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门》

二十四 寒池没恨天

作者:雪雁

空心佬佬道:“老身会见机行事,我早想看看她的轻功高到什么程度。”

白发婆婆道:“老身去后面看一下,马上就会赶回来接应。”

她说着身影已在暗处消失。

空心佬佬依然若无其事的朝那块石头上一坐,但却正好面对着黑妖狐藏身地方。

她故意自言自语道:“这个地方一向很清静,那来的臭味,像昆虫腥风血雨,唉,怎么还会有一騒味,难道这附近还躲着一只狐狸精?”

她说完,又站起来用鼻子对着黑妖狐藏身地方连闻几下。

又自言自语道:“不对呀!老婆子在此地隐居半个甲子,从来就没有这种怪味,大概真有騒狐狸精,我先丢一粒神雷弹,炸她个粉身碎骨。”

她口中说着,却真的伸手掏出一粒圆圆的东西,并作势慾丢。

但就在这同时,石缝中已疾如欺风般地飞出一条人影,凌空下扑,迳扣空心佬佬右腕。

空空门在江湖中本来就是以轻功见长面成名,何况空心佬佬又事先知道那里藏着黑妖狐,就算她事先不知道,想扣住她的腕脉岂是那么容易!

空心佬佬右手本来是抓着一粒圆圆的东西,但黑妖狐飞身下扑时,她手中居然空空的,沉腕反手,五缕指风竟像是五道强弩,反朝黑妖狐掌心击去。

由于她变招太快,黑妖狐硬被迈得又往上飞起一丈,斜身抖臂,让过她的指风,双掌已夹雷霆之势再度劈落。

可是当她掌风劈出时,才发现空心佬佬人已不见了。

黑妖狐应变不能说不快,但她两度出手落空,不由暗暗吃惊,借着掌风,拍在地面的反弹之力,身形一翻,人已倒出去。

但她还没有站稳脚步,腰间已被人拍了一下道:“原来是你这只狐狸,老婆子听说你轻功在西城无人能敌,怎么到了此地变得如此差劲?”

黑妖狐赶忙提气旋身,只见空心佬佬就站在她面前三尺处,手中却提着一只百宝囊。

她不由脸色大变道:“老贼婆,把东西还给我!”

空心佬佬冷声道:“你倒是说得轻松,这里面尽是一些害人玩意,你有本事就自己抢回去。”

黑妖狐成声道:“老贼婆,你别以为靠着两下子扒窃手法就能难住老娘,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在西域是靠什么起家!”

空心佬佬道:“你除了偷盗就是勾引和尚,还有什么长处,我倒是没听说过。”

黑妖狐大怒道:“放屁,在你们这一行中,我师父算是贼祖宗,只是我对此道没有兴趣,所以才被你空空门在武林中称霸。”

空心佬佬神色一动道:“你师父可是叫追命狐高青青?”

黑妖狐道:“还算你有点见识,她老人家如果还在,扒窃这一行中还轮不到你空空门称雄。”

空心佬佬冷笑道:“高青青不过是江湖败类,她在临死前一刻,仍无反悔之意,所以老婆子才成全了她。”

黑妖狐不由双目怒瞪道:“老贼婆,我师父原来是你害死的,我今天不杀你,誓不为人!”

空心佬佬冷笑道:“你师父临死前,也说过这样一句话,你既然是她徒弟,就不会是好东西……”

黑妖狐乘她说话之际,右手一抬,一道蓝光疾如奔电,迳射空心佬佬右肩。

空心佬佬哼了一声,左手轻抬,迳往蓝光抓去。

只听“当”的一声,黑妖狐发出的淬毒飞剑,居然断成数节散落地面。

黑妖狐不由大骂,她见空心佬佬随便一抓,竟将飞剑弄成数段,还以为她内功已达到融剑化钢的境界,右手握着的五支飞狐钉,一支也不敢发出。

空心佬佬冷声道:“你身上还有多少破铜烂铁,一起拿出来吧,等下老婆子一出手,你就没有机会了!”

黑妖狐狞声道:“老娘的百宝囊被你偷走了,我只好认栽,你此去长白山顶如果不死,咱们再算一算这笔老账!”

她说完,人已跃起数丈,正待破空逃走,但空心佬佬却比她更快,身形轻晃,已反超在她前面,劈空一掌道:“回去,在老婆子面前想逃走可没那容易!”

她出手既快,掌风又猛,黑妖狐被她逼得又从空中落回地面,可是她却乘机将左手五支飞狐钉发出。

空心佬佬仍然是抬起左手,一阵乱挥,飞狐钉也在一阵铮鸣后,纷纷断落。

黑妖狐一怔道:“老贼婆,原来你手中藏着宝刀!”

空心佬佬摊开左手道:“屁的宝刀,这是无花头陀留下的两柄剑。”

黑妖孤见了那两柄短剑,忍不住骂道:“这个老秃驴也真该死,如此重要的东西,他死前也不毁掉。”

空心佬佬道:“他连出手机会都没有,就被婆子摸来了,听说你们相好了几十年,他死了你一个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

她口中在说话,掌心的飞剑竟像疾弩般,只一闪已同时刺进黑妖狐前胸和小腹。

因为这两处都是要害,黑妖狐惨叫一声,伸手去拔,但只摸着剑柄,摇了摇,就倒在地上不动了。

暗影中走出白发婆婆,道:“老身最担心的,就是这几人,他们这一死,不但是替西域除去大害,也了却我一桩心事。”

空心佬佬也轻叹道:“大概这就是所谓劫数,老身不知道黑妖狐是高青青的徒弟,我见到她的百宝囊才猜测到她们的关系。”

白发婆婆道:“佬佬轻功举世恐怕也找不出几人,今夜如不是你帮忙,后果真不堪想像。”

白发婆婆拱手道:“偏劳佬佬了,江小子还没有醒,老身不敢轻易离开。”

空心佬佬走了之后,白发婆婆又去忙她的事了。

时间过得很快,在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大亮,可是九指神僧等人依然沉睡不醒,守在洞口的大黑和二黑已弄了不少吃的东西。

二猿都显得无比兴奋,采了很多奇珍异果,准备给众人做早餐,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虎头鹰却发出一声长啸,显得特别刺耳,首先被惊醒的是九指神僧和上清道人,接着刘二白、朱伯鱼等人也都先后醒来,他们未见到江城子,以为是发现敌踪先出去了。

但大黑是听得懂虎头鹰啸声的,它遂也发出十声长啸,拉拉九指神僧衣服,当先朝山谷顶端奔走。

众人随在大黑后面来谷顶,却见九个持剑老人将骑鲸客困在中间。

这九个人看起来却不象是在打架,他们虚空出剑,不带丝毫劲风,但骑鲸客始终无法离开原地六尺,他像遭受到很大的压力,身上长袍子已鼓得很高,顶门也隐见汗珠。

九指神僧见了这九个老人,却不由脸色凝重起来,朱伯鱼暗施传音道:“老秃子,这九个老小子可是叫什么九幽星君的老怪物?”

九指神僧点点头,也施传音道:“正是他们,他们至少有百年未在江湖露面,怎会在此地现身?”

朱伯鱼道:“物同类聚,他们大概也是受了独孤恨天的指示,冲着咱们来的。”

九指神憎道:“等下不管是谁出手,都要特别小心,老夫听说他们九人联手的九幽大阵?从来就没有人能破过。”

朱伯鱼道:“老夫倒是不信邪,我这就进去摸摸他们的底子。”

九指神僧道:“你进去不可轻敌,东骑鲸客功力远在咱们之上,你看连他也是守多于攻。”

朱伯鱼道:“老夫如显出不支,你叫刘老二也进去,咱们俩,新研究出一套联手对敌战术。”

九指神僧脸色动了一下,忙改口道:“骑鲸客不是已练成烈阳魔功,他怎不利用这座九幽阵来试试掌?”

朱伯鱼道:“我先去换他喘口气,再提醒他,也怕他是被这九个老怪物累昏了头……”

他说着一提真气,已硬往九幽大阵中冲去。

这九幽星群都是成名百年以上的人物,他们并不认识一神二仙,朱伯鱼冲下来时,正好遇上老五,他在这九人中功力也是属于中等,双方也不说话,他迎着朱伯鱼一剑虚空点了过来。

朱伯鱼虽然不知道对方功力如何,但见了骑鲸客的情形,心中早已有了个底子,对方点来一剑,他却不去硬接,左掌一翻,发出的竟是吸字诀,将长剑引开三尺,张口就是一道酒气,却对准老五门面喷去。

老五并不知道朱伯鱼的酒气乃是运集三昧真火喷出,他以为是一般气功,竟是不闪不让,遂也把口一张,吐出一道真气,迎着酒气撞去。

酒气被真气一撞,面积又扩大不少,接着是一片熊熊烈焰,把老五的头整个都包围在火海中。

其余八人见了全是一惊,他们也顾不得骑鲸客,一声怒吼,八掌齐出,硬把老五从烈火中拉了出来。

尽管他们抢救得快,但老五头发、眉毛、胡子早已被烧得残缺不齐,还幸亏他功力深厚,内腑没有受伤。

朱伯鱼却见好就收,赶忙退到骑鲸客身旁哈哈大笑道:“鬼怕真火一点不假,你们是从九幽地府来的,在阳间并不适于你们生存,老夫劝你们还是赶快回头。”

老大替老五身上的火弄熄后并喂他服下粒葯,才一脸峥狞道:“你就是酒仙朱伯鱼?”

朱伯鱼冷声道:“不错,正是老夫,我的任务就是捉妖拿怪,你们既然来自九幽。当然非鬼即怪。”

老大怒而大笑道:“朱伯鱼,你在老夫面前装疯卖傻。那可是找死!”

他突然一剑笔直点了过来,这一剑谁都看得出,平淡无奇,没有任何变化,可是凭朱伯鱼一身修为,连换七八种身法,就是躲不开。

骑鲸客这时已行功一周天,赶忙拍出一掌,将他掌风迈开半尺,朱伯鱼总算逃过一劫。

那个老大持剑冷笑道:“你们还有谁自信能接下老夫一招的,不妨起上。”

他这一摆明叫阵,刘二白和袁不韦已当先冲了出去。

二人也不说话刘二白振腕出剑,一口气就攻出十七招。袁不韦动作也不慢,他的打狗棒有如狂风暴雨般横扫,对方根本就没有还手。

刘二白见对方身法怪异,很轻易的躲过了自己的快剑,他不由发出一声清啸,身形平拔起三丈高,人和剑已连成一条直线,从空中反冲下来。

他这驭剑一击,那个老大也不敢轻视,赶忙双手抱剑,静立当地,剑尖也对准刘二白的剑尖,反迎上去。

这一招是内功和剑术的硬拼,一点也取巧不得,谁的功力不够,谁就会被剑气绞得粉身碎骨。

不但是搏斗中的二人不敢大意,连旁观者也都屏止了呼吸,因为在这种情况之下,只有由当事者自行分出胜负。别人谁也帮不上忙。

双方由三丈变成两丈,而后只是慢慢移动,但却寸寸接近。

眼看还剩下不到二尺,老大居然被人伸手一甩,已然跌倒六尺外,而刘二白的身子也被一股暗劲,托得反弹起一丈多高,他飘落地面时,才看清在他和那个老人中间,站着一个白发老婆子。

这个老婆子正是后洞中那位老婆婆,她是什么时候来到现场的,却没有一个人发现。

老婆子替二人解了围之后,脸上却一无表情,声冷如冰的道:“九幽老鬼,你的赶早滚回九幽山,老婆子不忍看你们百年苦修毁于一旦。”

那个老大从地上爬起来,双目就直盯在老婆子脸上,这时不由惊声道:“散仙子,你这个追命罗刹还没有死?”

散仙子冷笑道:“老婆子命长得很,我还等着抱孙子呢!怎么会死。”

老大一果道:“你这追命罗刹连儿子都没有,那来的孙子。”

散仙子道:“徒孙,昨天夜里我才替他们主持婚礼。”

老大道:“既然如此,你更应该本分一点,免得婚礼才完成是丧礼。”

散仙子大怒道:“朱子真,你到底滚不滚,老婆子只等你一句话。”

朱子真就是那个老大,他阴森的道:“老夫此行任务,就是杀刘二白的一神二仙,并活捉无名小子。”

散仙子道:“你们这九个老鬼想打架也行,但必须先通过老婆子这一关。”

朱子真道:“老夫不愿和你动手并不是怕你,只是看在当年的一点交情上。”

散仙子怒道:“放屁!谁跟你有交情,老婆子当年为救你们这九个败类才变成瞎子。”

朱子真道:“你如不是变成瞎子,永远也练不成分光剑法,所以认真说起来,你应该感谢咱们才对。”

散仙子气得全身都在发抖,左手一扬,立时有十九道剑光冲向朱子真飞绕过去。

其余八幽也知道她分光剑厉害,一声怒吼,齐朝她围攻过来。

散仙子仅冷哼一声,右手再扬,一下子就飞出四五十道剑光,迎着八个人反攻过去。

谁都知道她这些剑不一定是真的,却又没有一个人看出那一剑是虚招或实招。

散仙子双手不停抖动,身子也跟着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十四 寒池没恨天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