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门》

二十 盖仙归算子

作者:雪雁

朱伯鱼仍是冷冷的道:“老苗子,你倒是很沉着,见到你弟弟尸体一点也不伤心!”

苗破天哼了一声道:“人终是要死的,就算老夫大哭一场,他还是活不过来。”

朱伯鱼道:“你倒是很看得开,等下你死了,老夫把你们兄弟同葬在一起。”

“老夫才不会领你这个情,如果我真死了,你把我尸体拖去喂狗,和埋掉又有什么不同!”

“你真是未开化的野人,老夫答应埋你,是把你还当个人看。”

“你把我当作怪物也是一样,老夫要是存心杀你,刚才一现身就出手了!”

“没有那么容易。”是江城子接的口:“你们走进后洞时我就发现了,而且那两位前辈一直就跟在你后面。”

苗破天似乎不信,赶忙回头看看,果然发现盖三仙和另一个渔夫打扮的老人站在一起。

他怔了一下道:“你们两个老小子还真有点道行,竟能通过我的别有天府!”

盖三仙冷声道:“屁的别有天府,你不过是仗着几条毒蛇在洞中唬人,老夫一时不察,才上了个当。”

苗破天道:“那是老夫研究多年的五毒蛇王阵,你们能顺利通过,可也不简单。”

盖三仙道:“你问问余化龙,老夫是靠什么起家,像那种蛇,在我眼里连泥鳅都不如!”

苗破天怒声道:“放屁,老夫别有天府里训练出的蛇都是南荒特产,可以凌空飞行伤敌,没人能躲过它们的特殊攻击。”

盖三仙道:“老夫为什么要躲,我已经很久没有进补了,抓住那条五月花的七寸子,咬破它肚子,吞下一粒胆,由它带路,所有的蛇都得远远的躲着。”

苗破天脸色一变道:“你从那里学来这种方法?”

盖三仙道:“老夫是玩毒的老祖宗,你那两手连我小徒弟也难不倒。”

苗破天道:“谁是你的徒弟?”

盖三仙一指江城子道:“就是这个小子。”

苗破天刚一回头,但谁也不知道盖三仙使的什么身法,居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余化龙的脖子,硬将他捉回渔夫打扮的老人身旁。

苗破天暗中一惊,遂即厉声道:“放开他,盖三仙,否则老夫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盖三仙道:“你刚才还说死了喂狗跟埋掉都是一样,你如此看得开,老夫又何必要葬身之地!”

苗破天道:“你先放下余化龙,有什么过节可以直接找老夫算!”

盖三仙道:“余化龙对你如此重要,你可是想利用他的五鬼大法!”

苗破天道:“你这老混球真不上道,他是老夫从弟,我二弟既然死了,天统道的未来掌教就是余化龙。”

盖三仙道:“可惜这孽子没有当掌教的命,他杀师叛祖,你老苗子捡个这种徒弟,早晚也会被他宰掉。”

苗破天一怔道:“你怎么会知道他过去的事?”

盖三仙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已不为。”

苗破天有些怀疑的道:“老夫以为你不是真的盖三仙!”

盖三仙冷笑道:“你把老夫当作盖六仙也成,反正我此来的目的就是杀人。”

苗破天道:“你是为了余化龙来的?”

“你这么说我也不反对,老夫现在才想到,当年的幕后主谋者,原来是你们南荒双枭!”

“你如果早知道会死得更快,老夫当年如果出山,你也活不到现在。”

“当年参与谋害老夫的,有两个苗装蒙面人,不是你们这两个老苗子?”

“当然不是,否则你还能活到现在,那两个人是在祁连山被你杀死的我两个徒弟。”

“原来是那两个混球,怪不得老夫在祁连山发觉他们的背影很熟。”

“你放了余化龙,老夫答应跟你来一次公平决斗。”

“放了他可以,你得答应老夫一件事!”

“什么事,只要老夫能办得到的,绝不食言。”

“你们南荒双枭在南荒称王,老夫从来也没有惹过你们,为什么要收买余化龙,叫他杀师叛上?”

“原来是这件事,老夫的真正对象是神算子,因为他富可敌国;我派人跟他商量,叫他把藏宝分一半给我,他始终不肯答应。”

“你可以亲自去找神算子,为什么连累别人?”

“老夫本来是有这个计划,但神算子太狡猾,老夫始终查不出他确实地址,直到最近几年,才知道他躲在关外,何况你们三个人是师兄弟,老夫当年以二比三,并没有必胜把握!”

“原来是你这两个老苗子为了谋财害命,难怪老夫一直查不出余化龙的背后主谋人。”

“老夫已经把话说明了,你也该把面具撕下吧,你是归算子,不是盖三仙,我那两个徒弟说,他们亲手击碎盖三仙脑袋。”

盖三仙叹了口气,伸手撕下人皮面具道:“老夫曾经立过重誓,只要我现出本来面目,誓必亲自手刃敌人。”

他的面具一拿掉,在场的人,连苗破天在内都是一怔,因为归算子脸上,至少有十道剑痕,鼻子和嘴只剩下还不到一半。

苗破天定了定神道:“怪不得你戴着面具冒充盖三仙,如果以你这付尊容出现江湖人,人家一定会把你当成怪物!”

归算子:“老夫戴上面具,可不是为了掩饰容貌,我是为寻找仇人方便。”

苗破天道:“你现在什么都知道了,把余化龙交给我,咱们的帐再慢慢的算。”

归算子一语不发,抖手将余化龙丢了过去。

苗破天赶忙伸手接住,可是在众化龙的脑门上,他却发现有一条红色小蛇,头部已经有一大半穿进余化龙脑袋中了。

这条小红蛇正是他蛇王阵的千年五月花。

苗破天不由大惊,迅速的伸手一拉,却只扯下半截蛇尾巴,红蛇上半身反全部钻进脑袋了。

苗破天忍不住厉叫道:“归算子,你也是个成名人物,怎么说话连放屁都不如!”

归算子道:“老夫并没有食言,不是已经把余化龙交给你了。”

苗破天狞声道:“半截五月花钻进他的脑袋,就算他是铁打金刚也活不成!”

归算子道:“五月花是你老苗子养来害人的,而且他的死活与老夫也没关系,我只答应你放人,并没有保证余化龙死活。”

苗破天掌心一吐劲,已把余化龙的尸体交给桂天禄,道:“你们都站在一边去,老夫要大开一次杀戒,让他们知道南荒双枭不是好骗的……”

他口中说着,人已飞身出掌,迳击归算子前胸。

可是他的掌风才拍出一半,却被那个渔夫打扮的老人中途出手拦接下了,一股无法抗拒的潜劲,反把苗破天震退出七八步。

苗破天暗中一惊,他似乎未想到这个毫不起眼的老渔夫,能硬接下自己的烈阳魔功。

因此他不禁又多看两眼道:“老家伙,你是谁,能接下老夫六成烈阳神功,并将火焰震熄,在江湖中应该是个有头有脸人物。”

渔夫老人道:“老夫五官端正,心地正直,当然是有头有脸的。”

苗破天厉声道:“你少跟老夫耍嘴皮子,普天之下能接下老夫烈阳神功而不受伤的,只有两个人。”

渔夫老人道:“哪两个人,现在加上老夫,应该是三个了。”

苗破天道:“独孤恨天的玉佛玄水掌,和东海骑鲸客的降龙掌,他们二人一个是以冰练功,一个是以水练掌,所以在两个人掌风中都含有浓厚度,大概可以接下老夫三十招。”

渔夫老人冷笑道:“你太看得起自己了,老夫现在就跟你订个赌如何?”

苗破天道:“你先说说看,如不违背老夫原则,我倒愿意一试。”

渔夫老人道:“咱们以五十招为限,如在五十招之内,你胜了我,老夫任凭你处置,绝不还手。”

苗破天一怔道:“这是比武拼命,怎能叫做赌?”

渔夫老人道:“老夫话还没有说完,五十招之内,你要是胜不了我,就得凭我处置了!”

苗破天想了一下,却摇摇头道:“老夫从来不打没把握仗,一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是谁。”

渔夫老人道:“你见过独孤恨天和东海骑鲸客了?”

苗破天道:“老夫久已就想会会这两个人,但终因各踞一方,没有机会。”

“既没有见过面,也没有交过手,你怎么敢自夸他们两人只能接下你三十招?”

苗破天道:“独孤恨天残去一腿,东海骑鲸是个天残,他离开海就不能生存,所以他们这两个人就算苦练有成,也不可能太高明。”

老渔夫道:“照你这样说,南荒双枭的烈阳魔功该是天下无敌了?”

“若以武功相搏,能胜过老夫的人确实不多。”

“苗兆地是你的弟弟,他的功夫不会比你差得太多,可是他却死了!”

“那是遭小人暗算,但伏虎头陀还不是照样的赔上一命。”

“这些问题咱们不会讨论出结果,还是在五十招上面去赌胜负吧!”

“在未动手之前。老夫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一叶扁舟,四海为家,你知道我是个渔夫就够了。”

“你认识东海骑鲸客?”

“常见面,因为大家都是在海上讨生活,互相应酬是免不了的。”

“海上讨生活,老头应该是属于水道的朋友了?”

“可以这么说;但老夫却不是海盗,咱们是以捕鱼维生,从不打劫商旅。”

“以阁下的身手,靠捕鱼为生,不是太埋没这一身武功了。为什么不改行?”

老渔夫道:“老夫此次合海登陆,前来野人山,正是有这个意思。”

苗破天一怔道:“老头既想改行,怎么跟归算子这老儿走在一起?”

渔夫道:“老夫听说神算子遗留下宝藏,富可敌国,归算子是他师弟,老朽也想分一杯羹。”

苗破天道:“那有这么容易的事,跟他走在一起的这一批人,没有一个简单,除非你能将他们全部摆平。”

老渔夫道:“这条路如果走不通,老夫还有第二条路。”

苗破天道:“第二条路想必也是个肥缺了?”

老渔夫道:“缺是肥缺,但老夫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苗破天道:“阁下如果有意合作,老朽倒是乐意帮忙,咱们联手把归算子也一起放倒吧!”

老渔夫道:“老夫没有这么大的胃口,如得不到神算子宝藏,弄个现成的教主过过瘾也行。”

“这件事更好办,老夫只要吩咐一声,十大门派的掌门,任凭你选。”

“老夫对十大门派不感兴趣,老夫愿意协助你另成立一个新的教派。”

“何必那么麻烦,野人山有一个现成的天统道,老夫把它接收过来,岂不省事多了!”

苗破天证了怔神,忍不住发出一声厉笑道:“原来阁下是看中了天统道,只要你真能击败老夫,这个教主就非你莫属了!”

“老夫既然来了,好歹也得试试,咱们五十招赌约,应该很决就可以分出胜负。”

“半成都没有,完全是凭运气。”

“你可以出手了,老夫希望你运气不要太坏。”

“我的运气一向很好,从海上吃到陆地,手风一直都是很顺。”

“这一次可能会例外,老夫看你印堂发暗,马上就可能有大祸临头……”

他口中在说话,人已飞升五丈,双臂平圈,只听“轰”的一声闪雷似的巨响,跟着就是一片熊熊火海,把老渔夫整个困在中间,而且火势越来越盛。

开始时还能看到一条人影在火海中飞跃,但不久之后,连人影也看不到了,而苗破天发出的魔功也慢慢的往中间逼近。

归算子见火焰一点也没有减弱,他神情也不由紧张起来,暗中向江城子传音道:“你叫他们都退远一点,老夫该出手了!”

江城子道:“前辈用什么方法克制苗破天的烈阳魔功?”

归算子道:“老夫的办法不能说出来,你小子快叫他们退开,再慢就来不及了!”

“晚辈以为被困的人不会有危险。”

“你小子懂个屁,他叫骑鲸客,是老夫硬拖出夹的,他如被烧死了,咱们谁也接不下苗破天的烈阳魔功。”

“骑鲸客如能在这时脱困,晚辈有把握杀苗破天!”

“你的话等于白说,苗破天的魔火连钢都可以烧化,骑鲸老儿如有办法脱困早就溜了!”

“也许他真的溜了,不然怎么看不到人。”

“骑鲸客可以利用内功中湿度抵一段时间,但不能太久,老夫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

“既然如此,晚辈也助前辈一臂之力。”

“你小子如真出手,老夫和骑鲸老儿死得更快,你忘了你身上神雷弹靠不得火!”

“晚辈就是准备发出两粒神雷弹,炸死苗破天。”

“那是以后的事,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十 盖仙归算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宿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