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十一章 先声夺人

作者:雪雁

西边响起一声闷哼,南边一声痛哼!东边却爆出一声惨号!

二三十道目光,随着响声不断的转势看,除了那遭似有似无,虚无飘渺的淡淡白烟外,他们只看到鸡飞狗跳般的四散飞射出的人影而已。

众人的目光转完了四个方向,再回到原处时,立时全直了。

燕寄云仍然站在那里。

姿态、表情,甚至连鞭的握法部与前时二般无二,就好像他原先只用了障眼法使人无法看到他,而此时突然又把法术除去了似的。

但是,就在这似有似无的短暂变化之间,西北南三个距众人七人丈的方位上,同时出现了三个人。

三个同样装束,同样兵器,甚至连表情也相同的老人。三个人手中同时紧紧的抓住一把金背鬼头大刀,六道似慾喷火的五光,全都集中在燕寄云身上,瞬也不瞬。

假使,那眼光真的是火,只怕连精钢,坚石也要被照化了。

只看到三个,蛇魔王傻了,他不相信,事实上在江湖上走动的任何人也不会相信他们会只出现三个。

阴山四虎,在任何公开的场合上,从来没有减少任何一个的记录。

毫无疑问的,那声惨号,号掉了他们的惯例了。

这短暂的一瞬间所发生的事故,原本不多,但其严重性却够人沉思老半天却无法想通。

燕寄云用的是什么身法?什么手法?北边那个是怎么死的?蛇魔王没看清,活著的三虎也没看清楚。

不了解的事与物都很可怕,不了解的事与物也永远想不通,也永远不能不想。

蛇魔王有点后侮,后侮自己不该不相信传说而冒昧的答应这个差事。

三虎没想到这些,这倒不是他们不知道这个少年人可怕,也不是经验不及蛇魔王,而是燕寄云拆了他们引起的那把火,把他们该想到,该考虑的那些,全烧得精光了。

依旧那般死盯着燕青云,空二个方位,三虎就象三具停放了多年没烂的僵尸似的,硬梆梆,直挺挺的一步一步的从坟顶上走了下来,再从坟边上走向燕寄云。

原先包围燕寄云与白燕玲的那些黑衣汉子,急急忙忙的挤出三个缺口,把三头怒火攻心的阴山之虎攻进了包围圈内。

懒散的望著正面走面的那个矮矮胖胖,两条粗浓的白眉毛几乎能把挤在一起的眼鼻口全包住的老者,燕寄云笑道:“朋友,别那么直挺挺的走路,像你这种走法,是不该站在地面上的。”

由燕玲突然插口道:“云哥哥,你可别弄错了。这是夜间,正是棺材里的那些东西出来的时刻,他们等个活动时间不容易,你怎度好叫他们回去呢?”

话落慢慢退到燕寄云身边。

显然,她怕他以一对三吃了亏。

短胖老者停在燕寄云身剪二尺左右处,生硬怨毒的道:“燕寄云,阴山四虎今天叫你尝尝金背刀分尸的滋味。”

仍然是那付不起劲的态度,燕寄云道:“既然遇上了,谁也没得多说的,不过,你朋友的话可得说得清楚点,你们此刻可只有三个而不是四个。”

短胖老者道:“老夫就是来要这笔血债的。”

缓慢的点点头,燕青云道:“行,只要三位份量压得倒我姓燕的,燕某就是要说不也不行。”

话落盯著矮胖老者道:“阁下,你是阴山四虎中的老人‘地虎’金流云吧?”,老者阴冷的道:“不错。”

没有回头,燕寄云道:“后面左侧那位是老三飞虎金飞云,右边那位是老四花虎金漂云吧?”

地虎金流云冷笑道:"你全说对了。”

话落金背刀缓慢的扬了起来。

忖度形势,蛇魔王知道自己不能不及时出手了。

大步走了上来,蛇魔王道:“老夫也算上一份。”

笑笑,燕寄云道:“阁下与这三位大概是巧遇吧?”老脸一红,蛇魔王道:“小辈,别逞口舌之利,拿真本事出来吧!”

摇摇头,燕寄云道:“四位是老鼠跳到秤盘上,硬是不知道自己的轻重了,要燕某拿真本事出来,说实在的,四位份量还不够。”

飞虎金流云实在忍不住了,生涩的道:“老大,跟这种人斗什么口嘛,摆平了他就是了。”

花虎花斑脸也扭曲得失了原形,接口道:“对,用不著跟他罗嗦。”

白燕玲闻言突然转向燕寄云身后的二虎道:“两位说得可比唱得更好听呢,你们自己也不拿面镜子照照,配吗?”

花虎凶目一瞪道:“鬼丫头,你想死!’白燕玲冷哼一声道:“此刻虽非白天,可也还不是睡觉的时刻,两位梦话少说几句吧!想死的只怕不是姑娘我。”

转脸望了白燕玲一眼,燕寄云轻松的道:‘燕玲!他们是冲著我来的,这四块料我知道怎么个处理法,你去招待招待周围那些等著的朋友吧!”

白燕玲道:“他们四个联手,难道我们就不可以以两个来应付吗?”

轻蔑的笑笑,燕穿云漫声道:"燕玲,你仔细看看他们--一下子没弄明白燕寄云话中含意。白燕玲脱口道:“看看他们怎地?”

突然朗声笑了出来,燕寄云道:“看看他们是些什么脚色,那一流的料子啊?”

阴山四虎剩下的三个,本就在激愤填胸的情况下,闻言那还忍得住。

暴烈的吼声同时起自三虎口中,金背刀带起的冷风分自三个不同方位出来。但却同时快如电光石火般的集向同一个目标,燕寄云与白燕玲。

燕寄云明白这三个人身手不凡,但如此快捷迅速,倒有一点出乎他意料之外。

俊脸微微一变,几乎想也没想。探手抓住白燕玲右臂飞身向空中直射上去。

蛇魔王没有与三虎同时出手,但却是唯一看得最清楚的旁观者。

蛇魔王既然把阴山四虎事先埋伏故此,当然对四人的武功路数及他们的能为知道得很清楚。

“金家兄弟,点子中了咱们的安排了,上!”声落人已扑了出来。

阴山四虎中的二虎根燕寄云人骨,不用蛇魔王提醒,他们也知道怎么做。

飞虎金飞云身子一借,突然纵身冲天而起,‘直上二十余丈,高度超出了燕寄云与白燕玲。

花虎向投退出七尺,凝神把刀而立。

地虎金流云盯著冲过来的蛇魔王道:“你顶老二的缺,站在老四对面,快!”

命令的口气,虽然蛇魔王听起来觉得很不自在,但却无暇顾及这些,离言止步向投退七尺。

蛇魔王对面的花虎见状道:“你看我一出手,你就出手,攻击方位与我相同。”

蛇魔王老脸一变,心说:“这可好,我倒变成你们的部属了,真他娘的晦气。”

转念间,没好气的道:“老夫知道。”

地面上的三人答话之间,凌驾燕寄云与白燕玲上空的飞虎金飞云已展开了攻势。

飞虎头往下一低,整个身于突如青蛙人水,头下脚上急冲下来。

金背刀利刃挟著丝丝刺耳的破空声,飞舞起一团巨大刀网,天网云雀的直罩下来,气势汹猛逼人,大有倒海排山之势。

一般人,身子在空中,均无法改变自己的方位,也无法控制升降速度,而飞虎金飞云却能改变其下降速度,也就因为他有此能,而这种能耐又最容易被人忽略,因此,亡命在他这一击之下的人已不知其数。

燕寄云与白燕玲自然也没想到他有此能耐,因此飞虎有超过他们高度的机会,施出他的毒手绝学。

飞虎来势急如流星,挥鞭还击,距离已经太近,燕寄云心头一震;右臂一翻,龙舌剑迎空递出一片银芒,护住两人的头顶。

一连串清脆的金铁交鸣声中,燕寄云二人下降的速度突然加快,飞虎却如影附形的急迫下来刀势飞扫劈砍,凌厉如旧。

地上的花虎脸色铁青,冷酷中带有紧张,右手五指,不停的在刀把上时松时紧的抓动著。

急促而短暂的,地虎冲著蛇魔王道:“你与老四是第二批。”语气急促中带著紧张,显然,空中直落下来的这两个少年人,在他心目中是两个极为可怕的敌人。

蛇魔王的心也同样的在急剧的狂跳著,他已无心计较地虎说话的语气了。

燕寄云与白燕玲的心弦绷得紧紧的,他们看得出这四个人的武功对他们而言都算不得什么,但这四人口前所用的打法,却使他俩无还手之力。

因此,他们得小心应付,躲过这一次。对方,也同样的在小心应付,使他俩无法躲过这一次。

由十七八丈降落到七八丈的时间并不长,但地上的三人却有等了一年的感觉。

估计高度,七八丈是动手的时机了,花虎猛然一措身子,沉声道:‘上!”声落人已斜斜的飞扑出去,人未到,金刀已然出手。

蛇魔王的反应也真快,花虎身子才一动,他已跟著飞射上去,看起来就像同时动身的一样。

一道银芒,一道青芒,如两道惊天长虹般的一在身前一在背得,分袭向空中急速降下来的燕寄云与白燕玲。

人在空中,无法闪避,三面合一,的确使人难以应付,尤其缠在蛇魔王臂上的那条张口吐信的青蛇,更使人增加一种心理上的威胁。

一看失算,没想到形势会突然变得如此险恶紧迫。

险恶能令某些人失去斗志,任人宰割,也能令某些人心生恨怒而全力以赴。

俊脸泛起寒缺的色泽,燕寄云冷喝一声,道:“来吧!”话声中猛一扭腰,突然急旋起来,事实上,也只有如此旋转,他才能同时兼顾到身边臂弯微微传来一阵麻痛,脑海中立时又泛起蛇魔王那条青蛇的影子。

心往下一沉,怒火与杀机却更炽烈了,燕寄云的脸色冷酷得怕人。

两道人影如天马行云般的一掠而逝,蛇魔王与花虎已互换了一方位。

第二批攻势又过去了,这时,燕寄云与白燕玲离地面已不及两丈了。

并不知道燕寄云已遭了暗算,白燕玲又一心一意的盼望著早著地面。出出这口气。美目也不由自主的向下望去。

向下一望,白燕玲一颗芳心立时全冷了,因为,他们脚下已没有地面了。

不错,那下面只有地虎金流云布下的一片方圆足有丈余的刀毡,银光寒森冷冽,看不到半寸地皮。

这是地虎的拿手戏,也是他们赖以成功的最凰攻击力。

随著那声惊呼,白燕玲脱口叫道:‘地面!”

星目中向下一望,燕寄云心头也是一沉,但却并没有失去他的冷静。

念头在脑海中连转著,终于给他想出了一个破解之法。

法于是想出来了,但却无暇对白燕玲解说。

圈在白燕玲腰上的右臂突然松开,燕寄云用肩头一撞白燕玲,“把他撞成平躺之势,藉著反弹之力,他也向反向躺了下去,双腿一曲,双足准确的抵住白燕玲的双脚。

燕寄去弯曲的超猛力向外一蹬,就如两道闪电般的一东一西的向外平射了出去。落身在四五丈外。

燕寄云急中生智的这一手。也是三虎所没有想到的,因此,他们无法预防。

地虎没想到有此一变,飞虎也没想到有此一变,因此,他们两下里挟击的人一消失,倒使他们真刀真枪的接上火了。

猛然发现挟击的敌手消失了,距离已近四尺之内了。

飞虎不敢收刀,地虎同样不敢收刀,虽然都看清了对手是自己的人,但为求自保,却必须硬挤上一刀。

当当连声震耳大响一过,二虎同时收住了攻势,彼此却都被对方展得连手臂都抬不起来。

相距六尺对待著,三虎脸上的神情,说不上来是羞、是怒、还是窘。

就在这时,蛇魔王突然震声狂笑起来,声音中充满了得意。

一声未成,反倒几乎伤了自己手足,地虎怒火比前时更大,闻声老脸一沉,冰冷的道:“蛇魔王、相交多年,直到今夜老夫才算是真个认识了你了。”

蛇魔王闻言一怔道:“你这是什么话?”

地虎道:“不是话是吗?”_蛇魔王好像突然想通了,忍不住又笑道:“哈哈……金老人,大溉你不明白老夫为什么要笑吧?”

金流云板著脸道:“怎度不知道?你所以那么高兴,那是因为你看了一幕亲手足拚刀的好戏了。

蛇魔王笑容一收,道:“金老大,我就知道你想错了,果然被我料中了…”

蛇魔王话未说完,飞虎已不耐的冷声道:“蛇魔王,我兄弟心急手足之仇,可没有时间在这闲磨牙,你最好站远点,免得阻碍了我兄弟动手。”

蛇魔王老脸微微一变,笑道:“金老三是要翻脸了?’花虎寒声道:“是又怎地?”

蛇魔王笑著点点头道:“好好好,方才的话算我都没说,行了吧?”

话落老脸突然一整,道:“好了,我看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先声夺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