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门》

四 虎山江城子

作者:雪雁

青年把向卜灵丢在棺材前面,双目紧盯着东门若虚。道:“老瞎子,你是决定逃命,还是准备再战?”

东门若虚看看自己带来的杀手,未受伤尚可一战的还不到十五人,他暗中叹了口气,只好一语不发,示意手下扶着受伤的人,匆匆的下山而去。

扈三娘这时才带楚湘玲走过来,道:“小江,咱们有十多年不见了,你还认识小玲吧!”

这个青年正是刘二白所说的江城子,他替商七伤口敷好葯,才点点头道:“当然认识,商老板还未进入虎山,我就发现了三姐,和这位当年最爱哭的玲丫头……”

楚湘玲眼睛一瞪道:“小江,这就是你对我见面说的第一句话?”

江城子双手一摊,道:“难道我又说错了!”

“你没有说错,是我来错了,也许我根本就不该来!”

“可是你已经来了!”

楚湘玲小嘴一嘟,几乎哭了出来,转向扈三娘道:“三姨,二叔的棺材已经送到,咱们现在就走!”

扈三娘只是笑笑,而江城子却摸摸耳朵道:“你既然来到虎山,就想这么轻易的离去。”

楚湘玲忍不住跳了起来,道:“你真以为当了山大王就不可一世,我现在就领教你的快剑!”

她也不等江城子答话,全身都化成一团剑气,迎面疾冲过去。

商七看得暗中一惊,他没想到这个小姑娘一出手就用上了身剑合一招式,他知道凭自己这两手,绝对解不了围?偷看扈三娘一眼,见她竟然若无其事般站在一旁,根本就没有劝解的意思。

再看看江城子,他却显得更轻松,站在原地连动也没动,而楚湘玲那么凌厉的剑气,却始终无法进入他身前三尺内。

她一连催动三次真气,就是突不破江城子身前那道无形罡幕。

这一来楚湘玲更加动了真火,一声娇叱,人已跃起数丈,身子与长剑竟然连成一条直线,由上往下反冲过来。

江城子对她一招攻势似乎也很意外,神色微微一动,终于抽出腰中的藤条,振腕一抖。

在他原想法,这一招虽不能卷飞楚湘玲的长剑,至少藉藤条上的六成潜力,将她身形逼落是没有问题的。

谁知双方一接触,他发觉楚湘玲剑上传来的真力,竟然大得惊人,连东门若虚也接不住一招的那根藤条,居然波楚湘玲削成三段,而且攻势不减,凌厉的剑气直劈了下来。

这一来江城似乎也动了真怒,他将手中还剩下的三尺多藤条暗运真力,迳朝剑身点去。

他这轻轻一点,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可是楚湘玲连人带剑都被他逼在空中,上下不得。

双方僵持有片刻工夫,楚湘玲突然发出一声闷哼,身子一软,剑已脱手,人也从空中摔下来。

江城子一伸左臂,把她接在怀中,顺手喂她服下一粒葯丸,接着连点她十八处穴道,最后才将右掌贴在她背心,缓缓将真气渡入她体内。

过了将近有一个时辰,他才收回掌,但顶门却不停流出豆大汗珠。

在他坐的附近,一丈方圆内,所有的积雪都被他身上发出的温度溶化了。

扈三娘走过去,掏出一块丝帕替他擦擦汗,道:“兄弟,辛苦你了,也幸亏是你,在短短时间内能替她把任、督二脉打通。”

江城子缓缓的呼了口气,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道:“我只是想试试小玲的剑法,准知这丫头太野了,她竟跟我玩起真的,把我一根千年古藤都削断了!”

扈三娘笑道:“兄弟,她如果不认真,你又怎么舍得那一粒千年蜂母丹!”

江城子微微一怔,遂即哈哈大笑道:“三姐,我早就想到你们是在计算我,小玲吃的那里是什么蜂母丹,只是一粒乾了的老虎大便……”

他话还没有说完,楚湘玲已自他怀中跳了起来,道:“小江,你说的可是真话?”

“你人早就醒了,却仍装着昏迷,我不这样说,你肯起来吗?”

楚湘玲红脸道:“我刚才确实全身无力,因为心中一急,人才跳起来。”

“再过一会你会跳得更高,现在先好好运功调息一下,咱们还有很多正事要谈。”

他说完还轻轻在她背上拍拍,楚湘玲果然不再说话,就地运功调息起来。

扈三娘这时反而显出不安的神色,道:“小江,你不该放走东门若虚,他是一头真正狡猾的狐狸,你如果留在虎山等他们,咱们准定吃亏。”

“双方没有认真交手之前,还很难说,而且目前咱们也只好如此。”

江城子道:“东门若虚派了好几百名高于等着我们的动向,如果咱们真要走,他们当然留不住;但我不忍心牺牲这里的近千头老虎。”

“他们如果一举搏杀近千头老虎,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

“他们的人死了还可以再补充,可是虎死了一只就少一只,还可能因此绝种。”

“你在虎山住了十几年,大概是跟这些老虎都已有了感情。”

江城子点点头道:“我初来虎山时,它们对我也都存着很深的敌意,幸亏有一只千年通灵的虎头鹰,它能懂得我的来意,而且还替我向群虎之间讲通了彼此的意见。”

“虎头鹰?可是刚才啄杀无类教剑手的那只金色小鸟?”

“不错,三姐真高明,虎头鹰行动比风还快,居然没有逃过你的视线。”

“我是旁观者清,那些家伙如不是自乱阵脚,我相信他们也会发现的。”

江城子想了一下,突然一拍大腿道:“东门若虚确是一条老狐狸,他可能已经发现了,也许急急赶回去就是为了谋取对策!”

“普通刀剑是伤不了它。但像东门若虚那种已练成了先天剑气的高手就很难说了,尤其虎头鹰最怕的是火。”

扈三娘面色也变得很凝重,道:“无类教中不乏善用火葯暗器能手,东门若虚肯忍气吞声的匆匆而走,大概就是为了调来这批人。”

“我猜想也是如此,不过这样他们将会死得更惨!”

“这是怎么说呢?兽类大多是怕火的。”

“但是兽类却也有它们与生俱来的求生本能,尤其是虎山上的兽类,它们一旦遭遇到外来的灾难,都会自动的找安全避难所。”

“兽类的智慧终归是有限的,东门若虚的狡猾,连一般老江湖也斗不过他。”

“他们不敢明目张胆来的。而且他们来的目的乃是宝库中的宝藏,并不真想拼命。”

扈三娘有些不解的道:“小江,虎山上到底有没有宝库?”

“当然有,不但有宝库,光是那些金砖,派上三五十个人搬运半年也搬不完。”

“这个藏宝的地点应该是很秘密了?”

“一点也不隐秘,就在后山,而且洞口上还刻着藏宝洞三个斗大金字,任何人都可以找得到。”

“既然如此,咱们就要尽快把这个藏宝洞破坏掉,万一这批宝物被无类教得去,那将会给武林带来更多的劫难,也许因此而真的让独孤恨天当上武林盟主。”

江城子摇摇头道:“这批藏宝谁也得不去,我为了查看洞中宝物,先后进洞刚好是三十六次,对里面的布置情形比谁都清楚。”

“而且任何宝洞都免不了有机关设置,但东门若虚是个出了名的狠角色,若能得到那批藏宝,死上三两百个人,他是不会在乎的。”

“问题是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取得宝物,从前来的人,不知道是多少倍三两百,可是他们连骨头都不剩了。”

“是老虎吃掉了他们?”

“有一半是虎吃的,另一半是在进入藏宝洞后,被葯物溶化了!”

扈三娘伸伸舌头道:“这洞中的机关如此厉害!”

江城子耸肩道:“藏宝洞中根本就没有机关,也可以说遍地都是机关。”

“此话怎讲?”

“因为整座山洞都是用炸葯砌成的。”

“那还是要靠机关引发炸葯才能爆炸。”

“这座藏宝洞是一位叫做神算子武林前辈异人所留,他生前是一位侠盗,这些藏宝大多都是他从一些贪官家里偷来的,究其毕生精力,终于造成了这座宝库。这宝库按三十六天罡方位,装上世间最珍贵的三十六粒宝珠,我在第三十六次进洞向神算子坐像跪拜时,才从他怀中飞出一本留书,除了记载他所遗留的武学外,并告诉我洞中的布置和取下那三十六粒宝珠的方法。”

扈三娘道:“他为什么叫你取下三十六粒宝珠?”

江城子叹了口气道:“这位神算子前辈学究天人,他当初装上三十六粒宝珠时,却正好控制全洞的总枢,因为我一连进洞三十六次,均未取走洞中一物,正好合乎三十六天罡。”

“神算子在留书上说些什么?”

“他说明那二十六粒宝珠每一粒都价值连城,而且珠子取下后洞中枢钮自行失去控制,只要有人进洞翻动任何珠宝或金块,藏宝洞即自动爆炸,所有藏宝也将随之炸成灰尘。”

扈三娘道:“这位前辈倒真不愧有神算子之称,竟连几百年后的事都算到了,只是他手段未免太狠一点,财帛动人心,他这样大开洞口,满洞都是珠宝,恐怕也只有你见了才不为所动。”

江城子道:“对这一点,神算子前辈在遗书中有所解释。”

“他是怎样解释?”

“他说这批宝藏来路并不正当,他死后应该是无主之物、任何人都有权拿取,但必须适可而止,不能太贪,太贪必遭杀身之祸。”

“他人都死了,又怎么会知谁贪谁不贪?”

“他在洞中的地面上所铺的每一个机关,而且能在人进洞后不知不觉中更换,因为这些确是按照各人体重不同更换的,也就是说,进洞的那个人是一百斤,出来时如果是一百二十斤,证明这个人是带了二十斤藏宝,没有超过规定就不会引发机关,如果他带了二十一斤,就会引发部份机关,使他中毒或者中了暗器,而埋尸洞底。”

“这样怎么能算标准!”楚湘玲有些不服气道:“假如进洞的人每次只带十五斤,连跑二十趟,不就是带了三百斤出来!”

“那是因为你知道机关所限,所以每次只带十五斤,按照一般人心理来说,他一次如果能动三百斤,谁也不愿意分成二十趟去跑。”

楚湘玲还想争辩时,扈三娘已点点头道:“这位神算子前辈确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人物,光是这座藏宝洞的设计,就不知耗去了他多少心血,而更难得的,还是他能把握了人性的弱点,测知每个人进洞的人善恶心理。”

“所以凡是武林正派人士闯上来,我总是设法把他引开。”江城子道:“如果真是十恶不赦之徒,我就把他杀了喂虎,也不希望他闯入藏宝洞。”

“无类教这一次如是全力而来,恐怕你阻止不了。”扈三娘说。

江城子看看那副虎头棺材,道:“那是因为我已决定离开虎山,否则他们的人来得再多,也进不了藏室洞。”

扈三娘有些哽咽道:“这可能是老醉鬼安排下最后的一着棋,因为无类教高于比我想像中不知还多出多少倍,最近几年来,他们不仅控制了关外,暗中也控制了中原武林各大门派,如不利用这座藏宝洞消减他们部份实力,光凭咱们这几个人的力量去跟人家碰,实在还差得太远,也根本不成比例……”

商七接口道:“刘大侠仅凭个人之力,在两天之内,连挑无类教十六处分坛,且没有留下一个活口,那绝不是凭着侥幸……”

“最后呢?”扈三娘道:“他不但自己送掉老命,还几乎把二位也赔上了。”

“他是在咱们店里出的事,就算咱们赔上了,也绝无怨言,何况咱们接下这笔生意就知道赔定了。”商七说。

“南北二杰的金字招牌很令人佩服。”扈三娘道:“但刘二白突袭得手。全凭一个快字,加上出其不意,咱们从帽儿镇这一路上,遭遇的阻击,二位对无类教的实力应该有个了解。”

“如不是扈女侠即时现身,咱们的金字牌早就砸了。”商七说。

“我也无力阻止那批杀手。”扈三娘道:“还是靠刘二白自己,尤其是游方和尚那批人,如不是刘二白留下的最后三招剑法杀了他们,咱们恐怕很难通过。”

商七有些惭愧道:“咱们哥俩在江湖中打滚半生,总以为自己这两手可以过得去,谁知连人家跑腿的都应付不下,说来也真窝囊。”

“南北二杰的金字招牌可不是靠捧场得来的!”扈三娘道:“因为独孤恨天所训练出的那些杀手都已经服下葯,而失去本性,对付这些人根本用不着讲江湖规矩,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杀……”

她说到这里,双手齐出,只见两个雪团已像闪电般朝一块巨石后面飞落。

雪团在距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四 虎山江城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宿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