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门》

二十二 虚无幻影剑

作者:雪雁

“不信你就试试,在下刚才怕误伤好人所以才没有下杀手。”

“这次你可以下杀手了,而且是老夫一个人出战。”

刘二白有些意外的道:“岭东双剑就是靠着双剑配合才闯出一点名堂,你一个迎战,连我一招也接不下。”

庞洪道:“因为你也是一名好剑手,老夫才愿意破例一次,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剑术。”

刘二白还在犹豫,庞洪身后却响起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道:“我也让你见识一下真正剑术……”

声音未落紫芒已起,站在旁边的盗剑庞彪已被拦腰斩成两段。

这个突然出手的正是隐身材上的江城子。

庞洪眼见庞彪被杀却来不及抢救,不由厉声道:“小子,你是哪里来的野种,敢偷袭我兄弟?”

江城子冷漠的道:“你们既是成名剑手,死在剑下怎能说是被人偷袭?”

庞洪道:“你在出手前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当然是偷袭。”

江城子道:“我来到你们身边,你们连一点警觉性都没有,根本就不配做一个剑手,感应知变是一个剑手必具的条件,假如你也能欺进我五尺内,我绝对站着不动,让你砍下脑袋。”

庞洪怒叫道:“放屁!你有了准备别人当然无法欺近你五尺内。”

江城子淡然的道:“你说出这种话连拿剑的资格都不够,你们来此的目的是杀人,如果没有准备,岂不是进来送死?”

庞洪呆了一下道:“老夫是在找刘二白动手……”

江城子道:“我一现身就说,要让你见识一下真正剑术,也等于是先告诉你们我要出剑。”

庞洪道:“你并没有说要伤人。”

江城子冷声道:“你们连个市井无赖都不如,假如我早知道岭东双剑如此差劲,就算你们伸直脖子,我也不愿意动手。”

庞洪厉叫道:“小子,你出剑吧!老夫领教你的绝学。”

江城子道:“凭你还配,我如真的出剑,你永远也没有机出手……”

庞洪不等他说完已运剑疾扑,一出手就是青城派的青花剑招,充满了杀机,威势竟然十分惊人。

江城子却没有动手的意思,直待剑气近体他才反手一撩,也不知他用的什么招式,居然轻而易举的就将庞洪的精铜剑削断了。

但庞洪却像疯狂一样,挺着半截断剑依然奋不顾身的飞身前扑,不过他手持断剑却一连发出好几声轻响,直道近到江城子身前三尺,他才呆呆的停在那里不动了。

江城子冷声道:“你那一柄内藏毒针的剑早已被伏虎头陀掉了包,你如果能算得上剑手,自己剑被人换去了就不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庞洪木然的道:“怎么可能,老夫的剑从不离身,伏虎那野秃和咱们已多年未见。”

江城子道:“凭你们这一点能耐,伏虎大师想要你脑袋也不过举手之劳,何况是一柄剑。”

庞洪道:“是伏虎告诉你的?”

江城子道:“他如果事先告诉我,也许他就死不了,因为他交给武当小道士那柄剑的式样,跟你们的剑表面看起来,完全一样,但事实上,只有庞彪的剑才跟被调走的剑是同一人打造,所以我才杀了庞彪。”

庞洪道:“老夫怎么一直没有发觉……”

江城子道:“你不过是九流剑手,当然看不出来,你的剑上血槽比起庞彪那柄浅了很多……”

庞洪乘他说话之际,一伏身冲过去就想抢庞彪手中的那柄剑。

可是江城子的动作却比他快得多了,一阵紫芒飞绕中,已将庞洪两只手臂全都绞碎了。

刘二白一旺道:“兄弟,你这样做还不如杀了他。”

江城子道:“小弟刚才那一剑是可以杀了他,但却阻止不了他手中的毒针。”

刘二白道:“岭东双剑这种手段不光明,但他们到底还是成名几十年的剑手……”

江城子道:“他们是欺世盗名,二哥拨开他的左掌就知道他们的阴毒了。”

刘二白犹豫了一下,终于伸出长剑挑开庞洪那双紧着拳的左手,掌心中赫然有一双发射筒,拇指刚靠近弹簧,还没来得及压下去就齐腕被斩断了。

刘二白摇摇头道:“兄弟是怎么发现的?”

江城子道:“他冲身抢剑本来就是个假动作,只是为了掩饰他左手去掏毒针筒。”

庞洪厉声道:“小子,今夜你如不杀老夫,将来你终生都后悔。”

江城子道:“像你们这种角色再过一百年也练不出惊人的绝学,倒是躲在暗中那位朋友,既能闪开我的定风镖,剑术一定很高明。”

只听一阵冷森森笑道:“小子,你果然不错,光凭听觉就能知道老夫用剑。”

随着声音暗影中已走出一个背剑的老人。

刘二白打量那老人一眼,神色微动道:“莫愁剑梅莫愁,你可是为了替桃花鬼梅兰春报仇来的?”

梅莫愁阴沉的道:“我那个不争气的女儿已跟老夫断绝关系多年,何况她是死在归算子手中。”

刘二白道:“你的消息倒是很灵通,既不是为你女儿报仇,你是冲着咱们来的了?”

“老夫是久闻你关东醉侠的大名,但刚才见你跟岭东双剑一战,却很使我失望。”

“在下对你老兄这一代名家也是很失望,以你的身份不应该偷偷摸模的出现。”

“放屁!老夫是正大光明来的,我见你们打得很认真,只想隐身一旁看看热闹……”

“我以为你是言不由衷。”江城子冷冷打断他的话,道:“假如不是在下一双定风镖把你打下来,你始终会躲在旁边想找机会捡便宜。”

梅莫愁怒道:“小子,你把老夫当什么样的人了,你不妨跟刘二白联手,老夫接你们几招。”

江城子道:“你既是一代名家,咱们就联手接你几招也不算丢人。”

梅莫愁一呆道:“无名小子加上关东醉侠,你们也算是当代两大高手,老夫就算输个一招半式也不算丢人。”

江城子冷声道:“如果在未动手之前你怕死还来得及,可以早点滚开,动手之后输的就不是一招半式,而是你的脑袋。”

梅莫愁厉声道:“行:你小子只要有本事,老夫脑袋就在这里,你可以来砍。”

江城子道:“你准备好,不要糊里糊涂把脑袋丢了……”

他口中在说话,剑身上已吐出数尺寒芒,梅莫愁暗中一震,急忙退后五尺。

江城子冷漠的道:“你紧张什么?我只是叫你准备一下,咱们说好了的是两人一起上。”

梅莫愁老脸一红道:“小子,你年岁不大说话怎么总是油腔滑调?”

江城子道:“我是对什么人就用什么方式,像你老兄这付德性,我才破例教训你几句,正是看得起你……”

梅莫愁不等他说完,已怒吼一声运剑疾挥而出。

江城子并没有还手,身形向左一闪,梅莫愁招式才变一半,他就利用这个空隙反从左边滑退出去。

梅莫愁不但是老江湖也是成名剑手,他一招落空并不恋战,身形一翻,反而倒退三丈。

江城子见他攻敌收势十分自然,已知他在剑术上确实下过一番功夫,遂耸耸肩道:“你的确比岭东双剑高明一点,但你如只有这点能耐,我劝你还是早点退出这个圈子。”

梅莫愁厉声道:“放屁!老夫是不愿对付你一个徒手使用精招,否则你早就躺下去了。”

江城子淡淡一笑道:“这样说你倒不失名家风度了,可是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子,一旦出剑就顾虑不到那许多。”

梅莫愁紧握手中剑,道:“老夫在等着你,你出剑吧!”

江城子故意向刘二白使个眼色,道:“二哥,你攻他的上盘,我照顾他双腿。”

梅莫愁听说他要配合刘二白夹攻,不由暗中一惊,反剑回撩,目的是在阻挡刘二白攻势,谁知江城子的身形也就在这同时凌空飘了起来,一阵紫芒过处,凌空洒落一片鲜血,而梅莫愁的脑袋已被削落,滚到三丈外去了。

刘二白微微一怔道:“兄弟,你怎么用这种手法杀了他……”

江城子又耸了下肩道:“反正他是要死的,用什么手法杀他都是一样,我既是无名小子就不必按照江湖规矩,如果有人想逃跑,我还会给他一粒神雷弹。”

刘二白还没来得及接口,院墙外又传来一阵冷笑道:“你这个无名小子也未免太无耻下流,连续杀了十多个人,竟没有正正当当的用过一招剑法。”

江城子道:“无耻下流是你们这批见不得人的东西,因为连你在内,还没有那一个够资格值得我正式出招。”

他话声一落,外面已连续翻进五个人,这五个人年龄都是一般大小,所穿的衣服也是清一色山羊皮袍,背插长剑。

刘二白虽然是老江湖,一时也想不起这五个人来历,江城子反而冷声道:“你们天山五煞也是为了怕死才硬着头皮出面的,但你们既然来了仍免不了一死。”

刘二白暗中一震,天山五煞乃是天山双侏师父,他们从来不离开天山一步,因此他们武功究竟高到什么程度,中原武林中很少有人知道。

他还在怔神,为首的大煞已阴笑道:“小子,你还真不简单,居然能认出老夫兄弟身份。”

江城子道:“你们这五块料偷摸上虎山九次,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杀你们?”

大煞道:“你既然知道老夫身份,当然不敢拿自己生命开玩笑。”

江城子道:“到虎山去的人,如以武功而论你只能排到五名以后,我所以不杀你们是因为你们还像个人,你们每一次去虽然多多少少都盗一点珠宝或偷采一些葯草,但是你们盗而不贪适可而止,所以我才不杀你们。”

这个大煞叫做天王煞,他微微一怔道:“小子,咱们每一次去你都知道?”

江城子道:“就算是一只飞鸟进入虎山也别想瞒过我,何况你们是五个人。”

天王煞道:“你既然每件事都知道,为什么神算子留下的宝物,老夫每一次去都发现减少许多?”

江城子道:“那批宝藏本是无主之物,凡是能偷走宝物的人,他们的身世背景我都查得很清楚,你们终年不下天山,所偷的珠宝和葯草是为日常应用,所以我才没有出手阻止。”

天王煞道:“你现在把虎山毁掉了,老夫兄弟们今后生活就只能靠着打家劫舍。”

江城子道:“你们能活过今夜再谈以后的事。”

天王煞狞声道:“老夫也早就想领教一下你无名小子的快剑。”

江城子道:“独孤恨天派出多少人,如果光是你们天山五煞就没有机会看到我的剑。”

“老夫找你是为了替我的两个徒弟报仇,与无类教绝没有任何关系。”

“在我面前最好实话实说,你们穿的山羊皮袍是长白山特产,也是代表无类教的高阶层人物。”

天王煞一怔道:“小子,你对无类教的事好像知道不少,可借你还是死定了。”

江城子冷冰冰的道:“就算独孤恨天亲自来,他也不敢说这种大话,而你们只不过是一批替死鬼。”

天王煞道:“独孤教主早就算定了你们这批人还会出关的,他已经在等着你们了。”

江城子道:“用不着他等,只要解决了你们这批杀手,我相信再也没有人敢出面阻拦了。”

天王煞道:“你小子如真能解决了咱们,确实没有人再阻拦你们,但问题是你有没有这个能耐。”

江城子道:“光说没有用,你马上就知道了。”

天王煞道:“老夫本来是准备先宰朱伯鱼的,既然你小子强出头,咱们只好先拿你祭剑了……”

他向其余四煞使了眼色,五个人已迅速无比的摇剑直上,立时将江城子围困在一团剑气之下。

江城子虽还没有出剑,但却被天山五煞逼得采取了守势,他这时才知道五煞的剑术的确可算得上江湖的剑道高手,假如这五个人没有投靠无类教,他也许不会杀他们,因为一个剑手能练到这种成就实在不容易。

可是他知道不杀天山五煞,对他们进攻玉佛顶将无形中又增加一份阻力……

他在沉思间闪动略慢,左臂衣袖竟被划破一道很长的口子,好在没有伤及皮肉。

但这一来也更引起了江城子的杀机,一声呼啸,他的身形已冲起数丈,但见方点寒星已随着他的身子下扑之势直罩下来。

这一招把四面八方退路都堵死了,天山五煞除了用剑去硬封别无选择,只听一阵“呛呛”之声过后,紧接着是几声闷哼,而后是大片血雨从空中洒落。

剑气收敛了,天山五煞已倒下四个,天王煞还没有断气,但他手上已只剩下半截剑柄,前胸至少也有十五道以上的剑槽,鲜血汹涌,内脏都露了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十二 虚无幻影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宿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