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 一 章 宇内现潜龙

作者:雪雁

沐浴在刚抹过黄山高接云端的仲夏辉中的锁龙桥。;就那么静悄悄的横卧在宽有三四十丈的三叉河上。

清澈得发蓝的河水,徐徐的流过桥下,流过两岸密排的垂柳脚下,缓慢、温驯的俨如一条驯服的青龙。

青砖桥座。石板桥面,看起来,镇龙桥建造得并不精细、华美,但触目却有一种粗旷、坚实能耐狂风暴雨的牢固感觉。

锁龙桥建成迄今,不过仅仅十年左右,但在这不算长的十年中,河东那片广大而无人耕种的肥沃土地,却给桥西小小的三叉村中不到三百户人家带来了无尽的财富,对这个小小的村落,锁龙桥实可算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短短十年之中,由三餐不继而一变为丰衣足食,是桥给他们带来的,或者该说是建桥的人给他们带来的。

虽然,那建桥人,全家在村中居留了不过短短的三年光景,便如昙花一现般的消失了,或者,该说是凋谢了,神秘得带有恐怖般的凋谢了,也正因为他们消失得太过於突然,他们更觉得有身受重思而永难报答的过饰。

感怀逝者大恩,聊表生者敬意,他们在桥西大路边上,建下了那座小山似的大冢与那座围有砖墙的祭奠祠堂。

每当人们目光接触到这处宏伟的祠堂时都仿佛看到了七年前那张洒脱,开朗永远挂着笑意的和善面庞。

就在七年前的今天早上,一他们发现了那位带来财富的一家凋谢了,因此,每年的今天,全村中的长一辈的人,都要到这相堂中来祭奠一番。

这时,正有几个壮汉抬着三牲,果饼等祭品从祠堂内走出来。

今年的祭奠显然是完成了,在七八个抬祭品的壮汉之后,连贯的走出十五六个老汉,年纪均在五十以上,穿得虽然并不华美。但却非常朴实整洁。

他们抬动着沉重的步伐,个个面色沉重而肃穆,可见七年的漫长岁月,仍没有扫去深印在他们心中的那幂景象。

‘沿著祠堂正门的两侧,十五六个老汉排成两排,停步转身,对面而立,静静的等待著。

与往年一样,白发萧萧的秦老爹,仍是最后一个。

他扶著那根枣木拐杖,一步一步缓慢的跨出大门,然后再转身探臂把那两扇今年才漆过红漆大门拉上来。

门才拉开一半,秦老爹突然停住了,昏花的老眼,向右手一扇门上望了许久,才急急的转过身来。以沉浑带怒的声音道:“这门上的字是谁写的?简````简直是想造反了,那…那里不可以写?就非写在这恩主的灵位前的大门上吗?秦三,秦三,你过来。”

一个三十多岁的驼背汉子闻声急急忙忙的从祠堂后跑过来,直到秦老爹面前,才止步道:“老爹,你叫我?”

寒著那张皱纹密布的老脸。秦老爹,把身子向右一侧,反臂指指门道:“这是谁写上去的?”

众人一直没弄明白秦老爹为什么会突然急言厉包的把秦三找来,闻盲目光一齐往那扇门上红不由全都呆住了,只见,右边门上写著一行碗口大的黑字,道:“念天心,有好生之德,稍收煞气”

看完这一联,众人目光又不由自主的向左边一扇望过去,果然找到了下联:“怨相报,无休止之期,冤家宜解。”

秦三虽然不认得字,但也呆住了;他惊得目瞪口呆了半天,才呐呐的道:“老爹…、··这…

秦老爹,老脸煞白,颤动著嘴chún道:“不用这个那个的,你老实说,这些日子里,你有没有在这里看管照顾?我交待过你多少次,这里只要损了一草一木,就是对恩主大大的不敬,你倒是有没有听进去?你说,快说啊?”

多少年来,众人从来没看到老爹如此激动愤怒过,他今天这种异乎寻常的表情,不但把秦三吓呆了,就连那十五六个老者,也个个为之心动。

_秦三呆站了半天。才比手划脚的道:“老爹,我发誓,发重誓,我从来没擅自离开过,这两扇大门,我昨天夜里才洗刷过,说半句谎言,天打雷劈,就不知道是那个天杀的与我秦三过不去在这上面写了字,老爹,相信我?”

秦老爹冷笑道:“你这样说,有谁会相信,从今天起,这里不用你照理了”

秦三闻言大骇,脱口惊叫道:"老爹,承你仁慈,当年留下我这个无处可去的驼子在庄上,我秦三日夜不敢忘合庄大恩,那敢怠忽职责,老爹,我…真的从来没有离开过,天晓得。”

秦老爹脸色依旧冰冷,毫无感情的道:“秦三,你就算砸了我的门,拆了我的屋,我都能原谅你;唯独对恩主的祠堂,我无法纵容,这是全村的人感恩报恩之地,我一个人作不了主。”

恰在这时,词堂外突然响起一个宏亮震耳的声音,道:“阿弥陀佛。老衲多事,罪过,罪过呀。”

一闻声,虽然都知道和尚是谁;但众人的目光,仍然向祠堂大门口望过去。

一个须眉俱在,面如满月般的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就在众人目光注视之下,由大门缓步渡到调堂前的大院中。

老和尚停在秦三身后,朝秦老爹合什为礼,肃声道:“施主,老衲斗胆自专,擅自书写於此实非秦三施主之过。”

秦三一听,火可就大了,霍然转过身来,怒声道:“大和尚,你是个得道高僧,做事怎么好这般阴损,我驼子可没有得罪你啊!”

秦老爹沉声喝道:“秦三,怎么可以这么无礼?”

秦三闻言苦著脸道:“老爹,他写的、我得替他顶罪啊!”

秦老爹挥挥手.道:“不怪你;没你的事了。你去吧?”

秦三呆了一呆,突然欢天喜地的道:"谢谢老爹。谢谢老爹’一边说,一边急急忙忙地退了下去。

秦老爹一等秦三走出去之后,才着老和尚,道:“大师在祠堂正门上写这付对联,想必有什会用意,弟子等愚昧还乞大师明言相告。”

老和尚沉声道:"施主,老衲本意,正如门上所写的,无非是为天下苍生设想而已。

秦老爹更迷惑了,呆了老和尚半天,才道:"大师,弟子等都是庄稼汉子,世居於此,与外界既无瓜葛,自己之间也从无纷争。又怎会无辜伤害生灵呢?”老和尚沉声道:“阿弥陀佛,老施主,你等虽未杀害生灵之力,亦无残害生灵之心,但是,老施主,你却能阻止那杀伐的煞神,是的,老施主,只有你能。”

秦老爹张著嘴,慢慢抬手指著自己的鼻尖,自问似的道:“我”

话落又摇摇头,道:“大师,弟子更糊涂了。”

老和尚望著秦老爹身后的祠堂内室,意味深长的道:“施主,老衲相信你一定看得出老衲写的那些,不是给施主等看的,施主,你说是吗?”

秦老爹点点头道:“大师,这个我知道,弟子也正想问问大师你,这是写给谁的呢?”

老和尚精光闪闪的眸子盯在饲堂内供桌上的灵位上,语重心长的道:“老施主,燕家有后,老施主,你一定知道,是吗?”

秦老爹一呆,盯看老和尚好一阵子,才道:“’大师父,不瞒你说,燕恩主的第二公子在灾难发生的当夜,确实曾在老夫处避难,可笑他们只知道往外追而不知道向内找,只是,下半夜他就被一个黑衣侠土领走了,大师父,你是说他还活著?”

众人的目光,全部迫切的盯在老和尚脸上.目光中,全都充满了希求。

老和尚沉叹一声,道:“施主,他们不向村内搜,并非由於愚昧,而是有人替那燕家第二子送了命。这是调虎离山之计,这件事,燕家二子知道,因此,他如果真活著,心中必然充满了恨与怨,老衲真替天下苍生担心。”

对老和尚这些悲天悯人的话,秦老爹一点也没听进去,老和尚话才说完,他已迫不及待的问道:“大师父,你是说燕公子还活著”

老和尚看著秦老爹道:“老施主,假使老衲说他还活著的话,施主,你肯替老衲完成这个心愿吗?”.

秦老爹有点失望的道:“大师父,假设与事实终有一段差距。你也不能断定燕公于是否真的还活在人间、是吗?”

老和尚沉重的叹息一声道:“施主,老油有八成把握,知道燕小檀越仍活在人间,而且人已回到三叉河来了,因此,事情已迫在眉睫。老衲才前来求告施主,老衲一向知道施主心底慈善祥和,因此。老初以为施主一定会替老初完成这个心愿。”

秦老爹闻言,皱纹密布的老脸上立时浮上了一片兴奋之色,才待开口再问、两侧那两排老者之中了已有四五个迫不及待的,抢口道:“大师父,你见过燕二公子?”

老和尚探手在宽大前袈裟中,缓慢的掏出一张纸条,摇头沉重的道:”老衲没见过他,但老衲却相信这些一定是他写的,老施主。你看看笔迹,当知老袖的推测不错。”话落把手中纸条递向秦老爹。

急忙伸手接了过去,秦老爹睁著昏花老眼看了一阵,突然兴奋无比的高声念道:“潜思默察真理,善恶终须有报,龙行带雨,雨化血,剑了切齿深仇。”

秦老爹看了一阵,点头笑道:“嗯,嗯,笔迹的确是出自年轻人之手,但是,大师父,你怎么就知膨这可能是燕二公子呢?”

老和尚道:“施主,祠门上的是老衲在昨夜二更时写的,在五更老衲起身时,桌上就出现了这张纸条,老施主,老衲以为:只有燕公子回来,他才会先到祠堂来,因此,他能猜出这是老衲写的。”

两排老者之中,立时有人抢口问道;’‘大师父;如果真是燕二公子回来了的话,他又为什么不进村呢?这不大可能吧?”

老和尚沉重的道:“各位施主。你们可曾发现最近村西的莫施主院中什么不同的吗?”

秦老爹老脸立时一变,神情不安的道:“’大师父,你是说‘活阎罗”’莫老爷子庄院中最近出现的那些持刀带剑的汉子,是来等二公子的?他们又怎么知道燕公子要回来呢?”

老和尚看看碧蓝的天空,沉声道:“老施主,你不是江湖中人,因此,你不会知道江湖上的事情,事情发生在三个月前,名动一方的吴家堡与赵家楼突然都在一夜之间冰消瓦解,死者在三十日以上,事设在这两处地方,有人发现了相同的标记,一个染印在大门上的龙头。”

秦老爹泳“龙头?龙头又代表什么意思呢?”

老和尚不安的道:“神龙见首不见尾,踪迹如谜,无人能见,施主,一下狠手之人,是在明告武林,潜龙重现江湖了。”

泰老爹昏花的老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惊讶的奇光,脱口没吟道:“日行万里无踪迹,潜龙管尽不平事,大师父,老汉记得孩提时期天下各处都在流传著这两句话,你所说的潜龙可就是指的那神人般的‘潜龙?””

老和尚道:“是的,只是,人已换成了燕二公子而已,这将比当年心性偏激的‘潜龙真人’更可怕?”

秦老爹道:“大师父,潜龙与燕二公子又怎么扯上关系了呢?”

老和尚沉重的道:“老施主,你把老衲给你的那付对联,起首二字与结尾二字联起来一念就知道了。”

秦老爹自语道:“潜龙默察,察真理,善恶终须有报,龙行带雨,而化血,免了切齿深仇。”

自语一落,突然道:“潜龙、报仇!”

老和尚凝重的接口道:“是的,老施主,他要告诉老衲的正是这四个字,施主,你知道莫施主家来的那些人正是为了等他吗?你总不希望三叉河一带再出流血事件吧?”

秦老爹闻言不安的道;‘大师父,燕二公子如果不来见老汉,我也无法通知他躲避呀,这…这可怎么办?"老和尚道:施主,并不是叫燕小檀越走避,而是劝他不要再杀下去了。”

秦老爹迷茫的望着老和尚道:“大师,你…你是说燕二公子能单枪匹马的杀了那些人?不,决不可能,大师父。俗语说得好,双拳难敌四手,我得设法通知他。”

老和尚郑重的道。“老施主,你不韵武功,因此不知其中玄奥、吴家里、赵家楼,能雄踞一方,决非偶然。老施主,‘潜龙’之能,不但你想像不出,就是江湖中人也照样的不敢猜测,因此,整个江湖武林,几乎人人自危,都在注意他的动向了。”秦老爹道:“大师父,他比之你如何?”.

老和尚凝重的道这“他夜人老衲房中。老衲竟然毫无所知,’老施主,老衲差他大远了。”

秦老爹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急问道:”大师父,你过河无须舟揖,来去如风,他也能吗?”

只觉秦老爹神情有些激动,但老和尚却无法猜出他此刻在想些什么?点点头道:“老衲说过,差他差得大远了。”秦老爹盯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宇内现潜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