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飞凤》

第十五章 血酒江河

作者:雪雁

湖海孤叟单云超心知再说什么也没有办法扭转眼前的孤单劣势了。

因此,他必须转别的念头。

偷袭的念头。

他深知这种想法不容易得手,但目前,他却只有这一条路能占些便宜了。

暗暗吸了口冷气,他坦然的向前跨了两步,望著燕寄云道:“燕寄云,看来咱们又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燕寄云知道他准备做什么。

知道,但却没有说破。

淡漠而冷森的,燕寄云道:“不错,咱们…”

人如脱弦之箭,突然飞身扑向燕寄云。

双掌齐出,掌风如利刃狂风。

显然,这是他全力的一击。

燕寄云早就知道他又在打什么主意了,因此,他早已防著他了。

山岳般的静立不动,双掌及时挥扬了出去。

也是全力迎击。

没有看到燕寄云脸上出现惊诧,错愕之色,湖海孤叟就知道自己的主意被识破了。

人在空中,无法停止,虽知不好,却又不能不硬著头皮攻下去。

轰然一声大响,四掌终放接实了。

湖海孤叟整个前冲的身子,又急速的向往倒飞回去。

他自己并不想倒飞回来,但是,他控制不了自己。

与他进攻时无法停止一样的,他无法控制得了自已。

一道红影,往湖海孤叟倒射回来的身子背后闪过。

于是,湖海孤叟背上又多了一道五寸多长的血糟。

红影只闪过一次。

血糟也只增加了一道。

老脸完全气白了,湖海孤叟面对著漫天黄沙,大吼道:“燕寄云,是个人物,你靠你自己的本事来收拾老夫,别仰一仗一个女人来讨便宜。”

直等到黄沙消失,燕寄云才道:“单朋友,临战浮燥,乃是大忌,你别急,这才只是开始而已。”

血影玉燕白燕玲笑道:“我也没有下重手,以后,每次我只出一剑,轻重与这次一样。

燕寄云点点头,道:“单朋友承受得住的,燕玲,我相信他不流完最后一滴血,决不会倒下去的。”

心头罩上一个可怕的阴影,湖海孤叟知道他们要怎么对付他了,眸子向身后转了一阵,他心中浮上了另一个念头。

血影玉燕笑道:“云哥哥,他不会流尽最后一滴血的。”

燕寄云一怔,道:“为什么?你不忍。?”

摇摇头,白燕玲道:“不,对大姦巨恶之徒,我一向没有什么仁慈之心,我是说,单老前辈是识时务的人,他不会等到真的不行时才后梅的。”

心头一动,燕寄云道:“脱逃?”

白燕玲笑道:“你可别污辱了人家啊!”

心中所想到的,处处都先被白燕玲点破,对这个刁滑的少女,湖海孤叟可真是恨之人骨了,心中狠狠的暗忖道:“不把这丫头先收拾掉,看样子事情还真不好办妮?得找个机会先收拾她。”

冷冷的笑了一声。燕寄云道:“单朋友,燕某劝你最好别打那种主意,你逃不出燕某的掌心了。”

湖海孤叟道:“燕寄云,你还有没有点男子气息,就知道听这丫头的吗?”话落向站在四尺之外的白燕玲一指。

乍看起来,像是气极了的人的一种自然举动,但这一指却含有杀机。

白燕玲看出来了。

燕寄云也看出来了。

但是,他们谁也没有说破。

娇躯向侧里横跨出两尺,快如一阵轻风,堪堪避过那一指。

娇笑一声,白燕玲道:“单前辈,你那一指我可担当不起啊!”

既羞又怒,湖海孤叟大吼一声,突然全力向白燕玲扑去。

花容突然一变,白燕玲冷笑一声,挥掌逞向湖海孤叟迎去。

她看到燕寄云对付他很轻松。

她忘记了自己与燕寄云不同了。

俊脸突然一变,燕寄云大声叫道:“燕玲,退!”

猛然间,但已没有退的空隙了,白燕玲此刻唯一能做的,只有尽量提气转身。

轰然一声大响,白燕玲一个身子,如同断线风事般的向后直飞出二三丈远,落地在沙滩上。滚了四五滚,才停下来,但已无力坐起来了。心中把白燕玲恨极了。恨得连已扑到身后的燕寄云都没有发觉。

一颗心猛然一抖,人如机械般的倏然转过身来,转身的一瞬间,湖海孤叟单云超的双掌也已提到胸前。

他,知道惊觉得太晚了。

他,也知道自己唯一的准备时间,只有转身的这一刹那间。

湖海孤叟全料对了,但却依然没有补救的时间。

身子方转过来,双掌也只推出一半,迎面而来的那股奇大无比的压力已到了面前。

与白燕玲方才遭遇的情况相同,他也没有选择的馀地了。

一声大响,湖海孤叟的身子倒射出两丈多远,也跌在沙滩上。

也翻了四五个滚。

也同样的无法立刻爬起来。

趴步飞身,燕寄云跃落白燕玲身边,蹲下身子,他把她从沙地上抱了起来,就地坐下来,把她扶坐在怀中,关切焦急的问道:“怎么样?燕玲?”

内腑是受了伤了,但却没有严重到无法坐起来的程度。

白燕玲之所以没有坐起来,是因为她不想坐起来。

她知道会有人来扶她、抱她。

她需要那份体贴与关怀。

因此,她在那里等待,虽然;沙地熟得烤人,她还是躺在那里等待着。

睁开美目,她故做吃力的道:“我,我不要紧。”

用衣袖擦净她脸上的灰土,燕寄云轻声道:“真不要紧吗?”把头向燕寄云怀中一靠;她道:“云哥哥,假使我死了。你会怎样?”

俊脸突然一变,燕寄云道:“不许说那种话。”

白燕玲轻声道:“我是说假使啊!”

燕寄云道:“不会有那种事,何必硬要去想那种事呢?”

白燕玲道:“你不敢面对那种现实?”

深沉的叹息一声;燕寄云道:“你不相信我有那勇气,但我实在无法经得起再失去你的那种打击。”

芳心甜甜的,白燕玲道:“真的?”

燕寄云道:“你不相信?”

白燕伶娇柔的道:“云哥哥,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是真的。”燕寄云笑道:“你会算?”

摇摇头,白燕玲道:“我不会算,但是,你的心在告诉我。”

微微一怔;燕寄云道:我的心在告诉你?”

轻嗯了一声,白燕玲道:“是的,他跳得既响又快。”

燕寄云轻声道:“你知道就好了,以后,不准讲那种伤感情的傻话了。”话落一顿道:“我得先替你把内伤治疗一下。”

白燕玲轻声道:“你真以为敢伤得那么重?”

燕寄云一呆,道:“怎么?”

白燕玲道:“你一叫,我就提起轻身了。因此,被他震出了这么远,但却伤得不重。”

燕寄云道:“那你为什么在沙地上不起来。”

想了想,白燕玲道:“我要看看你急不急。”

心头一松,燕寄云笑道:“调皮!”

皱了黛眉,白燕玲突然幽幽的道:“云哥哥,平日里,你很少像这样体贴我,抚爱我,因此我一直觉得你对我很冷淡。”

点点头,燕寄云道:“我是很少那么做,燕玲,我知道我不应该那么对待你,只是……”

白燕玲道:“你心中一直很矛盾?”’

没有否认,燕寄云也决有开口。

轻叹一声,白燕玲道:“云哥哥,你的出发点是基於爱我,我知道,我曾告诉过你,我们生死不分开的。”

燕寄云点点头,道:“现在我突然明白了,在你受伤的那一瞬间,我明白了很多。”

白燕玲道:“能告诉我一些吗?”

燕寄云轻叹一声道:“我明白了理想与实际有著一段差距,我无法真的与你分开。”

湖海孤叟从沙地上挣扎著坐了起来,显然,他的伤比白燕玲要重得多。

望著坐在地上的湖海孤叟,白燕玲道:“云哥哥,只要你明白这些就够了。”

宽慰的笑笑,燕寄云道:“燕玲,今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来,我先把你的内伤治好。”

向前望着,白燕玲道:“云哥哥;我们此来的主要目的你忘了吗?我的伤不要紧。”

一抬头,燕寄云发现湖海孤叟单云超不知何时已从地上站了起来了。

湖海孤叟单云超红润的脸色已变得苍白无比。嘴角正挂著一缕不断向外流著的鲜血。”

伤,的确是不轻。

移动了一下身子,白燕玲轻声道:“云哥哥,扶我站起来。”

有点担心的,燕寄云道:“你能站吗?”

笑笑,白燕玲道:“你以为我真伤得那么重啊,快点嘛,等下被他跑了,那才真的后悔莫及呢?”

扶白燕玲站了起来,燕寄云笑道:“他跑不了。”

也许真个知道自己决逃不了,湖海孤叟单云超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动过。

离开白燕玲身边,燕寄云缓步向湖海派叟踱了过去,冷冷的道:“单朋友,你有什么打算?”

很突然的,湖海孤叟单云超仰天发出一声高吭的长啸,然后道:“这就是老夫的打算。”

冷笑一声,燕寄云道:“这是最后一步棋?”

没有否认,湖海孤叟单云超道:“不错,这是老夫的最后一步棋,老夫一直以为用不着它,都没想到竟然用上了。”

嘲弄似的笑了笑,燕寄云道:“不嫌太晚了些吗?”

湖海孤叟冷笑道:“老夫相信能支持到他们来。”

停在湖海孤叟面前五尺左右处,燕寄云阴冷肃然的道:“单云超,你仍然很有自信。”

寒著脸,单云超道:“燕寄云,说实话,老夫今日落得这般下场,连老夫自已也觉得莫明其妙,於心不下。”

冷笑一声,燕寄云道:“你是说你没有施展出全力?”

湖海孤叟冰冷的道:“如果老夫施展出全力来,此刻,燕寄云,你最低限度也得觉得与老夫同样的不自在。”

摇摇头,燕寄云道:“可惜啊,可惜!”单朋友,你竟然失算了。”

老脸上怒气一炽,湖海孤叟单云超道:“燕寄云,老夫很佩服你的偷袭手段。”

笑笑,燕寄云道。“单朋友,别忘了那是尊驾教我的。”

一时为之语塞了,湖海孤叟单云超狰狞的盯著燕寄云无言以对。

夕阳已有一半沉下山头,河岸上的柳树及林立的石块已斜阳徐辉的照耀下,都拖出一道长长的影子;使人有懒散的感觉。

右手扣在腰间墨龙鞭柄上轻轻打,燕寄云撤出长鞭,冷森的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单朋友,你的一生,已到了尽点了。”

向燕寄云身后扫了一眼,除了一片空旷满布碎石的绵长广阔的河滩之外,湖海孤叟单云超一个他等待的人影也没看到。

当然,他希望看到。

而且,是这迫切的希望看到,因此,他只有设法拖。

他,知道很不容易,但却必须做。

扫了燕寄云一眼,湖海孤叟单云超深沉泠酷的道:“燕寄云,你想动手。”

冷冷的,燕寄云道:“尊驾一定反对。但是,朋友,那没有用的。”

湖海孤叟单云超知道此刻决非燕寄云的对手,但他不敢表示出来。

镇定的,他道:“老夫用不著反对,因为,老夫自信你仍然无法拾得下我。”

向前迈进一步,燕寄云森冷的道:“单朋友,咱们都相信事实,是吗?”’

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湖海孤叟单云超阴冷的道:“燕寄云,你不敢再等下去了?”

摇摇头,燕寄云道:“朋友,不是燕某不敢等,而是,燕某等下去,朋友,你说对谁有利?”

老睑突然一变,湖海孤叟单云超冷声道:“燕寄云,你何不说你怕。”

摇著头,燕寄云冷笑道:“单朋友,没有用的,你想激起我少年人的好胜心,对吗?”

心思被燕寄云一语道破,湖海孤叟单云超心中突然浮上一种绝望的想法,现在,他知道他必须靠自己了。

他,从来没想到世间有他自己不能解决的事,也从来没担心过。

现在,他遇上了,而且,是在极其危急的时候遇上的。

念头在心上一转,湖海孤男单云起突然大喝一声,飞身扑向燕寄云。

在他自己的想像中,这突然发动的攻势,仍然是乘敌不备而发的。

但是,他却没想到事与愿违,这完全不像偷袭。

偷袭,没有用这种速度的。

这种速度,倒像是轻功极差的三流脚色的全力奔驰。

直到此刻,湖海孤叟才知道自己的内伤重到何种程度。

并没有挥使进招,燕寄云轻巧的转了个身,向侧里让出八尺。

跌跌撞撞的坐在地上,湖海孤叟单云超慢慢的转向燕寄云。

就只前后这一刹那之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血酒江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潜龙飞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