怕死,才来投奔老夫的,但他们终得付出一点代价。”

袁不韦道:“你既然是什么天统教二教主,就不该叫这些可怜虫出来送死的。”

苗兆地道:“他们如此怕死,老夫又不是开酒馆,留着他们养老!”

袁不韦道:“咱们问题先解决了,你老苗子如果还没有死,再去找他们麻烦也不迟。”

苗兆地道:“老夫如在这一仗中战死了,留着他们还有什么用,我要是把你们中原这批高手都杀光了,留着他们更没用,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宰了他们,以绝后患。”

朱伯鱼叹口气道:“这就是投机者最好下场,你们现在还有一条生路可以选择,当老夫和老苗子动上手时,你们趁早逃回中原。”

苗兆地双掌一翻,道:“哪个敢动,他会死得更惨……”

一个老道乘他说放话时,身形疾闪,却快得像一溜青烟般,来到朱伯鱼身前道:“贫道元真是武当门下。”

元真道:“家师误中姦人毒计,现在被囚天道观,晚辈此来目的就是为了救人。”

朱伯鱼见元真一脸正气,不似姦诈之徒,只好苦笑道:“灵虚杂毛有你这个徒弟也值得安慰了。但是凭你能救出你师父吗?”

元真道:“晚辈武功虽然不行,但上清观各种机关装置我却摸得差不多了。”

朱伯鱼道:“那也没有用,老苗子的功夫你是见过了,不杀双枭,咱们还是进不了上清观。”

元真道:“家师最近研究一套剑法,叫烈阳剑,晚辈想先接苗兆地几掌,再不济也可以耗去他一部份真力。”

朱伯鱼道:“为了耗去他两成真力,你牺牲一条命。这是赔本生意,老夫不能眼见你死。”

元真还想说什么时,苗兆地已冷声道:“小道士,老夫答应不杀你,快点滚吧!”

元真怒声道:“我如果怕死,早已就逃走了,我此来目的就是为了救我师父。”

苗兆地厉声道:“你这个臭杂毛真是不知好歹,老夫就因为你还有点人味,才答应不杀你!”

元真“呛”然一声,拔出长剑道:“我现在就向你挑战!”

苗兆地哈哈大笑道:“你这个小杂毛,真是不知道死活。老夫站在这里不动,让你先攻三招!”

元真道:“我这套剑法杀气太重,自从学会后,师父从来不准我用,如果你接不下,也可以出手反攻。”

苗兆地道:“放屁,老夫是何等身分,就算真死在你的剑下,也绝不还手!”

元真道:“这样你不是太吃亏了吗?”

苗兆地道:“少噜嗦,你再不出招就是放弃机会,老夫手下不会留情的。”

元真只好双手抱剑为礼,道:“晚辈献丑……”

他口在说话,长剑却不知如何攻出的,只见精光闪动一下,剑尖已离苗兆地喉咙不及一寸。

苗兆地却有一身惊人武功,剑尖虽刺近咽喉,他却没有闪让,下颚猛然一收,只听“格”一声轻响,元真的剑尖夹断了。

但是元真并没有收招,振腕一抖,长剑依然原势不变的朝前刺去。

苗兆地低下的头还没有抬起来,他的断剑已逼近双目。

这种招式却很平常,但动作太快了,双目比较咽喉还要脆弱,苗兆地当然不肯让他刺中,但话已说明,又不能还手,他在情急之下,只好把口一张,硬朝断剑咬去。

元真好象是闪避不及,断剑竟被他一口又咬去大半,这时手中的剑身长已不及五寸。

苗兆地吐断出断剑,抬起头来哈哈大笑道:“小杂毛,看你一付老实相,老夫还差一点真被你唬住了,原来这种剑招就是武当绝学……”

他笑声未完,元真的断剑中,骤然射出近千根细如牛毛般,淬了剧毒的钢针。

苗兆地在得意忘形之下,而且距离又近,他那里能闪得开,双目中至少中了五十支以上。

他一声厉吼,竟不顾自己伤势,双掌运足全力,朝元真推了过去。

但元真却早已有准备,他一击得手后,飞身疾跃,人已退到三丈外。

苗兆地双掌击空,拍在石头上,居然把山石烧了一个大洞。

可是几乎在这同时,二条人影已快如欺风般,一掌拍中了他的背心。

这个出手的人,是坐在地上调息的伏虎头陀,他这一掌竟将苗兆地震得退出七八尺,连着喷出数口鲜血,人去仍撑着没有倒下。

苗兆地双目乍盲,听觉全失,一时他也无法弄清是谁出手偷袭。

他举起袖子擦擦嘴上的血,顺便服下两粒葯,道:“朱伯鱼,你真卑鄙,竟然乘老夫双目失明之际出手偷袭!”

朱伯鱼背了个黑锅,却不愿解释,只有冷笑道:“你老苗子平日坏事做多了,这时你应得的报应!”

苗兆地道:“老夫可以放过小道士,但却誓必非杀你这老匹夫不可!”

朱伯鱼道:“你眼睛未瞎之前都杀不了老夫,现在恐怕更难如愿。”

苗兆地狞声道:“你如果还算得上是号人物,就不要躲开,再接老夫一掌试试。”

朱伯鱼道:“老夫就在你面前,你可以出手了!”

苗兆地凝神静立片刻,飞身跃起,凌空一掌朝朱伯鱼当头拍落。

虽然他身受重伤,可是朱伯鱼一点也不敢大意,不但双掌运集全力迎出,暗中还凝聚一口酒,以准于必要时做急救之用。

谁知当他的掌风与苗兆地接触刹那,他才发觉这个老苗子所用的连一成真力都不到,而且借着他的掌风反弹之力,竟在空中一个大翻身,迅疾如流天般,掌风带起漫天烈焰,反朝伏虎头陀劈落。

而此时伏虎头陀也正运足全力,准备再一次从他身后夹攻。

因此双方的掌风刚到中途就硬碰硬的接招了。

伏虎头陀掌力刚猛,却也难歼灭阳魔功,一阵巨响之后,不仅双臂被震成碎片,前胸也被烧了一个大洞,内脏肠子全部露了出来。

苗兆地这一招虽然重创伏虎头陀,可是他自己在连番重伤下,也是后继无力,勉强站在原地运功调息。

但谁也没想到,伏虎头陀仍能强提最后一口真气,运集仅存功务,伏身猛倾过去。

而苗兆地在临死前,也本能的拍出一掌,将伏虎头陀脑袋击得粉碎。

二人的身形经过一阵抖动,而后就这样倒在一起了。

这种骇人听闻的搏击方式,使得在场所有的人一时都怔住了。

经过好半晌,元真才持着断剑,剖开苗兆地尸体,抱起伏虎头陀尸身,流着泪朝江城子施礼道:“江大侠,那个大苗子天魁枭苗破天只有偏劳你了,贫道无能,本来以为是万无一失的计划,没想到反而送了伏虎师伯一命。”

江城子微微一怔道:“道长认识伏虎大师!”

无真道:“伏虎师伯是家师唯一好友,他中了双枭的毒,也就是为了援救家师。”

江城子道:“道长事先是经过一番安排了?”

元真道:“南荒双枭武功太高,伏虎师伯说使用武功绝难取胜,他不知在那里弄来这柄剑,交给我潜伏进天道观,准备候机救人。”

江城子道:“道长先前所说的新研成剑法也是假的了,大概就是这柄剑中秘密?”

元真点点头道:“贫道旨在分散苗兆地注意力,以便一击得手。”

江城子道:“你能毁去他的双目已经不容易了,如果事先通知在下声,伏虎大师也许死不了。”

元真叹了口气道:“这是劫数,贫道得先找个隐秘之处,把伏虎师伯安葬后,再赶去天道观。”

江城子道:“道长请便,咱们在此地一时之间还不会离开。”

元真一呆道:“大侠留在此地等人?”

江城子道:“只是略知皮毛,在下刚到时,就已察觉到苗破天隐身山洞。”

朱伯鱼道:“你既然能找出老怪物躲藏地方,还不趁这个机会下去把他宰了,难道还等着他来宰我们!”

江城子道:“他们不是替苗破天守法,也是为杀他。”

“世上那有这种笨蛋,等下老苗子行动完毕,被杀的多半是这两个倒楣鬼。”

“他们两位都是武林成名前辈,就是想杀一个人,也不肯乘人之危。”

“屁的前辈,名誉能值多少钱,脑袋搬了家,什么都完蛋了……”

“朱老儿,你说的一点也不错,那两个家伙守在洞口。可不是因为他们是成名人物,而是我洞中的机关,吓得他们不敢进去。”

说话的赫然是苗破天,他的装束,长相跟苗兆地差不多,身后跟着两个人,是余化龙和桂天禄。

他们来到近前,竟没有一个人看见是怎么来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宿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