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十四章 计引枭雄

作者:雪雁

烈日当空,炎热如火,面对著澄清碧荡的滔滔江水,仍然无法使人消除心头的炽热感觉。

渔船、画航云集江岸,当此日正当中的时分,不要说无人有兴去游百花洲,即使是演船,此刻也大都不肯出去捞扑。

就在此日正中天的时分,冒着烈日,燕寄云与白燕玲到达了百花洲对面的江岸,画航云集的码头。

望著长长的一排数以百计的游船,由燕玲侧脸望著燕寄云道:“燕哥哥,要过江,咱们选那一条?”

燕寄云道:“走走看,那条有人,咱们就选那一条。”话落拾阶向江边走去,白燕玲紧跟在他身后。

连走过十几条船,都没有发现有人在船上,白燕玲忍不住道:“怎么都没有人呢?”

燕寄云还没有开口,突听身没七八尺外响起一个粗嘎的声音道:“两位要过江啊?”

猛然止步转过身来,白燕玲喜形於色的道:“你是船主啊?”

说话间,已看清了来人,此人浓眉环眼,扎筋粟肉,满身流露出一种粗赎、悍野之气。

那人望了白燕玲一眼,道:“俺虽然不是船主,但却可以给二位找个船主,二位可是真的要渡江吗?”

慢慢的转过身来,燕寄云淡然一笑,道:“朋友,大热天可能生意清淡了些吧?”

风马牛不相关的一句话,那环眼汉子一怔,老半天才道:“是是,生意是不怎么好。”

轻轻的嗯了一声,燕寄云道:“这就难怪兄台跟了咱们这许久了,不是吗?生意清淡,反正闲著也是闲著,对吧?”

惊讶的望著燕寄云那张平静得出奇的俊脸,环眼汉子道:“你怎么知道俺一直跟著你?”

淡淡的,燕寄云道:“朋友,此地我虽然是初来乍到,但走过的地方我还能记得,我走了好几个圈子,朋友,你也跟著走了好几圈,朋友,我猜你一定不会神卜之术,因此,你不可能知道咱们要不要坐船。”

环眼汉子道:“我听不明白你的话。”

俊脸一沉,燕寄云道:“那我就明白的说了,朋友,你不是那种在船上讨生活的人。”

环眼汉子上下打量了燕寄云一眼,迷惑的道:“你怎么会知道?”

指指那双星目,燕寄云道:“凭这个朋友,咱们是同一种人,因此,你瞒不了我,我也瞒不了你。”

环眼汉子缓步走到燕寄云面前,咧嘴一笑,道:“年轻的,他们说你是燕寄云。”

没有直接回答,燕寄云道。“朋友,你说呢?”

环眼汉子道:“我说可能是,因为,他们说我瞒不过你,我果然没瞒过去。”

冷漠的,燕寄云道:“朋友,那你有什么打算?”

环眼汉子笑道:“带你去见他们。”

白燕玲插嘴冷笑道:“你自信带得走我们?”

环眼汉子一怔道:“你们好好的两个人,自己能走,既不用我背也不用我抱,我怎么就带不走你们?”

粉脸一红,白燕玲欺上一步,挥手一掌向环眼汉子面颊掴去。

伸手一把抓住白燕玲的玉腕,燕寄云平静的道:“燕玲,慢动手。”

环眼汉子呆了一呆,道:“这是怎么说的,姑娘,怎么好端端的,动手就要打人呢?”白燕玲怒气未消,冷声道:“打你还是客气哪!”

环眼汉子闻言更楞住了,大眼睛在二人脸上搜寻了好一阵子,才不得要领似的道:“这就奇了,打人还是客气,你们二位这是从那里学来的特殊礼仪呢?俺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礼数,这可真是,别是一乡风。”

看看环眼汉子满面正经的神色,白燕玲也明白过来了,望望燕寄云,道:“燕哥哥,他是个浑人,咱们别理他了。”

燕寄云一笑,道:“朋友,我看你最好是叫你们的人出来吧。”

环眼汉子焦灼的道:“那怎么行呢?我说过我要把你们带去的。”

嘟著小嘴,白燕玲道:“我们就是不去。”

好像真急了,环眼汉子道:“非去不行。”

燕寄云淡淡的道:“朋友,你何不告诉我们,他们是谁?”

环眼汉子才待开口,突所江岸石阶上传来忧清脆惊喜的娇声,道:“玲姐姐与大哥哥,你们什么时候来的”话音一落,一个娇小的人影已扑落在白燕玲身边,亲切兴奋的拉著白燕玲的玉手叫道:“玲姐姐,我们都好想你哪!”

弯著身子,白燕玲抚摸著那张红红的苹巢般的小脸蛋,道:“小菱儿,真的想我吗?”

眨眨圆圆的大眼睛,小菱儿道:“当真想的罗,云姐姐还时时都在念道著你呢,她说你一定与大哥哥在一起。”

芳心中突然掠过一丝异样的感觉,白燕玲轻声道:“云姐姐她们也来了?”话落不由自主的向江岸远方的石阶上望去。

绿竹神带头,花狐及她四个随身的侍卫走在柜面,五个人,此时已走下最徙一级石阶,正朝燕寄云这边走过来。

站直了身子,白燕玲拉著菱儿向众人迎了上去,一面亲切的叫道:“云姐姐,你们还没进百花洲?”

花狐娇柔的笑道:“正要去哪,可巧在镇上看到了你与燕大侠、石大哥说他能骗过你们,所以就一路跟下来了。”

白燕玲笑道:“亏你还有这份心思哪!”

绿竹神意味深长的扫了燕寄云一眼,道:“本来那楞小子也想不到要来骗你们的,是云丫头说燕娃儿智计、武功均超人一等,才引起了我那宝贝徒儿不服气的。”

花狐粉脸突然一红,忙道:“前辈,放著正事不谈,尽说这些干什么嘛,此地对方可能有眼线,咱们最好还是到船上去谈吧!”

白燕玲此时已有几分明白花狐的心思了,虽然心中觉得不安,但却也不忍心使花狐过份难堪,闻言忙附合著道:“对,咱们还是到船上谈吧,那条船是你们的呢?”

指指斜刺里十几丈外一条漆有白梅花的巨航,花狐道:“那艘便是。”话落带头向船上走去。

船舱十分宽敞.众人各自寻自已的坐处坐下,船上夫役献上香茗之后,花狐道:“听说三寸神面前辈已於三日前过江到百花洲去了,我们脚程慢些,所以今天早上才赶到。”

白燕玲一怔,道:“今晨赶到,为什么到此时还没有过江呢?”

花狐郑重的道:“据说太湖坐地君王已率太湖那边的一帮子强手到镇外的云通寺了,据说今夜要渡江夜袭,我们去侦察一阵子,所以迟迟未能过江。”

白燕玲道:“可曾查出什么蛛丝马迹来。”

花狐点点头道:“确有此事。”

白燕玲芳心一动,道:“你们看到坐地君王的人了?”

花狐摇摇头道:“没看到过,我们云通寺遇上工二正之一的湖海孤受单云超,他说他确实看到坐地君王率领一些人在云通寺停过一段时候。”

俊脸突然一变,燕寄云道:“云姑娘是说‘湖海孤叟’单云超此时仍坐在云通寺内?”

燕寄云的话虽然说得十分平静,但却流露出一股无法掩造的杀机、寒气。

花狐粉脸一变,道:“燕少侠问他的住处做什么?”

缘竹神沉重的道:“娃儿,你好像已经知道了什么了。”

望著绿竹神,燕寄云道:“你不知道。”

绿竹神凝重的道:“过去,老夫只是怀疑,就是现在,老夫也只是怀疑而已,我不敢说确知如此,因为老夫没有任何证据,娃儿,你有?”

摇摇头,燕寄云道:“我也没有,但我却要去会他,我相信他会说出来。”

摇摇头,绿竹神道:“不可能,娃儿,二正二邪,被视为当今的武林泰斗,为名为利,他们都不可能自认是罪魁祸首,娃儿,你无法逼他们任一个承认。”

燕寄云森冷的一笑道:“我不需要他们承认,只要的是他们的项上人头,承认与否,不干大局。”

郑重的摇摇头,绿竹神道:“娃儿,万一你误中了别人的圈套,杀错了人呢?”

燕寄云一窒,道:“我自信决错不了。”

绿竹神坚决的道:“老夫是说万一。”

燕寄云呆了一呆,不错,万一杀错了,事情可就真的麻烦了。

深吸一口冷气,压制住内心波动的思绪,燕寄云道:“我们只怕永远也找不到他们的证据。”

燕寄云的话一落,众人全都陷人沉默中了;显然,谁也无法想出妥善之策来。

突然,花狐开口道:“我倒有个想法,只是,不知道行不行得通。”

绿竹神精神一振道:“云丫头,你有花狐之称,鬼门道一定不少,决说出来听听。”

粉脸微微一红,美目扫了燕寄云一眼,道:“此举只怕还得燕少侠亲身前去冒个险。”

燕寄云郑重的道:“姑娘清说,燕寄云不怕什么危险。”

花狐点头道:“我以为最值得奇怪的是,湖海孤叟单云超为什么会恰在此百花洲多事之际在此出现,由这一点推想,只有两个可能,其一是真的巧合,其二,是他专程来此等什么人似的。”

绿竹神一怔,道:“等人?等谁呢?”

花狐道:“等一个他真正的敌人,决不会等朋友,因为,他要找朋友的话,用不著在云通寺等,而且,朋友大都是事先约好的,他更不可能寄身在那里等。”

一拍桌子,绿竹神道:“鬼丫头,有你的,说下去。”

花狐继续道:“由以上情形推测,他等的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因此,他才有长期寄身在云通寺的打算。”

看了燕寄云一眼,绿竹神道:“你的意思是说他在等燕娃儿?”

看了燕寄云一眼,花狐道:“燕少侠服丹因祸得福之事,早已传遍武林,因此,主脑人物不得不设法先把燕少侠除去。”

绿竹神道:“有理,咱们这些人中,的确没有一个堪与那老头子相比,看来要等的话,也只有等燕娃儿了。”

燕寄云聪敏过人,闻言心中已有所领悟,望了花狐一眼道:“云姑娘的意思是让在下装作无意之间遇上他,与他见一面,引他自动出来?”

花狐道:“事实上,燕少使不用单独去找他,我相信镇上他已放了不少眼线,燕少侠在此,只怕他早已知道了。”

燕寄云有点不明白的道:“云姑娘的意思是…”

花狐道:“燕少侠与白姐姐假装要去攻太湖坐地君王的老巢,你们一走,他一定会追过去。”

白燕玲道:“万一他去了百花洲那由谁对付呢?”

花狐道:“他相信只要一个坐地君王与他那些强力手下,就足够百花洲头痛的了,他决不可能在众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他追你们,也一定得追到人烟稀少之处,才能下手。”

燕寄云若有所悟的点头道:“姑娘言之有理,就这么决定吧!”

顺江而下,此时太阳虽然已接近山头,炎热之感则依旧不变,白燕玲向四周空旷的江岸平野扫了一眼,转向燕寄云道:“云哥哥,你看云姐姐的推测会不会有误,我们离开船已有五十多里地了,怎么连个人影也没看见半个呢?”

突笑,燕寄云道:“现在天还没暗,而且,距离也不算大远,我想就算湖海孤叟真跟下来,只怕也还不到他出来找咱们的时候呢?”

话落一顿,道:“燕玲,你累了吧!”

白燕玲转脸反问道:“你呢?”

由这句话,燕寄云知道她是真有点累了,向前面五十多丈外的一棵太阳树一指,道:“等到了那棵树下以后,咱们歇一会再走。”

杨树很粗大,足有二人合围大的大树干,枝叶浓密,此时虽然已无太阳,人到树下,仍有一种清凉感。

在树下找了块石头,白燕玲坐了下来,然后拍拍身边道:“云哥哥,你坐这里。”

在白燕玲身边坐了下来,燕寄云道:“燕玲,你饿不饿?”

白燕玲摇摇头,甜甜的道:“饿倒是不饿,不过,有点口渴。”

向四周望了一眼,燕寄云道:“这里四周全无人家,要找水喝可真不容易,这可怎么办?”

白燕玲笑笑道:“不要紧,渴得并不厉害。”

燕寄云道:“不可能吧!”

白燕玲幽幽的道:“看到了你也不会说。”

这时,正有一条巨舶,白蓬吃满了风,顺江急驰而下,距二人停身的大杨树,至多只有四五百丈。

燕寄云与白燕玲根本就不注意江面上,因此,谁也没有发现。

伸手从地面上拾起一片枯同的杨树叶,燕寄云答非所问的道:“我们该走了吧?”粉脸变得冷冷的,白燕玲道:“你还没有回答我方才的问题。”

根本就没把自燕玲那一问当成已个问题,燕寄云一怔道:“什么问题?”

粉脸上怒火突然一闪,白燕玲道:“你什么时候这般健忘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计引枭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