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门》

五 众视虎山宝

作者:雪雁

她还在怔神,但身子已被人挟着,迅急的飞跃出三丈七八。

这个人是江城子,他抱着楚湘玲刚落回地面,而李昌的两片胸腔中,已同时飞出三把分剑,竟分从三面包抄,射向楚湘玲刚才停身之处。

他人虽然死了,但剑身上所蕴藏的潜力,仍然大得惊人。

谁都看得出,这是他临死前刹那,集中全力的一次攻势,楚湘玲如果不是被江城子及时抱走,就算她再次施出身剑合一,恐阳也无法同时挡过三剑夹击,扈三娘也不禁有些骇然,道:“小江,你怎么知道他死后所发飞剑仍有此威力?”

“李昌折魔功已有相当成就,我是从他眼神的显示中看出来的。”

“他那一对死鱼眼,只是有点哧人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他死后眼神不散,而且还充满了恨意,我就猜想到,他可能会全力对付小玲,幸亏被你发现了,如在毫无准备之下,这一手真不好应付。”

“现在还是不好对付,剑上潜藏的是他生前全部魔功,你们站开一点,我得先把他魔功破了才行,以免误伤到别人。”

“他剑上的潜力很强,你有把握破吗?”

“没有把握也得试试,时间拖久了,要是三剑散开,破起来更麻烦。”

“我帮忙你对付其中一支剑。”

“不行,现在魔功还没有消失,只要你一靠近,就会受到全力攻击。”

“难道它就不会攻击你?”

“当然会,但是危险性比你小,因为李昌的魔功感应程度强,他人虽死了,灵气还没有消失,你只要一自动控制,他会误以为是小玲,必定全力抢攻。”

扈三娘冷冷一哼道:“我偏不信邪,就算千面双魔活着,也未必能伤得了我,何况他只是一个死人……”

她说着话,已飞身出剑,运足全力,一招横扫千军,硬朝那三柄毫无目的飞剑劈去。

江城子暗中一惊,他再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他猜得不错,李昌的魔剑还没等扈三娘靠近,已经散发出的雾气,把扈三娘的人整个的缠在中间。

只听一连串呛然不绝之声,扈三娘如不是仗着手中所持的是柄宝剑,恐阳连人带剑都保不住。

而就这要命的刹那,江城子也不知用的是什么身法,居然被他冲进剑幕之内,一阵青光挥舞,接着又响起一阵铿然铮鸣。

三柄魔剑已被他绞碎两柄,扈三娘也奋起全力,将另一把剑削成三段。

江城子也不说话,拉着她一提真气,已飞退到上清真人调息之处。

扈三娘叹着气道:“真是邪门,江湖上名家我不知道会过多少,却没见过这种怪事。”

江城子苦笑一声道:“三姐,以后像这种怪事还很多,你千万不能太大意!”

朱伯鱼也叹着气道:“老夫一直未把这两个老小子看在眼里,想不到他们还真有点道行,如不是你小子懂得破解之法,咱们都要上当。”

江城子道:“前辈的一气化二清,对付千面双魔是足足有余。”

朱伯鱼哈哈一笑道:“屁的一气化二清,那是老头子胡乱唬人的玩。”

江城子正色道:“前辈练的及是玄门正宗武学,以气功喷出的酒箭,却正是魔功的克星。”

朱伯鱼怪笑道:“果真如此,你小子怎么不早说,让老夫也有露脸的机会。”

江城子道:“前辈早已露过了,三姐削李昌的魔剑,却无法消减他的戾气,那三柄断剑如不是前辈暗发酒箭,将魔功抵消,恐怕早就追过来了。”

朱伯鱼几乎跳起来道:“好小子,竟然什么都瞒不过你,我是因为见那三截断剑有些邪气,才偷偷的给它一口酒。”

江城子道:“前辈能将酒化于于邪气中,而发之于无形,这一口河,江湖中恐怕找不出何人能接得下。”

朱伯鱼道:“那是你小子高抬老夫,能接得下的人已经来了。”

江城子神色一动,冷声道:“这种角色比起千面双魔还窝囊,他们连人都不敢见……”

他刚说到这里,一道白光竟比闪电还疾,已迎面射到。

江城子一拾左手,已将那道白光接在手中,竟是一柄月牙形的弯刀。

扈三娘见那把宝刀,不由脸色一变道:“快刀江九的月牙刀,兄弟,这刀浸有剧毒,接不得。”

江城子一怔道:“我已经接住了,怎么办?”

扈三娘也是一呆,道:“好咱们只有缠住江九,逼他交出解葯。”

江城子道:“他既然找来虎山,必定是有目的,我想用不着拦,他也不会跑掉。”

只听一阵大笑道:“小子,你说对了,老夫是专程来找你谈一笔交易!”

随着笑声,从雪堆里面又走出两个老人。

前面一人正是快刀江九,跟在他身后的是飞腿何七。

这两个人在黑道中是有名的独行盗,但劫财却不杀人,因此江湖上仇家并不多。

江城子看了二人一眼,冷声道:“在下只会管理畜牲,却不懂得生意窍门。”

江九淡淡的道:“老夫也不是做生意的材料,咱们只是条件交换。”

江城子道:“你是看中了虎山宝?”

江九点点头道:“我并不白要,除了替你解毒,还附带的帮助退敌。”

江城子道:“我今天夜里已杀了不少人,但不知你指的敌人是那一方面的?”

江九道:“当然是独脚追风鬼见愁独孤恨天。”

江城子掂了掂手中月牙刀道:“就凭你这一把刀,如果能杀得了独孤恨天,他也就不会叫独脚追风鬼见愁了!”

江九道:“刀上的毒性还没有发作,你当然是不知道厉害。”

江城子道:“我早就试过了,刀上毒性的确很强,但是毒不死人。”

江九大笑道:“你小子深居荒山,大概还不知道老夫的为人。”

江城子道:“我也听说过了,你们这一对难兄难弟,虽然当了强盗,却很少伤人,想必你也是手下留情。”

江九道:“不错,老夫放出的第一刀只是试探性,但你不该自作聪明去接它。”

江城子道:“我既然接了,现在说这些话不是太迟吗?”

江九道:“还不算太迟,你告诉我藏宝地点,老夫马上就交出解葯。”

江城子摇摇道:“我是此山主人,条件应该由我开,你交出解葯,我答应让你们安全离去。”

江九几乎笑了声道:“小子,你没有发烧吧,老夫万里迢迢找上虎山,却没想到你是如此不上道。”

江城子道:“不是我不上道,而是二位把自己估计太高了,在下接下你的飞刀,了不起中点毒,但你们上虎山,就注定了命运。”

江九道:“咱们只要得到宝藏,就算送掉老命,也算完成一桩心愿。”

江城子点点头道:“你们可能会完成,但是你拿到宝藏准备如何用法?”

江九怔了一下,却不住大笑道:“花钱的地方多得很,吃喝嫖赌那一样不要银子,老夫还没有听说过,这世上有人为了银子多而烦恼。”

江九道:“虎山的宝藏全部都交给咱们.你以后就没有烦恼了。”

江城子道:“把宝藏交给你们当然没有问题,在下也早就有这个意思,但问题是你们如何运得走。”

江九显得兴奋的道:“这样说,藏宝一定很多了。”

江城子道:“当然不能算少,整座宝藏大约占有虎山的一半。”

江九跳起来道:“老夫当了一辈子强盗,依然是两手空空。这次总算走对路了。”

“走错了,尤其是你们不该在这个时候来虎山。”

“不错,老夫刚一出关,就听说独孤恨天要亲自来虎山夺宝,咱们一路疾走,也就是为了协助你老弟一臂之力。”

“阁下对独孤恨天了解多少?”

“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但无类教在关外的实力,老朽早有耳闻,如光凭咱们两人之力,连边也沾不上。”

“你很坦白,难怪江湖上黑白两道对二位的评语还不算太坏。”

“老人既不想当圣人,也不是什么侠客,他们爱怎么说都行,我并不在乎。”

“在不在乎是你们的事,但到了虎山情况跟在中原不同。”

“怎么不同法,你可想到老夫如果得不到宝藏,同样的会跟独孤恨天联手。”

“我知道你们会有此想法,也猜到有此可能,但真那样你们会死得更快。”

“老夫并不想独吞,得手后大家三一平均分摊。”

“是怎样分摊法?无类教徒众不下数千,独孤恨天总不会答应让你给每个人都分一份吧!”

“他的那些手下不过是一批小混混,凭什么每个人都分一份。”

江城子叹了口气道:“人为财死。看来你们两个是无葯可救了。”

“再拖下去无葯可救的是你。”江九大叫道:“小子,你到底答不答应?”

“虎山的宝藏,是神算子前辈留下的。”江城子道:“他是星宿门始祖,我无权答应你任何要求。”

“小子,你说了半天,竟然是在吊老夫的胃口!”

“神算子这个人老夫只是听说过,怎么又出一个星宿门?”

“别人门户中的事,在下也不大清楚,不过这两个道长都是星宿门的长老。”

江九看了上清一眼,道:“这两个老杂毛,老夫只是眼生得很。”

“他们一向都远住在野人山上清宫,很少过问江湖中事。”江城子冷冷的道:“二位当然不会认识他们。”

“既没有人认识,又凭什么能证明他们是星宿门中的长老。”

“在下今晚也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有一位老前辈认识他们。”

“这个人是谁,他也许是跟这两个老杂毛串通联手了,来骗取藏宝。”

江城子一指朱伯鱼道:“这位前辈你可认识?”

朱伯鱼仍是翻穿着皮袍,而且他手中捧着酒罐子,把大半边脸都遮去了,江九看了半天才惊声道:“你是酒仙朱大侠……”

朱伯鱼去掉酒罐子,冷冷一笑道:“老夫当不起大侠,不过这两个老杂毛我已认识有三十年了。”

“他们真是星宿门的长老?”

“老夫也不清楚,你们自己为什么不去问?”

“好,在下就去问问他们。”

“用不着问。”江城子道:“星宿门的武功别成一家,谁也无法冒充。”

“既然如此,老夫就试试他们的武功也是一样。”

他口中说着,人已朝上清和玉清走去。

江城子却突然一跨步,挡住二人去路道:“你想知道的事在下都说了,先把解葯拿来。”

“老夫凭什么相信你说说是实是假,咱们如找不到藏宝,你小子也就只好认命……”他口中说着,突然一掌当胸劈了过来。

双方距离不过三尺,江九出手暴袭,目的不在伤人,旨在把江城子逼退,去找玉清问问有关星宿门的事。

但江城子似乎早已猜知他的心意,不但没有退开,反而跨步,挺胸硬接他一掌。

江九、何七乃中原有名的黑道高手,这一掌虽未尽全力。也不是一般江湖人物能接得下的,但江城子硬挨一掌后,不但身形屹立未动,身上发出的反弹之力,还把江九震退好几步。

可是江城子不等他身形站稳,已快如闪电般在他脖子上摸了一下。

江九不是才出江湖,知道他这一摸心有用意,赶忙也伸手在脖子上摸了摸,却赫然发现被江城子接去了那柄月牙刀正平放在脖子上,刀紧贴肌肤。

他取下毒刀,急忙伸手入怀去掏解葯,但是他伸进去的手半晌竟没有再收回来。

他胀红着脸,望着江城子道:“小子,原来你是空空门的人!”

“什么叫空空门,我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小子,你少在老夫面前装蒜,凭我快刀江九,在中原武林道上可称得起是祖宗,能从我身上摸走解葯的,除了空空门中弟子,谁也办不到。”

“你承认自己那两手不如空空门了?”

“那也要看从那个角度说起,老夫如果事先知道你是空空门弟子,可没那么容易让你得手。”

“我早就说过了,我连空空门的名字都未听过,又怎会是空空门弟于。”江城子道:“不过听你这样一说,我倒觉得你们这些自命老江湖幼稚得很可怜。”

江九跳起来怒叫道:“放屁,老夫成名江湖时,你这个无名小子还没出生呢!”

“不错!”江城子道:“我承认你是老江湖,但那并不代表权威,只是说明了你无知。”

江九跳过来就想动手,江城子却摆摆手道:“你别忘了你的脖子上已经中了毒剑,你要想拼命,就再用一把刀把脖子抹断,那样毒性就不会蔓延了。”

“把解葯还给老夫!”江九一脸狞色,道:“这笔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五 众视虎山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宿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