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门》

二 三娘怀旧情

作者:雪雁

呼啸的西北风掠过烈的原野,吹在他们身上,像刀割般刺痛。

刘二白虽然身中奇毒,但在这段行程上,他却始终是遥遥领先。

贾八尽全力也只能够保持十多仗的距离不再落后,他不由放低声音道:“老七,依你看这位关东醉侠是真的中了毒吗?”

商七轻轻一叹道:“关东醉侠是条铁铮铮的汉子,这便是他最后一段行程,他怎么肯示弱于人!”

“你不是对医学很有研究吗?想想看,也许有什么葯物可以解去蟾蜍液!”

“纵然有这种葯,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他们正谈到这里,走在前面的刘二白却突然一个踉跄,他像是回头听二人谈话,不小心被山石绊了一下,人也跟着仆了下去。商七暗中一惊,正待赶过去扶,但自一块岩石后面却闪电般飞出六只白虎钉,紧擦着刘二白背上寸许而过。

刘二白如果不是绊了一跤,六只白虎钉可能全部打中在他前胸上。

商七微微一怔神,而另外一块岩石后面又无声无息的射来四把飞刀,却分别袭向商七与贾八。

南北二杰的江湖经验已老得有能再老,他们虽然都在关心刘二白,但对方飞刀才一出手,商七已有警觉,冷哼一声,一抬左臂,四粒铁算盘珠子已疾射而出,正好迎上空中的四柄飞刀。

一阵铿然铮响飞刀已全部被撞落地面。

岩石后面响起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道:“好手法!商七,你再试试老夫的五福临门。”

商七一振右腕,二十粒铁算珠子分成四路,采取包夹之势,以三比一,在空中硬把十把飞刀震断了。

随着话音,紧接着快似闪电般又涌飞出一片寒光,那是十把飞刀分成两路,五把飞射贾八,五把直袭商七的顶门。

岩石后面的人似乎很意外,道:“商七,老夫久闻你们南北二杰是金字招牌,却没想到还当真有两下子!”

商七左手一抬,发出的铁算珠子又收了回来,冷然一笑道:“好说好说!生意人如果没有一点自卫本钱,又如何能在江湖上行走!”

“你们那点能耐在中原也许可以横行无阻,但来到关外就行不通了!”

“咱们哥俩是专跑关外的,今天还是第一次碰到拦路打劫的小毛贼!”

岩石后面发出一声厉吼道:“商七,你们给老夫滚回去,这条路行不通!”

商七哈哈一笑道:“滚回去当然可以,阁下总得拿出两手让咱们心服,你老兄光是躲在暗中,好像是有什么见不得人之处……”

岩石后面突然发出一声惨哼,接着又是一阵大骂道:“商七,你真卑鄙!竟然利用说话机会出手偷袭老夫!”

商七暗中向贾八打个手势,叫他去照顾刘二白,贾八得到暗示后,已自商七身后一闪而过,暗中虽然即时飞来四射飞刀,却都被商七的铁算珠子震断。

从飞刀的腕力上,商七已试出岩石后面这个人的武功不弱,自己第一次发出的两粒铁算珠子是使用回旋手法先震落飞刀,又利用对方疏神之际击中他两下,但并不是要害,而且先挡了一阵飞刀,劲道也减弱不少。

贾八奔到刘二白摔倒的地方,弯腰正要伸手去扶他,但刘二白却伸出左腿轻轻绊地一下,力量虽然不大,绊得却很巧妙。所以很轻易的贾八绊倒了。

可是就在贾八身形摔倒的同时,一排没羽箭至少也有三四十支,自贾八背上飞掠而过。

贾八目睹那批疾厉的羽箭,有由惊出一身冷汗,知道如果不是刘二白绊那一跤,至少会有一半射在他身上。

他定了定神,赶忙伸手探试一下刘二白的心脉,他发觉只剩下微弱的跳动。

贾八跟商七跑了几十年江湖,对医理多少也懂得一点,他这时才知道刘二白如不仗着精纯内功,恐怕在帽儿镇就倒下了!

他小心的将头抬高一点,看了一下附近的地形,刘二白摔倒的地方正好是一个死角,旁边就是一块岩石,他的身子几乎有一半是躺在岩石下面,不管对方暗器从任何角度发出,都很难伤到人。

这当然不会是巧合;因此他对刘二白由衷的产生了一种敬意,同时他也为这样一位侠士的没落而感到不胜悲伤。

经过一阵沉默之后,他从怀中贴身处取出一个布包,里面有一粒黑色的珠子,他将珠子放在刘二白口边,道:

“刘兄,你不必说话!我知道你躺在此处是想等机会发出最后一剑,但是对方太狡猾了,以你目前的情况,这个机会实在不大,这粒珠子是兄弟从一个朝中退休的官员身上摸来的,经一位珠宝商鉴定有解毒功能,兄弟从没试过,不管有没有效,务请刘兄把它含在口中试试!”

他说得很恳切,刘二白不好拒绝,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张开口把珠子含住。

贾八为了要照顾刘二白,也就干脆躺在原地不动了。

但商七此刻遇上了扎手人物,原先射在岩石后面放飞刀的人,在经过一阵谈话,他摸清位置后,以满天花雨手法,终于将对方解决掉了,正待赶过去看看刘二白,却适时又从来路出现两条人影,商七不敢让他接近刘二白,只好等在原地不动。

来的是两个老人,等对方走近时,商七不由暗中一惊,他认识这两个老人是中原黑道上最难缠的人物——两大邪神。

走在前面的叫天外飞邪上官笑翁,后面一个叫四海邪龙伍湖通。

商七故意装作不认识两大邪神,朝路中间一站,全身真力都暗中运集在双臂上,挡住了二人的去路。

天外飞邪上官笑翁看他一眼,冷哼一声道:“你就是铁算盘商七?”

商七举起手中铁算盘,轻拔了一下,道:“这是最好的招牌,阁下不是知故问!”

上官笑翁阴声一笑道:“这么说老夫是找对人了!”

商七“哦”了声,道:“二位也是做买卖的?”

“你既是生意人,应该看得出咱们是干什么的!”

商七故意用鼻子闻了闻,道:“二位身上邪气太重,不会是山精鬼魅吧?”

“咱们正是靠邪气起身,商七,你的眼皮子还真广,说!刘二白在哪里?”

商七哈哈一笑道:“人家说正邪不两立,你们跟关东醉侠怎么会成了好朋友?”

他说话的声音很大,是希望刘二白和贾八能听到,以便先有个准备。

双方距离不过三十多丈,两大邪神所以没有发现刘二白和贾八,也正是因二人藏身处是个死角,而且此时天上还飘着雪,二个身上都被一层薄薄的雪花所掩盖。

上官笑翁知道商七是有意挖苦他,目中凶光一闪,道:“商七,这可是你自己找死!老夫虽邪,却从不轻易出手人!”

商七也寒着脸道:“在下是生意人,一向以和气生财,可是也从没有得罪你们两邪神!”

“从前没有,现在你犯了老夫的戒条,就该杀!”

他口中说着,人已进身出招,下踏中宫,一掌劈了过来。

武林中人动手,踏中宫就等于没把对方看在眼里,商七也是成名人物,当然受不了,左手奋力一掌封过去,右手一抬,两粒铁算珠子逢袭上官笑翁双目。

上官笑翁不但不退,身形反而更近一步,左手凌空一抓,反把两粒铁算珠子挥在手中,右手虽把商七震退一步,但他接在手中的铁珠子却不好受,因为商七是以暗劲潜运在铁算珠子上,发招时力道不大,按住后才触发潜劲,二珠相触,像是要爆炸似的,他急忙放开手,掌心仍被震得血肉模糊。

天外飞吃了一个闷亏,不住发出一声凄厉长啸,道:“商七,你行,假如你能将老夫右手伤了,我就将这一双手砍下来送给你!”

他说着,人已像风一般扑了过来,左手紧握,右掌却在一口气之下连功七招。

商七连续发了二十四粒铁算珠子,身形闪挪十二次,仍被震退一丈多远。

天外飞邪哈哈大笑道:“商七,假如你只有这么一点能耐,那就不必献丑了……”

谁知他笑声未完,半山腰里已有人冷冷接口道:“商老板,请你休息一下,让我来献献丑!”

随着话声,已飘落下一大下小两条人影挡在商七的面前。

这突然现身的两个人都是女人,大的也不过三十左右,但身形却奇高,和商七站在一起竟高出他一个头还要多一些。

小的是个二十左右的少女,手握长剑,却满脸充满了杀气。

商七突然神色一动,朝那高个子女人拱手道:“女侠可是江湖上人称的一丈清扈三娘?”

扈三娘淡淡一笑道:“水济传中扈三娘是个女强盗,几时变成女侠了”

商七有些黯然,但天外飞邪却不怀好意的一笑道:“此娘非彼娘,老夫听说你是刘二白的情人,怎么送来个大的,还赔上个小的……”

那年轻少女不等他说完,已“刷刷”连功三剑,变化奇诡,招式很快,立时将天外飞邪逼退七步。

扈三娘赶忙拉住少女道:“湘玲,慢点动手,咱们先问清楚,等一下一起算帐!”

“你想知道什么问老夫好了。”天外飞邪阴笑着说。

“你还不够资格接受我问话!”扈三娘转向商七,道:“商老板,刘二白可是真的中了蟾蜍毒?”

商七神色一黯道:“老朽就是受了刘兄之托,护送他到此地遇伏……”

“刘二白的人呢?还没死吧?”

商七面有难色,犹豫了一下,不知如何接口。

“你尽管说,没人能把消息泄漏出去!湘玲,去把两大邪神的口封住!”

那个叫湘玲的少女早就跃跃慾动,扈三娘的话才说完,她的身子已弹了出去、青光流动,抬手一剑,已同时将两大邪神圈在一片剑幕之内。

双方接上手,不过眨眼功夫已十多招过去,少女手中的一柄长剑完全是空招,两大邪神反而被逼成了守势,而且防守范围慢慢缩小。

商七看得暗暗吃惊,想不到这个二十岁不到的小女孩,一支剑竟能逼得纵横江湖的两大邪神没有还手之力。

扈三娘对那个湘玲好像很有信心,她根本不去关心战斗变化如何,轻望着商七道:“商老板,小妹在等着你回话。”

商七轻轻叹了一口气,逐将经过说了。

扈二娘静静听完也叹了口气,道:“老醉鬼太好强了!他如果肯通知我一声,也不致落得如此下场!”

“千年蟾蜍液无色无味,很难使人发觉,尤其刘兄又是落脚在老朽的酒店中,当然不会担心有人下毒。”

“帽儿镇接近无类教老巢,他如此粗心大意,岂不是自己找死!”

“刘兄和老八就隐身在前面那块岩石下面,附近隐伏对方不少高手,老朽得去接应一下。”

“咱们一起去!”扈三娘提高了声音道:“湘玲,下一招就送这两个老混球上西天,你二叔快不行了。”

那少女应了一声后,突然身子与长剑化成一条直线,只见一片白茫茫的剑气飞绕了一周之后,好回到扈三娘身边时,两大邪神的两颗脑袋都飞到山崖下去了,只剩下两具无头尸身伏在山径上。

商七不住叫了出来道:“驭剑术!姑娘小小年纪。竟已练成上乘剑术?”

“她是飘萍剑客楚四海的独生爱女,名字叫楚湘玲。”扈三娘道:“老醉鬼跟她爹有过命之交。”

“刘兄曾提到过这个事,楚大侠也是被无类教谋害而死的。”

“这笔血债,独孤恨天将要用血来还的。”扈三娘道:“小江那个小混球,我也有十多年没见过他了,咱们就一起到虎山上走一趟吧!”

“江少侠的武功比这位楚姑娘如何?”

“你信不过老醉鬼的话?咱们三个人加起来也许勉强能接下他一招,这还是他十年前的剑术,现在可能半招都接不下!”

“刘兄说他只有二十六岁!”

“不错,他的剑术是天生的,两岁用剑没人能跟他比,可是他却很少动剑,因为他的剑太快了,剑出必定伤人,任谁也躲不过。”

“独孤恨天也是天下第一快剑!”

“我听说过,他们两个碰上了,可能有一场热闹好看!”

“你不替江少侠担心?”

“担心有什么用?刘二白死了,他们早晚会碰面的!”

他们说着话,在不知不觉中已来到刘二白和贾八隐身的岩石旁边。

商七正待走过去,迎面已响起一阵剑啸,少说也有百种以上暗器,分朝三人飞射过来。

商七一振腕,刚想发出铁算珠子,但扈三娘却比他快多了,身形闪动之间,人已拔升三丈,双袖轻指,并没见她怎样用力,而那满天暗器却在她一指之下,全部倒飞回去。

她震飞暗器后,身形在空中并没有停留,双臂轻拦,疾如流星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 三娘怀旧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宿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