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门》

九 剑杀尼布楚

作者:雪雁

江城子提过一袋宝珠,道:“咱们并不白住,这一袋珠宝算是见面礼,等风头过去后再另行酬劳。”

石雪璞忙道:“够了够了,老弟不必客气。”

江城子道:“据在下所知,山上还住着一位贵客,咱们留下来方便吗?”

石雪璞居然叹口气道:“这个人是罗刹国的特使,教主指定由咱们兄弟负责接待。”

江城子道:“石兄乃关外一代名家,派你们招一个老毛子,也未免太委屈了。”

石雪璞却反叹了口气道:“技不如人,咱们兄弟也只好认命了。”

江城子道:“这个罗刹特使武功很高吗?”

石雪璞道:“不怕你老弟见笑,咱们兄弟三人联手竟连他一剑也接不下。”

江城子道:“在下很想会会他,如侥幸胜过他一招半式,也等于是替石兄出了口气。”

石雪璞道:“老弟如能胜他,当然是最好不过,但万一败了却有生命危险。”

江城子道:“石兄尽可放心,兄弟再不济,自保远不成问题。”

石雪璞道:“好,咱们就说兄弟是教主请来的,免得他又疑神疑鬼。”

江城子道:“这样最好不过,大家还不致伤了和气。”

石雪璞道:“咱们倒不怕伤了和气,自从这老毛子来到山寨后,没有一个人不恨他,而且每隔十天还得替他另换一批少女,咱们兄弟虽然不是正派人物,但却最恨好色之徒。”

江城子道:“你们教主知道他的为人吗?”

石雪璞道:“知道有什么用,据说他是罗刹国的特使,派到中国来签约的。”

江城子一匠,道:“签什么约?”

石雪璞道:“这个老朽就不清楚了,他不说咱们也不敢问。”

江城子道:“你们山寨中只有他一个是罗刹人?”

石雪璞道:“一个已经要命了,如果再多来几个,关东三省都不得安宁。”

江城子道:“在下负责替石兄出这口气,还要请你多加配合。”

他说完又走到阴风三煞的老大和老三停身处,在他们身上拍拍打打一阵子,接着又不知在他们口中放了些什么东西。

二人醒来后,一脸茫然之色,却自动的随在老二身后走了。

江城子向众人挥挥手,也紧紧跟他们离开山洞,很快的就到达了山顶大寨。

而这里的建筑竟出人意料的堂皇,俨然有如一座小宫殿。

由于阴风三煞在前面带路,山寨的主要入口虽有人把守,却没人敢多问。

他们一直走进大厅,才见到一个碧眼黄发的罗刹人正神气活现的坐在上首,两旁各站着四名躶体女郎,她们半依半靠的偎在罗刹人身上。向他敬酒。

因为厅中生着一个大火盆,比起外面暖和多了。

罗刹人见阴风三煞一下子带进来这么多人,微微一怔,显出很不高兴的道:“石老二,这是怎么回事,他们都是什么人?”

他的一口京片子居然说得字正腔圆。

石老二就是石雪璞,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道:“这几位都是教主朋友,咱们只是奉命接待。”

“刚才外面的爆炸又是怎么回事?”

“是误会,现在已经没事了。”

罗刹人一眼看见扈三娘,不由直着眼道:“这个小娘子也是教主的朋友。”

石雪璞冷声道:“不错,他们都是教主贵宾。”

罗刹人哼了一声,道:“屁的贵宾!叫她今晚先陪老子睡一夜,明天再去当贵宾还是一样……”

扈三娘一闪身,已冲了过去道:“老毛子,你对你姑奶奶说话?”

罗刹人道:“就算你真是我姑奶奶,老子还照样的喜欢你。”

扈三娘道:“你既然喜欢我姑奶奶,就把你的头伸出来让我摸摸。”

罗刹人怪笑一笑,竟真的把头伸了过来,道:“姑奶奶,你喜欢摸就多摸几下。”

扈三娘一进大厅就已动了杀机,此时右臂早已蓄足真力,扬手一掌拍在他脑门上。

谁知这个罗刹人气功已练到刀枪不入。

扈三娘内功虽不如江城子等人,但她全力一掌少说也有千斤之力,可是霹在罗刹人头上,不仅未能伤到他分毫,反把扈三娘震得退后两步,整条手臂都麻木得几乎抬不起来。

罗刹人反而哈哈大笑道:“怎么样?姑奶奶,你还要不要再摸一次。”

扈三娘一咬牙,反手抽出青虹剑,冷笑道:“你要是敢让姑奶奶砍一剑,我就服了你的内功。”

罗刹人见她剑上冷芒刺肌,已知是一把宝剑,他不敢再拿脑袋去冒险,但却一点也不在乎,道:“你们中国人学了几天功夫,就自己以为了不起,老子只要一出手,你就永远没有机会再用剑。”

扈三娘道:“你不妨出手试试,姑奶奶正在等着你。”

罗刹人双手轻推,已把那群女郎推出一两丈远,中间留下一块空地,他才伸手从墙上取下长剑,道:“你准备好,小娘子,只要你真能接下我一招,老子就伸出脑袋让你砍,如果接不下一招,我也不杀你,只要你陪老子睡一夜就行了。”

扈三娘乘他说话之际,已跃起空中,振腕出招,挥剑反空下击。

这一招她不仅用上全力,而且暗中还把剑术混合在招式之内。

罗刹人右手握剑站在当地,依然是毫不在乎,直到扈三娘的剑身临体,他才将身形侧了一下,但他的剑却不知在什么时候竟然反撩出去,“当”的一声巨响,空中还冒出一溜火花,扈三娘的青虹剑已被震得脱手飞出。

而罗刹人撩出的剑却没以收回来,偏过剑叶,快如闪电般朝扈三娘脑门拍去。

但几乎在这同时,空中又飞出一条人影,他顺手抄住青虹剑,寒光闪暴,反削向罗刹人喉结。

喉结是人身最脆弱的地方,也是气功不易练到之处,罗刹人被逼得连退七步,才躲开绕头的剑气。

这个出手的人是江城子,他把剑还给脸色苍白的扈三娘,道:“三姐,跟这种野蛮人动手最忌斗力,你如一开始就出精招,他早就倒下了……”

罗刹人大怒道:“放屁!你这个土包子,懂得什么叫做剑道?”

江城子寒着脸道:“我不必懂剑道,但我有把握三招之内叫你躺下。”

罗刹人见他一付乡巴佬的打份,怎么看也不像个高手,忍不住问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江城子道:“说出你也不会知道,你就叫我土包子也是一样。”

罗刹人道:“老子叫尼布楚,我是代表罗刹国来跟你们中国皇帝谈条件的。”

江城子道:“在下是江湖人,我从来就不问官府中事,但你欺侮中国的百姓,我只好先杀了你,替这些无辜的少女报仇。”

尼布楚道:“老子跟你们皇帝条约签好,东北三省就归我管辖,她们都是我的臣民,老子有权叫她们陪我睡觉,谁也管不了。”

江城子道:“我就能管得了。”

尼布楚一怔道:“就凭你这个土包子也想从中间插上一脚?”

江城子:“你和官府之间的勾结,我没兴趣管,但江湖人有江湖人规矩。”

尼布楚道:“屁的规矩!除非你想杀官造反,否则你还是乖乖的滚到一边去。”

“如果真有必要我会这么做的,因为江湖人大多是天子不能管,何况你只是一个异邦的混混,关东三省乃是中国版图,就算是皇帝他也没有权用来送礼。”

“你这个土包子当真玩固不化,老子是罗刹国的特使,也是应你们皇帝之邀,前来谈判的。”

“你来跟谁谈判?”

“当然是你们朝中代表?”

“代表人在那里?”

“这一两天就到,老子已经派人去通知了。”

“我就是你所说的代表,要怎么谈法你跟我谈也是一样。”

“你是北京派出来的,独孤恨天怎么会不先派人通知我一声?”

“我早就猜到是独孤恨天从中穿针引线,你这个老毛子上当了,他把你送到阴风山来,就是要杀了你。”

尼布楚大叫道:“放屁!独孤恨天请我来,是担心你们这批莠民闯上玉佛顶影响他练功。”

江城子道:“我想也是这回事,但你被杀在阴风山,罗刹国会不会找他麻烦?”

尼布楚道:“小子,你好像很有把握的样子”

“我一点把握也没有,因为你的气功在中原武林中,有这种成就的人还不大多。”

尼布楚得意的道:“你既然知道,还敢跟我动手吗?”

江城子道:“既然遇上了,不动手也不行,否则我就不够资格称为江湖中人。”

尼布楚不解的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江城子指指那八名畏缩在一旁的躶女,道:“我要替她们讨回公道,也让另一批野心家知道中国人是不可任意欺侮的。”

尼布楚道:“那些女子不过是一批村妇,值得你小子为她们拼命吗?”

江城子道:“村妇也是人,像你这禽兽不如的畜生,比起村妇更低贱。”

尼布楚怒声道:“你这个土包子想死还不容易,别以为你一招能把老子逼退,那只是我一时大意。”

江城子道:“下一招你应该多小心,如果你再大意就没机会了。”

尼布楚把剑还给扈三娘,空着双手站在那里,不由杀机骤起,双手抱剑拦腰横扫过来。

江城子身子轻闪,人已到了他的背后。冷声道:“你如果只会这两手,最好还是少现眼丢人。”

尼布楚厉声叫道:“小子,你怎么不敢接老子一招?”

江城子道:“我跟人动手从不使用蛮力,你见过中国人指挥两头牛耕地吗?”

尼布楚大怒,双手握剑,一口气就攻七招。

攻势虽然凌厉,但招式却没有多大变化。

江城子很轻易的闪过七招,冷笑一声道:“我现在就采取农夫耕田方式,控制你这头蛮牛。”

他说着活,手中突然暴射出一道紫芒,迅如闪电般绕向尼布楚的喉结。

尼布楚不由大惊,急忙退后五步,可是那道冷森森的紫芒依然是紧追不舍。像是有灵性一样。始终离他喉结不到三寸。

尼布楚经过几次后退,他的背已靠上了墙壁,退无可退,一时情急只好双手抱剑拼命挥舞。

可是他所击的招式全部落空,而那道紫芒依然紧缠不放。

他在无计可施之下,只好一手护住喉结,一手挥剑拒敌,并且身形贴着墙壁,慢慢向门口移动。

这时只剩下不到一丈的距离他就可穿出厅外,但突然间他感到右手一轻,长剑已被人夺去,而护住喉结的左手也同时感到一阵剧痛。他还没来得及多想,一股冷森森的剑气已紧贴喉结穴。

只听江城子冷冷冰冰的声音道:“你的特使身分可以到此结束了,如果你不想死还有希望回罗刹。”

尼布楚神色一动道:“你肯放我回去?”

江城子道:“我答应放你回去,但你必须跪在这些受害的姑娘面前磕几个响头,而且把右手也得留下来。”

尼布楚厉声道:“小子,你知道你这样对特使,犯了什么罪吗?”

江城子道:“什么罪我都不在乎,我是江湖人做事是依照江湖的准则。”

“难道你们中国江湖人造反,皇帝也管不着吗?”

“当然管得着,但是我没有造反,独孤恨天勾结外国人想抢夺中国的土地,我只是为了保卫国土。”

“关东三省本来就是三不管地带,谁的实力强谁就有权占领它。”

“那是你的看法,关东三省是中国版图,谁也不能否认,而且我现在实力就比你强,所以我有权处置你。”

尼布楚道:“你不过是仗着你一点小巧工夫,加上厅内地方又小,如果到外面放手一搏,你还差得远。”

江城子冷笑道:“我没有那个兴趣,而且我也不想浪费精力,你如照我的话做,还可以再活几年……”

尼布楚乘他说话之际,突然凶性大发,垂着的右手硬往紫电剑抓去,而他的双腿也在电光石火之间连连踢出十三腿。

可是江城子的动作却比他快得多了,右手持剑用力一压,已封住他的喉结穴,跟着反转剑锋一拖,硬把尼布楚的右手齐腕削断了。

而江城子左手夺来的长剑也没闲着,乘尼布楚精神松懈之际,已迅速无比的刺破了他的气门。

气门一破,尼布楚的一身气功尽失,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他的身子靠在墙壁上,滑落下来,坐在地上,一脸悲怆之色,道:“小子,你的手段好狠!”

江城子淡淡的道:“我的处世原则就是对什么人用什么手段,你一直看不起中国人,就以为气功天下无故,现在你该知道中国功夫不会差给你们罗刹人吧!”

“你小子不过是靠着利器和取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九 剑杀尼布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宿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