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门》

二十三 奔雷九式诀

作者:雪雁

刘二白道:“最多是个两败俱伤局面,不会比你想像更糟。”

朱伯鱼道:“你还有再战之力?”

刘二白道:“这个幻影剑只是招式诡异,出手太快,他的先天剑气并无可取之处。”

“你为什么一直不肯施展你的一气化三清?”

“我施出一气化三清能有几成胜算?”

“一成都没有。”

“但是配合你的酒气,至少可以要他半条老命。”

“对,我怎么没有想到这点上!”

“老哥是被他的怪招式吓住了,你的酒气如果留到现在用,他就没有这样轻松了。”

“江小子的剑术能胜过他吗?”

“应该没有问题,小江的剑遇上什么人,他就用什么剑招。他刚才第一招施出驭驭剑术最多只用六成真力,他现在不是已展开反击了!”

朱伯鱼这时才注意到半山上两人动手情形,只见紫色剑芒已逐渐扩大,而幻影剑的白银色光芒却正慢慢的向中间缩小,不过二人攻势仍是迅若闪电,除了能见到两团剑气外,却见不到人影。

朱伯鱼轻叹一声,道:“一个幻影剑就俱有如此功力,独孤恨天的武功不知要高到什么程度?”

刘二白苦笑道:“在下过去曾五闯玉佛顶,只到了一半就被逼退回来,我才在一怒之下先后挑了无类教二十多个分坛,想逼出独孤恨天,却没想到他手下还隐藏着那么多的高手!”

朱伯鱼正想接口,他身后却突然传来两声惨嚷,原来围住大黑的那两名高手经二黑加入后,不到二十招,二猿已乘机抓住二人双臂,硬生生的将他们撕成两半。

由于这两名剑手被杀,幻影剑的精神上似乎也受影响,动作略慢,江城子的紫电剑已张驱直入,一阵铿锵之声不绝于耳,接着就是一声闷哼,一道白光已破空逃走。

江城子也在这时飘落地面,喘着气道:“二哥估计错了,幻影剑手中用的也是一柄前古宝剑。”

刘二白道:“我硬接过他两招,并没有发现异状!”

江城子道:“他的剑外层包了一层凡铁,我刚才那一招本可将他腰斩断,结果只绞碎他的左臂。”

刘二白道:“兄弟,你也受伤了?”

江城子道:“还好,只伤了一点皮肉,我如不是先创他的长剑,可能我比幻影剑更惨!”

江城子道:“独孤恨天确是一头老狐狸,他把真正高手都安排在这一条路上,幸亏有虎头鹰,否则这一次咱们是栽惨了。”

朱伯鱼道:“老夫就只见到幻影剑他们三个人,这一路上并未见到其他埋伏。”

江城子道:“光是这一座山腰中,最少还隐藏有十名高手,都被骑鲸前辈摆平了。”

朱伯鱼微微一怔道:“骑鲸客那老儿那里去了!咱们今天在山谷中休息,天亮前骑鲸客如还没有回来,咱们再上路。”

他替二黑伤口敷了葯,自己也吞下两粒葯丸,他们沿着山路刚走到谷底,九指神僧等人也赶到了,大黑弄来了一点山味,吃了后都各自就地调息。

这一连多日苦战,连江城子也感到相当疲累,他掏出一瓶葯问给扈三娘,同她一起将朱伯鱼、江九等伤势包扎好,众人就是这样靠在洞中,很快的都进入了梦乡。

大约过了有将近一个时辰,从洞后面悄悄的飞出两条矮小身影。

这两个人轻功很高,洞中这么多的高手居然没有一人发现,这守在洞口的大黑和二黑也末察觉。

他们如鬼魅欺近江城子身前,一扬手就连点他十二处大穴,然后两个一齐动手抬着江城子,很快的又从后洞中消失了。

这座山洞中有内洞,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二人将江城子抬进去后,弯弯曲曲已经过了好几个山洞,才来到一座宽大的石洞。

石洞顶壁上悬挂一颗拳头的宝珠,整座洞中都照得毫发可见。

靠近内侧有一张石床,被子等应用之物都铺着好好的洞口中居然坐着一位双目失明的白发老婆婆。

二人将江城子抬进洞后,就放在那一张床上。

老婆子将声音压得很低道:“那两只黑猿身上有没有没多加一点葯?这是两只灵猿,普通葯物难不倒它们的。”

二人这时都点头,道:“一切都按婆婆指示做好了。”

老婆子这才站起来,她走到江城子躺着那张石床前,先用手在他全身摸了一阵,才自言自语道:“大师兄的占卜术可算得上前无古人,而这小子也的确是个奇材,更是天生的练剑料子。”

她一面说,一面从怀中掏出一粒核桃大的葯丸,捏碎外壳后,洞中立即充满了清香,老婆子将葯丸喂江城子服下后,又给他服了几粒其他葯物。

这才转头向为首一人道:“丫头,你还等什么?咱们必须在天亮之前把九式剑法全部传给他,否则这批人上了玉佛顶,一个也别想活着回来。”

那人拉下蒙面巾,赫然是花惜香,她红着脸道:“婆婆,难道只有用这种方法才能助他练成奔雪九式吗?”

老婆子怒声道:“这小子的阳刚之气远盛过独孤恨天,但那老魔物在天涌寒泉中泡了几十年,一身功力早已达到意随念动,如果没有纯阴为辅;这小子还接不下他三十招,就会死在他的玉佛剑下。”

花惜香只好红着险,开始替江城子脱衣服了。

老婆婆又转向另一人道:“丫头,你也得准备一下,花丫头挡过前三关已经很勉强了,以后的事全靠你去撑!”

这个人扯去蒙面巾后,居然是楚湘玲,她的脸比花惜香更红,但仍是低着头,站那里连一句话也不敢说。

白发老婆子轻轻叹口气,道:“孩子,老婆子如有别的办法,我绝不会选用这种方式,好在这小子还没有对象,等他剑招练成,由我跟你干妈作主,你们三个人就在这山洞中,当堂成亲,也算是有了正当名分,因为此去玉佛顶,谁也不知道还能活着回来!”

楚湘玲仍然是低着头,道:“婆婆,我干妈也来了吗?”

“她不来老婆子怎敢做主,我请她在洞外守护。那么多高手都中了*葯,万一被无类教人摸来,岂不惨了!”

“婆婆真的没有别的办法教小江剑招?”

“这是唯一最具威力,而又能速成的方式,如果用一般方法,就算再练上十年也不是独孤恨天的敌手。”

“婆婆又怎么学会奔雷九式的?”

“我只会口诀,根本不会动剑,因为这种招式女人学会了也没用,不能阴阳并济,就发挥不出剑上威力。”

“小江练成了奔雷九式,一定能胜过独孤恨天吗?”

“老婆子并没有十成把握,但至少他活着的机会比较大一些,我相信你也不希望他死在玉佛顶。”

楚湘玲咬了咬牙,终于一语不发的也开始脱衣服了。

老婆子虽然目不能视,但对洞中所有动作始终都了然于胸,她喂了楚湘玲一粒葯,又低声吩咐一阵才坐到洞口。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练剑方式,在武学中并不常见,因为,据说奔雷九式是门失传的剑术,两百年前曾一度在西域出现过,而后就不知下落。

但这套绝传剑术又怎么到了白发婆婆手中,就更没有人知道了。

山洞中除了那位双目失明的白发婆婆,衣服整齐而外,余下的二女一男却都赤躶躶的,使这座荒山古洞凭添了无限春色。

江城子虽被*葯迷昏了,可是他的脸部反而显得更红。那是因为在他眼下的葯物中一种奇葯,所以他人在昏睡中,但生理上反而更加需求。

在两位少女中,楚湘玲是处子之身,不必说了,但出乎意料的被江湖视为邪恶人物美女教主花惜香,居然也是童贞未破。

从她右臂上的守宫砂可以证明一切,楚湘玲见到那粒鲜红刺日的守宫砂时,不由一呆。

白发婆婆虽然双目失明,而且又是面向洞外,里面任何一个小动作似乎都骗不了她。

楚湘玲还在怔神,她已经叹道:“丫头你都清楚了?花丫头虽然名声不好,但她却是为了亲仇才成立美女教,可是她守身如玉,不计个人名誉,光凭这一点就值得人同情。”

楚湘玲赶忙跑在白发婆婆面前跪道:“婆婆,晚辈误会了花姊,我会把经过情形告诉小江!”

白发婆婆道:“你知道就好,快点进去吧!光着屁股跪在这里像什么话!”

楚湘玲不好意思的起身回洞内,可是花借香此时已坐在江城子的对面了。

女孩子第一次见着赤身男子,都不免心跳过,谁都没有经验,尤其是江城子睡在石床上,什么都不知道,不然,花惜香会更加难堪。

花惜香一连试了两次,勉强将右手对准江城子的左手,一股热流,随着小江的左手,冲入右手之中,阴阳交合,她已经痛得直咬牙。

白发婆婆在洞口传音道:“丫头,你的姿势不对,先吸一口气,力沉下盘,用手扶着腰,右手伸直,腿盘正,静心吐呐,让全身纯阴汇入一起。”

花惜香低喘着道:“他阳刚之气实在太强了!我可不可以使用鲸吸九转……”

白发婆婆不等她说完,已怒声道:“胡说!用那种邪功那能练剑,再说鲸吸九转你也只懂得口诀,整整坏蛋还可以,怎么可以用在明阳交汇的练功上!”

花惜香道:“我真的撑不住,可否清楚妹妹先挡前三关,再由我接替?”

白发婆婆道:“她更不行,你照老身的话做,先将姿式摆好,我助你一臂之力!”

花惜香道:“我已经对准了,可是他的阳刚之气太强了,我忍受不了!”

白发婆婆道:“第一关是比较难的,你忍耐点,第二关开始就不会痛了!”

花惜香又咬牙试了两次,始终不敢全力伸直右手。

白发婆婆这时却笑道:“丫头,你平时嘴巴说得那么凶,办起正事怎么反而不行了?”

花惜香道:“那是我故意装出来的,也都是事先准备好了的台词,遇上谁都是说那一套。”

白发婆婆道:“那你就照一套做,保证没错!”

花惜香道:“可是说和做完全不是一回事……”

她说到这里,双肩好像被人猛向前推一下,跟着身子向前倾,右手全力抵住。

可是就这么一下,江城子的左手也粘在惜香的右手上,她开始时还哼一声,但经过一阵调运功息之后,她已不再是血液膨胀,而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一个少女从未有过的感受,整个人都显得飘飘然。

也就在这时,白发婆婆已毫无声息的来到她身旁,仍是施展传音道:“丫头,不要尝到甜头就忘了你的任务,我现在就开始传授剑法,你注意我的手势,吐呐运气,左手端平,一上一下,如此连续,施展三次,就算是完成前三关。”

花惜香道:“他知不知道咱们在做些什么?”

白发婆婆道:“知道,那是第六感的启示,也是灵智共鸣,不过在他来说,那只是一场梦。”

花借香道:“如果是梦,恐怕他不会重视那些宝贵的剑术招式。”

白发婆婆道:“我用的是佛门幻虚法,将剑术招式注入他潜意识中,到了紧要关头,他会不自觉的使用出来……”

她口中说着,双手拇指已轻压在江城子左右太阳穴上。太阳穴在人身所有穴道中最敏感的,如果本身修为不够,谁也不敢在这穴道上行功。

白发婆婆动作却非常熟练,她双手一压上太阳穴,人已伏在他耳边,开始传授奔雷九式。

只见她嘴chún不停在动,却听不到在说些什么。

花惜香因为事先已得到她的指示,此刻已经澄清杂念,配合着白发婆婆的暗示,左手不停的上下运功。

大约过了一杯热茶的时间,白发婆婆整个身子都发出一层雾气,而顶门上也隐见汗珠。

可是花惜香更是三起三落,整个人都像是瘫痪一样,正当支持不住之际,白发婆婆已经呼口气道:“好了!丫头,你可坐到旁边调息一下,后三关由楚丫头接替。”

花惜香喘着气,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她勉强将左手移开。

楚湘玲在一旁看得心中乱跳,却不敢冒险跨上去,因为江城子的阳刚之气的确太强了!

在她来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男人赤身躶体。

她心中既想又怕,一时之间倒不知如何是好?

白发婆婆已催促的道:“丫头,你还在等什么?快点坐好,不然将前功尽弃!”

楚湘玲暗中一惊,赶忙学着花惜香的动作,右手对着江城子的左手。

可是刚一接触,发现江城子的左手赤热,她忍不住叫了一声,人又跳了起来。

白发婆婆正容道:“丫头,你这样会害了江小子,慢慢来,先将纯阴运右手,轻轻地接触融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十三 奔雷九式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宿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