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十三章 墨鞭伤敌

作者:雪雁

活阎罗自以为这一掌攻得十分突然,燕寄云绝对想不到,因此,他以为一定能得。

但是,他却想错了。

就在活阎罗转身的一瞬间,燕寄云上身猛然一幌,人如幽雳般的突然间消失了。

半天血庄积德与大环刀房安武都料定,燕寄云会出手抢救,他们虽然无意出手援助活阎罗,但却都想藉机看看燕寄云的招式与身法。

活阎罗双手伸直了,掌力才一吐出,猛见白影一闪,还没弄明白是怎应回事,已在一声轰然大响声中,被反露出四五步,恰好退到半天血与大环刀面前。

半天血与大环刀两张老脸突然都变了颜色了,他们倒不是为了活阎罗被震退而有所惊异,因为,他们任何一人也有那种自信能一掌把活阎罗震出老远。

但是,他们却没有那份自信能有与燕寄云同样快速的身法。

就像是突然间在心上被人压上了一块大石头,两人都觉得沉重得有些令人窒息。

秦老爹只知道活阎罗转身向他是要对他不利,这中间的一切动作他都没看清楚,怔怔的望著燕寄云的背影,他道:‘小主,你会飞啊?”

燕寄云笑失道:“人那有会飞的?”

秦老爹道:“那你是怎度过来的呢?”

燕寄云道:“走过来的。”

秦老爹又问道:“我怎么没看到你是怎么过来的呢?”在强敌环伺之下,要保护一个完全不会武功的人、的确困难重重,燕寄云脸上神色虽然泰然自若,内心实在也十分紧张,因此,无心多作解释,只淡淡的道:‘这就是武功,秦老爹,你不要多问了,等下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你都不要离开白姑娘。”话落朝由燕玲点点头,示意他过来。。

秦老爹不安的道:“小主,你是要老汉我保护那位姑娘?”

燕寄云一怔,道:“你保护她?”

秦老爹道:“小主,你的吩附老汉无论如何也不敢推用,只是,此刻连老汉我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怎能保护别人呢?”’燕寄云道:“老爹,是她保护你,不是你保护她,不要问了吧。”

这时白燕玲已经走了过来,燕寄云望了秦老爹一眼,没有说什么。

明白燕寄云的意思,白燕玲点头道:“你放心,我知道了。”话落人走到秦老爹身得站定,监视著全场。

缓慢的向活阎罗走近了两步,燕寄云道:“莫庄主,你还想把人留下吗?”

活阎罗气急败坏的道:“燕寄云,在你人没有离开老夫庄院之前,你自在本人手中。”

冷笑一声,燕寄云道:“莫庄主。在你没断气之前,燕寄云的确不会离开阎王庄,不过,不是在你手中而已,不信,你何不下来试试看?”

心中实在对燕寄云有些胆怯,但眼看著自己依为后盾的人已无出手可能,活阎罗也只有硬撑下去了,向大厅四周那些黑衣汉子望了一眼,活阎罗色厉内茬的大声厉喝道:“把他们给我圈起来。”

那些黑衣汉子哄应一声,各自刀剑出鞘,向前迈进了几步,形成一个包围圈。只要不叫他们动手,他们一切行动都是很快的。

看也没看那些人一眼,燕寄云冷然一笑道:“莫庄主,现在不是摆场面的时候了!燕某相信你与燕某一样的明白,他们放事无补是吗?”

虽然心中没有什么制胜把握,但站在指挥局面的立场,活阎罗却不敢有丝毫软弱犹疑的表情。

冷哼一声,他道:“姓燕的,有本事你就拿出来吧,我阎王庄自成立至今,还没见过有闯庄之人生离过,姓燕的,老夫没那份闲情与你说笑。”

“说笑?”轻淡冷漠的笑笑,燕寄云道:“莫庄主,姓燕的我不但不会与你说笑,甚至连那份人人应有的仁心都没有,各位不信。就动手试试看。”

既不能再拖,也没有半点可以拖延的理由了,话阎罗双臂猛击因台:“把这个人给我拿下,死活不拘。”

周围立时响起一连串的呼喝声,但却只有呼喝叱骂之声而已。

悠闲的向四周扫了一眼,燕寄云道:“莫庄主,你说过去闯庄之人,从来没有一个生离此地的,看来那些人一定是个个胆心如鼠,全被方才的喝叱声给吓死的吧?”

脸上实在挂不住,活阎罗凶狠的向四周那些手下瞪了一眼,厉声道:“给我上,听见了没有呢?”

听是全听见了,但却没有一个人往上冲,方才庄院外的那八个白衣汉子,个个都是他们认为的顶尖的人物,谁知道也没看到人家怎么做式,八个顶尖人物便全归阴槽地府去了。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谁愿意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呢?俊脸渐渐沉了下来,燕寄云冰冷的道:“活阎罗,姓燕的耐性不佳,你少玩点花枪为妙,拿真行动出来吧!”

肺都快气炸了,活阎罗大叫道:“你们都想造反了?你们他娘的平日的威风全到那里去了,竟被这度个毛孩子给吓住了,上啊!”

燕寄云冷笑道:“活阎罗,你何不领头上呢?”

半天血庄积德闻言不由冷笑了一声。

一声冷笑,激得活阎罗不得不亲自出马了,他冷笑一声道:“姓莫的还怕了你这小杂种了不成?”

话落大步走上一步。又向四周扫了一眼道:“燕小子由我来对付,你们与我把那女姓及秦老儿拿下来。”

冷冷的笑笑,燕寄云道:“各位朋友,燕某在此再警告各位一次,在燕某眼中,各位全是些小得微足道的脚色,命是你们自己的,谁要妄动一步,可就别冤姓燕的心黑手燕寄云话还没说完,活阎罗突然大吼一声,跨步出掌,一招推山填海全力拍向燕寄云胸口,出手快捷刚猛,具有十成威力。

活阎罗平日在这些汉子心目中,倒也有相当的地位,他一出手,有些人就以为他准能牵制住燕寄云了,因此,抱著立功邀心偿的心思,真有十二三个人飞身扑出去了。

为求先声夺人,镇住全庄的活阎罗的徒众,燕寄云并没有出手接活阎罗的招式。

闪身平滑出四.尺,几乎人未落地,身子就转向那些人了,身子才转过去,一片乌光也跟著卷到了众人身前。

“叭叭…”的脆响声与呼天抢地的号叫声立时响成了一片,连挨的是什么东西都没看清楚那些仆上来的黑衣汉子便全躺下了。

缺手、断臂的还是幸运的,那不幸的,早已身赴黄泉了。

惨哼声此起彼落,使人闻声会立时产生心情惶乱的感受。

星目中闪射著逼人的冷芒,燕寄云率提墨龙鞭岸然而立,阴沉的道:“各位,地上的就是各位的榜样。”

半天血与大环刀的四道目光全都集中在燕寄云身上,两人有同样的感觉——这年轻人的武功使人莫测高深。

活阎罗心中的惧意更浓了,方才他那近似偷袭的一掌不但没有伤得对方,对方反而轻而易举的收拾了他十多个徒众,单由这一点看,他就知道自己绝非燕寄云的敌手了。

虽然自知不敌,但却又不能不战,一横心,活阎罗大声吼叫道:‘姓燕的,有种你与老夫对上三掌试试。”

寒酷的冷笑一声,燕寄云道:“行,大庄主,你出手吧!"

深深吸了口气,活阎罗提足功力,大吼一声,向燕寄云拍出了一掌。

对那挟着锐啸之声的威猛掌力,燕寄云视若无睹,冷哼声中,信手挥出了左掌。

轰然一声大响,活阎罗仰天翻了个大微斗,落地叉退了三四步,才拿桩站稳了身子。

似乎是有心让他丢人现眼,燕寄云这一掌并没有伤他。白脸铁青,活阎罗浑身颤抖著,充满血丝的双目直勾勾的盯著燕寄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半天血与大环刀的心惰除了更沉重之外,开始有些惶恐与不安的感觉了。

这年轻人的武功,已到了使人无法捉摸的境界了。

朋森森的,燕寄云道:“大庄主,你放心,说什度,燕某也不会叫你在三掌未完之前送了老命的,你还有两掌,放心的出手吧。”

颜抖著,向前挪动了三大步,活阎罗又举起了双臂准备出手了。

半天血在积德终于开口了,沉声道:“莫庄主,住手!”胳臂终究是向内湾的。

活阎罗进退两难的仍举著双臂,不知如何是好。

大环刀房安武开口道:“莫庄主,现在不是自己人斗气的时候,我们自己的账,往设我们自己有日子算,现在是对外。”

放下手臂来,活阎罗转向二人道:“二位前辈有何吩咐?”半天血冷漠的活阎罗把这个人交给老夫,你带着你的人去收拾白乘玲那丫头。”

活阎罗正担心自己无法再在燕青云手下接下一掌来,闻言正中下怀,忙道:“晚辈遵命。”话落大步转向白燕玲走去。

担心著秦老爹的安危,燕寄云见状忙道:“燕玲,你只管全心护著泰老爹,这些人由我来对付就够了。”

白燕玲也知道干系重大,闻言忙道:“我知道,你不用分心。”

半天血冷笑一声道:“年轻人,只怕你顾不了那许多。”冷然笑笑,燕寄云道:“何以见得?”

半天血冷森森的道:“因为老夫也要加人了。”

燕寄云道:“你?你一个人?”

半天血冷冷的道:“不错,是老夫一个人。”

突然朗笑了一声。燕寄云道:“行吗?”

老脸一寒,半天血道:“燕寄云,在老夫面前,你说话最好放庄重点。”

燕寄云道:“为什磨在你面前就得放庄重点?”

冷酷的笑了一声,半天血道:“因为你的生与死就握在老夫手中,因此,老夫可以叫你死得痛快些,同样的,老失也可以叫你死得十分痛苦,因为,叫人死的方法有很多种。”

燕寄云冷笑道:“朋友,你的话可真吓人啊!”

半天血冰冷的道:“你可要试试?”

点点头,燕寄云道:“试是一定要试的,不过,在试之前,燕某要先向你打个招呼。”

半天血道:“你说。”

冷然一笑,燕寄云道:“尊驾最好是全力以赴,因为,自始至终,燕某都把你们看成是替人卖命跑腿的傀儡,肖小角色。”

大步迈到燕寄云面前三尺左右处,半天血阴冷的大声道:“老夫这就叫你看看老夫这小角色的手段如何?”

燕寄云依然毫无戒惧之色的道:“怎么个看法?”

半天血托大的道:“你自己选吧!”

冷然笑笑,燕寄云道:“尊驾号称半天血,以掌成名,因此,掌上工夫,必有独到之处,对吧?’半天血冷笑道:“对又怎磨样?”

俊脸骤然间一冷,燕寄云道:“那么我就领教领教你掌上的工夫吧。”

脸色骤然一沉,半天血道:“好狂的小辈,既然你自己要往死路上闯?老夫又何必阻你,怎度试,你说吧?”

不急不徐的扫了那张老脸一眼,燕寄云道:“三掌定胜负如何?”

半天血道:“老夫欢迎之至,你攻吧。”

燕寄云道:“一定得我先攻?”

半天血阴笑道:“不错,由你先攻。”

燕寄云道:“那燕某就先攻了。”话落左手突然向外挥了出去,丝毫不见用力。

由方才活阎罗的情况,半天血心中不敢大意,冷喝声中,递出了右掌。

两人间的距离并不大远,半天血庄积德右掌一出,一股咸猛无与伦比的掌风,随著他圆弧形拍出的掌势,一间便与燕寄云推出的掌风接实了。

拍的一声轻召,接著便响起一片桌椅被旋过的掌风余劲扫翻的声音。

半天血庄积德脸色凝重惊讶的向投退了半步,双目睁得大大的,一瞬不瞬的看著燕寄云,显然,他没料到对面这个年轻人,那磨轻描淡写的一挥,竟会有这般骇人听闻的威力。

燕寄云侧身向左飘闪出三尺,俊脸上也带有惊讶之色,因为,半天血庄积德的掌力并非直扫过来的,与他挥动的掌势一样,也是成半弧形连绵成网墙般的分成好几个方向过来的,因此,他直拍出去的那一掌,竟然未能把对方的拿力完全封住。

仅只这么一个照面,彼此心中对敌手的功力都有了个大概的底细了,谁也不敢再存有大意轻敌之心了。

谁敢嘴chún,半天血庄积德阴冷的道:“燕寄云,你的身手也不过如此而已。”

笑笑,燕寄云以令人难堪的语调,道:“是吗?说实在的,庄老前辈,我对你那弧形掌法,可真佩服之至呢?”

半天血庄积德老脸一寒,道:“燕寄云,少废话,这次该轮到老夫先动手了。”

仍然那磨无所谓的笑著,燕寄云道:“庄老前辈,你可记得真清楚,你不说,我还以为你老糊涂了呢?”

在燕寄云说话的时候,半天血庄积德已暗中凝聚了功力,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墨鞭伤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