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门》

八 小子离虎山

作者:雪雁

扈三娘道:“这座山怎么有些阴气沉沉的,看起来比虎山还要凶阴。”

江城子道:“这座山名字就叫做阴风山,属长白丘陵,上面还住着几个山大王,每次我经过时他们都没有发现,我也懒得找他们麻烦。”

“那时只有你一个人,目标小行动又快才没引起他们注意。”扈三娘说道:“我敢保证咱们这次经过此山一定会有麻烦。”

“有麻烦更好,咱们就留在山上过宿。”快刀江九说道:“在黑道上我是贼祖宗,难道还怕几个占山为王的小毛贼?”

“此地不是中原。”扈三娘说道:“在关外快刀江九四个字知道的人恐怕不多,而且关外极冷,你的刀也飞不快。”

“扈女侠,兄弟并不是光靠那种月牙刀起家。”

“我知道,你不仅刀快腿快而且毒更快。”扈三娘正色说道:“高山绊不倒人,但一块石头却可以使人栽跟斗,你忘了老醉鬼是进了鬼门关又被拉回的。”

江九暗中一震,赶快拱拱手,道:“多承女侠开导,在下会尽量小心。”

几人说说谈谈反而忘了饥寒之苦,很快就翻上阴风山,眼看还有一两百丈到达山顶,但就在这时,上面突然起了一声巨响,有如山崩地裂一样,使整座山峰都动摇了起来。

江城子暗中一惊,赶忙出声警告道:“各位小心,咱们中了阴谋,山上的人可能是制造雪崩。”

快刀江九道:“此处到山顶不过百来丈距离,咱们一鼓作气冲上去。”

江城子摇摇头道:“不行!万一咱们冲上去一半开始雪崩。大自然的力量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

朱伯鱼道:“小子,不冲上去,难道咱们留在这里等死?”

江城子道:“咱们沿着山腰,选择抵洼之处绕圈子走。我记得在右前方不远处有个天然山洞,可以先到那里躲避一下……”他正说着,又是一声巨响,山峰上的积雪果然开始往下滑了,起先还是一些碎雪和冰块,但不久雪块就越来越大,有的居然大到数丈圆径。

这时整个山腰都是一片白蒙蒙雾气,上面看不到下面,而下面也看不到上面。

江城子提高声音道:“快点离开此地,再过一会还有大的积雪滚下来,而下面的积雪受到上面震动也会跟着往下陷。”

他口中说着话,人也当先向前奔去,但一路都是采取蛇形前进,余的人紧跟着跟在他的身后。

他们刚离开不到五十丈,又是一声巨响,在他们原来停身的地方,积雪果然已整块地滚下去。

江城子却头也不回,依然是放腿疾奔,又走了有一两百丈,在一处崖下面果然有个山洞,入口处虽然也积了不少雪,但仍可看清里面很宽大。

江城子向后面招招手,一矮身已首先飞了进去,余的人也都先后进洞。

江城子点一下人数,见大家都进来了,而且也没有人受伤,他这才叹口气道:“好危险,再慢一点咱们都得葬身雪窟。”

很少说话的刘二白这时开口道:“小江,你跟山上的人照过面吗?”

江城子道:“没有,我只知道山上住的人叫阴风三煞,他们都是关外响马出身。”

刘二白道:“这三个人我听过,但雪崩对于山居的人也同样是个大忌,他们好像是专门为了对付咱们来的。”

江城子道:“不错,雪崩一开始我就知道他们是无类教派出的眼线,也许是一个分坛。”

刘二白道:“他们不敢继续制造雪崩的,等下咱们倒要去大寨拜访一番。”

他从朱伯鱼手中接过半罐酒,目中已隐隐射出杀机。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又响起一声巨爆,只见一连串巨大冰块竟朝着洞门滚压过来。

朱伯鱼道:“这些混球难道想把咱们堵在洞里?”

江城子道:“不能让它把洞门封住,否则咱们永远也出不去,朱前辈和刘二哥守在两侧,我挡在正中,只要发现有大的冰块压下来,必须及时出掌震飞,籍着下滚冲力要发五成真力就够了。”

果然就在他们说话工夫,上面已连续有七 八块雪块压了过来,江城子双掌疾出,一推一引把那雪块都送到山下去了。

这是一种借力使力的巧劲,朱伯鱼和刘二白都是大行家,所以当第二批雪块滚下时,他们不等江城子招呼,已双双出掌震飞。

这座山不高,积雪也不大多,没多久上面滚下的雪块已慢慢停止了,只剩下一些零碎的散雪还在继续飘落。

江城子道:“这些碎雪不要管它,让它把山洞慢慢封起来,咱们停身处更不容易被发现。”

朱伯鱼道:“咱们总不能都老是躲在洞中,不如乘着对方现在不注意,冲上去宰了那批混球。”

江城子道:“再等一下,我猜想他们一定会派人下来检查的。”

“他们知不知道此处有座山洞?”

“这是他们的地盘,应该会知道。”

“假如他先找到此地来呢?”

“咱们正好有了带路的。”江城子说道:“阴风三煞既然拥有炸葯,山顶也许还有他的埋伏……”

他说着,山腰中已有了脚步声,朱伯鱼和刘二白也都听到了。

朱伯鱼赶忙改传音道:“小子,他们有三个人,会不会就是阴风三煞?”

江城子道:“我也没有见过他们,等捉住了问问才能知道。”

朱伯鱼道:“他们武功好像并不怎么样,脚步落地声音很重。”

江城子道:“在崩雪后的山行走,不能以脚步轻重判断武功,应以行动快慢为标准。”

朱伯鱼道:“你小子以为这三个混球如何?”

江城子道:“可以列入一流身手,他们正在谈话,咱们注意听听。”

朱伯鱼也听到断断续续谈话声,他赶忙凝神闭气不再说话。

只听一个沙哑声音道:“老大,我看咱们用不着再找了,在那种情况之下,他们就算长了翅膀也无法逃走。”

另一个低沉声音接道:“咱们还是小心一点好,据总坛指示,他们这一行人无一庸手,连塞外五匹狼。雪里双飞都先后被他们放倒了。”

沙哑声音道:“他们是太过托大,死了活该。”

低沉声音道:“话不是这样说,他们能放倒雪里双飞,凭这种身手在关外也不多见。”

沙哑声音道:“会不会是那个无名小子。”

低沉声音道:“现在还不知道,他们之中除了无名小子之外,还有关东醉侠刘二白和武林二仙之一酒仙朱伯鱼,这些人没有一个好惹……”

他说到这里突然“咦”了一声,道:“此地有个山洞,我还担心会被大雪块堵死,怎么只积了一点雪?”

沙哑声音道:“大的雪块可能滚到洞里去了,就让积雪把这山洞封起来也好,免得被外人占用。”

低沉声音道:“不对,这层浮雪明明很薄,它是被大雪块带动飘下来的,上面还有很多小孔,这个洞中可能有问题。”

沙哑声音道:“就算他们没有死,也不可能找到这里藏身,而且他们走的方向也不对。”

又隔了一会,才听低沉声音道:“咱们过去看看,山上还住着贵宾,此时千万不能出事。”

三个人走到洞口,仍是那个低沉声音道:“老二,你去看看,多小一点!”

一阵脚步声之后,那个沙哑声音突然大叫道:“老大,咱们的运气来了,洞里有很多珠宝。”

低沉声音笑道:“老二,你别输昏了头,这座山洞咱们来过不止一次,从来也没有见到过珠宝。”

沙哑声音道:“不信你自己过来看看,而且还都是一等货。”

低沉声音似乎被说动了,凑近小孔一看,不仅也是一呆,过了半晌才听他喃喃的道:“怪了,此地怎么会有珠宝……”

由于三个都挤着想看,却忘了那层积雪很薄,一声轻响过后,三个人都一齐朝洞中走去。

但他们都是响马出身,什么样的场面都见过,身子还在空中,双掌已就势下击,身子反而向洞壁贴去。

他们反应虽然够快,但却有人比他们更快,江城子,朱伯鱼、刘二白一人紧盯一个,他们连第二次出手机会都没有就全都被点中穴道。

朱伯鱼制住的正服那个老二,把他往江九面前一摔,道:“老小子,快点把你珠宝装起来,这家伙也是个赌鬼,大概跟你是同行。”

江城子道:“不错,阴风三煞都是靠着抢和赌起家,在他们山寨中可能还存有不少宝物。”

朱伯鱼道:“老夫的胃口不大,还是留给他们两个老小子去发一笔吧!”

江九道:“这三个人武功平常,不一定就是阴风三煞。”

朱伯鱼冷笑道:“他们都躺在这里,你可以去问问是不是冒牌货。”

江九道:“人到了我手里,倒也不怕他不说实话。”

他迅速的点了老二四肢,又解开朱伯鱼所点的穴道,才拿出月牙刀在他面前晃了晃:“老夫问你的话,你最好照实回答我。”

那个老二酒醒后,见到洞中很多珠宝袋子,居然以为面前这些人也是响马。

他不但未理江九,反而哈哈一笑,道:“老兄,你也不打听一下,咱们兄弟是干什么出身,如果识相一点把货物留下一半,今后在三省保证你们可以畅通无阻。”

江九见他会错了意,不由气得瞪着眼道:“混帐,你简直是瞎了狗眼,老夫虽然也是当强盗出身,却绝不当别人的狗腿子,而且我是凭自己的腿站在这里。”

老二冷笑道:“那有什么分别,反正咱们都是同行,你们既然来到阴风山,还不是刚做完案为了避避风声……”

江九听他越说越不像话,狠狠一脚将他踢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道:“你再不回答老夫的问话,我就一掌先劈了你这混帐。”

老二这一脚挨得不轻,他也怒着眼道:“老匹夫,你知道什么?”

江九道:“你们三个人可是叫阴风三煞?”

老二道:“你这不是废话吗?江湖上从来没有人把咱们叫成阴风四煞的。”

江九怒声道:“老夫没有工夫跟你磨牙,阴风三煞叫什么名字?”

老二哈哈大笑道:“看你一大把年纪,原来还是初来道的小混混,你们既然找上了阴山,居然不知道阴风三煞的大名……”

江九也知道这句话问得不适当,一时恼羞成怒,举起月牙刀正待当胸刺下,江城子却赶忙飞身上前拦住道:“江老,你歇歇吧!让在下来和这位石朋友谈谈。”

江九只好默默的退到一边,江城子蹲下身来坐在老二对面,道:“石雪璞,你认识在下吗?”

原来这个老二叫石雪璞,他呆了一呆道:“咱们在那里见过面?”

江城子道:“没有见过面,但我知道你们阴风三煞的大名,老大叫石雪璞,你叫石雪璞,老三叫石雪辉,在关外黑道上你们数得上第一号人物。”

石雪璞神色动了一下,道:“你年纪不大,能叫出老夫的名字,必有点来头。”

江城子道:“来头也不大,在下只是一个无名小子。”

石雪璞不由瞪大眼,道:“你就是无名小子……”

江城子却利用他说话的机会,啪的一口浓痰正好吐在他口中。

石雪璞脸上刚刚浮现出一股怒意,但很快就消失了,而且他还把那口浓痰当做仙丹一般吞了下去。

江城子又伸出右手,在他面前轻轻晃动一下,道:“石兄,在下有几点小事请教一下。”

石雪璞吞下一口浓痰后,居然怪事连连,他被江九所点穴道竟自动解开了,站起来拱拱手道:“老弟,有话请说。”

江城子道:“财帛动人心,咱们带的珠主太多,在阴风山避避风头。”

石雪璞道:“没有问题,既是道上的朋友,咱们理当照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宿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